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泫渊 > 第六十六章 刀从何来
    康启二十七年,这一年的中秋与秋分离得很近,相差只一天。每年的中秋节,皇帝都会在洛阳皇宫的紫极殿前宴请文武群臣。而今年,虽然幽州战事已经结束,并、凉二州依旧还深陷战争的泥潭。数十万禁军收拢在司隶洛阳郡内,国库没有一两银子发往并州灾区。
  
      当然,每年的宴会也没有如期举行,只是在晚间,满月初上之时皇帝请了三人在被他自己偏爱的百花亭内,简单的摆了一桌酒宴。这三人分别是尚书令、年近八十的老太尉、紫霄宫掌教真人。
  
      老皇帝头戴束冠,穿着一身黑色长袍,长袍上精致的蜀绣,绣有九条金龙环绕袍身,不仅仙气腾腾更多的是掩饰不住的奢华和威严。“叮~”九龙磐华戒触碰酒杯发出清脆的声音,杯中酒不多,但有些粘稠,一闻便知是极烈的好酒。皇帝声色懒散的举杯道:“在座的,包括孤在内,都是一大把年纪的人了,难得清闲,今日酒桌上不谈国政。众卿,请吧。”说罢,不失威严的微微一笑,一仰脖子,一饮而尽。
  
      其余的三位老人,同时要端杯站起,皇帝微仰着脸,斜靠在椅背之上,伸出手向下压了压言道:“免了,免了,孤说过了,今日就是我们四个老家伙趁着中秋吃个饭。”
  
      老太尉与尚书令对视一眼,眼神中说不出都闪过一丝复杂,又坐回凳上,又微微躬身言道:“谢陛下。”
  
      老太尉刚想说话,皇帝忽然言道:“老太尉,你是三朝元老了吧?孤记得你比孤还要年长十余岁,是怎么把身体保养的如此康健?”
  
      八十多岁的老太尉,一直是屁股尖挨着凳边,始终不敢坐实,闻言不失恭谨的笑了笑,双手颤颤巍巍的一作揖言道:“陛下,你折杀老朽咯,月华老真人坐在这里,老臣安敢说自己身体如何康健?安敢胡乱去言那长寿之法?”
  
      这位当朝老太尉所言非虚,他八十多岁高龄,已然老态龙钟,颤颤巍巍,而坐于一旁的月华真人传有二百年寿,虽满头银丝披肩,却面色红润如玉,单看身形与三、四十岁无异,尤其近几年又明明是一副返老还童的迹象。
  
      皇帝闻言扭过头来,对一副仙人出尘模样的紫霄宫掌教言道:“老真人果真厉害,当初卜出八个字,便化解了幽北十万之敌,孤有意封老真人为国师,老真人意下如何?”言罢微顿,还不等月华真人说话又继续道:“天下人都知道,老真人乃世间最长寿之人,不妨教教孤,这长生之法如何?”
  
      月华真人微眯双眼,不去理会皇帝说所要封国师一事,而借《纯阳真经》中的一句话言道:“天一生水,人同自然,肾为北极之枢,精食万化,滋养百骸,赖以永年而长生不老。”
  
      一直都是懒散形态的皇帝闻言微挑了挑眉毛,又点了点头,对这说与没说差不太多的话不置可否。慢慢站起身来,走到亭边,望向天上满月,负手而立。站在亭外两侧的两名宫中侍女都向后各退一步,低下了头。
  
      月华真人仿佛知道皇帝心中所想,没有随着两位位极人臣的比他年轻一百多岁,却老的不像样子的二人站起,而是独坐在那里缓缓言道:“陛下,刘阁主在回长安的路上,恐怕不日就要北上并州。贫道便打算明日返回紫霄宫,竟待玄武归位。”
  
      皇帝没有转过头来,先是淡淡的说了一声:“知道了。”而后微微点头言道:“你们江湖中事,你们江湖了,孤也不去管,可有一样,孤与天机阁态度一致,不能祸及长安。”
  
      今日中秋百花亭亭外与往日百花争胜的景象不同,数不清的菊花铺满百花亭周围,一片耀眼金黄。而雷霆居正院与侧院交界处有一颗桦树,树叶慢慢由青变黄,纷纷飘然下落。
  
      郭金、曹起、黄平、孟倩、泫渊并排站在正堂之前,听孟萧训话。而阿文抱着黄明可怜兮兮的站在一旁,眼神幽怨,回不了罗刹不说,黄平好不容易下山,却要站在这里,阿文都觉得自己变成了深闺怨妇。每晚深夜把孩子哄睡了以后,想黄平想的都睡不着觉。总觉得哪里干燥的不行。
  
      可能是昨日孟萧的样子太过狼狈,今日恢复成正常模样之后,反而让人觉得比平日里年轻了好多。原本鬓角间已经有些许的白发,今日看来都少了很多。不过,没有如以往一样,颇爱穿深红色长袍的孟萧,今日一袭青袍负手站立在正堂门下环视众弟子。
  
      孟萧看了看众弟子身后的那柄黑色巨刀,没有跟下首弟子们说话,反而转头看向了抱着孩子站立一旁的阿文,面无表情的言道:“我带领众弟子闭关修炼,平日里雷霆居的一些生活琐事竟要麻烦公主,老夫心中颇过意不去。”
  
      还不待阿文说话,黄平向前半步,双手抱拳一躬到底,恭谨的答道:“阿文于我成婚,便是我媳妇,便是我雷霆居的人,您老人家不用这么客气的。”说罢嘿嘿一笑。
  
      孟萧忽的眉头轻皱,眼神凌厉的扭过头来冲黄平言道:“回去,为师与你说话了吗?”
  
