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穆府春深 > 第三百六十二章 重逢
“我从前不是告诉过你吗?没有消息是最好的消息,我知道你在外面周旋的很好,可是你也闯了祸。”
  
  百里倾说完,又指了指陆恩熙的方向,只不过这个动作是在十分隐密的情况下做成的,不可能让任何人见到。
  
  “主人是说他吗?”
  
  “他的身世不一般,之前我们不是还在调查来着,现在你将手中的那张王牌丢了,却又惹到了他,难道你还不知错吗?”
  
  善如听了,立刻低下头来,面红耳赤的说道,“主人都知道了。”
  
  “所以我就说,你不要以为我在深府大院,什么都不清楚,我们之间的书信虽然渐渐少了,可是对于你的一举一动,我可是十分关注的。”
  
  这句话就像是一根银针,扎在了心头,善如不太高兴,因为他明白,百里倾这么说,就间接表明了他被监视的处境,虽然自己有上刀山下火海的觉悟,可是信任终归是双方的。
  
  “主人实在不用这样说。”
  
  “你生气了吗?”
  
  百里倾说着,眉眼之间没有任何起伏,可是语气中,显而易见的是某种宠溺,甚至不喜欢,这种欲盖弥彰的虚伪。
  
  “不敢。”
  
  “我这也是为了公事,现在大家都是身不由己,互相体谅就是了。”
  
  “这件事情我的确没有向主人禀报,是卑职的失职,可是我始终认为,穆良娣的消失,是被某些别有用心的人利用去了,但是我手中的王牌不止这一张,请主人放心。”
  
  百里倾听了,意味深长地说道,“你可不要告诉我,你最后将法宝压在他的身上。”
  
  善如笑道,“疑人不用,用人不疑,如果我真的需要依靠陆恩熙的力量,那也说明我经过了充分的调查,主人大可不必担心。”
  
  百里倾叹了口气,“你误会了我的意思,我知道,但凡是你能够掀起来的风浪都不算是小的,只是你有没有想过,陆恩熙也许早就被人盯上,也许早就是众矢之的了。”
  
  说完,他的双手交叠在前,手指头上分明还沾有粘液,可是却浑然不自知,虽然是在死亡堆里面摸爬滚打来的,善如还是觉得胸腔里泛起一阵阵的恶心。
  
  “主人是怕穆良娣的悲剧在他身上重演吗?”
  
  “大概是这个意思,而且你不要误会,我并不是在质疑你的能力,我只是担心,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可是根据我对他的观察,他这个人倔强的很,如果不是真心实意屈服,也绝不可能将自己深陷于危险之中。”
  
  “哦?是吗?”
  
  说罢,他扯起嘴角笑道,“总之我不会干涉你的事情,还有穆良娣的事,你自己拿捏就是。”
  
  “那关于您兄长的呢?”
  
  这么多年来,善如也明白,对于那位太子的仇恨,主人只多不少,所以,连名讳他都懒得提起,只是用一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代号,来表示他的身份罢了。
  
  “他手里头的兵很多,可是国内的人并不知道,还以为他是个纨绔子弟呢。”
  
  说着,百里倾的神色冷峻了起来,嘻嘻哈哈惯了,突然间说话这样严肃,倒是让善如有些不习惯。
  
  “子阑已经消失很久了。”
  
  百里倾制造的结界在一点一点消失,这种东西就是这样的,它的效果越显著,持续的时间就会越短,持续的时间越短,将他们暴露于人前的风险就越大。
  
  善如只能抓紧时间,专门捡重要的事情说。
  
  百里倾点了点头,“这一点我也注意到了。”
  
  “而且马上就是年节之际,穆天琪在这个时候派他的心腹出去,方向还是百里国,这一点就很值得深思了。”
  
  “还有没有消息?”
  
  “没有。”
  
  “给我盯紧了那个人,活要见人死要见尸,还有一点。”说着,百里倾微微颔首,好像是在肯定自己内心的某个想法,“在宣国和百里国的交界之处有一家客栈,据说里头的老板非同凡响,找个时间去摸清楚,那他有没有可能是我哥哥的人。”
  
  那个地方风沙满地,但凡是走这条路跨越国界的人,如果没有得到客栈老板的加持,是绝对会葬身在风雪之中的,善如明白,之前他们过境的时候,刻意避开这条路。
  
  所以,从根本上说,他们离开家乡的时候,就已经担负了回不去的风险。
  
  结界已经消失,天地之间的苍茫空灵在两人之间显现出来,善如这才发现,百里倾的瞳孔重新变得清澈,他们现在说话,若是陆恩熙愿意听,是可以听到的。
  
  “知道了。”
  
  “那你现在可以走了吗?”
  
  百里倾也没有辜负善如的期望,从一开始,他就扮演薄情郎的角色,伤善如的心,是他的政治任务,也是善如等一下和陆恩熙拉近距离的必要条件。
  
  “我才刚跟你见了一会儿的面,你怎么就赶我走呢?”善如一边说,一边擦拭着红彤彤的脸颊,“我千辛万苦来看你,得到的却是这样的回应。”
  
  “好了好了,我就知道你要说这样的话,如今我们不是生离死别,你何必这样呢?”
  
  “你真的要我走,一句话都不愿意和我多说了吗?”
  
  善竹的目光越过百里倾的肩膀,已经有人员走动,明明暗暗出现在了不远处的丛林中,他跟百里倾使了个眼色,百里倾也是了然的。
  
  “你放心,你为我做的这一切,我都不会忘记的。”
  
  陆恩熙远远站着,看着远处的两个小人有时候交错,有时候分开,他的手折断了一根稻梗,百无聊赖地玩着。
  
  心里头的思虑,却不比任何一个人少。
  
  他还记得当初,齐燕宁是以什么样的借口将她带出那片山谷,他要寻找的是真正意义上的自由,而不是虚情假意的保护,那么现在,齐燕宁既然没有办法满足他的要求,就应该接受他的背叛。
  
  其实,哪里是真正意义上的背叛呢?不过是大家各取所需。
  
  要怪,就怪齐燕宁始终不将话跟他说的完全彻底吧。
  
  稀稀疏疏的声音传来,陆恩熙吹了一声口哨,善如转过身来,十分警惕地看了他一眼,陆恩熙确定自己没有看错,善如的眼眶红红的,像是一只小兔子。
  
  (.=)

Ps:书友们,我是楚妖,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