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隋唐争霸 > 390

  刚才李世民他们听到前面乱糟糟的声音,就知道靠这些土匪根本不可能追上单雄信他们。就算单雄信他们像蜗牛一样慢,而这些土匪都是飞毛腿,也一样追不上。像他们这样吵吵嚷嚷的,是个人都能听见他们追来了。现在天这么黑,还有浓雾,随便向旁边一躲,谁能看得见?
  虽然李世民对这些土匪很失望、很不满,但是这些人毕竟还不属于唐军,他也不好多说什么。只能加快脚步赶上去,让带路的土匪把前面的土匪头子易荣叫过来。李世民象征性的胡乱问了问,并没有抱有什么期望。这样做只是表明一种态度,让这些土匪觉得自己很看重他们。
  李世民身旁的亲兵也明白,这些土匪这个样子是追不上瓦岗军的,于是小声给李世民建议,让他命令这些土匪不要吵闹。其他的亲兵也觉得他说的对,纷纷开口。听到身边这些人的话,觉得他们有这种觉悟,让他很高兴,也更想指点他们。正好李世民看到土匪头也走了过来,于是问:“如果你们是瓦岗军的话,听到他们追过来会怎么样?”
  “当然是赶紧跑。”“我躲起来,等他们走了再选另外的路走。”“我躲起来,等他们走过后,我跟在他们后面,让他们带路。”听到属下各种假设,李世民本来就觉得这些土匪不靠谱,现在更加觉得没有一点希望。自从易荣过来后,李世民就一直留心着他,想看看他听到这些话后,有什么反应。这也算是指点他,过不了多久他也会成为唐军,李世民不愿意自己的手下都是笨蛋、傻瓜。
  “哎……!我怎么这么笨,就没有想这么多,怪不得跑这么快都追不上他们。”易荣一脸懊悔,在火把的映照下,显得特别痛苦。他一心想追上单雄信他们,为他弟弟报仇,却没有想到这么乱哄哄的反而会打草惊蛇。听到这些唐军的话,他终于明白过来,在这种眼睛看不远的环境,吵吵嚷嚷根本就找不到单雄信他们。
  反应过来后,易荣对着身边的土匪歇斯底里地大吼:“都不要吵,再吵我杀死他!”
  原本乱哄哄的土匪,听到易荣发怒的声音,都惊恐的闭上嘴巴。他们都知道他弟弟易历死了,他对他弟弟很亲,现在他处于暴走的边缘。刚才有一个人跑的慢了一点,就被他一枪杆打断了腿。谁也不知道又有什么事惹怒了他,让他又开始发狂。
  李世民和李元霸离易荣不远,都被他的唾沫溅到脸上。李世民能忍住恶心,自己用手抹了一把脸。跑了半天山路,也没有架打,李元霸真感到气闷,被唾沫溅了后,他可不管三七二十一,当即就火了,用锤指着易荣说:“小子,你怎么给屎壳螂一样,一张嘴满嘴喷粪。”
  硕大的铁锤差点戳到易荣的脑袋上,他赶紧向后退。这时候,易荣发现自己和蝼蚁一样,人家轻易就能拍死自己。论地位,人家是秦王、赵王,论武功,人家的大锤他拎都拎不动。
  很多人都和易荣一样,威胁到他的生命时,才感到害怕。想到自己见到秦王,还没有行礼,赶紧行礼道歉,期期艾艾地说:“秦王、赵王,小人见过两位王爷。请两位王爷不要怪罪小人,我弟弟刚刚被单雄信他们杀死,我的心思都在报仇上。”
  现在正是收买人心的时刻,李世民自然不会怪罪易荣,不仅如此,反而斥责李元霸:“四弟,你想干什么?”说着把李元霸拽了回来。
  “父亲怎么教的,要尊重绿林好汉,你忘了?还不给英雄赔礼。”看到易荣一脸难堪的表情,李世民又拽着李元霸让他给人家道歉。
  “是他没有礼貌,喷了我一脸唾沫。”李元霸才不愿给人道歉。他相信他父亲也不会在意一个小土匪。
  “都怪我、都怪我,对不起,对不起。秦王你们是不是也来追单雄信,咱们赶紧抓紧时间追。”易荣哪里还敢让李元霸道歉,刚才差点就被人家的大锤撞烂脑袋。他也看出来了,这个李元霸有点傻,但是力气太大,万一惹火了他,砸死了自己,估计熊阔海也不会帮他出头。一边主动道歉,一边转移话题。
  “好吧,咱们抓紧时间,不过,让他们不要吵吵了,这会打草惊蛇。”
  “打草惊蛇?”易荣哪里懂成语,不过他能做小头头,自然不太笨,很快明白过来,赶紧回话:“放心,秦王,谁再敢嚷嚷,杀无赦!”
  说完后,易荣扭头对着其他的土匪大喊:“注意安静,谁敢乱嚷嚷,杀无赦!追!”
  虽然易荣喊的不伦不类,但是其他的土匪也明白他的意思,于是又开始向前追。
  “别追了,前面没有,回吧。”李世民没有想到,易荣这么雷厉风行,说追就追。不过,他早就判断出这些人暴露后,不可能追上单雄信。刚才他还计划演戏,追一下,可是听到易荣喊那么大声,他一点都不想再追了。有这工夫,还不如返回睡觉。
  “不追了?”易荣没有想到李世民竟然不让追。如果不是他知道唐军和瓦岗军有仇,他真要怀疑李世民的动机。只是他不明白为什么不追,难道单雄信在另一条山路?
  “对!不追了。”说着李世民就带着李元霸他们想回返,他不想给易荣解释,他没有资格听他的解释。
  看到李世民他们已经向回走,易荣愣了一下,也带着自己手下的土匪向回返。
  当李世民他们碰到熊阔海后,听到熊阔海被单雄信他们打败后,易荣这些土匪十分震惊。这一晚上发生的事,比他们以前几十年经过的事都神奇。瓦岗军几个人就能从几千人的金顶寨逃脱;李世民竟然知道单雄信他们在另外一条山里;自家的寨主竟然败在了瓦岗军手中。
  易荣这时候不知道是该惋惜还是该庆幸。他似乎失去了报仇的机会,但如果他在另一条山路话,是不是说他就追上了单雄信,不过恐怕不仅报不了仇,很可能会被杀死。接着他们又想起李世民,他刚才就断定他们追不上单雄信,难道说他未卜先知?
  既然他知道单雄信他们在另外一条路,为什么他不去那条路呢?
  

Ps:书友们,我是老山头之汗,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