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双重咏唱 > 第十三章 黑曼陀罗

  十三曼陀罗
  黄沙之荒西北方向,只有一片荒芜的土地,白天滚烫荒芜的地表上,沙子、石头和火辣的阳光是这里的特产。
  如果有旅者沿着黄沙之荒的西北方向一直走一百八十公里,便能看到一片片的褐色的荒山,这个荒山群高约869米,据说在山的某处有地下水上涌行程的水潭,山里有很大几率遇到三阶左右的魔物。对独行的旅者晚上露宿有一点危险。越过50公里的荒山群,便是平原。平原已经有一些稀稀拉拉的灌木和野草,偶尔还能看到小指大小的粉色小野花,一只只簇拥在一起盛开着。
  “穿过这片平原,便是一个山谷,山谷前有条河名叫绿孔雀,就是你们村边的那条。对了,那条河有名字吗?”看着爸爸地图的我回头,问着那个紫发的十三岁美少女夜馨。
  “那条河?不知道啊,只是村子里擅长土系的村民们合力挖出来的一个两米宽的运河而已,只知道源头是从黄沙之荒的地底水源来的。”
  及腰的紫色长发整齐的扎成一个马尾,身着紫色的长群,她喘着气,胸口缓缓起伏。跟在我身后的她正用白皙的右手擦去额头的一滴滴汗的水。
  现在是正午十二点,我们已经走了五个小时。
  今天七点开始,我们从那个荒山群里走了出来。昨天我们在山里过夜,被一群二阶岩鸡,三阶三只风貂,两只三阶火焰豹偷袭。
  嗯,多了不少野味。
  只是好多岩鸡被希欧德格斯消费了,失去了不少食材。
  山里过夜,点起火把,我和夜馨姐围在燃烧的火把前(哪里来的木头?)我讲鬼故事给夜馨。
  结果她根本不怕,还津津有味的的当听众,一点不怕。
  唉,鬼吹灯,是你功力退步了还是异界的人胆子太大啊。
  前天花费了不少力气从“我的天使使命”这个我暂时扯不出来的话题溜出来,白天赶路的时候,夜馨也没有再提及。
  昨天进山的时候,那些嶙峋的山崖激起了夜馨姐的创作欲。
  有些普通山路也成了夜馨的作品。
  嗯,本来我看着普通的景色在夜馨的笔下变得一副我看来非常棒的山景素描。
  守在一边,看着夜馨安静的画画。
  经常一停就是一两个小时。
  但是看到完成品时,那个用单色画出来的荒山景色的时候,好漂亮。
  我果然还是羡慕可以把风景描绘出来画在的人啊。
  耽误了不少时间,一个下午都在背阴面画画的夜馨和我错过了出山的最佳时间。
  唉,这从塞达尔出来都过了五天,才到所谓的曼陀罗山谷,从圣恩村到赛达尔也是两天的路程。
  飞机先不谈,和前世火车一天几百公里的速度比,异界这里的移动速度太慢了。
  漫画里面也是跳过男主女主旅游赶路的画面,直接到看风景的剧情。
  “休息吧。”拿出干粮,狼皮,水袋,在一处略微干净处当做休息地。
  夜馨毫不客气的拿过干粮,一口一口的吃着。这些干粮是夜馨家的存粮,只是暂放在我这里保管。
  看夜馨吃的太急,我把水袋递了过去。
  顺便拿出了我妈妈给我准备的魔法书《初级光,水,风系魔法详解》读起来。
  我不饿,毕竟和普通人不一样,这种程度的奔袭对我来说消耗不大。
  如果不是为了照顾夜馨,估计我可以一天从赛达尔飞到曼陀罗山谷。
  沙沙沙。
  沙沙沙。
  沙沙沙。
  是铅笔摩擦纸张的声音。
  我抬头向声音的发源地望去,果然,是夜馨姐在画画。
  咦,怎么对着我?
  “别乱动哦!”
  夜馨姐似乎恢复过来,拿着笔对着我右手一笔一划的在纸上有节奏的滑动,紫色的眼睛盯着我,可爱的眨了一下眼睛。
  模特吗,这个我不是很擅长呢。
  不过不要乱动的话,我还能做到。
  画肖像啊,我回头接着看书,打搅夜馨姐的创作就不太好了。
  之后我一直维持着那个姿势,反而看书都没有精力了。
  “好了!”
