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峰奇侠传 > 第五十九章 暗中潜入

  几人将地上的魔教弟子立刻绑起来,剥下了他们的衣服,便吩咐齐老五先送回丐帮去。
  白荷霜和赵柔荑两个女孩子立刻开始替张凌峰他们易容打扮。
  魔教中也有许多人善于易容,所以白荷霜也懂易容之法,两个人手脚麻利地往他们的脸上东抹西抹。约莫半个时辰,所有人都已经换了一个样子。
  张凌峰易容成了成了罗萧远,带着其他的七个“魔教弟子”,开始朝着魔教大营出发。
  阴森的树林使张凌峰感觉很不舒服,他总有种很不好的预感,一行人没怎么说话,气氛有点冷,张凌峰握剑的手也不由自主得握紧了些。
  刚转过一个路口,前面便有魔教的卡哨。
  白荷霜轻声道:“大家不要说话,让我来说吧。”
  众人跟在张凌峰和白荷霜身后,慢慢走近卡哨。
  卡哨上站着几个弟子,已经等候多时了,见他们走得很慢,忍不住问道。
  “你们是五谷堂的队伍吗?怎么晚了半个时辰?”
  白荷霜压着声音道:“路上遇到了些呆子,耽误了点时间,这些黒物急着运到里坛,大哥们验一验!”
  呆子是正派人士的意思,里坛就是魔教中人说的总部的意思。
  那几个哨兵听她说话夹着黑话,也没什么怀疑,见四大护法之一的罗萧远一言不发地盯着他们。心中不由得有些发毛,几个人对望几眼,检查了马车上的东西,见没有问题。
  “走吧!赶紧的!”
  白荷霜也赶紧赔笑道:“谢谢各位大哥方便!”挥挥手示意可以通过了。
  众人立马走过了这个卡哨,一路上又经过了三个卡哨,石鹤忍不住轻声道:“这魔教也太谨慎了吧?短短一程路,设置这么多卡哨,这点我辈不如啊。”
  白荷霜道:“嗯……但是柳修不像是这么谨慎的人,恐怕背后是七叔在指点。”
  众人又走了一会,眼前的大营轮廓越来越清晰,不一会儿终于到了大营东边的大门。
  门外有四队铁剑营的弟子持剑把守着,木城楼上有一排神弓营的弟子站着,看着密密麻麻的全是人,守卫森严,众人都很紧张。
  张凌峰见这阵势,不由得暗暗佩服他们:“这魔教弟子们平日里都训练有素,倒像是些行军打仗的士兵。”
  白荷霜看了看守门的人,心中暗叫不妙,今日守门的竟然是四护法之一的紫塔剑胡明。
  胡明跟罗萧远是教中有名的冤家,一直都是水火不容。
  方才他们一直靠着各堂之间比较陌生蒙混过关,此刻守门之人却是一个十分熟悉罗萧远脾性的人,恐怕不好糊弄过去了。
  待到众人走进大门,楼上一人问道:“五谷营为何迟到半个时辰!可知道已经犯了教规!”
  白荷霜刚要回答,只听见胡明懒洋洋地大喊。
  “大胆!没看见罗护法吗?”
  胡明本来坐在一张藤椅上,现在已经慢慢地站了起来,盯着张凌峰。
  白荷霜早就将魔教里各人之间的关系说给了他听,因为这四大护法的排名,胡明一直对罗萧远心存芥蒂。
  张凌峰也冷冷地看着胡明,眼神中还带着一丝轻蔑。
  胡明见他看不不起自己,忍不住怒道:“罗护法虽然身居护法之职,但是此刻贻误战机,恐怕也不能免责吧!”
  张凌峰压低声音道,冷冷道:“哼!这附近出现这么多呆子,让我们前进速度变慢,以致贻误战机,恐怕你胡明才是玩忽职守,罪无可恕吧!”
