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849章 逆鳞 上


    “你赢了!”姜玉不得相信这一事实,她输了,输得很彻底,甚至很莫名其妙,怎么会这样输?她连看都没看清楚叶无天到底是怎样出手。

    此时的姜玉内心别提有多么郁闷,自信满满的她这会却大受打击,连怎样输都不知道,长这么大,她也算是头一回栽如此大跟斗。

    叶无天明明没有出手,为何会这样?他是用什么方法赢了?

    “嘿嘿,不好意思,我小赢一局,姜玉,谢谢你的承让。”叶无天朝姜玉拱了拱手,满脸得意。

    姜玉郁闷得想脱下高跟鞋朝叶无天砸过去,承认?这种事情还有承认的吗?又怎么可能承让?若是能赢,她会输吗?除非脑子有病的人才会这样做。

    “能不能告诉我,你刚才是怎么做到?”姜玉不死心,再一次发问,她就是想弄清楚刚才到底怎么一回事,叶无天并没出手。

    难道他真是无所不能?真是神仙?

    姜玉是个无神论者,不相信有什么神仙。

    “不能。”叶无天摇头:“每个人都有一些自己的压箱底技术,是吗?所以我不可能告诉你。”

    姜玉暗骂一句小气,什么压箱底技术?简直放屁。

    叶无天当然不可能将实情告诉姜玉,否则输的会是他,而不是姜玉,他那是作弊。

    “有你做我的助手,我会很高兴。”叶无天伸出手,然而姜玉却不鸟叶无天,只是冷漠的看了叶无天一眼,并未伸出手。

    碰了一鼻子灰的叶无天悻悻缩回手,腹诽着想,不就是小小赢了你一局?用得着这样子?不至于吧?

    “不管怎样,两天后回来报到,明白吗?”

    “答应你的事情我会做。”话虽这样说,可是想到自己要做叶无天的三年助手,姜玉就是一阵郁闷,总是不痛快。

    姜玉开始意识到自己跌入叶无天设计的圈套,这家伙从一开始就诱惑她入局。

    对于自己的医术,姜玉很自信,比起她爷爷,她也不会逊色到哪去,很多地方甚至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正是自持着这份自信,才不远万里来到东城找叶无天比赛,哪知开局不利,一转眼就输掉比赛。

    要不是因为肚痛的患者是她自己挑选,她都怀疑叶无天出猫,不见任何动作,就已经将患者治好,这样的实力,太邪门。

    打发走姜玉,叶无天的心情相当不错,姜玉是个有实力的女人,有她的帮助,可以减轻他的工作。

    哼着自创的小调回到公司,刚坐下,谷河子的电话打来,叶无天知道,要有好消息了。

    果然,当叶无天接通电话后,谷河子哈哈大笑:“哈哈,老弟,还是你实力够强劲,关系够硬,老哥我佩服得五体投地。”

    叶无天笑道:“老哥,什么事让你这么开心?”

    “我们之间又要再次进行合作了。”谷河子说道:“你什么时候回去做你的顾问?”

    “哦,什么时候回来?”叶无天猜测应该是朱家那里起到成效。

    “明天。”

    “欢迎。”

    “呵呵,我已经回来,你呢?老弟你又什么时候回来?”

    叶无天说道:“不知道,没人通知我呢,等等看吧。”

    “小哥,你可不能这样,别到时我们来了,你又玩快闪。”

    “不会不会,我不是那种人。”叶无天非常清楚,那么多患者静坐在东城政府大门,如此轰动的事情上面不会不管,全世界的目光都聚焦在东城,谁敢如此嚣张不理这么多患者的死活?如今这年头可是一个讲人权的年代,没人敢乱来。

    刚刚结束与谷河子的通话,叶无天又接到吴群生的电话,内容也是关于谷河子他们两大门派回来工作的事情,电话里的吴群生心情非常不错,这样的结果是他所想看到。

    叶无天心情也不错,借机‘关心’了吴群生的宝贝孙女一番后,不待吴群生张口骂人,叶无天就已将电话挂掉,傻子才会任由吴群生骂。

    “霏霏,你姐这段时间在做什么?”放下电话的叶无天看向秘书,这小妖精今天打扮得很漂亮,很有青春活力。

    放下茶杯的李霏霏抬头不爽道:“老板,我不是你的间谍,你想知我姐的事情,为什么不直接打给她?”

    叶无天苦笑,自己好歹也是堂堂一个老板,却这样被无视,并且无视他的人还要是他的秘书。

    想想好像很久没见小妖精跳舞给他看,其实叶无天在想,若是小妖精肯当面跳舞给他看,他一定不会拒绝,奈何这个要求他早已曾经暗示过,但小妖精就是不愿意。

    “要不让你姐来公司上班?”叶无天倒是想打电话给车慧姗,可对方像是并不怎么喜欢他,对他有着某种的偏见。

    李霏霏一阵鄙视:“老板,你想打我姐的主意?”

