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海山行 > 第六十六章 风刀谷

  向雪见萧离害停止叙述,忙问道:“最后是谁赢了呢?”萧离害摇了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向雪问道:“你怎么会不知道呢?”萧离害说道:“就在那个司仪准备宣布结果的时候,我的手不小心碰到了自己的口袋。心随意动,眼前的一切突然消失了。”
  向雪好奇的问道:“你口袋里有什么呢?”萧离害笑道:“你猜!”向雪眼珠流转,笑着问道:“能不能给点提示?”
  萧离害说道:“你刚刚都见过了。”向雪笑道:“我知道了,是你用来开启机关的那把钥匙。”萧离害笑道:“这把钥匙可是大有来头哦!它叫井中月,是上古十大神兵之一。”
  向雪想了想,说道:“我好像在哪里见过它,只是一时想不起来了。”萧离害说道:“你确实见过它!当时,它是簪在一个女子的发梢上。”
  向雪恍然大悟,忙说道:“对了!是仙女岛那个浣脚的女子。不过,她的东西怎么会在你这里?”萧离害笑道:“你再猜!”向雪白了他一眼,冷冷的说道:“看你们当时你侬我侬的样子,就知道是她送给你的。”
  萧离害笑道:“错了!是借,不是送。”向雪说道:“那有什么区别?”萧离害说道:“确实没什么区别。我想,她根本就没指望我会归还。”向雪问道:“为什么这么说呢?”萧离害说道:“我是很想归还,就怕冰雪之王不给我机会。”
  他见向雪沉默不语,继续说道:“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我想让你留下来,等待各族高手的到来。至少,这里是安全的。”向雪摇了摇头,说道:“我要的不是安全。”萧离害急道:“但我需要你安全,需要你帮我将井中月归还。”
  向雪转过头去,说道:“你的话说完了吗?说完,我们就出发吧!月之影还在前方等待呢。”
  漫天冰雪,冷却的是谁的心?万籁寂静,思念的是谁的情?
  月之影一动不动的站在风中,雪花落在她的头顶,飘过她的双肩,她却浑然不觉!
  萧离害走近她的身旁,伸手拂去她身上的雪花,笑道:“要是我再晚点过来,这里就多一尊雪人了。”月之影淡淡的说道:“雪人多好,至少没烦恼。”
  萧离害拍了拍她的肩膀,说道:“你放心,只要我还活着,就一定会让你去见到你想见的人。”月之影问道:“我能相信你吗?”萧离害笑道:“忘了告诉你,是他让我来见冰雪之王的。”
  月之影略显激动的问道:“他,他还好吗?”萧离害说道:“至少比我好!至少他还能将我的心挖出来,至少他还能挟持着我的救命恩人,逼我来到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月之影说道:“早就听说他很坏,只是,没想到他竟这么坏!”萧离害笑道:“怎么了?后悔了吗?”月之影摇了摇头,说道:“没有对错,就没有后悔!”
  萧离害叹道:“果真是,男不坏,女不爱!”向雪冷冷的说道:“你也好不到哪去。”萧离害转身,拱手笑道:“多谢夸奖!原来,我还有被爱的潜质。”
  向雪“噗嗤”一笑,说道:“真没想到,还有人以坏为荣?”萧离害望着向雪如花般的笑颜,不禁痴了。向雪问道:“我脸上有花吗?”萧离害笑道:“是心花!”他伸手在向雪身前一握,一朵冰花出现在他的手上。
  他将冰花递给向雪,说道:“记得,有人说过,思念是世上最毒的毒药。我想说,比思念更致命的是微笑!思念最多折磨一个人,微笑却可倾覆一座城!”向雪严肃的说道:“那我可不敢再笑了,万一把安瑞城笑倾,我父王非气死不可!”说完,她忍不住又笑了。萧离害笑道:“傻瓜,安瑞城迟早会为你而倾的!”
  月之影咳嗽了一声,说道:“前面就是风刀谷,是通往冰雪宫殿的必经之路。那里是个风口,风经过两座冰山的夹缝,被压缩后,威力巨大,如同无数把狂舞的飞刀。”
  风刀谷口,狂风怒吼。
  萧离害背贴冰壁,将头慢慢的探向谷口,狂风扑面,如刀割一般。他将头缩了回去,拍了拍心口,说道:“如此惊心动魄的风声,我还是头一次碰见。”
  月之影说道:“这里还不算什么,往深处走,那才叫恐怖。”萧离害问道:“你进去过?”月之影点了点头,说道:“可惜,没走多远,就退回来了。”萧离害问道:“怎么了?”
