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庶手就擒:这个妖孽我要了 > 第13章 摔死了?

  所以秦恒一直都是这样过来的吗……
  
  秦笙儿心里有些泛酸。
  
  秦笙儿摸着秦恒的脑袋,“我以后不会再让你受到惩罚了。”承诺(flag)就这样立起来了。
  
  话是这么说,她有什么能力保障秦恒不受到伤害呢?再说了……她马上就要回去了(嫁给宁王(赴死))。
  
  “笙儿姐这么说我就很高兴了!”秦恒笑的眼睛弯弯的。
  
  ……你好像在暗示什么……我知道你知道我没那个能力……
  
  ————
  
  近日很明显的感受到库房的怠慢,比如说饭不给热的,每次让叶果去拿炭火也是各种阻挠,月例也越来少,到了后来甚至没有。
  
  自从那日被罚,然后发烧之后,秦笙儿觉得自己的脑壳总是在痛,现在又搞出这些个事,秦笙儿觉得想要回家的欲望更加强烈了。
  
  让叶果去跟他们理论吧,他们总能把有的说成没的,没的说成有的。明明没有拿过月例,却偏偏说成是他们拿多了,气不知道往哪里撒,找主母说去?不可能的,她高兴还来不及呢,哪里会管这种事,去跟祖母说?这么一点事,恐怕连祖母的面都见不着,再说了,因为例钱去找祖母未免会让祖母反感,就算这次如意拿到了月例,下次恐怕祖母都不会愿意见你一面。
  
  从来没有愁过吃喝穿(愁过住)的秦笙儿此刻也不得不为生活所迫,开始勤俭节约。
  
  秦恒的日子也不好过,身上还受着伤,每天吃不饱穿不暖,在床上也不好动,干啥事都不方便(比如上厕所)。
  
  秦笙儿觉得现在秦恒跟她真的是一起苦逼到了一种程度,要相互照拂。秦笙儿总算是明白了,那些后宫的娘娘们为什么总有那么强烈的动力去搞宫斗,尽全力去博得皇上的厚爱(明明皇上也没多好看,咳咳,嘘!),原来都是不得不。
  
  有事没事,秦笙儿经常提着篮子带着好不容易得到的点心啥的给秦恒吃,秦恒看起来很喜欢点心,每次吃的时候眉眼弯弯直笑,嘴里夸着好吃好吃,小正太萌到秦笙儿心里去了。
  
  要是秦恒喜欢点心的话,那她去学好了!
  
  如果她的这个想法被她的妈妈知道了,一定会惊讶的不知所措,并且眼中怀疑这种想法到底是不是从她这个闺女脑袋里出来的。懒成这个样子,每天靠外卖存活的宅女竟然开始学着做点心?
  
  秦笙儿轻轻一笑,竟然都会开始想念妈妈的唠叨了。秦笙儿鼻子酸酸的,又生生忍住了,啧,怎么想妈妈想到哭?都是个二十二岁的大人了,羞愧羞愧。
  
  “笙儿姐?你怎么了?”秦恒的声音把她飘散于现代的思绪拉回古代。
  
  “啊,没事,你既然喜欢就多吃点!”
  
  “笙儿姐也吃!”秦恒递给秦笙儿一块点心。
  
  秦笙儿内心无比挣扎,我其实很想吃……
  
  秦恒看秦笙儿的样子就知道她想吃,于是直接把点心塞在秦笙儿嘴里,“你吃嘛!”
  
  既然都塞在我的嘴里了,那我就吃了……我真的不客气了……
  
  于是,秦笙儿吃了一个又一个……
  
  叶果:你不是给秦恒送点心吃吗,怎么自己吃一大半。
  
  秦笙儿心满意足的交代秦恒各种注意事项,什么晚上盖好被子呀,一日三餐要好好吃呀,晚上要早点睡呀,把能说的都说了,尤其是她妈妈经常唠叨她的那些,我也有机会唠叨别人了,哈哈哈……痛快!
  
  在节衣缩食若干天后,秦笙儿终于忍受不了了,这过的什么鬼日子,竟然还要看那些个丫鬟嬷嬷的脸色,要个热菜热饭吃都要低声下气的,秦笙儿很生气,但无可奈何。
  
  秦笙儿心中细数自个儿还有多少钱,总共都不到一两银子。活了这么久才这么点积蓄吗?这么穷酸。
  
  秦笙儿回忆起以前看到的穿越电视剧,一般女主都会有个什么特别牛掰的嫁妆,然后靠着嫁妆发家致富,秦笙儿心里就有想法了。
  
  支开了叶果,秦笙儿唤一声叶吟,叶吟就突然地出现在秦笙儿面前,秦笙儿倒吸一口凉气,拍着胸脯说:“你要吓死我啊!”
  
  “是奴婢鲁莽了。”叶吟立刻俯身。
  
  “行了行了,我叫你出来是有事的。”
  
  “嘶,你说我娘,有没有给我留下何物?”秦笙儿对着叶吟挑了挑眉毛。
  
  一看叶吟一副小姐你终于问起来了的表情,秦笙儿就觉得有戏,果然上天不会亏待我!
  
