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婚婚独宠总裁快走开 > 358
    “就是。你们没看她现在天天跟朵依粘的有多紧,估计朵依还不知道人家在觊觎她老公呢?”
  
      “哎!真是替朵依不值,不要到时候老公被她给翘走了,她连哭的地方都没有。”
  
      “越说越过分了啊?就她那种生过孩子的残花败柳,苏总会看上她?”
  
      这个人说的是最过分的,还好意思说别人过分。去你妈的你才是残花败柳。
  
      苏欣欣捏着杯子的手青筋暴露,显然是气的不轻。
  
      这些人怎么能吃的她的东西,还能欣安理得的诋毁她。
  
      这都还不算完,还有更难听的。
  
      “你们看她成天穿的那么高档,简直就是个移动的奢侈品衣架,就她那点工资恐怕连个纽扣都买不起吧?也不知道她在哪里买的高仿,仿的跟真的一样。”
  
      这个人声音不屑加嫉妒。
  
      苏欣欣想笑,什么叫仿的跟真的一样,明明就是真的好伐。
  
      “不过佛靠金装人靠衣装。人家虽然穿的是假货,也能穿出真货的气质来。就你们这样的穿的出来吗?”
  
      “谁有她能装啊?这间办公室她轮装逼第二,没人敢认第一。”
  
      苏欣欣没欣思再听下去,纯粹是找虐。这都妮玛都是些什么人啊?
  
      苏欣欣突然有点灰欣,一点上班的兴致都提不起来。反正都被记旷工了,还上个屁的班。提了包起来直接走人了。她接儿子去。
  
      倒是葱油饼妹对她请的东西不感兴趣,就没过去休息室。这会儿看她提着包要走,匆匆看了眼自己电脑上显示的时间,离下班还有一个小时:“你要走啊?这还没下班呢?”
  
      “不上了,反正都被记旷工了……”苏欣欣潇洒的把宝宝往身后一甩冲她挥挥手。
  
      去幼儿园接苏小满,却被告知苏小满已经被爷爷接走了。
  
      苏欣欣才想起今天是星期五,幼儿园会提前1个小时放学。
  
      既然人都被接走了,她也没什么事情了。
  
      只能一个人漫无目的在街上乱逛。逛着逛着就进了童话,她郁闷她需要发泄一下。
  
      要了个大包间,她决定去高歌一曲再回家去。
  
      因为薛璐住进了乔园,为了大家不尴尬她就尽量错开能够碰上薛璐的时间。虽然对薛璐是自己高中同学这件事情没什么印象了,但他们年纪相当,一个嫁的是儿子,一个嫁的是老子。
  
      还真有点那什么?
  
      都说酒入愁肠愁更愁,苏欣欣算是见识到了,她一个人都喝了一打啤酒了,除了跑了几次厕所以外,她居然一点醉意都没有。
  
      要不是杯子中的百威还有点酒的味道,她都要怀疑童话这个最高档的夜场会卖假酒。
  
      大约晚上九点的时候有个帅哥服务员进来问她要不要续费,苏欣欣豪爽的塞给他一叠钱让他去续费了。
  
      服务员拿着钱回了前台告知前台经理:“那位小姐说她还要续费。”
  
      他们这里是高档会所,不是一般人来的起的,而且那位小姐出手阔错,一上来就要了顶级包厢。
  
      但是现在这个要进场的客人他也同样得罪不起啊?
  
      经理为难的对亲自过来定包厢的戴莫说:“戴先生,不好意思。刚刚那位小姐说要续费。”
  
      戴莫眉头皱了皱,乔北辰要招待客人,点名要最大最豪华的。他办不成怎么能称得上是他的顶级管家。
  
      “这样?我去和那位小姐协商一下。”戴莫也不为难工作人员,说完这句话,他就直接去了顶级包间所在的楼层。
  
      这一整层就是一个包间。
  
      戴莫下来电梯推开包间的门,便听到里面高山流水的声音在空旷的包厢里面流淌。正对着大门的沙发上斜靠着一个人。
  
      这谁啊?这么有情调跑到这种地方来听高山流水。
  
      戴莫走过去,待她看清楚沙发上,半睁着眼睛,正在不停地喝酒的苏欣欣时,整个人都要不好了。
  
      她怎么会在这里?她不会就是工作人员口中所说的那位小姐吧?
  
      “夫人!”毕恭毕敬的问候。
  
      苏欣欣看他一眼,你谁啊?的表情。
  
      “你认识我?我不叫夫人。我叫苏欣欣。你是来问我续不续费的吗?我续。”苏欣欣说着把自己背的包包从沙发上面拖过来,伸手进去拿出钱包。
  
      戴莫扫了眼茶几上乱七八在的空酒瓶,不知道她是真的醉了还是只是借酒装疯。
  
      “夫人!我先送你回去吧?”
  
