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系统异界加载中 > 第一百七十章 安瑾又有孩子了!
    当妖刀姬手中力量,再加几分之时,那个精灵的身体,直接紧贴在了地面上,嘴里更是忍不住发出痛苦的哀嚎声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
  
      妖刀姬耳边听着精灵的哀嚎后,她那冷俏的脸蛋,唇角轻轻上扬,显然此刻她非常的愉悦。
  
      她要的就是这个!
  
      她要的就是让对手在绝望中、哀嚎中、痛呼声中,慢慢的死去。
  
      此刻,那个精灵的眼神里的神采已经逐渐的黯淡下去,她已经开始放弃抵抗了。
  
      没有人回来救她,没有人会来同情她。
  
      正如被她母亲抛弃般,她再次被她所谓的同伴给抛弃了。
  
      也不能这么说。
  
      或许,在她们的眼里,自己连同伴都算不上吧。
  
      真的好像在见一次母亲大人
  
      想到自己的母亲大人,那个精灵的眼睛里,流下的冰凉的液体缓缓从她光滑如玉的脸蛋上滑过。
  
      就在她将脑袋歪到别的地方去之时,她的双眼突然急剧放大,双唇微动道:“母亲大人!!!”
  
      只见她的视野中,安瑾骑着踏雪,从后方跑了过来,眨眼的功夫,便已经来到快要冲到她的面前。
  
      白狼看到后安瑾到来后,她忍不住,喊道:“父亲大人!”
  
      妖刀姬听到后,杀气一止。
  
      凝实的血刀瞬间消失,她的杀气犹如退潮的潮水般,缓缓的消失。
  
      安瑾望了望眼前的情况,他没有多废话什么,直截了当的问道:“濑樱呢?”
  
      白狼快速的说道:“还在前方。”
  
      安瑾点了点头,对着踏雪道:“走吧,踏雪!”
  
      踏雪点了点头,然后四蹄再次撒开,狂奔起来。
  
      而那个精灵看到安瑾要离开后,她突然猛地站起来,泪流满面的嘶吼道:“母亲大人!!!您,为什么不看我!!!”
  
      暗紫色的手掌猛地伸长,从妖刀姬一旁穿过去,朝着安瑾抓去。
  
      “你放肆!”2
  
      妖刀姬和白狼同时动怒了。
  
      在自己的面前,去偷袭自己的父亲大人,此刻,别说妖刀姬,就连白狼都有杀她的心了。
  
      安瑾感受着背后呼啸而来的袭击后,安瑾让踏雪停下后,随手一挥。
  
      一个犹如魔兽般,沙子化的兽爪和暗紫色手掌狠狠的碰撞在一起,产生惊天动地的爆炸。
  
      那个精灵,突然,慢慢的站了起来。
  
      当她抬起头之时,一对黑曜石般的双眼,此刻充满了无数的血丝,望着安瑾的眼神也是无尽的复杂情绪。
  
      有仇恨、有愤怒、有不解、有渴望、有眷恋
  
      如此多的复杂的情绪,如今竟然同时出现在一对眼睛之中,让一旁急于赶路的安瑾,也不由的暂时安抚下踏雪,冷漠的望着她道:“你想死吗?”
  
      那个精灵,看着安瑾犹如看陌生人一样的看着自己,她那张出尘脱俗的美丽的脸蛋,不由得开始扭曲起来,眼神里充斥着不解和伤心的大吼道:“为什么母亲大人会这么看着我!!!明明当初抛弃下我的是你!明明将我一个人丢在陌生的精灵森林的也是您。为什么,现在看我的眼神,却犹如陌生人一样,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安瑾听到后那个精灵的话,他不禁的皱起眉头道:“你认错人了,我不是你的母亲!”
  
      “父亲大人,这里交给我们把。我们会将冒犯您的家伙给,斩杀!”妖刀姬这个时候,面容凝肃起来道。
  
      白狼更是已经拈弓搭箭,瞄准那个精灵,一副蓄势待发的模样。
  
      安瑾对于不认识之人,当然不会多在意,点了点头,就准备离去。
  
      可是,那个精灵下一句,彻底让安瑾的身体停止在原地。
  
      “您若真的这么想杀我,为什么不亲自动手?您那永不熄灭的天照呢?您那可以创造出我,给予我灵魂的魂魂果实能力呢?您若是想要动手杀我,再将我们的灵魂给亲自抽取就是了!为什么不亲自动手?告诉我啊!!!还是说我连死在您的手上的资格,都没有!!!”
  
      天照!魂魂果实能力!
  
      听着这两个无比熟悉词语,安瑾整个身躯如遭雷击,双眼里充满了震动。
  
      为什么她会知道这两个,自己知道,但却没有的能力。
  
      天照还好说,毕竟,亚伯已经有了,暴风之寂众人都知道。
  
      但是,魂魂果实能力,自己可从来没有拥有过,应该说,除了他和四糸乃,就连暴风之寂的成员都不知道,为何她会知道。
  
      她,到底和我有什么关系!
  
      难道,自己在自己都不知道的情况,不知不觉得怀孕,生下了她?
  
      呸,老子是一个男的,怎么怀孕!
  
      而且,看她的样貌,应该是精灵族,难道自己酒后乱性,和一个精灵少女生下来的?
  
      也不对啊,我一共喝醉也没有几次,见过的精灵,更是没超过一只手的数目。
  
      安瑾越想越纠结,脸色也开始阴晴不定起来。
  
      直到被他收回到空间休息的萤草提醒他,奎濑樱的事后,安瑾才反应过来,自己现在干什么。
  
      就在安瑾刚准备走的时候,他突然注意到,那个精灵身上那突然暴涨的暗紫色气体,他犹豫了片刻,最后,朝着她伸出手道:“来吧,上来吧,我有事要问你。”
  
      那个精灵看到安瑾伸出手的瞬间,她感觉自己仿佛回数十年前,她刚出生时,眼前之人朝她伸出手,捏住她白嫩小手的模样。
  
      她的眼泪,忍不住潸然泪下,终于,终于,终于,再次可以见到您了母亲大人!
  
      她突然猛地奔跑向安瑾,在快要靠近安瑾之时,猛的一跃,一把搂抱住安瑾的颈脖,将小脑袋紧紧的埋入到安瑾的怀中,死死的锁住安瑾的颈脖,再也不肯松手。
  
      似乎害怕一松手,安瑾就会消失一样。
  
      安瑾突然奇怪的望着这个精灵一眼。在这个精灵扑上来的瞬间,他突然真的有感受到一股血脉相连的亲切感。
  
      要知道,就连安琳和他都没有这样的感觉!
  
      安瑾突然面色有些窘迫起来,难道,这精灵娃子,真是自己的孩子?
  
      那这么算起来,这精灵孩子这么大,自己到底什么时候生的呢?
  
      而,另一个让安瑾感觉惊奇的就是踏雪。
  
      在这个精灵上来的时候,踏雪除了一开始有着些许迟疑,但,终究,却迟迟没有暴动。
  
      这还是,踏雪第一次除了自己以外,这么认同一个人。
  
      话说,我为什么加个又?感谢:伤与泪的痕迹的打赏!

Ps:书友们,我是南小傲,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