  叶吟从房间的角落里打开一块松动的木板,拿出一个长条不明物,根据秦笙儿多年看古装电视剧的经验,这是一把钥匙。
  
  叶吟拿着钥匙走到房间的另一个角落。
  
  噢哟,这藏得挺深呀,秦笙儿感觉这肯定是个大物件儿,她是不是要发财了,哈哈哈……
  
  在叶吟乒乒哐哐捣饰好之后,叶吟拿出一个盒子,递到秦笙儿面前,“这是大将军交代我,要我好好保管的,等小姐需要的时候,就拿出来祝小姐一臂之力。”
  
  哦?说的这么神奇吗?秦笙儿搓搓手,有一种被传授武功秘籍的感觉。
  
  秦笙儿郑重的慢慢打开木盒,看到……
  
  一个仿佛生了锈的钥匙躺在里面,刹那间,秦笙儿感觉自己的梦想被狠狠击碎。
  
  秦笙儿颤抖的手拿出那个“生了锈的钥匙”,所以这玩意儿的作用是向她展示铁锈与铜锈的长啥样?
  
  秦笙儿晃了晃手中的钥匙,表情像是要哭了:“所以,这就是你要好好保存的东西?”
  
  叶吟点点头,说:“大将军说,这是小姐的娘亲留下来的。”
  
  “有啥用?”
  
  “叶吟也不知道。”
  
  ……所以感情这就是一个纪念物,并不是什么之前的宝贝?
  
  秦笙儿差点就把手上的破玩意儿摔了,但硬生生忍住了。
  
  这可是原主母亲留下来的纪念物,就因为不符合自己的期望而摔了?
  
  穷就穷吧,秦笙儿生无可恋的看着手上的生锈钥匙,叹了一口气。
  
  既然是原主母亲留下来的东西,那还得好好保存,要是原主回来了,看见自己娘亲留下的东西被随意搁置肯定会难过的。
  
  秦笙儿找了根细布条把钥匙戴在脖子上,这样就不会掉了吧。
  
  所以怎么办呢?现在没钱啊,模仿穿越女主们去做生意吧……白手起家吗?就她这么懒的人,怎么可能会去费那个脑子找那个麻烦去开店呢?做生意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
  
  不想了,这日子过一天是一天吧。
  
  …………
  
  俗话说,万物逃不过真香定理。
  
  “你别拦我!我要出去赚钱!这日子没法过了!”秦笙儿找来一个梯子,趴在梯子旁边,奈何叶吟一直拉着秦笙儿不让她走。
  
  “小姐啊,你不能这么做!要是被老夫人发现了,又是一阵罚,小姐才刚受过罚,身子骨会受不了的。”
  
  “哎你别啰嗦了,我再这么下去,不是被冷死就是被饿死!”在现代吧,虽说她并不富有,但好歹能吃饱喝足,冬天能开暖气,夏天能有空调,这么冷的天,没有炭火就算了吧,连个暖和一点的衣服都没有。忍不了忍不了……
  
  “小姐……”叶吟可怜兮兮的看着秦笙儿。
  
  秦笙儿指着叶吟的脑袋,厉声道:“松手,松手!”
  
  叶吟眼眶里又溢满了泪水,捏着秦笙儿衣角的手逐渐放松。
  
  秦笙儿二话不说就顺着梯子往上爬,刚踩上围墙顶端,感慨一句:“妈耶还有点高。”
  
  就听见李氏的喝声:“你在干什么!”
  
  吓得秦笙儿一个没站稳:哎呀,脚滑了。直接顺着楼梯滚下来,脑壳重重的摔在地上。秦笙儿瞬间失去了知觉,前一刻还在想这摔下去一定很痛。
  
  叶吟看自家小姐摔在地上一动不动,吓得赶紧跑到秦笙儿身边,“小姐、小姐你怎么样了呀,你别吓奴婢呀!”说着说着,眼泪又不争气的流下来了。叶吟跑到李氏身边,捶打她,嘴里喊着:“你这个坏蛋!你是故意的!”李氏当然啥也感觉不到,直接穿过叶吟来到秦笙儿身边,皱了皱眉,对身后的小厮说:“把三小姐带回房间,让大夫瞧瞧。”
  
  这可不管她的事,是秦笙儿自己要爬墙,自己摔下来的。
  
  一屋子人围着秦笙儿,秦老太太皱着眉头瞪叶果,怎么看人的?连个小姐都保护不好!叶果抖了一下,觉得自己可能命不久矣。
  
  大夫在瞧过秦笙儿之后,觉得好奇怪啊,这明明就是睡着了的状态,为什么就是醒不来?
  
  大夫抱拳对秦老夫人说:“这三小姐的身体没什么问题,就是睡着的状态……只是……”
  
  秦老夫人:“只是什么,说!”
  
  大夫面露难色:“卑下无能,这种状态我也不能判断,只知道小姐无大碍,却未能苏醒。”
  
  秦老夫人‘哼’一声庸医,叫了许多其他大夫来看,结果却都是一样的。秦老夫人脑壳疼啊,这秦笙儿到底是什么回事啊?
  
  所以就这么不死不活的搁在家里吗?
  
  “卑职无能,未能保护好三小姐。”叶果来请罪,早死晚死都得死,还不如死痛快点。
  
  强大的压力袭来,叶果只觉得胸闷无比,骨头像是被敲碎了般疼痛难忍,“你就是这么替我办事的?”浑厚的男声饱含怒气。
  
  叶果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说一句话了,只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像是被撕裂一般,叶果觉得自己离死不远了。
  
  忽的,压力却又逐渐减小,叶果有些疑惑。
  
  秦老夫人:“现在秦笙儿的状态还不明确,你还有用处,还不能死,如果确定了秦笙儿已死,那你也没什么用了,自行了断吧!”
  
  叶果如释重负,声音铿锵有力:“是!”
  

Ps:书友们,我是云歌不羁,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