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也不是非你不可 > 第二十六章 寿宴 一
“老爷,您消消气,少爷还不懂事。”秦叔上前劝说道。
  
  沈老爷子蕴着怒火看着秦叔,“这都多大了,还不懂事?他就是想把我们沈家的百年基业毁于一旦!”
  
  “爸,从小到大那件事情我不是听您的,难道我连一点自己选择的权利都没有了吗?”沈貌道。
  
  “选择的权利?你作为我们沈家唯一的继承人,就不可能有选择的权利!”沈老爷子怒道。
  
  “那这个继承人,我不做也罢!”沈貌道。
  
  “你…你!”沈老爷子气得连句话都说不出来。
  
  “爸,我就是回来给您祝寿的,您的话我也有听,这个事情咱们以后再说好吗?”沈貌道。
  
  沈貌见沈老爷子情绪有所缓和,“咱们先吃饭,不吃饭营养跟不上,身体会受不住的。”
  
  “哼!”沈老爷子不再理会沈貌,自顾自地吃了起来。
  
  晚餐后,沈貌坐在电脑前看着沈家企业的资料,心想道沈家的一切都过于迂腐,企业连带关系太重,沈家的几个大股东又固步自封,和大清朝的闭关锁国有何区别,这样的运营模式迟早会走向灭亡,关键是他爸也是这样的顽固的人,觉得这样的做法没错。
  
  这样的企业,他接手完全没有改革的可能性,反而自己还会陷入难题,对他来说,这就是一个烫手山芋。但是沈家这百年的基业他不是会不管,只是他会用他的方式来进行,将沈家的产业变的更好。不过比起沈家的产业,他更想要的是沈家的另一方面的东西,这个东西比产业管用多了。
  
  兰庭轩,溢禾照料完兰花后发现自己的床上多了一个淡紫色的礼盒,打开后是一件蓝色的礼服,她将礼服拿出,蔚蓝色的长裙如夏日的天空一般清爽干净,简约的设计,尊贵又优雅,最主要的是腹部的设计既时尚又能完美的遮住她微隆起的肚子。
  
  “这件礼服是在沈老爷子的五十寿辰上穿的,明日就是沈老爷子的寿辰了,”顾昊辞磁性的声音响起。
  
  “好,那我明天一定好好准备。”溢禾笑道。
  
  次日,顾昊辞和溢禾此时正在去往寿宴的车上,顾昊辞看着溢禾开口道,“到场的都是商政界的名流,所以一切都要注意,你因为怀孕所以,酒不能沾,冰冷的果汁不能喝,还有最终要的一点,跟紧我,不准离开我的视线。”
  
  溢禾微微一笑,“好的我知道了。”
  
  顾昊辞看着溢禾笑容忽的愣住了,今日的她面带精致的妆容,头发被挽起,笑得柔美。
  
  顾昊辞和溢禾到达沈宅,只见沈宅大门敞开着,红毯从大门到内宅铺了一路,红毯的尽头便是寿宴现场,顾昊辞和溢禾的到来似乎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只见顾昊辞一身笔挺的深色西装,绝美的脸庞,浓密的剑眉,英挺的鼻子,如黑曜石一般的眸子带着淡淡的疏离,整个散发出强大的气场。
  
  而溢禾站在顾昊辞的旁边,挽着他的手臂,齐肩的短发被精致盘起,一袭蔚蓝色长裙清新淡雅,弯弯的柳叶眉,漆黑的双眸清澈灵动,秀挺的鼻梁,如樱桃一般的红唇。
  
  沈貌看着溢禾愣了愣,他从未见过溢禾如此之美丽,如果上次的周年庆典让他觉得惊艳,那如今的溢禾可以说是倾城倾国,她就像一块被灰尘蒙住的玉,当有人一点点擦去灰尘,便会越发动人。
  
  沈貌走上前去,“昊辞,溢禾,你们来了,我爸在那边,我们现在过去。”
  
  沈老爷子看见顾昊辞和溢禾,开心道,“昊辞啊,现在是越来越好了,这孩子也长得水灵,娶了个好老婆啊。”
  
  “叔叔过奖了。”顾昊辞道。
  
  “哪里哪里,今日一定要开心啊,在我的寿辰上一定要尽兴!”沈老爷子道。
  
  “一定会的。”顾昊辞道。
  
  与沈老爷子寒暄了一番后,顾昊辞带着溢禾去与其他人一同交谈,这样寿宴正是结识人脉的大好时机。
  
  忽的,一位刚来到现场的女子吸引住了大家的目光,只见她乌黑亮丽的长发被盘起,一袭黑色长裙,肤如凝脂,漂亮的锁骨若隐若现,美丽的双眸自带柔媚,红色的嘴唇微微上扬,整个人冷艳而又性感。
  
  顾昊辞与沈貌望着这位女子微微皱眉,溢禾更是惊讶。
  
  “成云诗怎么会来这里?”顾昊辞开口问道。
  
  “我也不知道啊,按理来说她这种身份,怎么可能会来到这里呢。”沈貌纳闷道。
  
  此时成云诗拿着一杯酒优雅从容走向了顾昊辞与溢禾、沈貌,“好久不见。”
  
