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山山传奇:坎坷认爱 > 第三百四十七章 试探口风

  为了避免被别人发现踪迹,千山山和尹心石黄昏后才回到长升堡。他们只离开了不到三天的时间,尹长升的身体却有了很大的起色,他自己已经能够借助拐杖行走。尹心石又惊又喜,心想如果父亲的病好了,他就可以安心地随千山山隐居深山。
  千山山发现自己的身体后,内心始终无法平静,她恨不得立刻去找沐天白问个清楚。可是她又担心既然沐天白刻意瞒着这件事,说不定有什么重大隐情。一旦他知道自己发现了那处秘密的地方不知道会不会对自己不利。看来自己只能暗中进行调查,可是自己接触不到沐天白,又没什么武功,如何能查个清楚。
  她在长升堡一举一动都有人知道,连随意出入都做不到。现在尹心石恢复了记忆,更会把她保护的周周全全,她连调查的机会都没有。千山山发起了愁,她想起沐天白对自己说的话,心想自己如果答应他,回到他身边就有机会了。可是自己一旦这么做,尹心石一定会备受打击,他也不会同意。
  千山山晚上洗过澡,穿着浴袍走出浴室,一眼看见尹心石赤着身体躺在自己床上。她心里开始烦躁起来,她坐在镜子前梳了梳头发,迟迟不肯到床上去。尹心石看她似乎有些不开心,走到她身边从身后抱着她说道:“你怎么愁容满面的?”
  千山山从镜子里看着尹心石,幽幽地说道:“我可能有些累了,所以没什么兴致。”
  尹心石突然含住千山山的耳垂开始闭着眼睛亲吻。千山山望着镜中尹心石心情激荡的样子,说道:“如果有一天我离开你,你会怎样?”
  尹心石立刻睁开眼睛,看着镜子里千山山的表情,看出她不是在开玩笑。他突然把千山山抱到床上扑到她身上说道:“你敢离开我!”他抚摸着千山山的脸又说道:“你到哪里,我便跟你到哪里,你休想摆脱我。”
  千山山又说道:“那要是我死了呢?”
  尹心石马上捂住千山山的嘴说道:“不许说不吉利的话,你这是怎么了,为什么看上去怪怪的?”
  千山山拿开尹心石的手说道:“我是说万一,毕竟世事无常,万一我要是永远在世上消失了,你会怎样?”
  尹心石望着千山山,情绪似乎有些激动地回答道:“我也不知道我会怎样,我无法想象一旦失去你的日子我该怎么过。山山,以后不许再问这种傻问题,我真的不能没有你。”
  千山山又说道:“那,如果万一有一天我变心了,喜欢上了别人你会怎样?”
  尹心石皱了皱眉说道:“山山,你有什么事瞒着我吗?”
  千山山说道:“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尹心石说道:“你要是敢移情别恋,我不会让你得逞的,我一定会杀了那个让你变心的人,把你夺回来。”
  千山山闭上眼睛心想看来现在自己要对付的不止沐天白,尹心石才是自己最大的绊脚石。
  尹心石拍了拍千山山的脸,让她睁开眼睛,看着她的眼睛说道:“山山,这辈子你就是我尹心石的,我是不会对你放手的。你别再胡思乱想了,我一定会死心塌地的对你好,宠你爱你,绝不让你受半点委屈,让你成为世上最幸福的女人。”
  千山山说道:“可我现在一点都不觉得幸福。”
  尹心石脸色微变,马上紧张地问道:“山山,我哪里做的不好,你告诉我。”
  千山山说道:“我觉得我现在没什么自由,尤其是还领了你们长升堡的俸禄,每天在那个火药间配制火药。我觉得自己就像一个劳工一样,不能随心所欲的出去逛街,游玩。”
  尹心石一愣,马上又说道:“让你一个女孩子每天与那些矿石打交道,是有不妥。我看这火药也储备的差不多了,从明天开始你就不用再去那里。我明天带你出去逛街游玩怎么样?”
  千山山说道:“你还有许多事要做呢,我不用你陪我,我想要自己出去。”
  尹心石说道:“我怎么能放心让你一个人出去呢?”
  千山山说道:“所以我才觉得自己没有自由,你跟着我,我会觉得你为了陪我放弃了正事,我怎么还能开心的玩?”
