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娇妃缠情:夫君坏坏,别乱来 > 第八百四十五章 惩罚
    “那你说来,我又做错什么了?”
  
      说话间奚络的双脚都已着地且偷偷挪出老远,大有一副宗褚要是说不出来立马就走人的架势。
  
      自是将奚络这些可爱的小动作皆尽揽入眼底,只是根本不怕她还能逃出自己的手掌心,宗褚佯装出一副受伤的模样,同时用指腹轻轻摩挲着她那惹人怜爱的的红唇。
  
      “城儿,想想自己难道没说错么,我们既已拜堂成亲了,你又怎么能一直用你、你、你的称呼我呢。”
  
      听完了宗褚的话,奚络不由得一愣,旋即涨红着一张脸憋了许久,是想要开口,但只是奇怪从前对着晏祥那么轻易便能出口的‘夫君’二字,对着眼前这个真正该拥有它的人反倒紧张了起来。
  
      “嗯?叫不叫?”
  
      纠结间,等不及的宗褚已经再次出声催促,倒是为气焰不足的奚络添了一把柴火。
  
      “夫君。”
  
      “唉,对了,夫人……”
  
      “不许亲我了!”
  
      不知何时怀中的小人竟有了警惕性,在自己靠过去就直接将那双小嘴给捂住了,宗褚微微一愣,语塞中一阵失笑。
  
      “好好好,全听夫人的,为夫再不亲你了,夫人先吃饭,等吃完了饭,才有力气与我……”
  
      说到这里宗褚便止住了话头,但连目光都透着不怀好意的意味。
  
      “呵呵,当然了,没事的城儿,只要我允许,你想吃就吃,没有人敢来指责你,别害怕。”
  
      随着宗褚的话语落地,奚络立马羞愧的将头撇过去,全因他连这样的话都能说出一股浓厚的霸道味道,但仔细一想,还挺让人窝心的。
  
      “城儿,你在偷笑?”
  
      “哪有?”
  
      毫不犹豫的一口否辩,奚络几乎是在下一秒便立马拉下了嘴角,却猝不及防的被低笑着的宗褚一把抱在怀中,唇齿与他微凉的薄唇相对,口中的责骂被他吻到支离破碎……
  
      一阵快要叫人呼吸不过来的缠绵缱绻过后,奚络的食指无意识的在宗褚火红衣袍上画着圈圈,缓冲了半晌,才抬起眼茫然地望着他。
  
      “你这样一直陪着我……真的可以吗?”
  
      印象中,好像别的新娘都要等到晚上才能盼来新郎官,怎么一到自己这里,他就什么礼数都不做了,且不要说宾客了,就连父母都没招待一下……
  
      与面露疑惑的奚络相反,宗褚是不由自主的会心一笑。
  
      “呵呵,放心吧城儿,他们皆是我的老熟人,听我说我的娇妻不耐独守空房,自是不会怪我,还不忘嘱咐我要快快来陪你呢。”
  
      随着宗褚性感的薄唇上下合闭,奚络犹如此刻被五雷轰顶,想到在场宾客几乎都是那些爷爷辈的贵人,一时又惊又惧又羞愤,撒泼似的跺了跺脚。
  
      “你、你这个人怎么这样啊!你这样和他们说,他们岂不是要把我当做那种……当做那种不好的女子了?”
  
      说完奚络恨恨的起身奔至床榻前一屁股坐下,任凭紧随而来的宗褚怎样柔声蜜语的哄劝,都未曾吭出一声气。
  
      “城儿?城儿,好了好了,我的好城儿,我适才只是想逗逗你,并没有这样和他们说过的,你消消气,别不理我了行不行,你乖,转过来看我一眼好吗?”
  
      有些受不了被宗褚这样轻轻的摇晃臂膀,默默回味着他的话,奚络别扭的转过身去。但见他双眼一眯,嘴角一咧,全然不复先前那副可怜模样,几乎是破涕为欢。顿时有些于心不忍,面上却毫不显露的嘟起了嘴。
  
      “哼,要想我理你可以,但你以后可不许再这样逗我了!”
  
      “好!”
  
      但见宗褚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应下,旋即便扬起笑脸围绕在自己身边,奚络一扫心中的那点点委屈,面上却依旧不冷不热的应对着他。
  
      只是与他相聚,时光也仿佛加快流逝,期间果真没有半个人来打扰,被宗褚乐此不疲的欺负了一个下午,几次羞到将头埋进被窝里,听得他一番说的特别好听的低哄,才与变回一本正经的他一同吃过了晚饭。奚络正襟危坐的瞪着大眼,眼见两侧烛火开始忽闪忽灭,都快燃尽,愈渐往那令人紧张的黑夜靠近……
  
      眼前之人仿佛化身为狼,黝黑的瞳孔都闪烁着危险的光芒。
  
      “城儿……”
  
      “城儿,你也该知道的,我忍了很久了……”
  
      话语间已被他不由分说的一把打横抱起,几步颠至床边,被他小小翼翼的放好,奚络已然羞愧到没法出言,受不了那灼热的视线慌忙撇过头去。这样的乖巧顺从,哪怕她不出声,都令欲火焚身的宗褚更加猴急,情迷意乱的吻上她有些闪躲的小嘴,粗粝大掌亦不老实的向下划去……
  
      “唔嗯!……”
  
      抗拒的夹紧了双腿,奚络被从未有过的陌生情愫弄到呜咽一声,但双目迷离间仍匆忙伸手抵住了宗褚不住往自己颈间蹭过来的脑袋,示意般的冲帐外飞去了一眼,又重新将涣散的目光摆在他的脸上。
  
      “蜡烛……”
  
      险些被身下小脸通红的奚络那双烟视媚行的大眼勾去了魂,听得她这样祈求,宗褚的动作虽是一顿,可哪有空去管其它事物,安慰似的亲上她的脸颊。
  
      “城儿,没事的,今夜不会再有人来打扰我们了,我们不要管它……”
  
      “啊,你先别呀,可是有光我会害羞,别、别碰我,你去吹熄它……去、去嘛,不然我就、啊~我就,哎呀!你就快去嘛……”
  
      “好,好……”
  
      哪里受得了身下之人开始似嗔非嗔的撒娇,宗褚连忙求饶,幸福不已的扬起嘴角,不要说吹个蜡烛,此时哪怕是她向自己要天上的月亮,都会连眼皮都不眨一下,立即给她摘下来……
  
      挥了挥袖,无形的掌风立马吹灭了本就快消弭的火舌,屋内骤然一暗,但在黑暗中依旧能看清眼前小人儿娇羞的模样,宗褚的心神一阵荡漾,轻抚着她如玉般光滑温热的脸颊,视线不自觉的向下移,将她的美好一览无遗,不可避免的吞了吞口水。
  
      “城儿,那我来了……”
  
      “嗯……”

Ps:书友们,我是水上漂的龟,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