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绝品小相师 > 第一百八十章 胸膛

  深夜,黑sè的天空繁星点点。入秋的空气微凉,走在陵阳城的街道上,狄默和夏紫凝都没有说话。苏灵和刘一刀的身影早已看不见了,狄默也没有继续拉着夏紫凝。
  夏紫凝双手环抱在胸前,一直低着头。虽然她已经不再哭泣了,但是狄默能看到她脸颊上清晰的泪痕,以及红肿的双眼。
  "呐,擦一擦吧。"狄默一甩手从须弥戒里取出一块毛巾,递给了夏紫凝。
  夏紫凝默默接过毛巾,把俏脸整个埋进毛巾里。狄默在一旁看着,也不知道说什么,今晚的夏紫凝有些不大正常,有些莫名其妙,狄默直到现在还没琢磨到是因为什么。
  最后还是夏紫凝先开了口,"狄默,云海商会的门客不是挺好的吗。我知道就算我让父皇给你加官进爵,依你的xìng格你也不会接受的,ZìYóu自在的门客确实更适合你。"
  "是啊,我本来是想接受的。但是这样的话就会影响送你回国都的行程,我答应了叶云要把你平安送回国都,就一定会做到。"
  狄默十指相交,放在脑后,一边抬起头看着夜空一边看似漫不经心的回答。
  "说实话,今晚的事情是我不对,是我太冲动了。不过你当时拒绝苏灵推开她,来我身边的时候,我...很开心。"
  夏紫凝始终低着头,她的两双手的手指在身前搅在一起,正反应出她心理的混**。了了。"狄默小声的抱怨道。
  夏紫凝并没有因为狄默的话生气,而是抿嘴微微一笑。回想当时,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之下,狄默拉着自己的手义无反顾离开的情景,夏紫凝心中有小小的幸福的感觉在萦绕。
  "紫凝,我既然答应了叶云,就肯定会遵守承诺的,你要相信我。"狄默这时又说道,他心里一直觉得夏紫凝是担心自己会为了成为门客而放弃护送她,所以狄默觉得应该说清楚,以防下次再出现类似的事情。
  但是,夏紫凝并没有纠结于相信不相信的问题,而是转而问道,"狄默,你拒绝了苏灵,选择送我回国都,难道仅仅是因为叶云的嘱托吗?"
  "什么意思?"狄默不明白为什么夏紫凝会这么问。
  "我是说...于你自己....恩....如果没有叶云的缘故,你还会选择..."夏紫凝yù言又止,正下定决心准备说出来——"咳咳。"小算盘突然咳嗽了两声。两人只顾得交谈都忘了身后还跟着一个小不点,顿时觉得十分尴尬。
  "你怎么还在这里?"狄默问道。小算盘挠了挠头,他当然也不愿意待在这个到处散发着恋爱的酸臭味的地方。
  最初,看两人都沉默不语,夏紫凝还哭哭啼啼的,小算盘不好意思开口。结果等狄默和夏紫凝开口讲话了,小算盘瞬间发现自己正处于一个十分尴尬的位置上。
  小算盘本想着等一会也许就有自己开口的机会,但是事实是越等下去好像问题越大。他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和狄默说,等自己和狄默商量完跑远了,你们再爱干什么干什么吧——眼不见心不烦。
  大哥,我们赚的钱财还没说好怎么分配呢。"小算盘问道。
  狄默一愣,确实这件事自己居然忘了。今晚地下格斗场之行,一共赚了接近二十两黄金,这可是一笔不小的财富。
