笔趣阁 > 剑序引之红玉图 > 第五十章 回

  白沐等人一直在兴余县守了五天,最终却一无所获。其实,鬼面人当夜逃走,吕九阳搜捕无果。他便已经有了预感,对方可能早就逃离了兴余县。不过,眼下众人的心情都十分抑郁,他顾忌大家的情绪,也就没有多说什么。
  五天后,吕九阳带领白沐等人离开了兴余县,回往虎丘。
  程大力进了虎丘地界,便与众人分道扬镳,独自回转程家庄向族长复命。而吕九阳等人刚刚回到虎丘县,就接到了一纸公文。公文的大意是说,虎丘县尊因为监牢被劫,意图隐瞒案情,已经被革职拿问。
  吕九阳得知此事,不愿白沐、阿狗与岿峥毅受到牵连,便让三人先在客栈安顿了下来。等一切布置妥当,自己则孤身一人回转了县衙。
  如此这般,白沐三人便依从安排,寻了家客栈暂作休息,等待对方的消息。可一直等到明月高悬,也没能等到吕九阳出现。
  客房内,三人相对而坐,正用着晚饭。因岿峥毅有伤在身,吃得也就比较清淡。
  阿狗见气氛有些沉闷,便朝向白沐问道:“润泽!你说吕大人现下如何?朝廷可会拿他问罪?”
  白沐听他询问,想了想回道:“很难说!依照朝廷的律法,吕大人身为县尉少不了责问!不过,以现在的情况来看,应当不会有性命之忧。当然,这要看他是否在朝中有人!”话至此处,他语速微微放缓,继续道:“其实,这件事情从一开始就不该隐瞒!直接上报朝廷才是正确的选择。当前这局面,最好能设法疏通朝中的关系。先行贬官,等风平浪静之后,再用笔银子另谋调动。”
  两人正在说话,房门却被人从外面推开,进来的正是吕九阳。不过,此时的他一身布衣,模样经过改扮,似是不想暴露行踪。
  白沐三人见他到来,纷纷起身相迎,面带关切之色。
  吕九阳扫了眼三人,随即摆了摆手,示意道:“好了!不必多礼!我还有事在身,交代几句就得离开!”
  岿峥毅看他如此匆忙,想起白沐方才所言,不由担心地问道:“朝廷那边如何处置?大人可有受到责难?”
  吕九阳笑了笑,朝向其回道:“我在朝中有些人脉,疏通一下问题不大,最多也就是换上一身布衣!”
  岿峥毅一听是这样的结果,也就放下了心中的担忧。“如此便好!”
  吕九阳取下腰间的公文袋放到桌上,推到岿峥毅的面前,直言道:“这里面装得卷宗,是我在岿家庄调查所得!不过,这里面记载的东西,多有捕风捉影,我不保证能否可信!当时的调查太过仓促,许多细节都没有来得及查证!此刻县衙已乱,我也分身乏术。短时间内,必然无法再调查此事。”说着,他微微一顿,郑重道:“现在,我将这些东西交予你手,要如何处置还需谨慎对待!”
  岿峥毅听闻嘱咐,自然明白对方的担忧,遂朝其点了点头,拱手谢道:“眼下这样的情形,大人仍能送来此物!在下着实感激不尽!”
  吕九阳的神情中似有些焦急,朝向三人抱拳道:“好了!话不多说!我衙门那边还有事情需要处理,不能多做停留!这就告辞。”言罢,他拱手告别。
  岿峥毅送走了吕九阳,这才快步赶回,打开公文袋,查看里面的卷宗文书。文书上的字迹十分粗犷,颇有刀斧之气。想来,应是吕九阳的手书。他仔细地查阅着上面的内容,随着时间的推移,面色也是越发的阴沉。
  白沐和阿狗见他如此,俱都只顾闷头吃饭,沉默不语。毕竟,此事涉及人家的阴私,作为外人不好打听。
  约么盏茶的功夫,岿峥毅把手中的卷宗翻阅完毕,脸色已变得无比铁青,始终一言不发。
  白沐瞧他始终沉默不语,便轻唤了一声。“岿兄!”
  岿峥毅闻声,抬起头来看向白沐,并将桌上的卷宗推了过来。“此刻我心乱如麻,白兄机敏过人,还请帮忙参详一二。”
  白沐一见这般,心下暗怪自己多事。可对方既已开口,他也没有推托之理。只能硬着头皮,取过桌上的卷宗,大致地翻看了一遍。
  他合上了手中的卷宗,稍稍地权衡了片刻,朝向岿峥毅问道:“敢问一句,岿兄想在下如何参详?是分析这卷宗的隐情,还是帮岿兄做下决断?”
  岿峥毅的面色一滞,犹豫着回道:“这...我也不知...”