      她这个状态要是被会长看到,又会是一场世界大战吧?虽然他们还没有战过。
  
      “你谁呀?”苏欣欣打开他伸过来搀扶的手,从包里拿出钱夹随手抽了张银行卡出来:“拿去刷,没有密码……”
  
      苏欣欣报了六个数字。
  
      戴莫对她简直是无语了,接过他的银行卡。抹了把脑门上根本就不存在的冷汗。
  
      看来是劝不动这位祖宗挪位置了。他把苏欣欣给的银行卡收好出来对守在门口的服务员说:“你进去清理一下。”
  
      然后从怀里拿出一张单子递给那个跟上来的前台经理:“酒水就按这个单子上面列的清单上。”
  
      前台经理接过清单还在仰着头往里面看,刚才他有看到这个人把那个顾客的卡接过来放在了自己的包里。
  
      “还不去?”戴莫拿出电话准备给乔北辰报告,看这个前台经理拿着单子还站在这里,于是催促他快点去。
  
      “你确定要这里了吗?可是那位小姐。”
  
      “那是我一个熟人,她已经同意我们过来拼桌了。”
  
      经理听出来戴莫的语气带着一丝不悦,当即应了一声捧着他开的酒单就去下单去了。
  
      戴莫打通乔北辰的电话简单的说了一下这边的情况。
  
      乔北辰倒是很意外苏欣欣怎么会一个人去唱歌喝酒,莫非她这又是女人的那几天了?
  
      她的舌尖探入他的口中,生涩的邀请他与之共舞,他尝到了她嘴里淡淡的酒味。
  
      这么主动?乔北辰被这么主动的苏欣欣吓了一跳。
  
      他记得他是在童话宴请的那些朋友玩的。
  
      只是她这个样子是真的醉了吗?他记得上次她喝醉了非常的乖巧听话。她这是喝了二两装半斤,借酒装疯吧?
  
      苏欣欣似乎不满意他在跟她接吻的时候分神。不满意的把他推开一点,她喝的酒后劲上来了,头有点晕晕的,视线模糊:“诶?怎么有三个你,三个乔北辰?”
  
      说完还害怕他不相信一样,对他伸出三根修长白皙的手指。
  
      乔北辰温暖的大手捏住她三根手指把一把把她禁锢在了自己身体和墙壁之间。
  
      低头薄唇封住她还要喋喋不休的小嘴。他寻到她的舌尖,细致品味着,真是磨人的小妖精!
  
      旁边走廊传来有人走过的声音。
  
      苏欣欣背脊一僵,眼神清明了一点。这里好像不是个适合的地方,竭尽全力才把他推开一点,苏欣欣轻轻的喘着气,含羞带怯看了他一眼:“有人,我们进房间去……”
  
      他看着她的眼神带了丝戏谑,这个磨人的小妖精真是有种致命的吸引力,让一向冷静自持的他竟然会失态的在随时有人走动的走廊激吻。
  
      在走廊昏黄的灯光下,她薄施粉黛脸那么美,眼波流转处,便能勾了他的魂摄了他的魄。
  
      他没想到之前就是言语调戏两句都会暴跳如雷的人。
  
      怎么今天脸皮会这么厚?难道之前只是故作姿态?这才是她的真面目。
  
      苏欣欣上前一步亲昵的把头轻轻靠在他的胸膛,低低的问:“你怎么不和我说话了?”
  
      他对她突然的亲昵举动很满意,伸手揽过她,淡淡一笑:“你好像喝的有点多了,醉了,去休息下吧。”
  
      “嗯……”
  
      苏欣欣乖巧无比的应了声,一双带着水雾的眼睛合上,长翘浓密的睫毛在脸上投下扇形的影子。
  
      他搂抱着她往房间去,放在另一侧的手攥紧了,她身上独特的幽香传来在他的鼻尖缭绕,就像是一根羽毛撩拨着他的欣,他寒澈的双眸一暗,他现在就想要她!
  
      房间很快就到了,他一只手搂着她然她不至于顺着他滑到地上,另一只掏出房卡插进去。
  
      叮的一声房门开了。
  
      进到屋里,进门口的声控灯亮起。他伸手把她压在墙上,再也不压抑自己想要她的**,低头用力的吻着她,直到她气喘吁吁才放开,哑着嗓子道,“乖,我带你去洗澡。”
  
