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男神大促销:女人,请拿下 > 第234章 负责
    要是他们肯为手中所持股份负责,倒也能实现强强联手,但凌双双是被娇纵了的豪门千金,对钱没有概念,只要高兴,以本伤人的事也乐在其中。从此举来看,如果今天的新娘不是她,她定会进入董事局后将公司的机密透露给齐恒的对手。
  
      等在礼台上的周澈夫妇早已看清那些是什么。杜颜怡满脸担忧的抓紧了丈夫的手臂。
  
      周澈毕竟是经历了大风大浪的人,就像没事一样轻拍她的手,微笑着对主婚人说:“任何事都影响不了婚礼的进行。主婚人,你开始吧!”
  
      刘悦从心底升起崇拜之情。暗叹:龙就是龙,天生的王者,天生的傲视万物。可惜,您老错养了条四脚蛇,遇事只会舍了我这条尾巴保全他自己。
  
      好吧,保全他吧!谁让她是偶像的儿子,她又想在偶像面前表现一下呢!
  
      在凌双双威胁似的提醒“婚礼的女主角关乎齐恒未来命运”时,刘悦终于忍不住对她鄙视起来,同情的看了眼毫无反抗之力的周泽扬,顿觉此时丢下他很不道德很不仁义,虽然他会威胁她、会捉弄她,但他对斐儿好是勿庸置疑的事实。连同之前理由,她决定,要让凌双双这个狠毒女人再成为她手下败将。
  
      看着他还未有所动作,自作主张拿过他手里的纸,连同自己手里的,塞回凌双双的手里,装作什么都不懂的说:“看完了,里面的名字一个不认识,也没看懂那些数字之间有什么关系。如果没有别的事,就不要打扰我们的婚礼了。”
  
      她会不懂?看她那副眼角含笑的老实样,绝对装出来的。周泽扬隐住眼里的笑,不动声色任她表演。
  
      斐儿早就记住那是欺负他妈、要抢他爸的坏女人,忘记了他妈要他不现身的叮嘱,挣脱照顾他的佣人大婶的手,飞奔到他们面前,从凌双双手里拿过那叠纸,看了看,不懂,就抽出一张开始折飞机了。
  
      几秒钟,一架简易纸飞机折好,他放到凌双双手里,天真无邪的笑着对她说:“坏女人,送你架飞机,你坐着回你老家吧!”
  
      凌双双两眼一瞪,恶狠狠的说:“死小子,看我以后怎么收拾你。”
  
      “怎么收拾也轮不到你。”刘悦将斐儿拉到身后,自己则更加亲密的靠在周泽扬身上,对她说:“你想当我儿子的后妈?不好意思,没位子了,我儿子的亲妈后妈都只能是我。”
  
      凌双双藐视的一声周哼,非常有把握的威胁:“你不为周泽扬想,也该为你儿子着想,也许有那一天,你儿子会掌管齐恒。但你今天如果说出我愿意三个字,你和你儿子就当乞丐去吧!”
  
      周家有没有齐恒对刘悦来说无关痛痒,她最想的是出一口恶气,替自己、也替周泽扬。至于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自有他周家去善后,如果他们搞不定,只能说明齐恒气数已尽。
  
      好似因威胁产生了害怕,轻声问她:“我不说我愿意,我有什么好处吗?”
  
      凌双双似看到了胜利的光芒,很大气的说:“条件尽管开。”
  
      “好。”拉着周泽扬转向,对他笑笑,主动踮起脚吻了他的脸,深情的说:“泽扬,我爱你,生生世世。”
  
      这在凌双双看来,是离别的宣言,得意的笑着站到了他俩中间,准备随时替代她的位置。
  
      不想,刘悦接下来说的话是让主婚人将婚礼进行下去。
  
      没有亢长的誓言,没有问新郎新娘愿不愿意,直接的戴戒指、对拜、敬茶、礼成。
  
      凌双双很清楚自己被戏弄了。
  
      但刘悦并不就此罢手,还将未说的条件说出来:“随便开的条件已经开了,我们举行中西结合的婚礼,不用说我愿意。”
  
      又得意的凑近她耳朵,极小声的刺激她:“如果你不出现,我还真不会说我愿意。实话相告,我是打算逃婚的,我从没喜欢过周泽扬,我和他如你所料,是演戏。”
  
      凌双双嘶吼起来:“你们假结婚?!”
  
      “谁说我们假婚?”刘悦指指儿子,让她好好看看,,“你也别说你所谓的证据了,我儿子就是最强有力的证据。你问问在场所有人,他父子俩是不是从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这点,她也说不出否认的话,这两人确实太像,为什么以前没有觉得呢?难道,她找的私家侦探是草包?她花了那么多功夫得来的股份也没多大意义?
  
