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反派逆袭记 > 八十九章水柔
  天色灰暗,下着小雪。岳追从幽暗的梦境中醒来,他虽然记得自己做过梦,却不记得梦境的具体细节。
  
    “你哭了?”
  
    “谁哭了?”
  
    岳追听见有人在自己的上方传来一个忧郁的声音,几乎是条件反应地反问。
  
    “你。”
  
    周珉坐在岳追床边的一张椅子上,手肘参在膝盖上,倾斜身体看着岳追。
  
    “我?”
  
    岳追从被窝里伸出自己的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湿湿的,冷冷的。
  
    “你做噩梦了。没想到像你这种人做噩梦也会哭?”
  
    “是吗?难到我不是人吗?”
  
    岳追看着周珉忧郁的眼睛,他自己的眼里还是毫无情感的波澜。
  
    周珉没有反驳岳追的话,也没有加以解释。他把看着岳追脸的目光移到岳追床头的一个玻璃花瓶上,花瓶里装着玛利亚花高价买来的红玫瑰。他还在思索岳追刚才的那句反问“难道我不是人吗?”
  
    突然周珉似乎想到了什么,莞尔一笑。心想:无论别人怎么看你,那都不是你。那些看起来越是优秀的人士,很多所谓的普通人越不会把他们当做是“人”,不然怎么老是问“你也会这样吗?”
  
    岳追看着周珉突然笑了,他不客气地也回敬了周珉一句,“你笑了,没想到像你这种人也会笑?”
  
    周珉听了岳追的调侃后,不光不觉得尴尬,还大笑了起来,“哈哈哈,你这样会死得更快,不怕死吗?”
  
    “要死早死了。况且,现在你和我,不过都是碰巧都还活着而已。”
  
    “不错!”周珉忍不住赞同岳追说的话,“每个人都不会是真的是自己想死,哪怕是自杀的人或老死的人。无论是什么‘死人’,他们的死都是被迫的。比如病死,是被‘病’所杀死;比如自杀,那也是被周围环境逼得走投无路或是郁郁寡欢才对世界感到绝望,不然如果人人活得开开心心,谁会寻死呢?”
  
    岳追第一次看着周珉一口气说了那么多话,心想原来周珉喜欢探究哲学类的话题。岳追又看向周珉布满细长伤痕的手背,仍然是新伤叠着旧伤。
  
    周珉有严重的自残倾向,岳追在六六国第一次见到周珉时就这么猜测。周珉的保镖少说也有几十人,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伤到他,除非是他自己。而且手脚背上的细长伤口,一看就知道是利用锋利的手术刀一类的道具造成的,而且都避开了血管。
  
    像周珉这种因为什么心理创伤或者以自残来缓解压力的人,岳追在虚鬼组织的十年时间里,见了不下百人。这些有自残倾向的人和有抑郁症的人一样,平时看不出哪里不正常,但在一天中或者更长的时间里,肯定会在某个不为人知和不被打扰的时候,毫不犹豫的伤害自己。
  
    周珉知道岳追在看着自己的手,他没怎么在意,他也知道自己有自残的爱好,而且也没觉得这有什么不妥。
  
    “你对自己怎么中毒的有什么印象吗?”
  
    “在地铁被人趁乱注射了,当时没发现有什么熟人,可能是化了妆。”
  
    岳追回想了一下当时的情况,实在没什么好说的。他平时是个谨小慎微,甚至有被害妄想症的人,但当时岳追在拥挤的地铁里,有不少注意力用来抵抗纷杂的气味,加上人流移动的速度很快,草竖头也在身边,所以他一时放松了警惕。
  
    再者,在检查甚严的地铁里有人随身带着剧毒,那就是有大概率表明犯罪分子是有组织有预谋的。
  
    “那你觉得在你认识的人中,谁最可能做这种事?”
  
    “那天逃走的女人。”
  
    岳追想都不用多想,直接把矛头指向米琪。
  
    “你对她有多熟悉?”
  
    “只知道她是云故从天堂岛集团的保安公司雇来的保镖,跟了云故大概四五年的时间,云故似乎很信任她,就这么多。”
  
    岳追去繁就简的说法,刚好可以和银发医生对米琪的了解重合。至于其他方面的信息,岳追认为现在还不是坦白的时候,甚至根本不会有坦白的时机。
  
    周珉已经找到了8754的尸体,他的下一步打算要么继续找云故报仇,要么就这么算了,毕竟周珉已经把两个凶手干掉了。如果周珉选了前者,那结果很可能是两败俱伤或者惨败。云故的总体实力和周珉的不相上下,只是周珉的根基在六六国,而云故在鹏朝国,所以要是想在云故的主场干掉云故,绝不可能是随随便便,一朝一夕的事。
  
    还有,云故的背后可以收买虚鬼组织为自己做事,也可以请墓园的朋友帮忙,这是周珉这边无法比拟的外援。
  
    周珉是在商界摸爬打滚多年的商人,不会打无胜算的仗,岳追认为周珉这次大费周章的进驻鹏朝国,不会只想着报仇这种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事,他应该还在谋划着什么对自己百利而无一害的事。
  
    “周先生,你来鹏朝国真的只是找你弟弟尸体和报仇那么简单吗?”
  
    岳追没有犹豫,直接把自己的怀疑说了出来。他觉得周珉也许不喜欢太过聪明的下属,但肯定更不喜欢有事情瞒着他或背叛他的人。
  
    “……”
  
    “咚咚!”
  
    在周珉阴郁地看着岳追沉默时,岳追的房门被敲了两下,岳追眯眼看过去,周珉没有回头,似乎是谁来他都不会奇怪,但岳追奇怪,因为现在正在走进来的人是他之前没有在周珉身边见过的女人。
  
    “你好,我叫水柔,温柔的柔。”
  
    进来的这位美人,声色温柔,二十出头,一米六左右,身段苗条。样貌看起来清新脱俗,五官只能用“小”来形容。小小的红润的双颊,高高的鼻梁和小小的鼻翼,如樱桃般的小嘴下是尖尖的小下巴。她进来时穿着复古粉色月季花样的丝绸长袍,总体给岳追的感觉就是典型的窈窕淑女。
  
    “你好,周简。”
  
    岳追简单地介绍自己。岳追认为水柔没有直说她和周珉的关系,应该是没有周珉的允许,她觉得不该说。水柔进来后没有先和周珉打招呼,且随意进出别墅,从另一方说明,她和周珉的关系不一般。
  
    “水柔是我的未婚妻,祖上也是鹏朝国的。”
  
    周珉简短的一句话,算是主动承认他和水柔的关系,岳追倒觉得没什么,但水柔显然比较吃惊和激动。
  
    “你们很般配!”
  
    “谢谢!”
  
    水柔感激地回应着岳追的客套。此时水柔的眼里除了感激,岳追在周珉主动向岳追承认他们的关系前,他还看出水柔的眼里对岳追的轻微防备和担忧。显然,水柔也和谢念涩等人一样,都认为岳追是女孩。
  
    到目前为止,岳追没有明确地要求周珉不能跟其他人说他的身份,所以这是周珉自己认为不跟其他人说是最好的决定。
  
    这倒底是为什么?岳追觉得原因之一就是:周珉认为知道岳追身份的人对岳追来说会是一个威胁。

Ps:书友们,我是南云楼,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