  尹心石说道:“那我让尹振陪你。”
  千山山马上又说道:“尹振也有许多事要做呢,你找两个武功高强又没什么重要事的人专门做我的跟班和保镖就可以了。”
  尹心石有些无奈,他说道:“山山,现在沃裕山庄虎视眈眈,我实在是不放心。”
  千山山有些不耐烦地说道:“我会倍加小心的,我也不是任性不顾安危的人,再说我也不会天天出去,也不会到不安全的地方去。你就连我这点小小的愿望都不能满足吗?”
  尹心石看千山山不高兴了只好妥协,千山山的脸色这才稍有缓和。尹心石趁机伸手去脱千山山的衣服,千山山马上按着他的手说道:“我今晚不想。”
  尹心石亲了她一口,说道:“那让我好好吻吻你总可以吧!”
  千山山点点头,尹心石马上送给她一个深情绵长的热吻。亲吻之后,尹心石说道:“你嘴里的假牙味道不太好,咱们想办法把它们弄掉吧!”
  千山山粘着这些假牙也是很难受,偶尔还会感觉到有异味,想了想说道:“明天我想想办法吧!”
  尹心石马上说道:“你小心试试,可别伤到自己,实在不行就如此也行,我刚刚不过是随便说说的。”
  第二天一早,千山山照旧去听经阁跟千姿学武功。之后她回到心石苑自己的房间,拿出那种黏性植物的叶子汁液,将嘴里的假牙拿了下来。她马上感到嘴里舒适极了,她在嘴里含了些盐水。
  这时尹心石走了进来,看到千山山惊喜地问道:“你把假牙拿下来了,你怎么办到的?”
  千山山淡定地指了指桌子上的锉刀和一堆粉末,含着盐水含糊地说道:“一点点锉下来的。”
  尹心石担心的问道:“那你有没有伤到?”
  千山山摇摇头,尹心石还是不放心,千山山不给他看,把嘴里的盐水吐掉问道:“你怎么这个时候回来了?”
  尹心石说道:“我给你挑了两个得力的跟班,他们就在门口。”
  千山山马上走出去,门口站着两个少年,一看就是高手。那两个人看到千山山马上过来施礼,千山山很满意。这两个人一个叫尹忠,一个叫尹义,都是从小就跟着尹心石的。
  尹心石把人带给千山山又继续去长升堡正堂做事,临走前还给了千山山一个腰牌,有了这个腰牌,千山山可以自由出入长升堡。
  千山山立刻拿着腰牌带着尹忠,尹义出了长升堡。她先是来到上次和尹心石一起去过的那个钱庄,提了些现银,然后又到绸缎庄给自己和他们两个每人买了一身衣服。她特意给长得一脸贵气的尹忠挑了一身比较好的衣服,然后给自己和尹义挑了相对普通的衣服。三人换上衣服,给人的感觉尹忠是公子,千山山和尹义是两个跟班的。
  尹忠换上千山山给他挑的衣服后觉得有些不妥,不过马上想到这样也好掩人耳目,说不定更有利于保护山公子。
  千山山看时间还早,就带着他们两个来到一座茶楼。这座茶楼坐落在湖边,有一小部分还建在水面上,风景秀丽。她特意要了一个靠水面的雅间,让尹忠和尹义坐在雅间外面的散座。
  千山山望着窗外的湖水,心想自从沃裕山庄攻占了千家堡,就没再有什么大规模的行动。不知道他们是忙于管理千家堡城内的老百姓还是又有什么图谋。
  她正想着,忽然门口闪进来一个人,她一看是沐天白,心里一阵窃喜。她出来的目的正是想找沐天白,她本打算过一会儿直接去骷髅斋找他的,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了他。
  沐天白看上去比以前消瘦了一些,他以前总喜欢穿一身白的,现在却穿了一身灰色的衣衫,看上去有些憔悴。他对千山山说道:“山山,想不到你一个人出来喝茶。”
  千山山说道:“最近发生了太多的事,我一个人出来散散心。”
  沐天白担心的说道:“山山,现在沃裕山庄的人无处不在,你一定要小心,不要到偏僻的地方去,最好带几个人在身边。”
  千山山说道:“跟班我倒是很有,只是不喜欢他们打扰我罢了。沐副堡主今天怎么这么有空?”
  沐天白说道:“其实这家茶楼是我们千家堡的一处秘密据点,我是来这里打探消息的。刚好看到你来这里喝茶,就过来问候一下。”
  千山山漫不经心地说道:“那多谢沐副堡主关心喽!”