  溢禾愣了愣,站在顾昊辞旁边不说话。
  
  “好久不见。”沈貌与顾昊辞同时开口。
  
  “昊辞,真的没想到我们还会再次见面,我以为我这辈子都没有再见到你的机会了。”成云诗温柔的看着顾昊辞,举起手中的酒杯。
  
  “我也以为我们没有机会再见面了。”顾昊辞也举起手中的酒杯与成云诗轻轻碰杯道。
  
  成云诗小酌一口酒后,看着溢禾道,礼貌问道:“溢禾,你与昊辞一定很好吧,要幸福哦。”
  
  “她最近自然是好,看她红光满面的就知道。”正在溢禾不知如何应答时,沈貌替她接了围。
  
  顾昊辞深邃的眸子一动,是的,他在意沈貌的这个小小举动。
  
  成云诗看向沈貌,“我料到了我们一定会相见,但是没料到的是昊辞和溢禾会一起来。”
  
  言下之意的就是溢禾不该来这里?!
  
  “溢禾是昊辞明媒正娶的的妻子,他们是一定会来的。”沈貌道。
  
  成云诗微微一笑,“也是,昊辞,我们能单独聊聊吗?”
  
  顾昊辞看了眼溢禾与沈貌,一笑回答,“当然。”
  
  “昊辞。”沈貌说道。
  
  顾昊辞看了一眼沈貌没理会,还是跟成云诗走了,溢禾失落的看着顾昊辞和成云诗走去一旁。
  
  “昊辞,你最近好吗?离开你的这些日子,我都有关注你的消息。”成云诗道。
  
  “很好。”顾昊辞回答道。
  
  “昊辞,再见到你真好,我以为你不会愿意与我单独出来。”成云诗道。
  
  顾昊辞没有回答成云诗的问题,反而一直在看着溢禾与沈貌,沈貌站在溢禾旁边,好似在安慰溢禾一样,忽的,溢禾笑了,沈貌也笑了。
  
  顾昊辞狠狠捏着他手中的被子,漆黑的眸子好像一团墨,浓重的晕不开。
  
  成云诗顺着顾昊辞的视线望去,心中一动,他关注的都是溢禾吗?
  
  成云诗看到顾昊辞身旁摆放整齐的桂花糕,忽的笑道:“昊辞,听说这沈家的桂花糕是出了名的好吃,一般人都是吃不到的,我拿一块给你尝尝。”
  
  就在成云诗上前拿桂花糕时,脚下不小一扭,向前一摔,结实的的摔在了顾昊辞的怀里。
  
  溢禾看到瞳孔微然一缩。
  
  “昊辞,对不起,我…的脚好像崴到了。”成云诗紧紧拧着眉头道。
  
  顾昊辞看向成云诗的脚踝处,红肿一片,“无妨,先带你去房间里擦点药。”
  
  顾昊辞刚将成云诗扶起,只见一个带着眼睛的女孩子走来,担心的说道:“成经理,你怎么崴着了,我先扶你去上点药吧。”
  
  沈貌和溢禾此时也走上前来,顾昊辞将成云诗交给了这个女孩子。
  
  “阿貌,你也去扶着点。”沈老爷子也走上前忽的开口说道。
  
  成云诗看到沈老爷子立马问好,“沈总好。”
  
  沈貌纳闷的看着成云诗和他的父亲道,“爸?她是?”
  
  沈老爷子笑道,“她就是我们沈氏新上任的公关部总经理成云诗,别看她上任没多久,几个难缠的大单子她都拿下来了。”
  
  沈貌温柔笑道,“成小姐,我先扶你去擦药吧。”
  
  沈貌扶着成云诗去上药了。
  
  沈家药房内,沈家的佣人正在给成云诗上药,成云诗微咬粉唇,紧皱着眉头。
  
  “成小姐的能力实在是让沈某佩服,以后沈氏有你这样的人,我也放心许多了。”沈貌忽的开口说道。
  
  “也没什么,作为沈氏的员工,这都是我该做的。”成云诗回答道。
  
  “沈氏能有今天这样的地位都是沈氏的员工一起努力的结果,他们各行其责,并且能将自己的分内工作做的非常好,其原因就是知道自己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该管什么不该管,我想成小姐也一定是这样认为的是吗?”沈貌温柔的笑道,看着成云诗。
  
  成云诗也笑道,“我觉得沈先生说的甚之有理,不过想必沈先生还未接手沈氏,有些事情可能不太清楚,等你接手沈氏便能明白了。”
  
  “云诗啊,你这腿没事情吧。”沈貌正准备说话时,沈老爷子便来了药房。
  
  “谢谢沈总关心,我没什么大碍。”成云诗道。
  
  “没事就好啊,能站吗?”沈老爷子笑道。
  
  成云诗有些为难的看着沈老爷子道:“能是能,只是着高跟鞋…”
  
  “哈哈哈哈,无妨,我刚刚安排了你的助理小小给你准备了一双平底鞋,她一会儿应该就能到,等她到了,我就安排你们回去,养伤要紧。”沈老爷子说道。
  
  “沈总,既然有平底鞋我就能走了,这寿我是一定要为你过完的。”成云诗道。
  
  沈老爷子有些欣赏的看着成云诗,“现在像你这样不娇气的女孩子是越来越少了,也怪不得你能一下就拿下那么多单子,连副总都跟我说你很优秀呢。”
  
  “谬赞了,沈总。”成云诗道。

Ps:书友们,我是宋晴朗,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