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名媛S小姐大曝光 > 第577章我拿她做个试验

  国都的新闻头条上赫然显示着尚善失踪的消息,而下面的一行小字更是赤果果的显示尚善的失踪源自于裴俊的死亡,直指国府暗藏此事秘而不宣的想要隐瞒下来。
  “谁把消息泄露出去的?”
  后面的派克跟赵衍风已经快速上前,两人皆是皱眉浏览一番,更加狐疑的反问,可惜答案在此刻已经显得荒谬了。
  “也许是……钟局,我总觉得钟局并非是完全投靠我们的。”顾逸云小心翼翼的措辞一句,他知道自己在尚善的事情上已经多次惹怒了盛晟,此刻倒是不敢多说什么。
  “至少目前为止还没有政客出来公开发表点什么,我想……”
  赵衍风支支吾吾的后话里有着隐隐的担忧,如果盛晟出事,那么他们谁都得完蛋,不过?
  “是莫妮可。”
  平静的道出这深藏的玄机,其实盛晟应该早点想到的,但是在自己没有真正跟海旭坤见面救出尚善之前,他必须沉住气。
  “什么?!”
  不可思议的反问,让周围的三个心腹都大吃一惊,原本以为是一个被利用的女人,此刻竟然成了最坏的一步棋子吗?
  “莫妮可一早就背叛了,她不仅是两头草两边倒,更是暗中跟海旭坤联系上了,我想……我们都低估了她投靠人的能力。”
  想想莫妮可从一开始投靠沙琳达再到暗中帮助盛颜,直到后来的每一步都是这样的算计,自己真不该如此的疏忽大意,可是眼下说这些已然是无用。
  “不要管这些,赵衍风立刻打电话,派克观测地点和监控,顾逸云留下来处理事情,我……亲自去面见海旭坤,叫安全屋里的魏霜下楼,我在大厅里等着。”
  从最开始的震怒到此刻的异常冷静,盛晟的一句句吩咐仿佛他要去面对的不是一个科学怪兽,也不是一个杀人犯,更不是个疯子,而是一个……
  陌生的客人?
  在原地愣了一秒钟后,三人才咽回各自想说的话,伴随着盛晟早已离开的脚步匆匆去完成他吩咐的事情。
  一场又一场的好戏还在后面呢。
  ……
  裴家别墅。
  正坐在电视机前观看新闻的莫妮可,觉得自己从来都没有像现在一样安静自在,虽然这栋别墅给她带来了最黑暗的记忆,但此刻能坐拥这里的人却是她自己。
  早已离开的保镖,散去的佣人,还有不用上门签合同要文件的各路工作人员,可以让莫妮可独自一人沉静在短暂的喜悦中。
  “真是奇怪,莫小姐你还会回来?”
  整栋别墅里,除了琳琅满目的陈设,还有满满一酒柜的红酒之外,就只剩下了一位忠诚的管家。
  看着裴家的人一个铲除掉了一个的他始终保持着沉默,却绝对不会服从与一个外来人。
  “哦,原来管家你在这儿呢?厨房里的人呢,为什么还不准备早餐?”
  从晨起就巴不得在新闻上看见自己想要的东西,莫妮可已然是等待良久了,此刻端着香槟庆祝的她需要的可以美食一顿才行。
  “对不起莫小姐,我既没有收到裴先生的指示承认您是裴夫人,更不觉得您有权利可以继续待在这里,我还以为您跟着警察走了就不会回来了呢。”
  “哼!闭嘴吧!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你等着瞧,裴俊死了,他没有立遗嘱,而我……我是他的未婚妻,公开承认的,还被他虐待过,我有权分享他的遗产,再说了,他都死了,谁在乎他说过什么呢。”
  嘲讽爬满了那张被厚重妆容掩盖的脸庞,早已看不见真正面容的莫妮可,除了享受这短暂的胜利之外,也再没有其它的乐趣可言了。
  “既然莫小姐已经向警方诉控裴先生虐待您,那您还是要提出证据的,我想……没有人会给你证明。”
  “人?哈哈哈……我自己就是人,我就是证据!”
  “看来莫小姐为了金钱连自己的名誉都不要了?”
  “名誉?你觉得名誉算什么?况且我早已看透了,我活在这个世上除了被别人踩在脚下不停的侮辱便是被有心人不停的利用,还不如手握金钱远走高飞!
