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要成为超级佣兵王 > 47

  阿尔杰在外面真可以说是度日如年,不!是简直是度秒如年啊!一刻也不愿意呆下去了。他直想给自己两个巴掌,来抽烂了这张破嘴,要不是这张破嘴怎么能让老麦基和克格进屋去,而把自己孤孤单单的留下来呢?
  桌子旁另外两名中年的女人,根本就是沉默如水,泛不起一点点的微澜,让三人的气氛异常紧张。阿尔杰千想万盼,就是希望那克格和老麦基如同救世主那样的出现,让自己可以缓下这口气。
  就在他正胡思乱想的时候,门终于“咣当”一声被推开了。
  阿尔杰无尽的盼望得到了回报,克格与老麦基出来了!终于出来了!
  情绪激动之下,他立刻站起身来,想上前去迎接两人,当然主要的目是想借机离开桌旁的蜜拉贝儿和梅薇思,哪怕再坐下时稍微换个位置也好,要不然在对方的沉闷和异样中快要窒息过去了。
  愿望是不错的!动作也算比较迅速!不过——他还是又坐了回去,快速走过来的老麦基,用他那粗糙有力的大手按在他肩膀上,硬生生的把他又按坐回去。
  “你小子也学会客气了?坐下!坐下!咱们接着喝!”老麦基的手并没有离开他的肩膀,轻轻的拍着他,一双老眼里那惊喜的神情依然没有退尽,眼眶上还有泪涌过的痕迹,用发自肺腑的声音哽咽着说道:“阿尔杰!今天是你大叔我这一生中最高兴的时候呀!多年以来的夙愿终于完成了!你难道不为你老麦基大叔我高兴吗?来!陪着克格先生不醉不休!”
  老麦基年纪虽然不小,但也尽显老当益壮的豪迈之情,“当”的一声,将酒杯放在了桌子上,扯着嗓子向阿尔杰吼道:“给我满上!”
  “我……”阿尔杰的愿望还未曾实现,便想要再找个理由暂时离开一会,但嘴中刚刚吐出一个字,老麦基已经兴冲冲的呵斥道:“我什么我!快端起杯来,陪我一起敬克格先生一杯!”
  克格知道老麦基是真心的尊敬和感激自己,所以对他称呼上所带出的敬重也就没必要较真了,那样就显得太虚伪了,只能听之任之随他的便了。不过他也怕自己酒醉误事,毕竟身处异地,应该保持基本的警惕,当然自己还有两个同伴——蜜拉贝儿和梅薇思,但蜜拉贝儿的警惕性相当于没有,而梅薇思……则是应该被警惕的对象之一啊!
  一杯酒又被斟的满满当当,老麦基双手捧杯已在半空之中,眼中的真诚让克格根本无法拒绝,只能无奈的端起身前的酒杯,轻轻的抿了一口,但见老麦基一仰脖将杯中酒一扫而尽,显露出畅快的神情来,看来心事去了,喝什么东西——都是甜的了!
  阿尔杰则是无奈之极,但也只能响应老麦基的举动,跟随在后向对面的克格遥遥一敬,闷闷的将酒喝下,情绪中略带着些赌气和无法发泄,可是这又有什么办法呢?还是只能坐在蜜拉贝儿的旁边,还是继续欣赏她那如妖似怪的表情!
  雨依旧在下,风依然很大,飘撒的雨幕被风推搡着向煅造房中倾斜而至,夹杂着土水相交的潮腥气味,与空间中四处荡漾。铁炉的炉火忽闪着炙热的红舌,裹携着热浪向棚顶冲去,但气势受到了潮气的影响,半死不活的坚持到半空便又回复于炉镗之中。
  偶尔间风势强劲一些,中间夹裹几颗晶透的雨粒横掠过炉火上空,火焰立刻便把暴怒的小脾气尽情挥洒出来,晃动着焰身,将悬空的雨粒直接化做一团水气,顺势蒸腾着向屋顶冲去,但只是刚刚能抚动屋顶陈年的灰土,便随即消失无痕。
  蜜拉贝儿用小手托着圆润的下巴凝望这一过程,愣愣的发着呆,饭她已经吃饱了,味道感觉很不错,尤其是那一盆的兽肉,也不知是用什么野兽做的,相当的好吃。
  桌子上那三个人还在继续,这让她有一点的烦燥。可以看出来,克格和老麦基与阿尔杰喝的真是畅快淋漓,一个个脸上油光闪闪,看不清是汗水还是分泌出来的油脂,总之在炉火的映射下红光满面,说不出的精神焕发。
  她不知道克格是真心的高兴,还是在那里虚张声势的应付,她看不出来也看不透,从相识开始,她与克格在心机上面相比就显示出不足来,而且相差甚远!哼!反正这贼小子一肚子的坏心眼,稍微不小心,连被卖了都会帮他数钱的,不过他对自己……哼!反正是不如哥哥好!
