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双重咏唱 > 第二十一章 比试

  那一抹缠绕着墨绿的白色长剑,径直冲向了我的腰,我双臂回拢,控制着圣剑迪兰达尔竖起拦着那个少年山贼气势大增的一剑。
  又是一声金属脆鸣,震荡感从双手臂传来,让我感到握剑的手臂一丝丝酸麻。
  两把剑十字相交,迸裂出丝丝火花。
  狠狠拼了一记,我们同时分开,向后退了四米。
  竟然谁也没有占到上风。
  少年山贼身子飘忽不定,一直在我身边缠斗,绿色的灵动长剑飘动,微微剑鸣从他右手长剑一段段发出。
  我双眼左右巡视,迪兰达尔总能在那个绿色的危险家伙面前挡住它。
  这家伙力量变强了!在他力量和鬼魅的身法面前我只能摆出守势,用迪兰达尔划出防御圈,我完全不敢攻击。
  得势不饶人,山贼少年朝我邪魅一笑,右手翻转,长剑朝着我胸口一个上撩。
  遭了,刚才防备他可能来自左边的攻击,圣剑迪兰达尔是横在我胸口朝左,少年山贼这一上撩立刻荡开我防守在我胸口位置的圣剑迪兰达尔,顿时我胸口门户大开。
  少年山贼上撩的动作见效,上扬的剑段又似不受惯性影响迅速斜向下打出交叉的三连斩。
  刷刷刷!
  金色的光,在少年山贼攻击的地方出现。
  光之平等。
  我凭借感觉开启了这个被动技能,算是挡住了少年山贼的进攻。
  什么?光之平等明明技能解释只能挡一次攻击,凭什么你能挡三次?兄弟,我氪过金的,我们不一样。
  少年山贼看到一击不中,左脚踮起,急速退后,接着几道约有我半身高,一指宽绿色的剑气一样的能量体从他的剑刃发出,嗖嗖嗖嗖嗖嗖转带着危险的气息瞬间朝着我身体各处飞过来。
  “光明护盾!”随着我的咏唱,(其实是无声启动,但是为了有魔法师的气氛我念了出来)一个椭圆形的金色护盾出现在我身边,一道道绿色能量刃打在上面,发出咔咔咔咔咔的响声。
  “哈,你的龟壳真硬。”少年山贼见他的远程攻击不见效,忍不住出口讽刺我。
  谁想防御,这不是格斗经验不足嘛,毕竟前世最多上过一次跆拳道课,还是那种当助教默默旁观并且端茶倒水的辅助角色。
  当时还看着嘿嘿哈哈练习跆拳道的小弟弟们思考,哎呀现在的小弟弟可真厉害。
  不过被人嘲讽还是不爽的,我要怼回去。
  “吵死了,你自己灵活的像一只土猴子一样在地上跳来跳去,还说我?”
  科普一下,此土猴子非彼土猴子,土猴子乃是一阶土系魔兽,喜欢淫辱路过的人类或者类人生物的女性,天赋擅长扔石块和树上攀爬,其长相猥琐恶心至极。
  “你说谁是土猴子?”少年山贼脸上一下子挂不住了,连握着剑的手都抖到不行。
  “你可以侮辱我的实力,但是你不能侮辱我的人格。我只劫财,又不劫色,我才不是那种淫獸!”
  “吵死了,山贼讲什么人格!”
  “我又不是自愿当山贼的,要不是路上丢了盘缠,谁愿意当山贼!光进卡斯特王都的一天开销费用就50银币呢。”
  “所以,你是,丢了钱没办法进城,所以,想办法打劫路人补偿自己的损失喽?”
  少年山贼愣了楞没有明白我的意思。过了一会才想明白我话里暗讽他行为自私,顿时脸色煞白。
  “吵死了。”半天他憋出了一句。
  可恶啊,这家伙抢我的台词,这是我打网游最爱说的一句啊。
  “做了就是做了,大不了回头还钱给苦主啊。”他摸着良心勉强解释着。
  他又拿着剑跑过来,一剑一剑朝着我斩过,不得不说他打架还是蛮冷静的,章法不乱,一刀一剑保持着进攻节奏依旧压制着我。
  要不要用魔法?我心里一下子就piss掉这个想法。毕竟压制归压制,我觉得我还是有翻盘希望的,毕竟现在的情况是十几级的游戏老鸟和满级的菜鸟pk,一开始老鸟会仗着自己经验丰富狠狠压制菜鸟,但是等到菜鸟明白游戏规则的时候,老鸟几下就会失败。
  撑着对面一道道斩击,瞧着他故意露出的好多破绽,我故意只防御,不进攻,经过刚才光之平等抵御他攻击的事情发生后,他就打的不那么奔放了,反倒是观察我的动作,开始露出破绽诱惑我先手攻击。
  结果我就是不攻击。我内心清楚,他身法诡异,无论我打几次都一样会被反制。其实以我真实的速度,力量,爆发力可以直接以力破巧秒杀他,但是发现和他战斗可以学到不少近战经验,尤其是那个诡异的身法,让我眼前一亮。我就开始拖着和他打。反正他也不是什么要我性命的坏人,不用担心他和那几个魔族一样上来就是杀招。
  结果一场决定我财产归属的决斗变成了又臭又长的切磋。
  两个小时过去了,太阳光最烈的时候。
  夜馨姐打着哈欠看着我们俩武器纠缠又分开,噼噼啪啪重复了不知道几遍。
  她打着我给的阳伞,整个人看上去十分困倦。眼皮不住地打架。
  我和少年山贼都汗如雨下,有时默契的分开休息几秒大口喘气。我是配合切磋的气氛假装比较累,对面是真的累。
  “治疗术!”
  一阶的光明属性魔法被我发出,一道淡淡白色的光华笼罩在我的身体表面。一股暖意从腹部传送到四肢百骸,我感觉到精神又饱满了几分。
  对战的疲劳一扫而空。
  对面的少年山贼只能干瞪眼的看着我开恢复技能然后愤狠的大口吸气。
  我还没有节操的秀了秀手里的血瓶,然后一口闷。
  这次休息过后,少年山贼开始抢节奏疯狂进攻了起来,攻势一浪高过一浪。
  少年山贼一直对我保持高强度的攻击节奏,偶尔打出神来之笔,以一个巧妙的攻击方式打破我的防御把剑放在我的要害部位。
  只是,下一秒金色的光就会出现在他斩击的位置,他的剑就莫名其妙失去力量。
  “这不公平!”他悲愤的大喊。
  “战斗时你乱跳调角度让我的眼睛刚好直视太阳光闪瞎我的眼就公平了?”我反驳。
  “生命之水你不要钱的喝就要脸了?”少年山贼对被因为切磋而浪费的珍贵消耗道具血瓶疼惜的咆哮。
  “那你也喝呀,我不反对哦。”
  “滚!败家子!”
  又一个小时后,少年山贼手上的绿光散去了,气势下降了一点。
  两个小时,少年山贼的身体开始有一点点停顿。
  反观这边,学习到了不少防御经验的我,开始防御的滴水不漏,偶尔的攻击让少年山贼措手不及。
  太阳本来就毒,剧烈的打斗又消耗了少年山贼不少的体力。
  十五岁三阶强者的大眼睛开始露出深深的疲倦。
  挥剑无力。
  脚步沉重。
  他终于不支了。
  “我认输。”
  又过了一小时放下白剑,山贼少年不顾地上的脏土和碎石头,干脆躺了下去。
  “要杀要剐随便你。”
  “好,先叫我一声哥来听听。”
  我故意腌臜他道。
  

Ps:书友们,我是双重咏唱,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