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二婚闪嫁,这个媳妇有点辣 > 第五十七章作为熊孩子的家长
  祁落总觉得这件事有点不踏实,回来和黎濯。
  
    黎濯不以为然,“白朦没有经历十个,也经历了八个,这事她都不操心你操心什么?”
  
    祁落想了想,觉得也是。没过几天后,另一件事却让她焦头烂额。
  
    赵阿稳在上学不到两周的时间,老师的电话打到了家里,是在学校打人了,要求家长去一趟。
  
    黎母先是以为赵阿稳被打了,急得就要去,后来听是对方打了人反而安静下来,慢悠悠地:“祁落,你去看看吧,有什么大不了的事又找家长啊?这老师啊,就是事多,真是。”
  
    祁落无语,只能赶到了学校,进了办公室,只见三四个孩靠着墙站着。
  
    那几个孩都是耷拉着脑袋,像是被霜打了似的,只有赵阿稳满不在乎地左右看看。
  
    老师是个中年妇女,看到她像是见了救兵似的,“你是赵阿稳的家长?你可终于来了!”
  
    “那个,老师,不好意思啊,给您添麻烦了。”
  
    老师苦笑,“何止是添麻烦啊,赵阿稳,你家长来了,你把事情和你家长吧。”
  
    赵阿稳梗着脖看了祁落一眼,“我阿婆呢?我不要你来,你又不是我妈。”
  
    “你阿婆有事来不了,至于你妈更来不了,所以,只能我来。”祁落心平气和地,“你吧,这次是犯了什么错?”
  
    赵阿稳:“我没错,又不是我打的人。”
  
    老师给他气乐了,“没打人??赵阿稳,你犯的错比打人还严重!竟然买别人为你打架,你眼里还有老师吗?你知道这是什么后果?”扫了眼其他孩,“你们一个都跑不了!”
  
    那几个孩头低得更很了。
  
    赵阿稳不吭声了,半晌,嘟哝了句,“谁让他不和我玩儿?”
  
    “不和你玩儿你就纠集好几个人来打人家?你要抄人家作业,不给你抄你就把人家的本藏起来,还有一次你给扔马桶里了对不对?还有……”老师被他气得很了,一股脑地拾掇了一大堆的问题。
  
    赵阿稳不话,一脸的无所谓。
  
    祁落太阳穴微微作痛,陪着笑脸,“对不起啊,真的对不起,这样,你看怎么处理妥当您就怎么处理,我们家长一定配合,一定。”
  
    “这孩实在是太顽劣了。”对方,“和您实话,每天他都能给我整出事来,早就想着要找你们家长了,又觉得毕竟是孩,所以一直给他机会。这一次倒好,还聚众斗殴了,那个孩的头被打破了,已经送医院了,……”
  
    祁落倒吸了口凉气,“怎么样?可严重?”
  
    “这么大的孩打架本来拳头来拳头去的没有什么大不了,就是几个打一个,把人家推撞到墙角,头破了,流了不少血……人家家长不愿意了。”那老师疲惫地揉了揉额头。
  
    这样的事,这样的话都是当年祁落做教师时候常遇到的,经常的,而且是不厌其烦。如今站在家长的位置听别人教训自己,再想起自己被离职的原因,心有戚戚。她诚恳地:“真是对不起,孩给您添麻烦了。您和那位家长,好好检查,治疗,需要什么和我,我一定配合老师。”
  
    老师见她态度很好,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那是一定的,不过,你也和他妈妈,就是平时再忙也得抽时间陪陪孩,对不对?”顿了下,“这样吧,你先把孩带回去管理几天,至于怎么处理……”
  
    她话音还未落,外面传来一阵噪杂声,“谁打了我家孙?谁?我看是哪个兔崽!”门被大力地推开,一个满脸横肉的胖老太太一阵风地冲进来,一手叉腰,一手指着那几个孩,“谁?是谁打了我家孙?”
  
    几个孩都缩了缩脖,往后退了步,赵阿稳被单单空了出来。
  
    赵阿稳左右看看,再看看对方凶神恶煞的模样也不禁有点怂,往后移了下。
  
    老太太锁住他,眼里冒着凶光,“就是你?你个混让人打我家孙的?我看看你多大的胆!?”着话,一伸手揪住了他的耳朵。
  
    赵阿稳捂着耳朵嗷嗷地叫,“松手!松手!疼……”
  
    在场的几位教师都忙着去拉,“老太太,您消消气,消消气,有话慢慢,慢慢……”连拖带拽地把对方扶到一边坐下。
  
    赵阿稳一手捂着耳朵,嘴撇着,想哭。
  
    祁落倒是镇定,在她看来,这个熊孩就是缺教训。
  
    老师:“那个,常升奶奶,人家家长态度很好,孩不懂事,有个摩擦也是正常的。您放心,这事儿肯定会处理好的。”
  
    “他家长?”老太太转向祁落上下打量一番,“你是他家长?”
  
    “我是他舅妈。”祁落礼貌地,“实在对不起啊,孩不懂事,您别生气,医药费还有其他的都我们的。”
  
    “哦,你不是他妈妈?”老太太看她态度好,这才稍稍消了点气。数落着,“不是我和孩计较,你看看,你看看,把我孙打成什么样了?这么的孩就这样,以后可怎么了得?”
  
    “是,是,是……”祁落连连称是,又诚恳地道歉,最后,才带着阿稳回了家。
  
    进了门,阿稳就扔下书包,“阿婆,我耳朵疼!”
  
    “怎么了?耳朵怎么了?”黎母紧张地问,过来仔细看。“呦!这耳朵怎么红了?怎么了?”
  
    “有人打我。”阿稳撇了眼祁落,委屈极了。
  
    “怎么回事?”黎母炸了,“谁敢打我家孙?!你谁,我去找他!竟敢打我家孙!”看向祁落,质问,“你干嘛去了?你不是去学校了吗?这老师是怎么做的?啊,不行,我得打电话问问……”
  
    祁落头疼,“你问问他。——阿稳,你自己是怎么回事?今天犯了什么错了”
  
    赵阿稳闪了下眼睛,抱住黎母撒娇,“阿婆,我饿了。”
  
    黎母被引开了注意力,忙喊刘婶,“刘婶,给阿稳弄点吃的,这孩,是不是中午没吃好啊?我就学校的饭菜不行,你看,都给孩饿成什么样了?”
  
    “赵阿稳!”祁落喝了声,“不许吃饭,你的事情还没有解决。”
  
    “阿婆!”
  
    “哎,哎,”黎母不高兴地,“怎么了?这么大声干什么?有什么事等孩吃过再。”
  
    “妈,”祁落忍耐地,“他今天犯了错,应该反省认错。——阿稳,你现在去房间里反省,再写一份200字的检讨书。不然,今晚不许吃饭。”
  
    赵阿稳瞪她,“我不!”一扭身就往外面跑。
  
    黎安曼正好从外面进来,差点被他撞到,“你这孩,你跑什么?”
  
    “赵阿稳,”祁落抱臂,淡定地,“我再一遍,或者,你更希望你舅舅回来和你。”
  
    对方僵住了,返身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垂头丧气地进了房间。
  
    黎母还要,祁落:“妈,姐把他交托在咱们家,就是要我们多约束,您不能老是顺着他。”
  
    黎母有点悻悻,“谁由着他了,不还是个孩吗?慢慢来。”
  
    黎安曼话了,“妈,这事你就不要问了,人家不是教育者吗?有一套管理方法呢!”她阴阳怪气地。
  
    祁落没有理她。
  
    黎母虽然有点不甘心也没有多。

Ps:书友们,我是春色三分,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