    叶大爷被李妖精这话给弄得脸通红,“哪有的事?别乱说。”

    “那你是什么意思?整天惦记着我姐,你不是想打她主意又是什么?别告诉我你这只是随便问问。”李霏霏先行用话堵死,不让叶无天有找借口的机会。

    “嘿嘿,就是那个意思,不然你以为我是什么意思?”

    “装吧,你就继续装吧。”

    “装什么装?我说的都是大实话,没大没小,说的话你还不信,别忘了,我是你老板。”

    “我眼中只有真理,就算你是我老板又怎样?难道你还会为了一点芝麻小事炒掉我?”

    “那倒不至于,不过你什么时候跳舞给我看?”

    李霏霏暗啐一句色狼,“你喜欢的话我现在就可以,要我现在脱吗?”

    叶无天咽了口唾沫,“现在吗?”

    双眼瞄向办公室门,对李霏霏的提议,他真有些许心动,就怕万一现有人进来,他就算是跳进黄河也水洗不清。

    “要关门吗?”李霏霏差点没忍住冲上去咬死某人,他还真想那样做,真想她在光天化日之下跳舞给他看。

    叶无天极为无奈的想,时机不适合啊!

    就在这时,欧阳幸月敲门进来,她的进来让叶无天暗松口气的同时又有些失落。

    “欧阳政仁他们在我办公室。”进来的欧阳幸月淡淡说了句。

    李霏霏喊了欧阳幸月一句,就转身离开,将门轻轻带上。

    “怎么?他们还没有死心?”叶无天好笑,不用看到人,他也知欧阳政仁父子应该被折腾得够呛。

    “瘦了好多。”

    欧阳幸月这话让叶无天一怔,并未马上明白过来,好一会儿才领悟到欧阳幸月这句话的意思。

    大笑过后的叶无天说道:“这样说来他们得多谢我,谢谢我帮他们减了肥。”

    欧阳幸月站着没动。

    她能来,叶无天多少猜测到一些她的意思,当下也不说话,直接从抽屉里拿出两粒话梅,“宝贝,这事你看着办吧。”

    欧阳幸月终究还是个念旧之人,哪怕欧阳政仁曾那样对待她,她也仍然将欧阳政仁当成亲人,不然她这会也不会过来。

    亲自过来,无非就是想替欧阳政仁讨到解药。

    接过话梅的欧阳幸月并没急着离开,“欧阳集团的业务正在恢复,医疗基地的建设正在进行,不过资金方面你尽快让人准备好。”

    “没问题,过两天再找个好消息剌激一下公司的股价,想办法将股价抬起来。”

    “这事我会处理,你将资金准备好就行。”

    “砰!”

    办公室的门被再一次推开,这次外面的人并没敲门,如此粗暴的行为将叶无天与欧阳幸月都吓一跳。

    “哟,二少奶也在这里?”进来的是司徒薇。

    欧阳幸月不搭理司徒薇,转身就要离开,然而她刚身,司徒薇却将她喊住,“等等,二少奶,你在这里正好,我有事要说。”

    闻言的欧阳幸月停下,脸色不变的站在那里。

    “爷,我刚收到消息,小婉失踪了。”司徒薇说道。

    “什么?”叶无天大吓一惊,“什么时候的事?”

    “半个小时前,我的人看到她被拉上一辆车,不过由于当时事发地点距离他们很远,他们追赶上。”司徒薇说道。

    叶无天摸出手机打给李婉儿,果然电话已关机。

    “为什么现在才说?”放下电话的叶无天有些不满,半个小时前发生的事情现在才告诉他,司徒薇的动作太迟。

    “这个怪我。”司徒薇说:“下面的人早已打给我,是我刚才一直在开会,手机没带在身边。”

    叶无天接受了司徒薇的解释,只是,会是谁带走李婉儿?

    “爷,对方很有可能是冲着你来。”司徒薇提醒。

    叶无天重重一拳打在办公桌上,发出一声巨响,桌面也在轻微震荡着。

    最讨厌的就是那种人,总是对他身边的人下手,要对付他,直接冲他来就是,为何总喜欢玩这些?

    “生气也没用,当务之急我们是要尽快找出小婉,我那边的人已经吩咐下去,二少奶,你也别闲着,让人去找找,时间长了,我担心那些人会对小婉不利。”

    欧阳幸月没理司徒薇,因为她已经开始打电话。

    “不惜一切代价,找到小婉。”叶无天心急如焚,担心着小婉的安全。

    李霏霏敲门而入,小声说:“杨浪子在外面说有要事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