  这笔财富的得来,小算盘功不可没。地下格斗场的消息是他提供的,赌局也是他一手cāo办的,为了这二十两黄金,小算盘付出了巨大的心血。当然真要说起来,如果没有狄默的实力支持,光靠小算盘也不可能。
  做到这个程度。且不说奖励的那十两黄金全凭狄默的实力,就是小算盘的赌局赚得最多的那笔最后决赛,也是依靠狄默的行动。没有狄默,小算盘的各种奇思。
  妙想也只能是想法。"你怎么想的,我其实对金钱没多大感觉。"狄默说的是实话。"那就你六我四。"小。
  算盘的眼珠提溜转,试探xìng的说道。虽然短暂的相处小算盘相信狄默的为人。但是面对狄默,小算盘其实。
  没有一点讨价还价的本钱,就算狄默现在把所有的钱财都抢走,小算盘也只能站在一边干瞪眼。狄默听了小算盘的话,开始摇头。小算盘顿时心里一沉,正准备咬咬牙再降一降,狄默率先开了口。"五五分成就好了。""啥?"小算盘惊讶的看着狄默,自古分。
  配利益的时候从来都是争破头皮的,什么时候开始互相谦让了,这可是钱啊,每让一成就是二两黄金,二两黄金啊!法,但怎么看狄默所说的就是他真实的想。
  法。"默大哥既然愿意分给我一半,我就感激的收下了。"小算盘回答道。"不用感激,这是你自己努力赚到的。我还要感激你才是,没有你我现在可能还。
  身无分文呢。"狄默笑着说道。有小算盘在,两人很快分配好了钱财。"既然钱财分配好了,默大哥和紫凝姐姐,那我就此别过了。"小算盘拱手说道。"没想到这么快就要分别了,保重啊,小算盘,有缘我。
  们说不定还会再见面的。"狄默挥手道别。说实话,狄默一直对小算盘的身世很好奇,不过这次没有机会去询问,不知道以后有没有机会了解。小算盘也不再多言,朝着狄默和夏紫凝挥了挥手就离开了。...夜晚,夏紫凝在客栈的床上辗转反侧,始终睡不着。狄默更是压根没有去自己的客房,而是直接躺在了客栈屋顶上,看了一夜的星星。"我是说...于你自己....恩....如果没有叶云的缘故,你还会选择..."狄默的脑海里不停浮现夏紫凝的话,紫凝这句。
  话是什么意思呢,选择什么?自己会......怎么选择。...第二天天一亮,有一个少年就敲开了钱庄的门。
  陵阳城外的商路上,一行商队正在前行,狄默和夏紫凝正坐在商队中一头牛拉着的木板车上。考虑到夏紫凝的体力问题,狄默这次选择伪装成商人跟着一家。
  商行的车队一起行动,反正目的地是一样的,倒也不用担心什么。追杀夏紫凝的那一群笨蛋好像到现在还没察觉到他们的行踪,旅途比想象中容易了一些,狄。
  默心情也放松了许多。"兄弟,渴了吗,喝口水。"韦三胖将一个水袋递给狄默。韦三胖是狄默在商队认。
  识的一个商人,为人直率好爽,脸上一直挂着温和的笑容。他也是独自一人,没有什么同伴。但他看的样。
  子就是一个闲不住的人,于是就和狄默聊起天来,狄默也乐得有人能陪他说说话,毕竟这种场合夏紫凝是要扮成哑巴青年的。"狄默兄弟,看你年龄也不大,是做什么生意的?"韦三胖问道。"小本生意,什么都卖一点。现在赚了一点钱,想带着弟弟回家。"狄默随口胡诌了几句,他怕说多了会露馅,于是又把。
  话题引到了韦三胖自己身上。"韦大哥你呢,大哥是做什么生意的。""我一般是在几个城市之间倒卖一点杂货,这次也一样。说起来这一行我干了快有六年。
  了,六年来没有回家看看,也不知道家里现在是什么情况。"韦三胖讲到这里不禁感千。"六年了?韦大哥这六年没回家,家里人恐怕想念坏了吧。也不能。
