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遵命,女王陛下! > 第三百八十一章 棘手的老家伙
如果角色对调,我站在吃瓜的立场会怎么反应?依时下大学生看热闹不嫌事大,事小能搞大就绝不犹豫的性子,不挑衅还等着过年啊?
  
  汽水瓶,暖水瓶,甚至旁边的花瓶立即从四方八面朝这边扔来,我真的很想知道这帮货平时提个暖水瓶上九楼都喊累死的,怎么说搬就搬起那些花瓶呢?
  
  要知道咱们西北大的传统就是大,不只是校园面积大,摆饰也大,用校长的话说,不弄大些会显得咱们学校荒凉,吸引不了投资……总之,那个半人高的花瓶,让我举起来那也是相当有难度的。
  
  按例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场面混乱起来,护送……不是,是监视我的人面对这忽如其来的一幕有些反应不及,在我身边的人被冲散了。
  
  这样的空隙稍瞬即逝,怎能不把握?我立即猫着腰躲进人群里快速往考古系地下室走去,而那些吃瓜众也没有让我失望,失去了集火目标的他们开启了无差别乱砸,为何会这样?两个字无聊,四个字,闲的蛋疼。
  
  我顺利地挤到考古系的门前,也顺利地打开门钻了进去,快步越过地下室那几道栅栏再次来到这个该死的地方,那种唏嘘何人能懂?
  
  老实讲这是一切故事的开始,要不是那天我鬼使神差地来到这里和那死老头碰头,我现在又在哪里呢?大概是一边做兼职,一边哭爷爷求粑粑的找考古所求挂名吧?又或者去头悬梁锥刺股地起考那渺茫的研究生之路?
  
  那与女神的误会一定不会解开,我们就像两条直线,于西北大交叉然后就彼此分开,再无交集,她也许就此成了齐家的媳妇?
  
  而那美得倾国倾城,闭月羞花沉鱼落雁的死丫头,绝世容颜谁人知?就此躺在聚魂瓶里面,永世不见天日,找到肉身复活的念头也就此在时间的长河里面泯灭,也许在死老头也就是我师傅走后,会在某个回收站被当成不可燃垃圾处理掉吧……
  
  看着这个依旧阴寒刺骨,处处透着诡异气息的地下室我不禁有些恍惚,我立即敲响了聚魂瓶。
  
  不到半分钟后,空无一人的地下室内,栏杆被踢倒,响起了一阵错落急促的脚步声,洪浩扯着嗓门,气急败坏道,“莫文,你跑不掉的,赶紧出来!”
  
  “跑?”我耸耸肩故作无奈地拍着那张奇怪的椅子道,“我为何要跑?洪主管,你眼睛是不是有毛病啊?劝你还是赶紧去看一下最好。”
  
  这话中的刺明显得让人不忍直视,正常人一定会怒吧?可是洪浩不单止没有怒,反而满脸……满脸像绽放的向日葵一样,笑得十分夸张,他一步并两步跑过来,拍着我的肩膀问,“就是它么?怎么看着像……”
  
  “理发店那种东西吧?”我果断拍掉他的桌子,一脸厌恶地推开了几步,“你见过石头材质的这种椅子?你看看这里,”说着,我把藏在椅子背后的那面罩给拨到前面来,“你们可以用碳十四化验它的年代,预先提醒你们,别对数值感到太惊讶就不相信,这个世界很大,很多事情超出咱们凡人的认识,不足为奇。”
  
  也不知道洪浩有没有把我的话听进耳里,这货只管围着那椅子转来转去,半响才回头问我,你不是从这玩意上看到一些远古的图像吗?来来来,怎么弄?
  
  “你怕是用不了,”我瞥了眼走进来的白长云,指指他道,“他大概可以,实力配得上位置的话。”
  
  以前没想明白,后来我想过为何这些东西用灵力可以短时间发动,大概是因为那个不靠谱的星灵人工程师选择了山根作为能源吧,要知道山根乃汇聚灵山大川的灵气而成,人也是天地间能感觉,运用灵气的炉子。
  
  “白道长,你过来试试,”洪浩朝白长云招了招手,那副急不可耐的样子就像已经升职了一样,忽然他好像想到了什么,脸色陡然一变,“你,你是说这东西要那什么鬼灵力才能动?”
  
  “当然了,我可是诚实热心的好男儿,”补刀什么的最好玩了,现在你知道怕了吧?你把这事情报上去,不给上面那些专业的大佬们打脸我名字倒过来跟你写,又如何?
  
  “刚才,我察觉到一股异常巨大的灵力,”白长云信步由缰走近那椅子,手抚着椅背,却没有坐上去的意思,“莫文小子,你刻意隐藏自己的实力,所求何如?”
  
  白长云的话,让蹲在椅子边一脸痴呆的洪浩一愣,他马上看向我,如果我的回答有什么漏洞,恐怕实验室的大门我永远就走不出去了,“这是个误会?我管这种事情的是灵力的波动,你知道灵力的大小变化,就如同早晨的必起,你控制不了的吧?时间短强度高,这是……哦,不好意思,望了白先生你是个道长!”
  
  “别跟我耍嘴皮子,你……”白长云脸色冷峻,盯着我的眼睛一眨不眨的如同一根钉子,忽然爆喝一声,“道不同,不相为谋!”
  
  这声音极大,阵像也大,竟然震得我双眼看东西都有点重影,甚至还将墙壁上的尘埃震落了不少……他这一吼,绝对是用上了灵力的!
  
  老家伙,踩你尾巴了?竟然敢偷袭朕!
  
  “此乃我西北大考古重地,严谨喧哗,”我也立即运气了灵气,气走丹田运转起小宇宙,那已经在溃散边缘的神志才好不容易拉了回来,“我说,洪主管,东西到手了这是要灭口的节奏么?”
  
  “说什么呢?”洪浩马上走过来挡在我和白长云中间,“误会,这是误会,咱们做人行事讲究一个信字,说是伙伴,就不会背后亮刀子,白道长你是不是有点过敏了?”
  
  “就是说呀!”我艰难地咽了一把口水,特么的这老家伙真不是盖的,刚才拿聚魂瓶出来的时候,小曼却是出来了一小会,想不到就被他的狗鼻子闻到了,看来这货还真有点道行,这就棘手了。
  
  (.=)

Ps:书友们,我是莫文,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