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851章 这可是你打的

  
      看着地上那个不断挣扎的麻包袋,叶无天忽然有种莫名的怒火,直接一脚重重踢过去。
  
      被困在麻包袋里面的人发出一声嗯哼,挣扎得更大,想从袋子里面出来,奈何无论他怎样挣扎都没用。
  
      “婉儿,没事了,有我在,不会有事。”叶无天轻轻擦掉李婉儿脸上的泪水,说这句话时连他自己都想起,这句话好像曾经说过不少次,可是有哪一次实现?对自己身边的人,自己根本没办法去保护。
  
      说来说去,还是因为自己的实力不够强大!
  
      “叶大哥,我怕。”李婉儿不肯放开手,刚才的场面将她吓得不轻,对方非但绑架她,还要对她进行非礼,若是前来相救之人再迟那么几分钟,可能她就被凶手给霸王硬上弓。
  
      要是那样,她倒不如死了算,她哪怕是死也不愿意让别人碰她。
  
      叶无天看着心痛不已,李婉儿此时的模样是那么的楚楚可怜,她只是个村里出来的善良女孩,或许今天之前做梦都没想到自己会被人绑架,而这一切,都是因为他。
  
      内疚!愤怒的同时,叶无天还有愤怒。
  
      “小婉,没事了,姐姐向你保证,一定不会再让今天的事情重演。”司徒薇轻轻拉过李婉儿,紧握着李婉儿的手。
  
      李婉儿轻轻点头,也不知她是真相信还是随意认同。
  
      “走吧,姐姐送你出去,你叶大哥还有事要做。”司徒薇说道。
  
      李婉儿看了叶无天一眼,得到叶无天的点头后,她跟着司徒薇出去,其实她不想走,想留在叶无天身边,但是又不想见到地上那个麻包袋。
  
      “凶手在哪?叶兄弟,凶手在哪?”杨浪子从外面手扶着拐杖一拐一拐的走进来。
  
      杨浪子的出现让正要出去的李婉儿瞬间脸色大变,脸上满是惊恐之色,小身板缩在司徒薇背后。
  
      众人发现李婉儿的变化,也好奇李婉儿为何会有这样的变化,难道这事真跟杨浪子有关系?只是也不对啊,就算跟杨浪子有关,李婉儿也应该不知杨浪子就是幕后主谋。
  
      “小婉,怎么了?”司徒薇问道。
  
      “姐……姐姐,我们走。”李婉儿说话时仍望着杨浪子。
  
      “呵呵,小婉,我不是坏人,你为何要这样看着我?我不会吃人。”杨浪子一脸郁闷,李婉儿像防贼一样盯着他。
  
      李婉儿看了地上那个麻包袋一眼,嘴上想点什么,张嘴半天,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出来,除了恐惧还是恐惧。
  
      “杨浪子,你最好别让我知道你跟这事有关系。”叶无天知李婉儿不可能无故如此害怕杨浪子,这其中必有内因。
  
      杨浪子说道:“叶兄弟,你真能证明是我做的,我无话可说,随你处置。”
  
      叶无天不再搭理杨浪子,看着地上的麻包袋,他冷吼一声:“拿棍子过来。”
  
      此时的叶无天只有一个念头,直接用乱棍打死凶手。
  
      叶无天不想打开袋口来问,知问也问不出什么,倒不如直接打死省事。
  
      “叶兄弟,你就不打开袋子来问问?”杨浪子问道。
  
      “有这必要吗?”
  
      杨浪子呵呵一笑:“至少是个机会吧?说不定真能从他嘴里问出点什么。”
  
      “没那必要。”叶无天答道。
  
      袋子里面的人挣扎得更厉害,不过叶无天并没多想,以为那只对方想出来而已。
  
      两根棍子已送上来,叶无天拿过其中一根在手里掂了掂,开口对袋子里的凶手说道:“我没兴趣知你是谁,也不想知道,现在只问你一句,谁让你这么做的,肯回答,你就嗯一声。”
  
      袋子里的人又是挣扎起来,弄不清楚他是在的挣扎还是什么。
  
      “兄弟,你还是好好回答吧,我这位叶兄弟不是跟你开玩笑的,他真敢打死你。”杨浪子跟着说道。
  
      杨浪子的话过后,袋子里的凶手唔唔之声更焦急,挣扎得更猛。
  
      “给我打。”叶无天已失去继续盘问的兴趣,对方既然非要这样,那就是作死的节奏。
  
      “等等,叶兄弟,今天我真的很想帮助你,可还是迟了一步,不知叶兄弟你可否给我一个机会弥补?”
  
      叶无天说道:“你想怎样弥补?”
  
      杨浪子会在这个时候提出这种要求,肯定因为他那条腿。
  
      “我可以证明给你看,这事跟我没关系。”杨浪子说时拿过另外一根棍握在手里。
  
      “你的意思你替我打?”
  
      “是,不知这样可以证明吗?”杨浪子问。
  
      “呵呵,这个办法不错。”叶无天想了想,最终还是接受杨浪子的提议。
  
      袋子里的凶手闻言又再次挣扎起来,并且这次挣扎得比任何时候都要疯狂。
  
      凶手的挣扎在众人看来那是因为他惊恐,对此,众人又岂会将凶手当一回事?
  
      “行,那我现在就证明给叶兄弟你看,这事跟我没关系。”操起棍子的杨浪子走到凶手面前,举起木棍狠狠朝麻包袋砸下去。
  
      受到重击的凶手发出一声声惨叫,嘴巴被封住的他无法开口说话也无法闪避。
  
      刚开始,凶手的惨叫声还挺大,可是随着杨浪子几棒下去后,凶手的惨叫声越来越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