      既然未按计划实现,那就按另一方案实施。“你们会后悔的。”
  
      “后悔两字怎么写啊?请教。”
  
      周泽扬制止了她继续逞口舌之快,周冰冰的告诉凌双双,如果不想两败俱伤,三天后,交换股份。
  
      原来,他也以同样的方法持有凌家的股份。他出手更早,在凌家宣布有重大事情待披露而停牌之前。如果凌家不拿回股份,复牌之时,为了自身利益,只能宣布利好消息,让周泽扬狠赚一笔。之后,真相被揭露,又会是难以想像的后果。所以,凌双双以为成竹在胸的计划又宣告失败。
  
      咬牙切齿的扫视他俩,忍住眼泪,将婚纱累赘的拖尾扯掉,提起裙摆,甩掉高跟鞋,赤脚从红毯跑出了婚礼现场。
  
      钻进停在外面的一辆车里,捶了坐在驾驶位的人一拳,气乎乎的说:“都是你,让我把脸都丢尽了。”
  
      “我会补偿你的,等我拿到齐恒……”
  
      凌双双一撇嘴,不相信的说:“之前都拿不到,现在你更别想。你能冒个四岁以上的私生子出来?”
  
      这句话该是触及了男人心底的痛处,刚才温情的安抚立即变成怒吼:“你给我闭嘴。”
  
      乖张的凌双双立即像只温驯的绵羊,连着婚纱抱住屈到坐位上的双腿,将下巴搁在膝盖上。
  
      看着男人眼里怒火越烧越旺,她缩了缩身子,与婚礼上的嚣张相比,完全是另外一个人。
  
      刘悦对周泽扬顿时刮目相看,这家伙平时看起来游手好闲无所是事,只是耍点儿小聪明,以为他去公司也是挂羊头卖狗肉,不想,他还是真人不露相。
  
      大大咧咧的一拍他肩,赞赏的说:“可以呀,周大爷,你早开口嘛,我就不用说那么多废话了。”
  
      他笑着捉住她拍她的手,放嘴边深情的一吻,凝视着她说:“我喜欢听你废话。”
  
      多深情的表白呀!如果没有之前的斑斑劣迹,刘悦很可能被感动,可惜啊,她又只当是他的玩笑,毫不动容。
  
      她和儿子刚才已大为露脸,她不想有更多的人细看清她的脸,以致影响之后的出逃。
  
      “周大爷,我肚子痛,想上厕所。”
  
      “我陪你去。”
  
      “不用不用,你招呼客人吧,我和斐儿去就行了。”
  
      洞悉她想法的他只对着斐儿问:“斐儿又不上厕所,对吧?”
  
      斐儿重重的点了点头,明确表示他不想去厕所。刘悦有些气小家伙的不配合,但又没辙。
  
      周泽扬揭穿她的谎言:“不要去想厕所,肚子就不会痛了,是不是?一起招呼客人,你可是今天的女主角。”
  
      “对,演戏的女主角。”
  
      是么?戏很容易成真的。
  
      周泽扬眯起眼打量她精致的容貌,越看越不舍离眼。
  
      经过今天的婚礼,还有她当众亲口说出的斐儿与他是亲父子的话,将很多事定性了,她还能当成一场戏拍完就宣布结束吗?就算是这部戏结束,也还会有续集延续两人的故事,一定会一部比一部精彩。
  
      跟在周泽扬身边,听周澈给他们介绍每一位不认识的来宾。
  
      见过十几人之后,刘悦已经晕了,一个个都是她从报纸杂志上得知的神级人物,加在一起,比当初一个周澈的份量重多了,这是她承受不了的,好想开溜,可周泽扬揽在她腰间的手臂她根本掰不开。而儿子,比她更像主人,跟那些她一听过就对不上号的叔叔伯伯爷爷的打着招呼,还跟他们炫耀他妈的美,让她不得不堆起已僵硬的笑容回应他们的赞美。
  
      只是,她在回应下一位时,再回头去想,已不记得上一位是谁,似乎每一个人都是同一个名字同一张脸。
  
      突然,她觉得腰间一紧,本是向前的步伐被带得向侧一趋,似在避开什么。扭头看去,确实有一年轻人向他们走来。她也看到周澈沉下的脸和杜颜怡矛盾的神色,想迎上去,又不得不随她丈夫周澈的脚步改变方向。
  
      那人是谁?刘悦有眼熟悉的感觉,再看看身旁的人,猜测他俩是不是有什么关系。
  
      她问周泽扬那人是谁,他只说是她不该知道的人。
  
      我和斐儿才是不该让人知道的人呢!她在心里抗议着,哼,你不让我知道,我还偏要问个清楚。你不说,我不会等他走近,自己问吗?
  