  沐天白内疚地说道:“山山,对不起,我没照顾好老夫人,让她老人家遭了沃裕山庄的毒手。我,我真是无颜面对你!”
  千山山低头沉默不语,心里想着该怎么向沐天白打探自己身体的消息。
  沐天白又说道:“山山,你奶奶的骨灰还没埋葬,我在她老人家的灵前发誓要把千家堡早日夺回来,把她老人家葬在祖坟。山山,你能回来帮我吗?”
  千山山想了想试探着说道:“沐副堡主你可能真的误会了,有件事听起来相当不可思议,我也不知该不该告诉你,我怕我说了你以为我精神出了问题。”
  沐天白一愣,说道:“山山,你尽管说,我知道你的思维很正常,我也知道你不会耸人听闻,说一些不存在的事,你说的一定是真的。”
  千山山犹豫了一下说道:“这件事听起来也许令人难以置信,但是我说的都是真的。但是我自己也不知道为何会这样。我从来没对任何人说过,因为我觉得没有人会信我。算了,我还是不要说了。”
  沐天白马上说道:“山山,我信你,你说吧!”
  千山山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才说道:“你有没有发现我这个人有些与众不同,比如说我的那些神奇的发明。”
  沐天白说道:“你的这些发明确实让人惊叹,我想当今世上的人没人能做到,你真是个奇才。”
  千山山马上说道:“其实我一点也不神奇,我之所以知道那么多,是因为我不是你们这个地方的人。我不是在胡言乱语,我说的是真的,我来自非常遥远的地方。而且非常巧合的是我也叫千山山,和你们的千大小姐同名同姓。但是我和她的长相不同,我没有她那么漂亮。我来的那天,刚好是她和你的订婚前夜,她被劫走的那晚。我也不知为什么,我之前还在我住的地方,没想到醉的不省人事后再醒来就到了这里,而且我的灵魂竟然跑到了千大小姐的身上。这件事听起来非常诡异,可是它确确实实发生了,我的身体是千大小姐,可是我的灵魂是原本的我。所以我对你们千家堡的事真的不关心,我现在只想要回到我自己的身体,回到我原本住的地方。我离开家已经两年多了,我真的好想回家!”
  沐天白望着千山山,沉默了半晌,说道:“你说的这些太不可思议了,我从没听说过有这种事。”
  千山山叹了口气,说道:“我就知道没人相信,我实在是憋在心里太久了,想找个人倾诉一下。很抱歉,我算不上是真正的千大小姐,我帮不了千家堡什么。我和她互换了灵魂,她应该在我的身体里,也许她在我的家乡,与这里相隔万里的地方。可惜我们这辈子可能都见不着,也换不回来了。我只想在你们这儿重新开始生活,不想承担什么责任。”
  沐天白忽然说道:“我说过我会相信你的,我相信你说的。”
  千山山假装一惊,然后惊喜的说道:“你相信我,不认为我是疯了吗?”
  沐天白笑道:“虽然你说的很难让人相信,不过大千世界无奇不有,我也确实看得出你的性格还有一些才华是以前的山山不具备的,所以我选择相信你。”
  千山山有些激动地说道:“谢谢你!我现在心里好受多了。”
  沐天白好奇地问道:“你说你来自很远的地方,那是哪里?”
  千山山心想告诉他自己来自未来是一两千年之后的人他会信吗,于是她用外语对着沐天白说了一大堆话。
  沐天白怔怔地望着她,一脸懵。千山山又说道:“我们那里的语言和文字和你们这里完全不同,我不知道该怎么翻译,我直接用我们的话说你又听不懂。”
  沐天白尴尬地笑了笑说道:“不管怎么说,我们还是很有缘的,如果你有什么需要尽管开口。我也想找寻真正的山山,也许我以后还会麻烦到你。”
  千山山马上说道:“我也想找她,和她换回身体。你要是发现了什么线索一定要告诉我!”
  沐天白点点头,说道:“这里是我们千家堡的联络地,如果你想找我,就和掌柜的说一声,他会通知我的。”
  千山山说道:“如此甚好,那我今后找你就方便了。”
  千山山看沐天白口风非常紧,丝毫没有提及自己想知道的事,就起身告辞。她领着尹忠和尹义去酒楼吃了一顿好的,又带着他们两个在街上随便逛了逛,才返回长升堡。

Ps:书友们,我是东一木,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