  还有那个老麦基和阿尔杰也不招人喜欢啊!一个又老又丑又脏,一个看自己的眼光别别扭扭,也只有那贼小子才能和他们处在一起,还喝的这样的开心,平常还吹嘘自己有贵族的血统呢,现脚都蹬到了凳子上,这…这成什么样子呀!太不雅观哩!嘁~!蜜拉贝儿呆滞的想着心事,手托着下巴一动也不动,她没看到梅薇思正在打量着她。
  梅薇思的确在偷偷的看着她,但不仅是只打量她一个人,而是冷眼旁观桌上所有人的神态,细细的揣摩,揣摩蜜拉贝儿和克格到底是什么关系?揣摩老麦基得到什么样的秘技才能这样喜笑颜开?揣摩阿尔杰到底是个什么样的身份,为什么会为老麦基这样的拼命呢?
  看着这几个人的神态,她心中平静如常,不悲也不喜。最近经历了太多太多的危险和委屈,还差点失身于那些蠢笨的盗贼手中,这已经能让自己在面对突然而来的危险时,多了一份镇定和平稳的心态。当然其中也不乏自己坚定信念的支撑!不!应该是命运还在眷顾于自己,在最关键的时刻,命运借助这名叫蜜拉贝儿的女孩之手挽救了自己,感谢苍天啊!
  当然对于这身材傲骄的女孩子,自己心中还是十分感激的,也可以看出她是个简单而直白的人,说不好听一点就是没有什么脑子,但那个叫克格的落魄贵族就不一样了,自己看不透他!所以在内心深处隐藏了一点点的戒心,不知道这两位自称佣兵的年青人到底是什么样的来历。
  那一天刚刚被救下来之后,对方看自己的眼神就有些异常和飘忽,也可能是露出了什么破绽,让他怀疑起自己的身份来。当然这是可以理解的,自己不也是深惧戒心吗?虽然现在大陆上相对平稳,但已现了乱世的征兆,人心险恶不得不防啊!而且自己还有那么大的一个秘密在心中隐藏着……
  想到心中的秘密,梅薇思心头一阵的火热,禁不住将手抚摸在了颈下的项链上,它触感温润顺滑细腻入骨,而且就安安稳稳、完完好好的挂在那里!这也是自己最大的希望啊!项链是从巨石墓场里历经千辛万苦才带出来的,价值并不在于它的本身,而是它里面藏着用六个人的生命换回来的惊天大秘密呀!
  想到其中隐藏的秘密,梅薇思脸上泛起了两坨不正常的红晕,鼻翼也微微的扩张,小巧的鼻尖上渗出了一层密密的汗渍,心情异常之下,有些担心的向四周看去,却豁然的发现——克格正在注视着自己微微的笑着。
  “砰!砰!砰”心脏激烈的跳动起来,有一种心事被窥现的感觉直袭梅薇思的思海,她略作镇定,不自然的回视了一笑,抚摸在项链上的手向上抬起,顺势轻掠过发梢,将一缕凌乱的秀发揽于耳后。
  克格心头暗“哼”一声,脸上却不露半点不悦的神色,扭过头与已经醉意盎然的老麦基轻轻一碰手中的酒杯,将酒放在唇边轻轻一抿,随即放在桌子上,也不管老麦基“滋溜”一声将酒全部干了,只是自顾自夹了一口兽肉扔到嘴里,在心中却暗暗的腹诽到:“摸着脖子都能这样的陶醉?女人啊!都是不可理喻的呀!”