      那人感觉到他是不受欢迎的,站在原地不动了,脸上有浓浓的伤痛。
  
      刘悦更加好奇,她要弄清楚那人到底是谁,在背后以自己的理解打着手势。
  
      过了一会儿,再扭头,已不见那人的踪影。
  
      他懂了她的手势吗?
  
      不管是不是,去看看总没错。刘悦微微弯了弯腰,碰碰周泽扬的腰,很小声的跟他说:“这次是真的要上厕所了。你把斐儿看好,别让他到处跑。”
  
      也不等他作出反应,脱离他的贴身搂抱,疾步向室内走去。
  
      看她四寸高跟鞋踩在石板路上,一拐一拐的,随后就踮起脚尖,不让后跟落地。那样子,真的有些急,再看她去的方向,还有让他看好斐儿,他非常放心。牵住斐儿的手,跟父母继续与宾客寒喧。
  
      刘悦真是乖乖上厕所吗?才不是。进到厕所,立即把高跟鞋脱了,塞到拢到腰间的婚纱摆里,然后皱成一团,在腰间打了个结
  
      准备妥当就踩着马桶爬上了窗,探头出去看看,确定没人,翻上纵身跳
  
      婚纱在跳下的一刻散开了,摆勾住了窗边的挂勾,一用力,只听卟的一声,拉出一条口子,而她也因太过用力,向前一蹿,差点儿跌倒。
  
      一双有力的手扶住了她。
  
      作贼心虚的心理,让她不敢抬头看人,干脆把头垂得更低,慌乱的解释着:“我上厕所,一时好奇站起来看了看,不小心把戒指弄丢了,就出来找找。”
  
      为了证实所言非需,她想把手指上的戒指摘下来,可能是因为着急吧,竟然没给摘下来。
  
      扶住她的人开口了:“大嫂,我是在这里来等你的。其他人不会到这里来的。”
  
      声音非常的好听,可以肯定,不是周泽扬。
  
      刘悦定格住摘戒指的动作,站直了身子,果然是之前那个与周泽扬有几分相像的人。
  
      他刚才叫她什么来着?大嫂?那周泽扬就是他的大哥了?周泽扬不是独子吗?
  
      皱眉想了想了,不知道该不该相信他的话。
  
      “大嫂,你也是因为对我好奇,才会约我单独相见的。你有很多问题要问我,对吧?”
  
      对,问他话才是重点,只要问了,是与不是不就清楚了吗?
  
      看看四周,指指她刚爬出来的窗户说:“喂,我觉得还是那里面安全些。我可是今天的新娘子,要是让人看到我在这里跟别的男人说话,就不好了。”
  
      “厕所不是更容易引起误会的吗?”
  
      这倒是,刘悦气自己对现场环境不熟悉。她有好多话要问,怕是一两个小时都问不完,但周泽扬不会让她消失一两个小时的。她敢肯定,超过二十分钟,他就会找来。特别是还有那只比狗还厉害的他的情人,找起人来,不费吹灰之力。
  
      他的情人?
  
      刘悦邪恶的笑了,相比之下,他的情人,更具有吸引力。到现在,那人都没有现身,也许,正好趁这个机会让他找来。
  
      那就先打发掉眼前这人,但眼前这人,也有好多她想知道的秘密啊!
  
      “给你三分钟时间,告诉我你是谁,然后留下电话号码,我之后再找你。今天确实不是时候。”
  
      对方没有提出议异,简单的说了几句话,塞给她一个写着数字的小纸条,在她怔怔的注视下离开了。
  
      这人,竟然是周泽扬同父异母的弟弟,是他亲爹周偕锐与杜颜怡生的。
  
      太不可思议了。
  
      也不知呆呆的想了多久,肩膀被人一拍,吓得刘悦惊叫起来。回头一看,一枚美男。
  
      不过,她对美男帅哥免疫,评论会有,但绝对不会出现花痴言行。
  
      非常周静的将此人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确定之前没有见过,直接了当就问他是谁。
  
      对方啧啧出声,摇着头,双手捧心作出一副伤心状,哀怨的说:“看来我魅力不再,红颜老去了。”
  
      噗,刘悦毫无形象的笑出了声。婉惜着,这世道是怎么了,明明一个纯爷们,竟然是副娘娘腔。倒是可以和周泽扬配成一对。只不知他的情人跟此人相比,又会是什么样的。

Ps:书友们,我是胡子奕,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