  这守门之职本来就包括着大营四周的巡逻工作,张凌峰虽然有些强词夺理,但是也不是信口开河。
  胡明为人甚是懒惰,确实不喜欢管这些繁杂俗务,所以他动了些小心思所以今日只设置了四道卡哨,平日里通常会有六道,其实这是不合规矩的。
  他听见张凌峰说破他的小心思,也不好意思再说什么,狠狠地盯着他们,挥了挥手放他们进去。
  突然胡明留意到跟在后面的七名弟子,他们脚上轻功似乎很好,心中怀疑突生,便问道:“看不出来五谷堂的弟子们轻功都很不错嘛,罗护法!今年五谷堂堂主是谁啊,我忘记了!”
  张凌峰又怎么知道今年五谷堂的堂主是谁,白荷霜立刻道:“今年是李淡堂主!”
  胡明心下有些怀疑,又问道:“李淡吗?嗯……我怎么记得是章武啊?”
  他故意说错,便是想看看白荷霜是不是真的是五谷堂的人。
  要是不知道情况的人也许会被胡明唬住,但是再怎么说白荷霜也是魔教教主,怎么可能不知道今年八大堂的堂主是谁呢?
  她笑道:“我看胡护法是糊涂了,章武是铁剑堂的堂主啊!”
  胡明心中虽疑,但也不好再说什么了,便哈哈一笑,道:“看我这记性,赶紧进去吧,兄弟们都在等着你们呢。”
  张凌峰他们也不敢再逗留,便加快脚步走进去。
  里面是一番忙乱的景象,虽然魔教弟子大多都训练有素配合默契,但是活实在是太多了,场面还是有点混乱。
  张凌峰他们都已经将地图记得滚瓜烂熟,又听白荷霜说了许多魔教的细节,知道此刻应该先到堂主的营帐报道。
  李淡早就伸长脖子等着他们,因为运粮队已经迟到了半个时辰,这批粮草有什么损失,他李淡实在是担当不起。
  “咳……罗护法跟着他们应该不会出意外吧……”
  他正想着,已经看到所谓的罗护法带着几大车麻袋朝他这走来。
  他松了一口气,立刻小跑上前,笑道:“辛苦护法了,现在交给我们这些小的做就行了,护法快快坐下喝口茶吧!”
  李淡方才还一副嬉皮笑脸,转脸立刻十分严肃,对着白荷霜他们吼道。
  “还愣着!赶紧将粮食搬进去!”
  张凌峰不禁好笑,心想:“这五谷堂堂主倒是个马屁精。”
  李淡赶紧带着张凌峰进到营帐,五谷堂的营帐是连着魔教的粮仓,石鹤他们就在张凌峰身后卸货。
  李淡已经吩咐下面的人将茶点呈上,笑道:“罗护法舟车劳顿,快快喝口热茶,吃些点心吧!”
  张凌峰不敢多言,便装作一副冷冰冰的样子,点了点头,喝了口茶。
  李淡见他面无表情,以为他不满意,于是又吩咐道:“快快将我今日才炖好的牛肉给护法盛上来!”
  过了片刻,一个人端了一锅香喷喷的牛肉上来,李淡忙道:“护法请尝尝!这是我家乡的秘制炖牛肉,鲜香得很!吃过都说好!”
  张凌峰笑了笑,夹了一块放入嘴里,没有一点迟疑。
  他们来之前白荷霜已经喂他们一人一颗百毒丸,百毒丸不是毒药,而是可以解百毒的药丸,是白玉魔王留下来的丹药配方之一。所以张凌峰完全不怕肉里有毒,倒是这肉确实香得很。不过他现在没什么心思去细细品尝这肉,他们成功进来了,不过是第一步而已。
  又过得片刻他见石鹤几人卸下所有粮食,张凌峰便找了个借口:“咳咳……我还要去找教主……”
  李淡也知道规矩,立刻识趣道:“哦哦!对的!护法要去找教主禀告情况,我就不留了!”
  张凌峰也不说什么,便带着其他人离开了李淡的营帐,朝着大营深处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