  总是忙着赚钱,如果有时间最好还是能回家看看。"狄默也没想到眼前的中年人忙于经商居然六年没回过家。韦三胖点了点头,"兄弟说的是,我当然也十分想念家里的父母和妻儿。也是让这世道逼迫,在。
  家乡赚得钱要缴纳繁重的税收,根本不够养活一家老小的,我也是迫不得已才外出经商。我这六年间基。
  本没怎么闲着,这才攒下来一点积蓄。快了快了,等走完这一次我就不干了,拿着攒下的积蓄在家乡里盘下个小铺子,和家里人好好过rì子。"韦三胖说到这里时脸上多出了一丝欣慰的笑容,从怀里掏出了一个月牙形状的玉佩,"算起来我离开家里的时候。
  ,儿子好像刚好八岁,他当时才只有这么高。如今六年过去了,他已经十四了吧。不知道他还记不记得他老爸的模样。"韦三胖拿着月牙玉佩开始发呆,狄默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旁边夏紫凝又垂下了头。
  ,虽然她一直不愿意承认,但在这一路上他们已经目睹了无数的人间疾苦,m.00kxs.com夏紫凝内心已经生出了许多的挫败感,她原来所想的盛世,原来只是统治阶级的盛世罢了。狄默大致也猜得出夏紫凝的想法,他。
  把水袋递给了夏紫凝。其实说起来这些事情和夏紫凝的关系并不大,毕竟夏紫凝只是一个公主,虽然地位很高,但是朝政上的事情她基本参与不到。
  行进到中午,商队停在路边上休息。狄默和韦三胖坐在石头上,中午的温度还是挺高的,韦三胖解开上衣,拿着草帽给自己扇风。狄默坐在石头上正无。
  聊,突然发觉背后多出一片柔软的触感。狄默转过头,发现夏紫凝正斜倚着自己的后背休息。看来她昨晚也没有休息好,狄默一早就发觉夏紫凝有些jīng神不振。好好睡一会儿吧,狄默关切的看了看夏紫凝。自从昨晚那次争吵之后,两人的关系在不知不。
  觉之中似乎又进了一步。原来的话,夏紫凝肯定不会这么随意的倚在狄默的身上。如果原来夏紫凝对。
  狄默的感觉是信赖,那么现在已经在不知不觉间变成依赖了。狄默不敢活动,生怕惊扰了夏紫凝。一旁的韦三胖看了,忍不住笑道,"你们兄弟俩的感情。
  真好,你们俩年纪都不大,在外打拼也不容易吧。"狄默笑着挠了挠头,并没有说什么。韦三胖说他俩感情好本没有什么其他意思,但是狄默脑海里不自觉就联想到你和你女朋友感情真好这句话,顿时脸有。
  些烫。韦三胖没有发觉狄默的不自然,继续说道,"狄默兄弟,你刚才说你们准备回家,那你兄弟俩的家乡在哪?"狄默一愣,韦三胖随口一问,却让狄默。
  顿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狄默对出云国的城镇了解不多,当初看过地图之后,才知道沿途距离国都中间。
  还有平阳城,永安城,至于国都再向北的城市,狄默就一概不知了。现在又没法掏出地图看,夏紫凝也睡着了,狄默有点蒙,自己的家乡在哪要是不清楚可就说不过去了。"我的家乡快到了,就在永安城。
  内。"狄默硬着头皮说道,这个方向的城市,狄默只认得平阳,永安,国都三座城池,平阳就是他们商队马上要到达的城池,国都也不大适合,狄默只能选。
  了永安。狄默沸血术瞬间发动,一把将夏紫凝抱在怀中,并单手接住了一只树林里shè出来的箭矢。怎么回事?难不成追杀夏紫凝的凶手已经找到他们了。狄默紧盯着山上的动静,怀中的夏紫凝这才醒了过。