  白沐看他有些不知所措,便斟酌着说道:“既然如此,就说说我的看法!不过,有言在先!我的看法仅是个人浅见,未必正确,也不见得有所帮助!因此,我姑且一说,岿兄姑且一听。”
  “在下清楚!白兄请讲!”岿峥毅明白对方的顾虑,自然不会要求太多。
  白沐扫了眼桌上的卷宗,缓缓说道:“依此卷宗所记,你与你大哥因误会动手,并将之打伤!随后,你逃离家中,再次返回时,发现你大哥已重伤不治,撒手人寰。这里面有些问题十分奇怪。首先,你们三兄弟中,你大哥的武功最好!而你岿家又以横练功夫独步天下。按理来说,以你的能为,很难一拳对你大哥造成致命的伤害!更何况,你还没有打中要害部位。其次,是你和你大哥动手的起因。岿家庄有流言传出,说你轻薄了自己的大嫂,被你大哥撞见,这才导致兄弟反目,大打出手。可这卷宗上记载,你是在宿醉之后,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睡在大嫂的床上。并且,你大嫂当时已经处于昏迷之中。也就是说,此事极有可能,是中了别人的算计!”说着,他稍作停顿道:“可若真是如此,有人存心算计!那这件事情,你大嫂又是否知情?仅凭着卷宗的记载,此事难以判断。不过,就我看来,在这件事情上,你那位大嫂无法排除同谋的嫌疑!”
  阿狗听了白沐所言,觉得这般推测太过恶意,脸上的神情有些纠结,反驳道:“但也不能排除,她是无辜的!不是吗?”
  白沐看向对方,点头道:“对!你说得没错!有这个可能!所以,在没有其它的佐证之前,很难做出正确的断定!”说到这里,他斟酌着言辞,继续道:“此事先行搁置,且看这卷宗后面的记载!岿兄的嫂子素氏,可能已怀有身孕三个多月。这上面写着,为其诊脉的是同和堂的郎中,素氏请郎中诊脉时带有面纱。换句话说,同和堂的郎中无法确定,当时诊脉的女子就一定是素氏。此事于卷宗的记载,仅为推测。而吕大人会如此推测,乃因有岿家的下人,凭借同和堂的药方悄悄抓药。所以,此事的真伪尚存疑点!”说到这里,他看了看对方,复又道:“可若确有此事,那素氏腹中的孩子会是谁的?据传,你这嫂子极少出门,很难与外人相见。因此,这孩子的父亲应该是庄内之人!但重要的是,在三个月前,岿兄与你大哥俱都不在家中。从种种迹象来看,能在岿家庄内做出此事的,又有机会做出此事的,嫌疑最大的人便是岿兄的三弟、岿峥穆!”
  岿峥毅得到这样的推测结果,眉宇间已满是苦涩,无力地反驳道:“不可能!三弟不是这样的人!他绝对干不出这样的事情!”
  白沐朝其压压手道:“岿兄不要激动!眼下这些都只是推测,没有证据!而所谓的推测,不过是空口白话,未必是真相。”
  阿狗眼见这般,也是附和道:“润泽此言有理!没有证据的事情,便做不得真!”
  白沐的神色有些迟疑,但最终还是说道:“这卷宗虽然到此为止,可却有极为重要的一点,吕大人没有来得及查证!那便是你大哥的死因!”话至此处,他的言辞也小心起来。“岿兄要明白,从你大哥受伤,直至身亡,虽然不到三个时辰。可这三个时辰里,却能做出很多事情!若此事由我谋算,几乎足以擦去一切的痕迹。所以,若想查清事情的真相,你大哥的尸体才是重中之重!”
  岿峥毅心中一惊,神色慌张地问道:“那我该如何是好?”他说一出口,随即似是醒悟。“对!我得请叔父帮忙,调查此事!”
  白沐听了他的想法,却是摆手道:“这件事情,难悟大师恐怕很难插手。”
  岿峥毅面露诧异,不解地问道:“白兄何意?叔父怎会难以插手?”
  白沐见他不明所以,只得苦笑着解释道:“难悟大师已是方外之人,离开岿家多年,在岿家的威望早已不在。若此时回到岿家,恐有夺权之嫌。而且,在整件事情当中,有几个环节很难查证。其中最重要的,便是你大哥的死因。眼下这般,要想查清死因,必须开棺验尸。但开棺验尸,必须有苦主和官府,双方认同才能进行。岿兄要明白,历朝历代开坟掘墓都是杀头的重罪!若私下开棺,即便查清真相,也会被人反咬一口。因此,你若想查清真相,洗刷冤屈,必须有官府介入。可即便有官府介入,岿家也未必会同意开棺验尸。而且,此事涉及岿家的丑闻,要想查得水落石出,最终的结果必然会摆在众人的眼前。到了那时,岿家也将为此颜面扫地,于江湖上再无立锥之地。这样的后果,岿兄可能承受?”说到此处,他目光微敛,看向对方道:“选择之所以令人为难,便是因其所承担的后果!此事,我能说得便只有这些!最后,还有一句要提醒岿兄!岿兄的大哥身死,家中为何始终没有向官府报案?还请岿兄仔细思量!”
  岿峥毅听完了白沐所言,早已是心乱如麻,只觉得全身的力气都被抽空了一般。不由自主地站起身来,缓缓地朝向门外走去。
  阿狗看到他如此模样,感到有些担心,便想跟上前去。
  白沐察觉到阿狗的举动,却是一把将之拉住,低声说道:“让他一个人静静!有些事情要自己想通,才能做下决断。”

Ps:书友们,我是拾遗生,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