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致命游戏等您来战 > 第五十三章 惩罚
等到云落天干完活儿,时间已经到了下午的5点多了,饥肠辘辘的云落天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竟然还能用比往常更快的速度来到11楼的餐饮区。
  
  狼吞虎咽的吃完自己点的餐后,云落天终于满足的靠在椅背上,揉了揉有点撑着的肚子,发出满足的叹喂。
  
  “滴滴~”晚上的游戏分组信息依然准时的出现在云落天的个人端上。点开一看今天又有了新的角色的加入,而这个角色的加入,让局势更加复杂了。
  
  云落天重点看了一下这个角色信息。
  
  “混血儿:身怀灭神者,和神族血脉,但是却和普通人没什么不同。
  
  技能:第一个晚上可以选定一个玩家混血,混血成功之后,白天需判定自己所混血的人是哪个阵营的,如果混到了灭神者,玩家将和灭神者一个阵营;反之,和好人一个阵营……”
  
  云落天仔细看过这个混血儿的介绍之后,不得不说,这个角色让游戏充满了变数。
  
  更关键的是,这个角色无论混入了哪个阵营,他都是以平民的身份存在。
  
  云落天抚摸着自己的个人端,陷入思考当中。那还亮着的个人端屏幕上,大刺刺的写着:“身份混血儿。”
  
  然而没有等云落天分神多久有一条信息提示音打断了云落天的思绪。
  
  “敬告各位参加了集训的玩家,鉴于部分教练滥用职权,侵害玩家利益,这种事情是节目组不允许的,现对玩家公布对于教练张某某,李某某等人的处罚措施:取消教练职责,降级成为玩家补充到玩家队伍中,且新手期内不允许使用训练器材。执行人:北月狐!”
  
  云落天看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就知道这下参加了训练的玩家一定炸开了锅。
  
  果不其然,没一会儿,云落天自己的个人端就“滴滴”的响了个不停,全是自己的组员发过来的询问信息。
  
  “小天,这不会是你上诉的结果吧?”
  
  “我擦,天哥,厉害了,直接把教练拉下马了呀!”
  
  “落天,你还好不?”
  
  ……
  
  云落天看着这一条条的信息,不由得觉得这些伙伴还是挺不错的。
  
  但是……有几个能一起走到最后呢?走到了最后,又该如何呢?想到这里,云落天摸了摸个人端,原本还有些欣喜的表情,带上了些许的苦涩。
  
  算了,今天也不过是第四夜而已,一年365天,还有那么久,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吧,何况谁又能保证这中间死掉的人里只有别人没有自己呢!
  
  云落天甩甩的头,抛开杂乱的思绪!一一回复了伙伴们发过来的消息,摸摸脸上的一直没来的及处理的伤疤,不由得发出“嘶”的一声痛呼。
  
  “啧,还是先回去处理一下伤口吧!”云落天嘀咕了一声后,直接起身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一路上,云落天还在仔细的考虑要不要和易鹤商量一下,自己还是另外安排宿舍吧,毕竟那堆教练里面,还有人在想方设法的给易鹤使绊子呢,自己帮不了易鹤,想想办法不给易鹤惹麻烦总是可以的。
  
  云落天越想越觉得可行,暗自打算等见着易鹤就好好和易鹤说说这事儿。
  
  没曾想,一推开门儿,易鹤已经和斩暨在大厅等着自己了。
  
  “鹤?”看到易鹤的一瞬间,云落天下意识的侧过脸,把被划伤的那半边脸藏了起来,干笑了两声:“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然而只顾着把最严重的这边藏起来的云落天,却忽略了没划伤的这一边脸同样有着瘀痕。当然也不知道易鹤看到这些瘀痕的时候,瞬间变得难看的脸色。
  
  “今天的事情为什么不直接我?”然而易鹤很快就调整了情绪,只是没有回答云落天的问题,反问了回去,语气倒是听不出有什么不良的情绪。
  
  “我觉得他们最终的目的是想试探你的态度,我不想拖累你!”云落天实话实说,还不忘嘱托一句“他们似乎对你有什么企图,鹤,你可千万要多加小心!”
  
  “我虽然不知道你的真实身份,但是这么长时间,包括来到这里之后,你可以说是除了母亲之外,对我最好的人了,我不希望成为你的累赘。你放心我会努力训练的,使自己变强,争取以后能够帮到你。”云落天越说越觉得有些担心起易鹤来。
  
  关心则乱,云落天也忘记了自己的脸被划伤了,转过头看着易鹤:“只是这段时间,鹤也要千万小心,你也说了这一次的节目组变数太多,我今天还看见了北月小姐……”
  
  本来还想继续说的云落天,却看见易鹤的脸色变得有些骇人,声音也就越来越低,然而易鹤散出的低气压,却是一点儿回转的感觉都没有,冷汗从云落天脸上滑过,最终不得不讷讷地闭上了嘴。
  
  “脸上的伤怎么回事?”等到云落天彻底闭嘴之后,易鹤目光灼灼的盯着云落天脸上已经结痂了的伤疤,语气不善的质问道!
  
  “这个是我不小心弄伤的!”一听到易鹤的问话,云落天暗叫一声糟糕,只想着试试能不能蒙混过关。
  
  “哦?”易鹤收回盯着云落天脸上伤疤的目光,看向云落天有些心虚的眼睛,不置可否的“哦”了一声,“你还是先去处理伤口吧!一会儿还要继续参加游戏呢!我们回头再说这件事!”
  
  “等等,斩暨,你去我房间拿点药出来,你知道是什么的!”易鹤两句话打发了云落天,看着云落天准备老老实实的回到自己房间,突然出声叫住了他,打发斩暨去拿药。
  
  斩暨不情不愿的跑去易鹤的房间,没一会儿就拿着一小瓶药出来了,看样子是涂抹类的。
  
  易鹤伸手接过斩暨递上前的药,随手扔给了云落天:“行了,你快去上药吧,这个药效果不错,还不会留疤。”
  
  云落天手忙脚乱的接过药,听到易鹤最后一句话,刚想嘀咕一句说“一个男人怕留什么疤”,但是看到易鹤还没有完全放晴的脸色,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默默的回到房间涂药去了。
  
  易鹤却在看到云落天回房之后,彻底的拉下脸:“斩暨,我让你去保护他,你就是这样照看的吗?”
  
  “只是和小孩子打一架而已,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再说了,你也说了为了他的成长,不要随便插手的!”斩暨丝毫不受易鹤难看的脸色影响,公事公办的回答着。
  
  “你还真把他当儿子养了呀!就许你收拾,其他人伤着他还得找他们算账?”末了,斩暨还不忘调侃一句。
  
  “小天是她的孩子,在我心里和我的孩子没什么区别!”易鹤完全没理会斩暨的调侃,语气非常认真,“而不巧的是,我还就是一个护短的家伙!”
  
  “查查到底怎么回事,还有那个故意刁难他的教练全名叫什么,现在被安排到哪里去了!”不理会斩暨嘀咕着“可她只当你是哥哥!”,易鹤一边吩咐着,一边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门合上的瞬间,斩暨看到易鹤已经恢复正常的脸色,不由得会心一笑:这招恐怕是那些人猝不及防的吧!天赐良机!

Ps:书友们,我是如若有天意,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