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血骨无存 > 章七十六 蛰伏委身关木清

  半月后,时已寒秋。
  一日清早,朱家的院外响起了一串急骤的敲门声。
  前去开门的,是朱姓青年的孙子,姑且称为朱三吧。
  朱三启开门,一把锋利的匕首如一道迅猛的闪电,照他的面门疾刺而去。
  此时的朱三,在家中横遇不测之后,内心已有了强烈的警觉,且他年富力强,身子一闪,快速的避开了。
  饶是如此,他的面颊,仍被刀尖擦上了一绺火红的血印。
  持刀之人眼见一刀扑空,并未停手,继而手腕一转,反向戳来。
  这一次,朱三眼明手快,一掌打落了尖刀,一记勾脚将行凶之人擒捉在地。
  当他挥拳打向地上之人时,霎时怔住了,一枚坚硬的拳头悬在了空中。
  原来,被他按倒在地上的,是一个稚嫩娇柔的小女孩。
  那女孩,长得娇俏可人,一张清削的瓜子脸,一双黑汪的水杏眼,秀鼻挺翘,粉唇薄润,十足的美人胚子。
  一时间,望着明眸中满是愤恨之色的女孩,朱三痴住了。他觉得这是他见过的最美的一张面孔。
  待朱母等人跑出院门后,朱三才从痴梦中恍然觉醒。
  经过审问,得知前来行刺的女孩是关人九的女儿——十五岁的关木清。
  关木清说,若不是朱姓青年劫持了她曾祖父的飞机、盗走了宝藏,她的父辈们怎会被逼自尽?现在,她的母亲也死在了朱家,她要来此为亲人们报仇。
  朱家人不愿和关木清掰扯是非对错,小日本对于自己的侵略兽行向来不以为耻。
  眼下,除了朱三,朱家人尽皆同意将关木清交给警方。
  朱母是个心慈手软的女人,她想冤冤相报何时了,关木清尚小,不谙世事,借此契机,不如放了她,做个顺水人情,化干戈为玉帛。
  她的提议,得到了朱三的极力拥护。此时,朱三对于关木清,已生出了一种别样的情愫。
  令人意外的是,从朱家离开的关木清,并未就此远去。
  翌日清早,她又来到了朱家,坐在了大门口。
  当朱母问她为何再来时,她给出了一个令人啼笑皆非的原因,她说自己年小力弱报不了仇,但要亲眼看着朱家人一个个死去。让她离开也行,除非朱家能有一人自尽,为她的母亲偿命。
  众人笑了,小孩的世界,大人不懂。
  一开始,大家对她远远避之,以期她不久会自行离去。
  可过了一月,她仍是僵坐在朱家的院外,娇嫩的脸上,除了复仇的怒火,还有浓重的倦色。
  时光流转,关木清天天来,而后像一尊雕塑般,目不转睛的盯着朱家人。
  所有人,不免觉得她有些可怜,从屋里给她取来吃喝,并温声劝慰着她。
  起初,关木清是倔着性子的百般冷拒,最后,着实扛不住了,便躲到一边,将丰盛的食物吞进了肚中。
  当然,给关木清递送食物最多的当属朱三。
  二人年岁相差不大,一来二去,熟络了起来。无人之时,二人便以“朱哥哥”和“清妹妹”相称。
  寒来暑往,时间过去了一年。关木清俨然成了朱家人的一部分。
  在一个鸟语花香、万物清和的春天,经过朱家人的再次劝说,十六岁的关木清,终于放下仇怨,踏进了朱家的大门。
  此后,关木清同朱家人相亲相爱,和和气气的生活在了一起。
  当着众人的面,朱三和关木清可以无所顾忌以兄妹相称了。此时,二人的心中,已非仅有兄妹之情。
  两年后,朱三已二十有四,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
  然而,朱家自朱父离世后,便一蹶不振。
  贫穷人家,自古便是娶妻难、难娶妻。为此,朱母曾彻夜无眠。
  正当朱母愁眉不展之时,关木清竟主动的表示想要嫁给朱三。
  关木清说朱家待她情深义重,朱哥哥对她体贴入微,他二人相处又是真心真意的,恳请朱母应允二人的婚事。
  朱母听后,望着面前娇柔清秀的关木清,顿觉喜从天降,哪里敢言应允二字,简直是求之不得。
  一个月后,一场热闹欢喜的婚礼在朱家举行了。
  奇怪的是,婚后几年,关木清的肚子一直不起反应,而朱家人的神智却是渐渐的痴呆起来,并时不时的呕血晕厥。而关木清却健康无虞。
  朱三觉得事有蹊跷,瞒着关木清,带着母亲前去寻找阿虎的爷爷——一个被誉为半仙人的老神医。
  半仙人已到杖朝之年,其祖上是宫廷的御医,待他接过祖上的衣钵、想要有番作为之时,大清朝亡了。
  朱三的祖父曾找半仙人看过病,事后许以重酬。二人年岁相仿,身上的故事,又多少和清廷有关,许是惺惺相惜,久而久之便成了莫逆之交。
  等朱三和母亲寻到半仙人后,半仙人眯着昏花的老眼只瞧了朱母一眼,随即讶异的说朱母被人下蛊了。
  眼下,半仙人在给朱三号过脉后,脸色惨白,一时语噎。
  半仙人说,朱三也被人下毒了,所下之毒虽非蛊,可是比蛊毒更甚。从脉门可以摸出,这种厉毒可以深至人的五脏六腑,主攻人的肾精,对人的精血起到了败坏的作用,毒性虽然缓慢,但一旦发作,死状极惨。
  听完半仙人的话,朱三立即想到了日夜陪伴在自己身边的妻子关木清。只是关木清年岁不大,岂能会使下毒的手段?
