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福星高兆 > 536 二师兄
    高兆看到吴长亮神情有点不对,问道:“怎么?你和那个花三郎以前认识?”
  
      不能吧,不是说师兄在京里没啥交往的的人吗?
  
      “去年,就是因为他我才被烧了。”
  
      “啊!”
  
      高兆惊讶,想到中秋就是花三郎喊的那一下快躲开灯笼掉下去了,才出了乱子。
  
      去年师兄被烧,高兆只是知道被灯笼烧的,哪里知道是谁烧的他,没想到就是花三郎。
  
      高兆脑海里第一个念头就是猿粪啊。
  
      好想笑咋办?
  
      不是笑师兄被人烧,而是笑师兄与花三郎的缘分。
  
      “没准你们前世是亲兄弟,这辈子用灯笼来结缘,没事,师兄,我看花三郎这辈子都不会点灯笼了。”
  
      吴长亮:“我也不会点了。”
  
      说完又想:我干嘛跟那个花三郎一样,他不点我点,我在我院子里点。
  
      “以后中秋节咱们不出去,就在辰溪别院里点灯笼,点一院子灯笼,还是算了,就点两个,你一个我一个。”
  
      高兆想想师兄没准是易燃体质,一院子灯笼有点危险,到时点两个小灯笼意思意思。
  
      吴长亮笑了,师妹说的正合他意。
  
      俩人一路说话的到了家,高兆和师兄挥手拜拜进了大门。
  
      先去给母亲报平安,把表姐出嫁回门还有外祖家目前情况都说了,最后又说去武成县的吴家视察一番,还见了吴嫂子的龙凤胎。
  
      最后说吴大壮长大了,越来越俊秀。
  
      然后是高翠说京里和高家的情况,京里的大事是最小的公主招驸马,具体是谁她不知道,只是上街听别人说。
  
      高家的大事是,用高翠的话说:“你爹又有徒弟了。”
  
      呀?趁我不在就收徒弟?
  
      “不能说是你爹收的,是薰生他舅带来的,说什么一个徒弟太孤单,再收一个凑成双。”
  
      关于庆王爷能说出什么话来,高兆已经不惊奇了,不知为何她突然看向巧云。
  
      “那个徒弟多大了?”
  
      “十岁,还没阳荣大哪。”
  
      高兆看向巧云,没别的意思,下意识的觉得父亲的这个徒弟比她小,那么就是她师弟,对于巧云来说就是二师兄。
  
      呵呵!二师兄!
  
      巧云看大姐看她,脸上又是怪笑,她面无表情。
  
      只能你有师兄,我就不能有师兄?
  
      “这个师弟是谁家的?不会是师兄他舅舅家的吧?”高兆这会才想起来问。
  
      江氏说道:“说是安西侯府的世子,过了中秋才封为世子。”
  
      来头不小呀,高兆心想,父亲的徒弟都有来头,父亲又该郁闷了。
  
      高文林也在琢磨,不知这个挂名徒弟塞给他到底是为何,想起把公主的儿子塞给他是为了大女儿,这回难道是为了小女儿?
  
      吓得高文林这几天就打听安西侯府,别再给他塞个奇奇怪怪的女婿。
  
      一打听,只是个可怜孩子,亲娘没了,前一阵子出了车祸,伤了头,难怪额头有个疤痕。
  
      再可怜也是人家的孩子,塞给我算什么事?还天天来,又是学什么算学,京里比我算学好的就没人了?
  
      高文林咋想咋古怪,又想自己在这方面是个什么命呀,头一个徒弟是贾先生死皮赖脸塞给他,这个徒弟又是庆王爷死皮赖脸塞给他,根本不容他说话,就让那个侯府世子行拜师礼叫师傅了。
  
      这叫什么事?
  
      徒弟门第太高,问题是徒弟有父亲,为何父亲不出面,让庆王爷出面?
  
      这里有古怪。
  
      高文林下意识的又去打听安西侯侯爷,说是一个温文尔雅之人,没什么坏名声,原配没了,娶了填房,又生了一子一女,二徒弟左明松是原配嫡子,填房名声也不错,对待原配子如亲生。生了女儿后身体不好在休养。
  
      也没问题呀。
  
      高文林单独见徒弟时,问了生辰八字,就是父亲不在,等重阳回老家,好好算算,难道又是一个倒霉蛋?
  
      有可能,不是说前一阵子出车祸了吗。
  
      这么一想,高文林哭笑不得,我成倒霉蛋收容所了。
  
      吴长亮是第二天进宫,高兆从乡下带了些食材让他送过去,她自己不想进宫。
  
      进去后,见以前见过的安西侯老太夫人带着左明松在殿里。
  
      行了礼问了安,左明松称呼吴长亮为师兄,吴长亮奇怪。
  
      “薰生,来,这是你师傅的二徒弟,以后你们就是师兄弟,好好相处。”
  
      贾老太妃给外孙介绍,看着俩人,心想:以后外孙的连襟不用高家乱找人了。
  
      不过这个左家,安西侯府,倒不是贾老太妃找的,是送上门的。
  
      左家的事,贾老太妃都知道,罗老太夫人和贾老太妃几十年的交情,因为有求于贾老太妃,所以没有瞒她。
  
      那天在贾老太妃这看见高家姐妹,又得知大的是公主府定好的儿媳,罗老太夫人回去暗查一番,有了主意,要给曾孙找个依靠。
  
      所以才有了庆王爷硬塞给高家这个莫名其妙的徒弟。
  
      贾老太妃听了罗老太夫人的拜托,提了一个要求,就是安西侯府给左明松立世子。
  
      贾老太妃想的是你安西侯府想依靠公主府,那必须自个身份够,至于你侯府内宅事,不能让外人出手吧。
  
      至于安西侯侯爷怎么递的请封折子,贾老太妃就不管了,只要你立了,只要高家认可这个女婿,我就护着左明松。
  
      唉!内宅事,还得内宅妇人来,没想到罗老太夫人一辈子精明,却栽在自己孙子手里。
  
      贾老太妃知道杜嬷嬷如今在高家,她想了想,还是让甄嬷嬷给杜嬷嬷交代一番,以后从哪里教导高家小娘子。
  
      幸好罗老太夫人果断,不然也不能把高家小娘子填进去。
  
      高家哪里能猜到这个二徒弟怎么来的,高兆从武成县回来,就又要去给陶家送礼。
  
      陶芊希的姑母要嫁给李传胪,就是八月二十五,虽然俩家没交情,可是巧云和陶芊希玩的好,陶芊希说姑母没朋友,没人给她添妆,有以前不登门的亲戚,那些人来了更烦。
  
      最后巧云说道:“娘,我去给陶家姐姐送添妆礼。”
  
      江氏听了女儿的说的话,觉得陶家怪可怜的,就让高兆带上巧云代表高家去送份添妆礼,远亲不如近邻。

Ps:书友们,我是谢其零,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