      包括黄平、阿文的在场众人均是在心中一愣。孟萧平日里虽然严厉,但极少管束弟子们这些芝麻琐事,“大侠”这词形容孟萧在合适不过,从来不据小节。黄平天资出众,为人又勤奋机灵,除孟倩为亲生女儿外,孟萧最疼爱的便是黄平,疼爱的程度甚至超过了孟倩,从未对这三弟子说过一句重话。
  
      魔族人尚武,对待强者天生尊敬,孟萧如天神一般的风采,阿文是见识过的。见孟萧有些不悦,不仅没有如孟倩心中担心的那样犯起魔族公主的脾气,反而心中有些害怕。她立即把孩子在怀中又抱紧了几分,轻声答道:“没关系的,您是黄平的师父也是我的师父,众位师兄师弟也是我的师兄师弟。我无幸能学到雷霆功法,但照料一下大家也是应该的。”
  
      孟萧闻言,心中有些过意不去,挤出一丝笑容说道:“公主想学我雷霆居功法,我定然传授,平日不忙时,可以尝试。”
  
      孟萧不再管阿文,扭过头来,伸出手向下压了压,下首的众位弟子互相对视一眼后,郭金带头率先盘腿坐在地上。孟萧也弯下了身子坐在了正堂前的台阶上,轻轻的叹了口气,略带微笑的缓缓言道:“你们都是我雷霆居第六代弟子。传说我的太上师祖乃是紫霄宫的俗家弟子,又有传言说,是一位紫霄宫的小道士,因情还俗。不过具体怎样,我也不是很清楚。总之太上师祖对紫霄宫的天罡五雷正法的造诣颇高,又自行加以变化、改良,自创出一套雷霆功法。当初你们的师祖,我的师父,只收了两名徒弟,分别是我和倩儿的娘。师父曾说过,凡是修行到了一定的境界,便是返璞归真,无非是去繁求简,我深以为然,对于功法只求霸道威猛,以图一力降十会,而倩儿的娘亲修习雷霆剑法后也自行改良,以雷霆居功法为辅,剑法为主与我正好相反。”
  
      孟倩是正式第一次听孟萧提起自己的生母,心中说不上动容,只是有些复杂。轻皱柳眉,偷偷的底下了头,恰好发现自己裙摆之下藏有一片还未泛黄的落叶,想有些思绪,却不知从何而思。坐在一旁的泫渊,同样偷偷的把手放在她的腿上拍了拍。孟倩回过头来,看见泫渊正对着自己温言而笑,心中一暖,看来自小喜欢藏心思的自己,终有人能看透了。
  
      这一切自然落在孟萧的眼中,孟萧提起亡妻,眼睛眯了眯,又是轻轻一叹,一改缓和的语气,声音中夹带了几许威严继续道:“那日晚间在范阳城太守府的赵良璟的枪法你们都见识过了吧?其实赵将军的修为不及你们中的任何一人,但除了老大外,你们恐无一人能伤的了他。究其原因便是他是以枪法为主,功法为辅。”
  
      孟萧的一袭话,虽有些许的夸大,却很有道理,那赵良璟分别师从自己的父亲赵典与枪仙童甄,与普通修炼之人不同,乃先练枪,小有所成后,才随着童甄练气。百鸟朝凤枪虽然威猛,可是没了枪,自身实力便大打折扣。
  
      青衣长袍袖口一抖,孟萧的手中不知何时多出一双定雷针,众人都知道这是师父的拿手兵刃,孟萧双手托着两支如手指粗细的定雷针继续说道:“老大有你们师娘的御玄剑,倩儿有天雷剑,老二、平儿没传过你们兵刃,我打算将这定雷针送于平儿。”言罢,不见孟萧有何动作,定雷针带着雷光直击黄平。
  
      黄平猛然皱眉,双手雷光大胜,一手一针,勉强接住。刚想说话,只觉得体内元气气息翻涌,张不开嘴。心中知道,这是孟萧不给他说话的机会。忙凝神运气调整气息。
  
      孟萧看了看曹起言道:“当初你师娘有意传你剑法,传你大师兄御玄剑,倒也公平。不过在我看来,那御玄给你反而合适。你的剑术造诣颇高,但论剑法而言,恐怕早超出为师,但你心中也知道无剑胜有剑的道理吧?等你出门之前,为师自然有东西相赠。”
  
      曹起倒不在乎什么神兵利器,一则正如孟萧所说,以曹起现在的剑术深知手中无剑心中有剑的道理。二则,曹起最亲近的人其实就是郭金,兄弟二人在一起二十多年,从未分开过一天,也一起经历过生死。御玄在谁手里,对于他来说是一样的。只不过,那时是师娘送于郭金的,重感情的大师兄,只是藏在屋中,不舍得拿出罢了,对于他们师兄弟二人来说,那御玄剑无非是对师娘的一个思念而已。
  
      “泫渊,给后面这把巨刀起个名字吧。以后他便是你的了。”孟萧露出一抹不易被众弟子们察觉的苦笑。
  
      泫渊眨了眨眼睛,又点了点头,过了良久才答道:“师父,这……不知这刀从何而来?”
  
      (本章完)

Ps:书友们,我是水云先生,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