  我终于明白当初的盛颜为什么要坚持斗到底,原来……金钱是这样的充满魅力。”
  已经赤红了双眼的莫妮可完全没注意到管家的表情,早已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不可自拔。
  也许,她这样的人,原本就是如此,更不要说在时间的魔力中被打磨成了什么样子。
  ……
  就在盛晟一身黑色西装站在大厅里,笔直的像是一尊雕像一样时,从身后大理石光洁楼梯上传来了零碎的脚步声。
  保镖在后面走着,前面则是一身运动装的魏霜,表情无知而又害怕,正四下里搜索着寻找赵衍风的影子,自从出事以后,赵衍风便没有时间去专门给魏霜送饭了。
  饶是这一点,魏霜的心里也知道点什么。
  “你是……出事了吗?”
  从周围陌生的面孔上收回目光,魏霜知道盛晟才是当权人,此刻鼓起勇气开口的她看起来是那么的渺小。
  “我们要去一个地方,赵衍风已经在车上等我们了。”
  打通电话坐上车的赵衍风负责带着魏霜,而盛晟则是在前面带路,后面和周围都会有国府的保镖车队,但都是暗中跟踪的,每一个路口和拐弯处都有派克的监控镜头。
  坐镇国府内的顾逸云则是亲自主持内外的局面,这……
  不过是一个开始。
  “走吧。”
  面无表情的看一眼瑟瑟发抖的魏霜,盛晟没有那样伟大的慈悲心肠,如果说要在尚善跟魏霜之间选择一个,他只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尚善,即便是自己会背负任何罪名。
  没错,他从来都是这样的人,也从来都不掩饰。
  “盛总。”
  上车前,赵衍风从车窗口低声一句,暗暗点头,两人的目光一瞬间交错,多年来的默契在此刻显得极为重要。
  二十分钟的车程,盛晟开的不紧不慢,他不知道海旭坤此刻是什么心情,更不知道尚善已经经历了什么,但他毕竟迫使自己冷静,不然……
  只会全盘皆输。
  兴许是头条上的新闻还没有让晨起里的人们议论的更加热闹,但无论是广播还是各路媒体,都已经展开了猜测。
  将国府跟杀戮联系在一起的话题,从来都是津津乐道的。
  至于背后的策划者更是众说纷纭,很多莫名其妙的政客也都被卷入其中,当然也少不了曾经的那些竞争对手,亦或者是……
  朋友?
  最能体现这一点的,便是今早上盛世集团的门口,那一辆辆进出的豪车似乎比往常多了数倍呢。
  顶楼总裁办公室外的曼妮,已经忙得嗓子都冒烟了。
  “我已经跟大家解释过了,善小姐没有给我任何通知,我也不会透露任何事情。”
  “这么说小善真的出事了?”
  比起曼妮的无可奉告,匆忙间赶回来的华宇铭,已经有段日子没见了,但此刻的态度依旧是咄咄逼人,看见尚善失踪的消息,怕是没人不会关心吧。
  “对不起华总,我也不知道啊。”
  曼妮一副快要被逼疯逼哭的样子,完全不明白自己要怎么解决这些一个个质问自己的大小股东,更不用说连娄澈都正从中东地区往回赶,还声明一定要开个股东大会?
  仿佛一时间大家都乱套了,但当盛晟停下车的一瞬间,他的心才开始异常跳动。
  “盛总。”
  后面紧紧拉着魏霜生怕她跑掉的赵衍风先行下车,而盛晟似乎在忍着自己脸上担忧的表情,让那苍白色更加明显几分后,才开门现身。
  “在顶楼。”
  赵衍风的话落地,盛晟一步步迈步,笔挺的背影里多了几分孤傲。
  “叮。”
  在派克的查询中,此处是海旭坤的私人住址,可随着电梯的一声轻响,盛晟还是觉得这里跟之前尚善失踪的那个实验室没什么区别。
  到处都泛着医生的个性,白色的,洁癖的,一目了然。
  “欢迎盛总统的大驾光临。”
  似乎此刻再耍什么滑头或者说什么无关紧要的话已经没用了,快速迎上来的海旭坤简直是一脸狂喜的表情,径自走上之后,却是两眼紧紧盯着赵衍风身侧的魏霜。
  似乎是被那眼神看的发毛的魏霜,越发往赵衍风的身后躲去。
  “你要的,我带来了,小善呢。”
  既然海旭坤已经出现,盛晟可是一秒都不想浪费的立刻反问,不过?
