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贤者 > 第25章 天堂地狱一夜间

      天堂到地狱,要多久?
  
      对于克莱蒙特来说,只是一瞬间的事情罢了。
  
      当他跪倒在地上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忏悔,解除曾经施加在那些女人身上的迷惑法术,他曾经给村民们许下的美好愿景以及村民们对他的崇拜与信仰,荡然无存。
  
      认错就能得到原谅?
  
      这个世界远没有那么温情和幼稚。
  
      当那些女人苏醒,想到自己本该拥有的优渥生活和与自己真正心爱之人相守一生的未来破灭了,她们第一次发觉原来自己的丈夫其实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英俊与伟岸,她们第一次回忆起自己其实是有父母的,他们还在家等着自己,或许整天以泪洗面......
  
      当场崩溃,大哭着离去的人可不在少数。
  
      当那些男人发现原来自己的妻子根本不爱自己,她们也不是大贤者所说的迷惘之人以及紧接着就要离去时,他们开始慌张,最终却发现自己根本无法阻止,而且很可能被指控为拐骗犯的时候,这些朴实的村民终于出离的愤怒。
  
      当那些孩子站在争吵哭喊的大人中间,他们是茫然的,随后他们便看到了拿石头去砸,甚至是直接对那位老人挥拳相向的父母,这位曾经伟大的老人,在这些孩童心目中的形象也就崩塌了。
  
      “这么做,好吗?”
  
      安东尼看着凄惨的现场,谁能想到这些人十分钟前可能还欢聚在一起进行冬日祭典呢?
  
      “这才是现实,它或许是痛苦的,残忍的,但同样也是真实的,我当然可以装做什么都没看见,让这些人继续沉浸在这美好的梦境之中,但这对那些女人的亲友是不公平的,对她们本身,同样也是不公平的,就像我之前说的那样,克莱蒙特,没有资格替她们做选择!”
  
      这是原则,唐纳德绝不会做让步,他不会允许克莱蒙特蒙骗这些人,同样也不会允许他以这种方式继续扩张自己的势力,造成更多家庭的痛苦。
  
      只不过唐纳德也没有坐视这些人将克莱蒙特打死,对于这些村民来说,他或许已经没了价值,但是对唐纳德来说,这位曾经的大贤者身上可有不少他想要去探寻的秘密。
  
      在克莱蒙特身外召唤出一层能量盾,那些村民自然就懂了唐纳德的意思,他们不敢冒犯这位能召唤出恐怖怪物的外乡人,只能将怒火转而发现在其它地方。
  
      譬如丰收与猎获之神的教堂。
  
      村内有打砸的声音响了一夜,克莱蒙特只是跪倒在雪地上,一言不发。
  
      天亮之后,唐纳德才带着克莱蒙特回到那座承载着他的荣光和成神愿望的教堂。
  
      昨天中午才被打扫的焕然一心的教堂如今已成了一处废墟,窗户碎的稀巴烂,里边的所有东西都遭到了破坏,就连地上的石砖都出现了大量的裂缝,有几处还有被铁锤敲打过的痕迹。
  
      克莱蒙特坐在教堂大厅最前面的那张只剩下一半的长椅上,低着头,唐纳德就坐在他的身边。
  
      身上的精致长袍已被尘土草叶沾染,原本精神矍铄的老人如今看上去面如枯槁,仿佛随时都可能离开这人世。
  
      “恨吗?”
  
      唐纳德看着前方只剩下下半身的石雕,沉默许久后问道。
  
      “恨什么?”
  
      克莱蒙特的声调有些含糊不清,像是有口痰就在喉咙中,吐不出也咽不下。
  
      “你其实一直都在为他们着想,不是吗?这几年来,是你带领这座村庄走向繁荣,尽管你欺骗了他们,但你的功绩,其实是无法磨灭的,而他们如今却如此对你......”
  
      “其实我更恨你,恨你们来到了这,毁了我的愿......应该说是梦,也毁了他们的梦,其实我也知道,我成不了神的,我的能力太弱了,经营了这么久,最终也不过是在这村庄周围勉强实现一些变化。”
  
      被人摧毁了自己全部的心血,克莱蒙特心中没有愤怒是不可能的。
  
      只不过如今失去了外边那些人的信仰,现在的他也就是一个普通的老头而已,再也没有力量可言。
  
      “我究竟做错了什么?我只是想让这些贫苦的人有美好的生活,我给了他们我所能给的一切,而我只是想要成为他们心中的神而已,哪怕只是这些人,我依旧很满足,你说我在欺骗他们,可那些......那些真神!他们给信徒许下的承诺,又有哪个实现了的!他们难道有我做的好吗?凭什么我要受到如此对待!”
  
      克莱蒙特的拳头砸在旁边的木茬上,鲜血从破开的血肉口子沿着木刺的边沿缓缓流淌下来。
  
      他说错了吗?
  
