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家小娇妻 > 第一百一十一章 阿猫阿狗
  一阵鞭打,在刘瑾的身上留下了十来道长长的血痕,这嬷嬷才停下手,看向了傅夫人。
  
    刘瑾此时已经疼得昏迷过去,嘴唇亦被她咬出了血迹。她至始至终都没有喊出一声,只是紧紧地咬住嘴唇,拼命地忍了下来。
  
    “夫人,再打下去,只怕要出人命。”嬷嬷低声说了一句,看向了傅夫人。
  
    傅夫人冷眼横了她一下,这才看向了刘瑾,朝一边的水桶努了努嘴。
  
    嬷嬷立即舀起一瓢水,浇在刘瑾头上。
  
    刘瑾全身感到一阵冰凉凉,努力地睁开了眼睛。身上的疼痛火辣辣的,再加上这瓢水弄湿了她的头发,让她极为不好受。
  
    可在这种情况下,刘瑾非但没有哭喊,反而冷冷地注视着傅夫人。在这一刻,她看到的不是傅夫人,而是荀子玉,那个将她杀害的相公。
  
    那个时候,他也是如此高高在上地看着她,那种冰冷中带着笑意的眼神,仿佛在讥讽她的无能无知。
  
    此时的傅夫人就是这样的眼神,在她眼里,刘瑾只是一介乡村农妇,生杀大权全掌握在她的手中。
  
    “这眼神倒是挺犀利的,瞪得我都有些心里发毛。嬷嬷,把她的眼珠子给我挖出来吧。”
  
    冷血无情的话语,即便是那嬷嬷都有些心颤。
  
    “你敢?”
  
    刘瑾看到嬷嬷走过来,立马瞪了她一眼。
  
    “你看我敢不敢。居然敢打伤夫人,挖你一双眼珠子已经是便宜你了。”嬷嬷说着,伸手就要抠向刘瑾的眼睛。
  
    刘瑾挣扎了一下,方向两边的家丁把她死死地按住,根本就没法挣脱。
  
    “瞿老二家的,你有空对付我,还不如去找找你相公在外面养的女人。”
  
    情急之下,刘瑾想起了前世曾经听闻过的一段往事。
  
    这瞿家是梅园县里卖猪肉的,前世跟刘瑾的酒楼有过一些合作,后来因为败落了,才淡出了当初刘瑾的眼线。
  
    而那个时候,刘瑾就听说那瞿老二在外面养了女人,还有了一个不小的儿子。这傅夫人跟那野女子发生了冲突,打死了那外室女子。
  
    这事情当时闹得沸沸扬扬的,刘瑾的生意才刚刚起步,便没怎么在意。
  
    现在回想起来,估计是那瞿老二看到这个傅夫人所出的儿子是个短命种,便在外面有了新欢,算算时间,这个时候那外室的孩子都已经出生了。
  
    “等等!”
  
    傅夫人眉头一拧,看向刘瑾:“你说的可是真的?”
  
    刘瑾把握也不大,但能拖一时是一时,便颔首应道:“你自己去查查就知道。”
  
    “这个死鬼,居然敢瞒着我偷偷养女人。”傅夫人眼中闪烁着怒气,不管有没有,她此时都信了一半。
  
    女人善嫉,此言不虚。
  
    “夫人,那还挖她眼珠子吗?”嬷嬷在一边,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怒火中烧的傅夫人此时都没工夫去管刘瑾,站起来,匆匆地就要往外头赶。
  
    “关柴房里。”
  
    刘瑾在两个家丁的推搡下,被关在了瞿家的柴房里。
  
    望着黑漆漆的柴房,只有那一个小小的天窗有一缕阳光,刘瑾不由苦笑。
  
    又是柴房!
  
    上一世,她就是死在了柴房之中,这一世,她又被关在了柴房里,等待着未知的命运。
  
    刘瑾在这一刻感觉到十分的无力,这种受制于他人,不能掌控自己人生的感觉,她许久不曾有过了。
  
    “我要挣钱,我要主宰自己的人生,我还没给娘过上好日子!”
  
    她那黑色的眼睛中,透露着一抹亮光,脸上带着一丝坚毅的神色。
  
    要逃跑!
  
    忍着身上的阵阵刺疼,刘瑾左右望了望,除了木头就是木头,没有什么能够帮到她的东西。
  
    除了大门,她能逃走的便是那一扇小天窗,可她得捣烂那窗棂。
  
    幸好,外面好像没什么人看守她,想必这个时候,瞿家也没法安分。
  
    瞿老二这个时候刚刚被叫了回来,进了家门就被傅夫人一阵破口大骂,听得他脸色苍白。
  
    “胡说,没有这种事。你听那个丫头胡说八道的?看我不撕烂她的嘴。”
  
    瞿老二喝了一点酒,本来被叫回来就不怎么高兴,此时就更是恼怒了。
  
    “我胡说?这些天你总是不在家,那卖肉的摊子你也只是去逛了一圈,就没怎么上心过。你不是在外面有女人,那是什么?”
  
    傅夫人扯着瞿老二的袖子,又哭又骂,那凶悍的表情,把瞿老二给摇晃的没有办法。
  
    要不是傅夫人也对瞿老二有怀疑,也不会那么容易相信刘瑾的话。
  
    瞿老二无奈之下,只得安抚了一阵子,傅夫人这才缓和了一些。
  
    慕凨和唐永福父子赶到了县城,向人打听了一下,便知道了瞿家位置,来到瞿家门前。
  
    “慕公子,这么进去,只怕他们家连大门都不让进。”
  
    唐永福父子和慕凨此时都穿着麻布衣,唐永福的衣服上还有几个补丁,一看就知道出身贫寒,瞿家不让他们进去也很正常。
  
    慕凨点头:“永福叔,你在外面等我,我一个人进去。”
  
    唐永福:“……”
  
    所以,这一个人进去跟三个人进去有什么区别?重点好像是他们比较穷,人家不给进吧?
  
    慕凨迅速地走到了瞿家门口,敲响了大门,唐永福都不知道该不该跟上去。
  
    开门的是一个老头子,跟慕凨不知道说了什么,便让慕凨进去了。
  
    “对了,慕公子一看就不是普通人,难怪他要一个人进去。”
  
    就算是穿着一身粗布衣,人们也不觉得慕凨是个乡下人,他身上自然而然地流露出一股贵气。
  
    唐永福想到这里,便在瞿家外面等着。
  
    慕凨进了瞿家,便四处观看,寻找着刘瑾的下落。
  
    瞿老二正安抚好傅夫人,便听说有人来找他,一看,却是一个穿着粗布衣的年轻人,不由恼怒地瞪了家丁一眼。
  
    “什么阿猫阿狗都带过来见我,你是不是觉得你老爷我很闲啊?”
  
    瞿老二训斥了家丁一句,横眉冷眼地打量了一下慕凨。
  
    长相倒是挺俊美的,只可惜穿着粗布衣,看起来灰头土脸的。
  
    “瞿老二,你睁大眼睛看看,谁是阿猫阿狗?”
  
    慕凨双眼清冷如幽泉,淡笑地看着瞿老二,看起来像是挺温和的,实则是他到了快要爆发的愤怒状态。
  
    瞿老二皱了一下眉头,又仔细地打量了起来。
  
    这一打量,差点没把他眼珠子给瞪出来。

Ps:书友们,我是流星,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