  月之影面带惊恐的说道:“越往里走,风刀越劲!起初,我还可以凭借恢复法术修补被风刀割裂的伤口。慢慢的,我的恢复法术已经无力让伤口复原了。最后,我每前进一步,都感觉到刺骨的疼痛。等我退出谷口的时候,我才发现全身早已血肉模糊了。我花了整整三个时辰才让自己恢复原状!”萧离害想了想,问道:“还有别的路可走吗?”月之影说道:“当然有!不过这条是捷径,过了风刀谷,就可以远远的看到冰雪宫殿了。”
  萧离害点了点头,说道:“那我们就暂且试一试吧?实在不行,我们就改道。”向雪说道:“我没意见!只要能早点到达冰雪宫殿就好!”
  萧离害打头,向雪居中,月之影走在最后。他们皆背贴墙壁,慢慢的向前移动。起初,萧离害的魔法护盾还能坚持好长一段时间。慢慢的,魔法护盾存在的时间越来越短。萧离害不停的生成魔法护盾,精神力也随之迅速的流逝。月之影只要看到萧离害身上的魔法护盾消失,就会迅速的为他加持恢复术,绿光一闪再闪,直到萧离害身上重新现出魔法护盾。
  走着走着,萧离害感觉到冰壁上似乎有字,他一看之下,不禁哑然失笑。他笑着念道:“凌云到此一游!”仔细一看,字里行间还夹杂着丝丝血迹!月之影说道:“再往前走,就是刺骨的风刀了。”
  萧离害点了点头,继续朝前走去。走了没多久,他突然停住了脚步。向雪问道:“怎么了?”萧离害说道:“你看前方。”向雪从萧离害肩后探出一只眼睛,只见,前方不远的地方,趴着一具巨大的动物残骸!萧离害说道:“我估计那是一只成年的北极熊,不知何故竟会跑到这里来?”月之影忧伤的说道:“它叫尤利,曾是冰熊之王。多年前被我驯服,成了我的坐骑!”
  萧离害问道:“是你带它来这里的吗?”月之影点了点头,说道:“是它为我挡住了致命的风刀,我才能成功逃脱的。”萧离害若有若思的点了点头。
  向雪问道:“现在怎么办?是前进还是后退?”萧离害抽出背后的黎明之刃,意念一动,剑尖直抵对面的冰壁。剑随指尖,呈陀螺状旋转,很快,冰壁上出现了一人来高的一个冰洞。
  萧离害还剑入鞘,大声说道:“你们一人握住我的一只手!快!”
  向雪刚握住萧离害放在身后的左手,只觉眼前一暗,就出现在了一个冰洞中。萧离害放开了她们的手,背靠洞壁,盘膝坐了下来。
  月之影问道:“你刚刚施展的是挪移术吗?”萧离害睁开眼睛,笑道:“这是我自创的小挪移,移动的距离有限。跟随心所欲的大挪移比起来,真是小巫见大巫!”月之影说道:“大挪移是神的法术,没什么好比较的。”萧离害说道:“这小挪移都耗了我大半的精神力了,大挪移更没办法想象了。我得恢复一阵,你们千万别把头伸出去啊!”他又闭上了眼睛。
  萧离害缓缓的睁开眼睛,看见月之影正睁着大大的散发着淡绿光芒的眼睛,痴痴的望着自己。他笑着说道:“你是希望我走这条路吧?”月之影说道:“我一直想把尤利的尸体埋葬,只是,我一个人无力完成。”萧离害说道:“那你为何要隐瞒呢?”
