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执局 > 第489章 并非同心
    张贵荣揉着发疼太阳穴道“做什么都不跟我们说,这样偷偷摸摸能帮他多久”
  
      孙诩没有什么好解决办法“他现在需要我们耐心一些”
  
      高远吩咐事毕过来“让人在外走动听声和守株待兔无异”
  
      孙诩同意高远看法“这事暂且就这么办吧,也没任何头绪,高大人留守监法寺听消息,我和张护卫回宫一趟”
  
      “回宫?”高远道“太子不是出城了?”
  
      孙诩道“慕护卫说过宫里有刺客,也和张护卫说起如何辨别,如果能找到这个人或许会有新线索”
  
      高远点头目送他们离去,二人出得监法寺,张贵荣道“现在问什么刺客,就算有也是早和宾客出宫”
  
      孙诩道“我要是刺客就不会混在宾客中,因为对方肯定是一人入宫”
  
      这个想法也不是没有道理张贵荣“问问也无妨”
  
      到得宫门孙诩问护卫“今天在宾客中,你们有没有主意到有谁是单独入宫的?”
  
      看守宫门四名护卫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有个护卫道“宾客远道过来怎么会一人入宫,就说那些贺礼一人也拿不了呀”
  
      话落,这护卫突然想到什么“等会,对,好像是有个人让侯统领带进去”
  
      孙诩张贵荣顿然想起侯三让他们扣住时说过的话,二人在护卫面前没有多说什么,对看一眼孙诩问“那人长什么样子”
  
      护卫想得想道“身材很娇脸上白白净净的没和他说话,不知道是哪里人氏”
  
      孙诩看一眼张贵荣是在询问护卫描述和慕雪行说的是否一致,张贵荣领会孙诩眼神微微点头,孙诩在问“那么你们见过那人出宫了?”
  
      “出了,早出了,怎么问起这个人?”
  
      孙诩笑道“没什么,好,你们忙着”
  
      打听到消息二人就不在入宫往街上过去,张贵荣道“我怎么忘了这事,侯三是说过他要让一人入宫”
  
      看看天色孙诩道“找个地方吃饭,边吃边说”一说吃饭张贵荣肚子就响,会响的不光是肚子链条也是。
  
      凌瑶身上链声抖响人移动到窗旁,黄昏光线将屋外空地或是屋檐照射一片金黄,凌瑶视线看向后山走道,葛玉泉视线落在她左脸颊“看什么?”
  
      黄昏橘色光线依附在凌瑶左脸显得青春美好“出路,但是现在不需要这条路,那些找葛公的人会找到这里,抱着这个想法葛公才按耐不动是吗?”
  
      如说没有这个念头那是说谎,只是这个念头仿若笑柄,葛玉泉道“一开始是这样,但是已经过这么长时间,我们最好是靠自己”
  
      这话蕴含暗示凌瑶已经听出“葛公是想今夜走?”
  
      葛玉泉沉住气道“希望在我们冒险之前,就有人来救我们”
  
      这个念想固然是好,只是要看上苍会不会眷顾他们,凌瑶链声在响回案台跪坐“会来的,老天总不会眼睁睁看着那些人恶念得逞”
  
      葛玉泉也是希望好运能够降临,但是后路不能不留“我来时是深夜什么也没看清,你呢?”
  
      凌瑶倒不是深夜过来,当时路上下过马车不是没有逃走念头,只是没有机会这才乖乖回来“让他们押来时寻过借口下马车,当时想走没有机会不知道这里是哪里”
  
      位置葛玉泉有过估算“当时是从渡头过来,想着我们现在是在西丘,可说在西丘何处就不敢肯定”
  
      “西丘!”凌瑶讶声道“这么说离建康不远呀”
  
      “远是不远,但是没有目的地和大海捞针无异”葛玉泉目光渐渐暗垂下去。
  
      有理的话总是会让人心烦,凌瑶不在做声。
  
      声来,是推门声音,陶海如从外而入,入内就在葛玉泉耳旁道“探过路,崖下是条生路”
  
      葛玉泉看一眼凌瑶道“陶公子凌瑶姑娘不是外人,说话不必防她”
  
      陶海如一怔“葛公!”
  
      葛玉泉询问凌瑶意见道“崖下或许是生路你怎么看?”
  
      原来陶海如是在和葛玉泉嘀咕这个,一听凌瑶加以说明“下面的确是生路,只是有陷阱”
  
      “陷阱!”陶海如惊声问“你怎么知道有陷阱?”
  
      凌瑶双眸清明含着警告道“我比你们早来,来时并不是被关在屋内,帮他们打扫过在寨内走过听到一些谈话,下面有路是不错,但是陷阱位置却是不得而知”
  
      陶海如显得懊恼道“这么说是出不去了”
  
      凌瑶提建议道“你就不能打听?”
  
      “打听?”陶海如冷笑“怎么打听,总不能去问,喂你们在崖下是不是有陷阱”
  
      葛玉泉道“打听是不能,会引起他们警觉”
  
      陶海如顿时没了主意“那如何是好?”
  
      凌瑶道“那么到不得已时候,只能碰运气了”
  
      “碰运气!”陶海如起得颇大反应道“你是被关糊涂了这怎么能碰运气,如是什么nn陷阱,一步错那还有命?这地我是不想在留,我想想办法”
  
      有家丁入屋道“公子,梁宝方回来了”
  
      陶海如道“我先出去在找机会过来”
  
      梁宝方马车入内陈九德请自上来接迎,下车梁宝方第一句就问“人都安分?”
  
      陈九德看一眼葛玉泉凌瑶屋舍笑道“听话得很没闹事,但是陶海如要多加注意”
  
      “注意他什么?”
  
      陈九德虽然没表示出监视举动,私下早是派人盯着,陈九德道“他派人去崖下探过路,同时也和我说过想走”
  
      梁宝方对此也没动气微微一笑“就知道他待不住,想从崖下走别拦着,想死就由着他”
  
      陈九德道“可是。。”
  
      梁宝方道“不说他了,进屋说话”
  
      陈九德陪同梁宝方前行,路上,陈九德问“事情如何?”
  
      “失败了”梁宝方显得沮丧回应。
  
      “失败?怎么会!”陈九德失声反问。
  
      梁宝方道“是慕雪行”
  
      “是他?”陈九德在问“那人呢,就这样放过他了?”
  
      “自然是不能放过,我已让人寻他”
  
      二人在屋内落座,陈九德眼珠啄着梁宝方道“国舅怎么说?”
  
      “我们还有一次机会”
  
      “我们?”陈九德失笑道“是你还有一次机会,国舅找我们一来是有钱赚,二来是有些私怨,但是你说有一套周密办法,结果是失败的”9

Ps:书友们,我是万世机甲,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