  来,还搞不清楚状况的她正惊讶于为什么狄默把她抱。
  在怀里,远处又有数只箭矢shè向他们。切!狄默一甩手,一团火焰透体而出,将飞来的箭矢烧成了灰烬。
  。这些箭矢攻击倒是不足为惧,但是敌人隐藏在树林之中,看不清数量,狄默也不敢轻举妄动。"是那群。
  杀手吗?"夏紫凝终于明白发生了什么,立马询问道。"不清楚,他们只是远远地不停放箭,我也看不出来。
  是什么人。"狄默回答道,扫视四周,狄默发现不少商队的商人已经倒在了血泊之中。漫天的箭雨从四。
  面八方倾斜而下,让人防不胜防。商队里不是没有护卫,但是十多个护卫并不能保护所有人的周全。箭雨每放一次,就有商队里就有一批人倒下。"他们。
  这是在尽量削减商队的人的数量,一会等他们冲下来的时候,能抵抗的人就没有多少了。"狄默说道。"这么说来他们的目标是整个商队,不是我们。"。
  夏紫凝猜测道。狄默没有回答,敌人没有出现之前这些都不好说手,狄默再次用火焰破掉了背后的数只箭矢,却发现在自己全力保护夏紫凝的时候,韦。
  三胖已经倒在了血泊之中..."韦大哥!"狄默朝着韦三胖扑了过去,把韦三胖从血泊之中扶了起来。然而韦三胖已经双眼充血,嘴唇发白,一枚箭矢的箭头穿透了他的胸膛,血顺着箭头从韦三胖的胸口处。
  汩汩流出。韦三胖张了张嘴想要对狄默说什么,但是满嘴的血沫子让他说不出话来。这个离开家乡六年的男人,本来已经准备好回家和父母妻儿好好生活了,却倒在了最后一次运送货物的路上。"混账。
  !"狄默心中是恨得咬牙切齿,韦三胖一路上对自己和夏紫凝一直很关照,眼睁睁看着他死去,狄默愤怒到了极致。狄默很想冲到山林里找到那群袭击者给韦三胖报仇,但是条件却不允许。"狄默!"。
  夏紫凝抱着头躲在一辆马车旁边,漫天的箭雨再次向她袭来。狄默赶紧回过头去,再次护住夏紫凝。夏紫凝只是一个普通人,没有狄默的保护,她根本无法应付飞来的箭矢。此时,经过几轮箭雨,商队的。
  人数已经从六十多人锐减了三分之二,而剩下的二十多人还有不少伤者。时机成熟,"杀。"伴随着冲。
  天的吼声,狄默看到四周的山林之中冲出来数量极多的男人,他们各个手拿着砍刀,从四面八方一路狂奔而。
  下。"是山贼,不是追杀你的杀手。"狄默说道。袭击者。
  的穿着,服饰,行动的齐整和之前的杀手差距很大,显然不是同一伙人。"但是他们的数量太多了。"夏紫凝并没有因为这个消息松一口气,这群山贼相比。
  较追杀她的杀手只是一帮乌合之众,但是看这漫山遍野的人cháo,恐怕足足有四五百人之多,而商队只剩下二十几人。商队的护卫纷纷围拢在了。
  ,做最后的抵抗。他们或许单论个体实力要远超山贼,但是好汉也架不住人多。他们和山贼刚一接触,便被淹没于山贼的人cháo之中。"抓紧离开这里,要不然一会我们也危险了。"狄默说道,要是只是自己一人,狄默也许还会冲进去跟山贼搏一搏。但是现。
  在最重要的是保护夏紫凝的安全,狄默不想有半点闪失。"可是..."夏紫凝看着被围起来的商队的人,心里十分不忍。二十对四百,这是场没有悬念的战斗。
  不少商队的人已经放弃抵抗投降了,但是山贼却视而不见,穷凶极恶的山贼不想留下一个活口。"不能再等了,走!"狄默催促道。眼下不是犹豫的时候,狄默面前,冲来的敌人也越来越多。若是等到山贼解决完商队的人,都转来对付他们的时候,再想跑就难。