  梅薇思可不知这小子这种龌龊的想法,她的心还在剧烈跳动着,无法平息下来,直到在隐约中发现对方早已经不在注视自己,才慢慢出了一口长气。但在心里却更加的提防起克格来,也有些踌躇不知所以。
  她的目的地是布雷尔,与两人同行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路途上危险太多,多一个人结伴就多了一份安全的保证。而且看这个克格的经验不是一般的丰富,实在是能为三人的前行减少许多不必要的麻烦。但如果他太注意自己的话,那是不是……想另外的办法或者独立赶路呢?真是的!有点麻烦啊!
  密拉贝儿早就回过神来了,她实在是忍耐不住了,看着克格那嚼动的下巴,满是油光的嘴唇,一团怒火不断的在心头燃烧着,恨不得立刻跳到桌子上,指着那小子的鼻子痛骂一顿,以解他在那里吃喝让自己等待的仇恨。但自己怎么着也是个淑女呀!还是要脸面的呦!哎!这小子真是让人恨的牙根痒痒呀!
  忍到忍无可忍就无需再忍!蜜拉贝儿终于暴发了!不过……她也只能是装做淑女的样子,轻轻的问了一声:“克格!明天咱们还赶路吗?”
  阿尔杰感到一阵恶寒迎面扑来,让他机灵灵打了个冷战,屁股差一点离座而起,用尽了全身的力量,才硬是让自己重新坐稳,没有闹出什么笑话来。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想要平复一下被惊悚震动的心,但随之而来的却是雨土相交的土腥味和淡淡的骚臭!
  一阵呕吐感猛烈侵袭过来,翻滚不停的胃直接将吃下去的食物奔腾涌向咽喉,但被他以坚忍不拔的毅力强忍住了!脑海中却出现了三个字无论如何也挥之不去!
  妖孽啊!
  “明天还要赶路吗?”克格耳边回荡蜜拉贝儿的问话,他没有去回答她,却把目光凝聚在了煅造房外的雨幕中。
  外面风雨依旧,没有一丝要停下来的征兆,看样子还要持续的暴虐下去,至于明天的天气到底会是什么样,谁也说不清楚,因为布雷尔的天根本就是反复无常难以捉摸。
  哪怕明早雨过天晴艳阳高照,这一夜的降雨也会让驿路上充满了泥泞和积水,大大的增加路途上难以描述的艰辛,当然这场暴雨的突然到来和疯狂肆虐无疑也让克格在心中充满了无奈和担忧。
  镇子里现在并不是很安全,他并没有忘记,还有三名红胡子的盗贼在镇上的酒馆中,而且无法预料这三名盗贼的目的地是不是这座达灵顿小镇,或是另有其它的目标,但总之身边有梅薇思跟着,就增加被对方认出来的可能性,一旦被对方认出来,从双方实力上的对比来说,事情就相当难处理了,运气再好也一定会出现伤亡!
  克格可不希望伤亡的是自己,所以这场暴雨将自己一行人阻拦在这里并不是什么好事呀!而且以他对梅薇思的观察来说,这个少女也是个有故事的人啊……
  如此一来,不管是从内部还是外在,都有一个极其不安定的因素在发挥着作用,那就是——梅薇思的存在!
  可是现在如何才能甩脱这个包袱呢?想到这里克格忍不住斜斜的打量了梅薇思一眼,对方的注意力也被蜜拉贝儿那句话所牵动,目光呆滞的看着外面漆黑的雨夜,如同一座雕像静止不动,对克格的注视根本无动于衷。
  “你乱看什么呢?我在问你问题哩!你怎么不回答我啊!”蜜拉贝儿见这贼小子不理自己,反而去看梅薇思,立刻就嗔怪着说道。
  “呃!”克格这才发现竟然把思绪转移到了梅薇思的身上,根本忘记了自己思考的初衷,结果被蜜拉贝儿抓了住破绽,直接的问责起来。克格可不想让她再说出些什么不妥当的话出来,那样当着老麦基和阿尔杰自己面子上可是不好看啊!
  所以克格用手摸了摸光秃的下巴,脸露愁苦的立刻回答道:“不好说呀!要是雨还是这样大的话,估计明天也走不了!只能在这镇上找间旅店先住下来,看天气的情况在做准备了!”

Ps:书友们,我是阿联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