      正义之神实现了公义永存的愿景吗?
  
      大地母神实现了消除饥饿的愿景吗?
  
      还有风暴之神,晨光之神,银月女神......他们给信徒描绘的美好未来,实现了吗?
  
      有人会说他们还在努力。
  
      可更多的人知道,只要人类还在这世界上,又怎么可能实现那些一听就知道满是假大空的未来。
  
      或许真的只有在梦里?
  
      “所以你的做法从一开始就是错的,想想那些正统教派,你见过哪位神明整日里跟信徒待在一起的?”
  
      距离产生美,这句话一点都不错,离的近了,纠葛就会产生,一旦互相之间有了利益交错,人心的阴暗将远超想象,唐纳德瞥了眼若有所思的老人,接着说道,
  
      “克莱蒙特,你跟他们走的太近了,你像个老父亲一样关怀着他们,成了他们全部的依靠,这种做法会让你变成大贤者,却永远不会让你拥有成神的可能,因为他们对你的敬,是晚辈对长辈的尊敬或者说看到偶像的崇拜......”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不知道你有没有见过海边的渔民,他们大多信奉风暴之主或是水元素之神,那两位代表了大海,每次大船队出海前,他们都得进行最为虔诚的献祭,或是以牛羊,或是以盛大舞会,或是以血腥角斗,出海后,有的时候收获颇丰,就有人觉得这是他们的献祭得到了神明的肯定,回去之后肯定是满心欢喜的再向神明表达自己的虔诚,这叫什么,这叫做神恩如海,有的时候他们出海遇见的风暴与海啸,血本无归,你觉得他们会去怪这两位神明吗,他们只会觉得是自己做错了什么才惹得神明发怒,随后更是以十倍百倍的虔诚去向神明祭礼,这叫什么?这就叫做神威如狱!”
  
      其实大海就在那,星空中的诸神并不是做不到给他们赐予或是威吓,可是如无必要,他们又哪有兴趣去理会这些蝼蚁呢?
  
      “原来是这样......”
  
      “原来是这样?”
  
      “原来是这样!”
  
      三句一模一样的话,克莱蒙特的表情却从沉郁转为疑惑,又从疑惑转为坚定,最终却又变成满脸的悲伤。
  
      良久,只是说出一句话:“可我已经没有时间了......”
  
      话音才落,克莱蒙特的身材愈发佝偻,脸上的皱纹也是愈发深刻。
  
      “把你知道的一切告诉我,你是怎么做到控制那些能量的?别跟我说什么天赋......你根本就没有天赋,也从不是什么异徒,对不对?”
  
      回头望了眼外边大亮的天色,唐纳德也不再继续跟克莱蒙特力绕弯子,直接说出了他愿意陪这老人坐到现在的真正原因。
  
      “你想知道......我又凭什么告诉你,我自己就是那东西的受害者,还害了那么多的村民,交给你这个不论是实力还是智慧都要远超于我的人?”
  
      克莱蒙特转身看着唐纳德,眼中还有一丝倔强与坚持。
  
      “我去把外边的村民屠上一遍再来问你?要不要赌一赌我下不下的了手?“
  
      唐纳德没给克莱蒙特留下任何余地,紧接着说道,
  
      “你该明白,那不属于你,你带着它一起死去,没有任何意义,而且我不会让你这么做,除非你现在就销毁它,如果你能做得到的话......别跟我说什么你将它藏在了别的地方,那么重要的东西,你应该不会让它离你太远吧?”
  
      其实唐纳德在山林中就有所察觉,克莱蒙特对于能量的掌控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外在技巧,仿佛那些能量天生就听他的号令似的,这绝不正常。
  
      “你要它做什么,你也想要成神?”
  
      “成神......如果你觉得成神就是这么容易的事情,那就这么认为吧。”
  
      如果说靠着某件物品或是某种仪式就能成神,星空中的神明又怎么可能只有那么几位?
  
      说到底,克莱蒙特曾经只是个流浪汉罢了,他对于神明的理解,其实是极浅薄的。
  
      或许如今的他在某些时候已经将自己当作了神,然而实际上他只是一个拥有了一些神奇力量的凡人而已。
  
      否则怎么可能连一个觉醒级的异徒都比不上......
  
      唐纳德与克莱蒙特的交谈一直持续到当天的中午。
  
      晴朗的天气再一次消失,却不是落雪,而是一场冬雨。
  
      当唐纳德离开教堂之时,手中多了一本古旧的书籍,脸上仍旧残存着些许的惊讶。
  
      在他身后,克莱蒙特仍旧坐在长椅之上。
  
      了无声息。
  
      他的生命随着他的梦想逝去。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Ps:书友们,我是卖盘的狐狸,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