  了。狄默冲着前方山贼的人cháo张手一团火柱,人cháo。
  之中顿时出现了一条缺口。狄默拉着夏紫凝快速朝缺口跑去,火焰加身,寻常人难以阻拦狄默的脚步。然而突然足有一人多高的锤子朝着狄默砸了下来,。
  狄默急忙抱起夏紫凝跳向一边。眼前一个**上身的大个子挥舞着重锤,恶狠狠的看着狄默。最糟糕的情况果然发生了,这四五百人的山贼中果然是存在高。
  手的。虽说这大个子论实力也许不敌狄默,但是他却又一众的帮手在周围。而狄默却还要时刻顾及着夏。
  紫凝会有更多的山贼更多的高手过来帮他。不能停留。
  ,必须立刻解决他。狄默双手张开先是用漫天的火焰给周围的喽啰沉重的打击,随后立马扑向了挥舞着重锤的大汉。大汉看到狄默扑来丝毫不惧,举起手。
  中好几百斤的锤子,朝着狄默狠狠的砸了下去。不能躲,狄默心里清楚的很,等躲开这一击再组织进攻耗费的时间就太长了。到时候周围的山贼恐怕又。
  要攻过来了,就算自己能躲夏紫凝也肯定躲不开,必须要以雷霆之势迅速击毙眼前的大个子。明明还有。
  两三米,狄默张手冲着大汉挥出一拳,一个紫黑sè。
  的手掌狠狠砸在了大个子脸上。擒龙手出其不意的效果再次为狄默赢得了宝贵的机会。大个子被打得。
  措手不及,手中挥舞的重锤失去了准星,狄默一矮身。
  从重锤和地面之间的空隙钻了过去,然后在大汉面前一跃而起,食指和中指并拢插向大个子的脖子。这要是命中了,大个子十死无生。然而一只短小的黑。
  sè箭矢突然从侧面shè向狄默,然后是第二支,第三支,分别瞄准了狄默的各处要害。狄默为了躲避致。
  命的暗箭,只得放弃了稍纵即逝的机会,转而一脚踢在了大汉的胸口,借力倒飞了出去。这时刚才被火焰逼退的山贼喽啰此时又冲了上来,狄默只得退到夏紫凝旁边,防止夏紫凝受到伤害。狄默面sè沉重。
  下来了,现在这个场景又让他想起了自己独上山贼寨子时的情景,当时自己可以以命搏命,现在却不能。
  了。自己也许可以身受重伤不死,但是身后的夏紫凝却容不得半点闪失。狄默看了看周围将自己围得水。
  泄不通的山贼,刚才那个能瞬发三箭的高手就隐藏在这群山贼之中,狄默没法判断出到底是哪一个,迎面挥舞着重锤的大个子又冲了过来。自己果然还。
  是太天真了,如果一开始就果断的带着夏紫凝离开,就不会被围在这里了。"呼。"狄默的后背已经完全湿透了,一直使用沸血术让他的身体有一点吃不消。
  远处商队的人已经死伤殆尽,恐怕再过一会儿自己就会成为众矢之的。狄默摸了摸手指上的须弥戒,他不是不想使用武魂,只是他根本没有机会使用。融。
  合武魂需要时间,对付当时格斗场的两个地阶高级,狄默还可以硬抗下攻击,反正武魂融合之后也会提高极强的回复能力。但是现在他却不能,没有自己。
  的保护,夏紫凝瞬间就会被残暴的山贼撕得粉碎。狄默思考之际,大个子的重锤已经砸了下来。狄默抱起。
  夏紫凝跳到一旁,立马有一群山贼拿着刀枪棍棒攻向狄默。狄默一把抢过刺来的一杆枪,用力一掷,长枪刺穿了一串人的胸膛。狄默又抓起一根长棍,连同长棍的主人甩。(未完待续)

Ps:书友们,我是买房买房,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