  朱三将朱关两家的前仇旧怨说给了半仙人,半仙人听罢,捋捋胡须,叹了口气,说孽缘啊。
  之后,经过半仙人的妙手医治,良母身上的蛊毒已被祛除干净,渐渐的恢复了往日的神情。
  然而,种在朱三体内的慢性厉毒,却让他束手无策。他只能开出一些强身护体的药物用以延缓厉毒的发作,可其根本的毒害却无法除去。
  朱三想,若这一切真是关木清所为,他该如何面对?
  杀了她?舍不得。不杀吧,遗害无穷。
  朱三陷入了深深的痛苦之中。
  体内的厉毒虽不可愈,心里的伤痛更是难治。
  思来想去,这一切的因由都离不开那座神秘诡异的千年帝陵。
  既如此,是爱是恨、是生是死且在帝陵内见分晓吧。
  回去后,朱三将宝藏和帝陵的事情告诉给了关木清。
  此时的关木清,虽然故作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可内心却是极度狂喜。
  多年来的忍辱负重,让她终于等到了这一天。
  她的母亲是个顶尖的忍者,从她记事起,母亲便开始教她习武,为的就是怕自己复仇失败,女儿可以接手自己的遗志。
  在她走进朱家的头天,她完全可以手刃朱三,不过她的野心比母亲更大,她除了索要朱家人的性命,还要寻到宝藏的下落。
  而今,当朱三向她提起千年帝陵的时候,她看到了比复仇更令人振奋的东西——财富。
  或许,关木清也曾爱过朱三,可不世家仇与惊天财富,让她心里的温情一点点的消失成空。
  她已成了冷血与邪恶的代言人,一张清纯秀美的天使面孔下,藏着一颗凶戾歹毒的恶魔之心。
  他们用了将近十天的时间,才寻到了帝陵。前去的八个人中,死去了一半。
  当余下的四人进到陵内后,关木清从腰间抽出了一柄软剑,手腕一扬,将另外两人挑喉刺死。
  朱三终于醒悟,关木清的蛰伏是蓄谋已久的。
  此时,出于本能的反应,朱三撒腿便向远处跑去。
  然而,关木清脚尖轻点,飞快的跃至他的面前,利剑直抵他的咽喉。
  许是关木清对朱三还有一些情义,许是她怕刺死了朱三之后,难以走出这座帝陵。总之,她挺着利剑,让朱三在前引路。
  绝望透顶的朱三,心想一定不能让关木清活着走出陵内,所以就诌了个幌子,告诉关木清密室内有十箱清廷的宝藏。
  鬼迷心窍的关木清大喜过望,威逼着朱三打开密室的门,将宝藏拖拽出来。
  朱三用祖父传予的密码,将密室的石门打开后,里面漆黑一片。
  关木清生怕密室有诈,自己守在门口,让朱三进去。
  帝陵的密室有前后两道门,每道门的出入密码各不相同,也就是说两道门共有四个密码。
  眼下,朱三摸着冰冷的暗壁一深一浅的向里走。他知道密室的另一端,有一扇逃生的大门在等他启开,而关木清千算万算,却失了此算。
  最后,朱三终于打开了密室的另一扇石门,乘坐龙梯逃到了外面。
  而举步维艰的关木清,只能饥渴交迫的长眠于帝陵内,化作一具枯瘦如柴的干尸。

Ps:书友们,我是画君王,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