  夜馨姐停笔,把纸连同木质画板朝着我这边翻过来。
  “看,是不是很像。”
  顿时,我松了一口气,眼神爬过去,定格在画上。
  银发的青年,双腿盘起坐在地上,右手拿着魔法书,认真的翻看着。青年眼神专注,画里唯一的侧脸帅的不行。
  画里,身为背景的荒野被几笔好像不规则划线的墨迹表达。
  我回头望去,背后的景色和画中一致。
  传神,我第一感觉。
  以前也遇到过这样的大神,几笔随意的线条就把景色勾勒的明明白白。
  “真厉害呐,夜馨姐。”
  “哈哈哈,一般啦。我还要努力呢。”
  这次似乎是夜馨姐的自信作,她很开心的样子。
  我们启程,去往曼陀罗山谷。
  唉,说是山谷,其实就是一个小盆地里的森林,被四面荒山包围的森林绿洲。
  我看着眼前的一片绿,失望了。
  还以为时满山谷的黑曼陀罗花呢。
  一山谷的花,想想多浪漫。
  “想什么呢?以为这里叫曼陀罗山谷,就到处是黑曼陀罗吗?”
  夜馨姐似乎察觉到了我的想法。
  “黑曼陀罗,是稀少的存在于曼陀罗山谷的稀有花朵。很难找的。”
  “好,姐姐我们慢慢找。”
  接着,我们走了两个小时。唉毕竟我的职业不擅长搜寻,难作弊啊。
  然而我有氪金道具。
  夜鹰之眼。
  我周围一公里的范围,了如指掌。
  “夜馨姐,那朵是不是黑曼陀罗?”
  紫黑涩的花朵,在约十米的空地单独的生长着。
  “是...是黑曼陀罗!”
  夜馨转过头,接着,惊讶的发出了声。
  我在一边释放了“绝对净化”笼罩了夜馨姐
  拿出画板,蹲坐在距离紫黑色的小花十米的地方,在怀里画了起来。
  防贼吗?我竟然看不到画的什么。
  六片紫黑色的花瓣呈波状,花冠是漏斗型的,二叉状的木质化主茎歪斜着长着花和叶,它有着淡黄绿色的枝叶,花美丽,可惜剧毒。
  黑曼陀罗的叶子可解花毒,可惜只能用同一只花的叶子。就是主茎的独叶。
  这朵花的独叶,已经不见了。
  黑曼陀罗的毒靠空气传播,十米外是安全距离,嘛,有我在,这个无所谓的。
  夜馨姐认真的画着,那朵不过手掌一半大小的花。
  似乎在夜馨的家里也见过黑曼陀罗的画,不过似乎尺寸不对,那是有我光明弹那么大的,和脸盆一样大了。
  她家里的画黑曼陀罗的纸就是数量上超级惊人就是了。
  似乎夜馨很喜欢这个危险的花呢,一定要来这里。
  一定,有什么一定要这么做的理由呢。
  半小时后,夜馨姐画完了黑曼陀罗,收起画板背在背后,转头看着辛苦维持技能的我。
  “好了,画完了,走吧。”
  说完头也不回的朝着来时的路走着。
  “什么?这,就完了?不多画一张吗?”我迅速跟在夜馨的身后。这画黑曼陀罗也太敷衍了吧,这是每次作画不是都一小时以上,不满意还要重来的夜馨吗?
  我们漫步在傍晚的树林里,脚踏在干爽的泥土,没有通道,到处是落叶的树林里,凉气和微风拂过,传来不知道什么类型鸟的清脆叫声,天际是柔美的昏黄。
  “夜馨姐,真的要走吗?”我试探的问,我的内心充满怀疑。
  咦,难道其实黑曼陀罗对夜馨没有特殊意义?
  “我们不就是来画黑曼陀罗的吗?画完了,不走干嘛?留在山谷过夜?那个黑曼陀罗可是剧毒哦。很危险哦。要离那个危险的东西远一点啊,乖。”
  明明夜馨姐离那朵画更近啊,为什么我要被教训啊。
  我们走着,突然起风了,树叶哗啦啦的声音一齐响起,三四米高的大树枝叶猛然摇动,像是绿色的海翻动。
  夜馨姐解开画板,双手拿出这几天的纸张。风疯狂的拉扯着画,
  她松手了。
  数十张精美的素描随风划过。飘向蓝天。
  “哇,夜馨姐,好浪费啊,给我不好吗?”我睁开眼,发现一张张素描被风带走了,结果来不及全被风刮走了。
  好心痛。
  “不许用翅膀捡回来哦,这是少女的秘密。”夜馨姐笑着说到。
  “走吧,你陪我来看黑曼陀罗,我欠你一次,有什么地方你要去吗?”
  说着,橙色夕阳下的她微笑着伸出了手,紫色长发和流苏一般柔滑。
  “当然有,卡斯特王都,一起吗?”
  我也笑着伸出了手。
  这是友情的约定。
  那个风中飘零的某张纸,转过了面。
  静谧月夜,紫色和黑色的精灵跳着舞。
  蓝色水潭边,一位七岁的小男孩,小心翼翼手里捧着一朵小花。
  他善良的侧脸上微笑着,背后是天使的金色翅膀。
  他手里的是,黑紫的曼陀罗。
  

Ps:书友们,我是双重咏唱,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