  月之影淡淡的说道:“跟你说实话,你还肯深入吗?”萧离害摇了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我现在还在犹豫,是否继续前进?”月之影问道:“那你能帮我吗?”萧离害笑道:“都到这里了,肯定要帮了。”
  他想站起来,却发现向雪竟靠着他的左肩睡着了。他朝月之影招了招手,低声说道:“你过来替我,我去帮你料理尤利的尸体。”
  萧离害见月之影靠着冰壁盘膝坐下,将向雪的头轻轻的往她的肩膀上一靠,站了起来,朝洞口走去。
  月之影见他弯腰抽出背后的黎明之刃,不停的舞动着。良久,萧离害还剑入鞘,退了回来。月之影问道:“好了吗?”萧离害点了点头,说道:“虽然它的尸体被风刀割的四分五裂,不过总算将它们都放入了我新掘的冰洞中。你去看看它吧!”说着,他坐了下来,替下了月之影。
  月之影站在洞口处,望着对面的冰壁。光滑的冰壁上新刻着几个竖立的大字:“冰熊之王尤利长眠于此!”一个箭头指向下方一个冰雪覆盖的冰洞。大字左下方刻着几个小字:“主人凌云泣立。”
  月之影眼中泪光闪烁,不经意一瞥,发现左前方还有一个新掘的冰洞。她转身说道:“我知道你的选择了。”
  萧离害笑道:“真聪明!没错,我的计划是不停的朝冰壁的对角位置挖冰洞,然后用小挪移向前方的冰洞移动。这样虽然是比较慢,但至少可以让我们顺利通过风刀谷。”
  向雪揉了揉眼睛,问道:“已经通过风刀谷了吗?”萧离害笑道:“理论上是!”向雪一愣,随即回过神来,说道:“那就是没通过喽!”她朝外面看了看,问道:“我睡了很久吗?怎么天就亮了?”
  萧离害笑道:“天就没黑过。”他脸色一变,说道:“不对啊!这么久了,天也应该黑了啊!”月之影说道:“这个季节,这里没有黑夜,只有白天。”
  萧离害点了点头,说道:“看来,我们位于极圈内。这里应该是半年白天,半年黑夜吧?”月之影笑着点了点头。萧离害心想:“难怪,上次来的时候,天一直都是灰蒙蒙的。”
  向雪推了推萧离害,说道:“怎么不回答我?”萧离害问道:“什么事?”向雪一字一句的说道:“我问你,我的那把沉鱼匕首你带来了吗?”
  萧离害从袖袋中摸出匕首,递给她,说道:“一直随身携带呢。”向雪接过匕首,笑道:“算你有点良心!”她转身,在洞壁上刻下了几个字。萧离害笑着念道:“向雪到此一游!”他摇了摇头,接着说道:“太没创意了!”
  向雪又继续刻了几个字,问道:“这个有创意了吧!”月之影笑着念道:“萧离害大混蛋到此一游!”
  萧离害说道:“把匕首给我一下!”向雪忙将匕首藏在身后,说道:“不给!”萧离害站了起来,说道:“我自有办法。”向雪见他弯腰抽出长剑,在洞口处一阵挥舞!
  这是一片平坦的冰原,三串深浅不一的脚印平行着向前延伸。中间的那串脚印最浅,近乎是踏雪无痕;左边的稍深一些,刚过鞋底位置;右边的最深,几乎快没至脚踝。
  脚印的尽头处站着两女一男,位于右边的女子嘟囔道:“冰雪宫殿明明就在眼前,怎么走了半天还是没到?”
  位于中间的男子笑道:“雪儿,太阳也在眼前,为何我们却抓不到呢?”向雪大声说道:“不要跟我说话!”左边的女子说道:“我们差不多走了一半的路程,再走几个时辰就会到了。”向雪看着左边的女子,问道:“月之影姐姐,你的眼睛干嘛要蒙着白布呢?”
  月之影说道:“我的眼睛不大适应这么强烈的阳光。”向雪问道:“那你能不能告诉我,大混蛋在冰壁上刻着的是什么吗?”月之影说道:“那是两行字,写着:婷婷玉立,丝丝风动;笑魇残留,梦回才懂。”
  向雪问道:“怎么?不是骂我的话吗?”位于中间的萧离害笑道:“我才没你那么无聊呢!”向雪问道:“那你说,为什么要刻那两句话?”萧离害说道:“因为,因为,因为我高兴!”说着,他一下跑开了。
  向雪撒腿就追,没追几步,整个人就扑倒在雪中。月之影忙上前将她扶起来,问道:“你怎么样了?”向雪拍了拍身上的雪花,说道:“我的脚崴了,走不动了。”
  脚印继续向前延伸,不过只剩下两串,向雪正趴在萧离害的肩膀上甜蜜的笑着。

Ps:书友们,我是水一番,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