  “哦,真是不幸,善小姐生病了,正在……啊!”
  “你把她怎么了!”
  不等海旭坤说完后面的话,盛晟几乎是快如闪电般的冲到了他的面前,紧紧掐着他的脖子,一个快手反扣而下,将他狠戾的压在了地板上。
  眼看着那张刚刚还笑容灿烂的面孔此刻已经被压的变形了,赵衍风默默地咽了咽口水,半点同情心也不用施舍,毕竟那日自己的脑袋就是被海旭坤砸得。
  “咳咳……如果盛总统还想自己的妻子活得更久的话,最好放开我。”
  从嗓子眼里挣扎着喘息一句,盛晟却是早有准备的从裤兜里掏出一个精巧的手铐,反手他将他铐住,粗暴的拉着他拖起。
  “我再问一遍,小善呢?”
  “呵呵……咳咳,原来盛总统就是靠武力才当上总统之位的,那真是要我刮目相看了!”
  “少说废话,海旭坤,你要什么直接开口,我不想听你胡言乱语。”
  盛晟的心态大概是没有谁能破坏的了,在他看来,别人的任何羞辱都不如自己的无情更加狠戾才对。
  “在……实验室。”
  海旭坤似乎看出了盛晟眼中的冰冷,再没有多一句废话,便被盛晟拉着带路。
  后面的赵衍风只好拉着瑟瑟发抖的魏霜跟上。
  在海旭坤解开密码锁的那一刻,盛晟身上的监控已经录了下来,立刻传送给镜头后面的派克,不出一秒中这个密码门已经被破解。
  但是,门容易破解,可门里的人却未必。
  “小善!”
  这大概是盛晟最饱含情绪的一声呼喊了吧,看着尚善无声无息的被绑在病床上,盛晟几乎不敢相信的去触摸,更是心里崩溃的瞪着被自己拖拽在一旁的海旭坤狠戾道。
  “你对她做了什么!”
  比起盛晟的情绪激动以及赵衍风的满目担心,海旭坤却是抽了抽那被盛晟刚刚弄得流血的鼻子狞笑一声。
  “我不过是拿善小姐做个试验而已。”
  “试验?”
  扬声反问中有着盛晟铺天盖地的火气,但此刻病床上昏昏沉沉的尚善竟是缓缓睁开了眼帘?
  “……哥哥?”
  昏沉中,尚善都不敢确定自己究竟是在现实中还是在梦境中,那迷蒙的眼神里透着迷糊,让盛晟一瞬间揪紧了心脏。
  “小善是我,小善你别怕,我来救你了,我们很快就回去了,我们会没事的。”
  一叠声的安慰似乎是在帮助盛晟抚平自己内心的波澜,但尚善却是连这一点点的精神都支撑不住,很快就又闭着眼睛晕了过去?
  “小善?小善!小善!”:
  “海旭坤,你到底做了什么?”
  见状,连赵衍风也忍不住担忧的问道,更何况这试验里到处都是试管还有各种药剂,看的赵衍风心中有一个最坏的想法。
  “我说了,我只是做一个实验,我要一个可以帮我治愈癌症细胞扩散的血样,善小姐要裴俊先生提前结束生命,我们用魏霜做一个交换,当然了,还有裴氏的遗产。
  只不过善小姐想临时毁约,那我只好拿她来当试验品了,你说呢,盛总统?”
  “砰!”
  抬脚踹在了海旭坤的胸口上,盛晟此刻已然是暴怒之中,他心心念念放在手心里的人竟然被海旭坤如此对待,简直是不可忍受!
  “啊!”
  尖叫声从魏霜的嗓子眼里冒出,她完全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但赵衍风始终拉着她不放。
  此刻才觉得,这场阴谋似乎早已筹谋……
  “盛总冷静!冷静!我们得先想想怎么救小善!”
  地上的海旭坤已经口吐鲜血,说不清他掉了几颗牙齿,但盛晟已然是无法接受了。

Ps:书友们,我是若水亭,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