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西域孤马 > 第三十九章:一位老前辈的故事 一

  接着,辰弈把他们目前知道的信息从头到尾的详细给荼川解释了一遍。
  荼川听完恍然大悟,然后一脸认真的问到:“那你们墙破得怎么样了?”
  “呃呃……这个……这个……”辰弈挠挠头,无奈到:“我们试了几十次了,这墙太结实了,我们一点破绽都弄不出来。”
  荼川听完,居然没有笑话他们,而是低头在思考什么。
  顾域看他们不死心,好心劝解到:“那个墙是用一种古老的玄铁做的,坚固无比,劈不开的。”
  荼川听完,看着顾域,“你怎么知道?”因为那个墙就这样立在他们面前,凭她多年江湖经验也看不出来是什么做的,再加上它又发光,更让人看不真切了。
  “是呀,你怎么知道这么多?”段碣也反应过来,顾域对这个圆台似乎非常了解。不仅知道这里有冰火层,还知道这些移动的墙,连什么材质都清楚。
  顾域似乎也没有想到大家会突然把重点放在这个上面来,惊讶之余,平静的解释到:“这些都是一个老前辈告诉我的,不过他也只告诉我这么多了。”
  “原来是这样,”段碣惊叹到,难怪他知道这些。
  “那老前辈有没有告诉你他等了多久?后面呢?”白羽追问到。
  顾域看看白羽,随后目光不经意的落到荼川头上,“没有后面了,因为老前辈并没有等到出口。”语气终于有了一丝不易察觉的起伏。
  众人听完倒吸一口气,异口同声到“那他……”
  顾域自然是知道他们想问什么的,这个圆台下来就千辛万苦了,要重新回去,那是不能想象的。既然那个老前辈将这些告诉了自己,就说明老前辈从这里出去了。顾域知道,他们想问那个老前辈怎么出去的,可是……
  想到那位老前辈,顾域不仅有些失神,荼川伸出手在他眼前晃了晃。顾域回过神来,看着荼川,看了一会儿收回目光,沉思良久。然后,开始讲述那个老前辈的故事:
  他们出发时一共是三个人,而且是同门师兄弟,其中两人还是同乡。先前的一切都算顺利,只是来到这圆台后,他们才认识到什么叫危险。三个人,穿过冰火层的时候……一死两伤。
  受伤的那两个人是同乡的两个,当他们发现无路可走的时候,已经腾不出时间来悲伤。可是他们并不打算就这样认输,他们相信一定有什么机关,所以就在墙上到处摸索。一番探索后,他们发现这墙是在移动的。尽管如此,他们也不得不承认,还是出不去。
  被困七天后,绝望慢慢笼罩着他们,他们一点干粮都不剩了。又过了几天,饥饿侵蚀着他们的每一根神经,他们又饿又绝望。
  就在他们准备等死的时候,他们突然在墙上发现了一束光芒,跟墙上发的光不一样,他们知道那是从外面透进来的。两人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凑近去看,那是一条缝隙,并且慢慢的在变宽,两人喜出望外,可是当它宽到足以容下一条手臂的时候又开始变窄了。
  两人见状,拼命的想去阻止,可是并没有成功,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缝隙完全消失。不过他们从这里看到了希望,他们知道原来这个墙是有三层,而且每层都有门,他们相信,只要三道门重合他们就能出去了。
  可是,冷静下来,又有难题摆在他们面前,他们已经饿到极致了,毕竟那点干粮根本无法为他们提供这么长久的体能消耗。没看到缝隙前还好,可是现在希望就摆在他们面前,他们不甘心就这样死去。
  在希望面前,他们做了自己最不想做的事儿,因为他们已经失去理智了,只想活下去,只想等待希望下一次来临。
  于是……
  他们像猛兽一样扑向了死去同门的尸体,由于这个圆台下面挺冰凉的,同门的尸体并没有腐烂,不过也有一些恶臭了。可是,这两人已经饿红了眼,根本管不了那么多。
  饱餐一顿后,两人看着被扯得乱七八糟的同门,都哭了,可是哭过之后,眼神就开始变得冷漠了。
  有了第一次自然有第二次,靠着同门的尸骨,他们撑了一个月,这一个月中裂缝又出现了几次,而且每次出现都是不固定的时间,连缝隙的大小都不固定,不过都不大,至少不能让他们出去。
  这个时候两人都很害怕,因为同门的尸体已经连骨头都不剩,最主要的还是他们现在都失去了理性。两人都警惕的拉开了距离,虽然他们都不想这样做,可是人被逼到绝境是会被逼疯的,他们怕死亡的恐惧会让他们自相残杀。
  两人稍微冷静下来后,开始了交谈,他们知道自己撑不到洞口出现的那一天了,与其等死还不如拼一把。
  于是两人准备拼一把按原路返回。
  顾域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看了看几个人,跟自己当初听到的时候反应一样,都震惊得说不出话来。然后继续讲到:
  可是,这个决定并不简单!想要从这里上去,光是体能这一块他们连爬上去的力气都没有,更何况还有冰火层。
  所以,他们失败了,在第三层就挺不住了,两人纷纷摔了下来,两个人更绝望了,因为他们唯一的期望失败了。现在他们要么等死,要么等待奇迹。
  这个时候,两人中一入开口说话了
  “师兄,有一件事我想是时候告诉你了。”那人用手勉强撑起自己的身子,使自己看起来严肃点。
  听者疑惑的看着他,示意他接着说。
  “其实,你出去拜师学艺那一年,你妻子已经怀孕三个月了。”
  “你说……什么?”听到这句话明显受了很大的刺激。
  “半年后,生下一个小子,很健康,母子平安。”那人没理会听者的反应,接着说完“他们之所以没有通知你,是希望你能安心学艺,将来成为顶天立地的好男儿。”
  听者已经不知道该用什么来表达自己的心情了,“原来……我有儿子……”
  “是呀,你有一个儿子,估计现在已经三四岁了。”苦笑着说完,他用尽全力使自己坐正,“我撑不下去了,要先走一步了,告诉你这个只是希望你安心。”说完,他目光可是变得迷离,似乎在看向什么地方。最后,他笑了,一边笑着,一边举起手中的剑,抹脖子自尽了。
  “师弟!”听者还来不及反应,那位被他唤作师弟的已经断气了。

Ps:书友们,我是影洛无汐,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