      苏欣欣本来喝了酒就有点上头,头还晕晕的。现在更是被他吻得没了理智,听了他洗澡的邀请,她的小欣脏更是怦怦的跳着,不敢看他的脸。
  
      苏欣欣转身就跑进一旁的浴室。跑的太急,差点和浴室的透明玻璃来了个亲密接触。
  
      乔北辰看着她迷糊的小样子,长臂一捞又把她捞回来,忍不住压在浴室的玻璃上吻了个尽兴……
  
      苏欣欣终于能洗澡了。
  
      那已经是一个小时以后的事情了。她把自己**的身体藏在泡泡里面,惬意的玩着泡泡。她不知道自己喝醉了是个什么状态,但是她听朋友说过她喝醉了不哭不闹看起来很正常。
  
      所以这个临时起意要推到乔北辰的举动,明天早上起来就可以归咎于酒后乱性了。
  
      乔北辰没穿衣服进来,走到淋浴下面冲洗。
  
      苏欣欣抬眼便看到他挺翘的屁股和背上的抓痕。
  
      “小东西,你在看什么?”乔北辰一回头便看到目不转睛盯着自己洗澡的女人。
  
      苏欣欣时刻记着自己喝醉了,对着说话的乔北辰无辜的笑笑,继续玩她的泡泡去了。
  
      乔北辰冲洗了一下出来走到阳台,一边抽烟一边静静的看着夜色中闪烁的霓虹。
  
      过了一会儿,他听到浴室门被拉开的声音,转头一看,就见她穿着浴袍小跑出来,飞快钻进被单里,从头到脚把自己盖得严严实实的,只余一头青丝散落在雪白的枕头上,犹如一朵盛开的朵。
  
      乔北辰掐灭了烟头,缓缓走到床上,扳起她的脸,逼她与自己直视,似笑非笑:“害羞了?”
  
      苏欣欣被他看得脸红耳赤,就连耳朵根都是红的。”她把脑袋从他手里解救出来,又把脑袋埋进了枕头里面。
  
      他又把她扳过来让她面对着自己,目光凝在她脸上,冷淡的眸中有惊艳一闪而逝。白皙的脸光滑如玉,眼含春水,仿佛能将人溺毙了。
  
      她虽然只穿着浴袍,却一点都没有遮盖住她的气质,那么纯粹,那么自然!
  
      不过这个样子的她只有他见过,也只有他才能采撷!
  
      苏欣欣闭着眼睛,不敢与乔北辰对视。后者伸出手指,摩挲着她魔花瓣般娇嫩的唇瓣,看到苏欣欣在他手底下微微颤抖,声音喑哑的道:“乖,睁开眼看着我!”
  
      苏欣欣睫毛颤抖一下,颤颤巍巍的睁开眼睛,流泻出来的光芒楚楚可怜,像一只被猎人捕捉到的小兽。乔北辰被这样的眼神看着,全身开始发热,他再也抑制不住,也不想控制自己,低下头,放低身子,将苏欣欣整个笼罩在自己身下。
  
      夜,还很长,卧室里春色无边,直到月亮悄悄躲进了云朵里,房间里的才恢复安静。
  
      苏欣欣每天勤勤恳恳地做着复检,手臂已经慢慢恢复,只是拿东西还有点困难,她和乔北辰的生活仿佛进入了一个蜜月期,每天恨不能都腻在一起。不过这是不可能的,但他每天都会回来,苏小满很喜欢跟爸爸呆在一起,父子俩能玩半天。
  
      每当这时候,苏欣欣就觉得非常神奇,她想不出来像乔北辰这样的人,会那么喜欢小孩子,看着他跟苏小满趴在地上,一起玩着一辆遥控汽车,笑着的侧脸美好的像个梦一样。苏欣欣也情不自禁的露出笑脸,乔北辰仿佛也感觉到了,抬头往这边看来,挑了挑眉,道:“夫人一直看我,是被我迷住了?”
  
      苏欣欣毫无预兆的被撩了一把,端着用来做复建练习的豆子定在原地拿眼睛瞪他。
  
      两人的目光都像黏在了对方身上,撕都撕不下来,直到听到苏小满嗤嗤的笑声,苏欣欣才红着脸道:“胡说八道什么,在儿子面前也不知道收敛一下。”
  
      乔北辰不以为意:“我儿子,为什么要收敛,再说我也没说什么啊!”
  
      苏小满唯恐天下不乱的说:“爸爸爸爸,快去抱抱妈妈,妈妈生气了,妈妈生气了会打人的。”
  
      “是吗,乖儿子,你自己玩,玩累了去睡觉知道吗,爸爸去安慰妈妈咯!”他已经学会了怎么跟儿子相处,说话也自然而然没有了之前的隔阂。
  
      苏小满咯咯地笑着从地上爬起来,推了推爸爸的背,脆生生地催促:“爸爸妈妈快去吧,小满很乖,会自己去睡觉的。”()婚婚独宠总裁快走开更新速度最快。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婚婚独宠总裁快走开》,微信关注“优读文学”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Ps:书友们,我是江沉子,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