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862章 朝这里打

  
      杨浪子进退两难,别看叶无天手无寸铁,谁又敢小看他?这家伙出名的邪恶,整人的手段也更是层出不穷。
  
      此时的杨浪子其实很矛盾,一方面他希望叶无天能继续向他走去,另一方面又怕叶无天再朝他过去。
  
      杨浪子一直都想借机除掉叶无天,尤其是今天过后,更是知道与叶无天之间不可能再回到从前,双方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杨浪子自然不想死,所以自然就想弄死叶无天,无疑,今天是个机会,杨浪子不想错过。
  
      那么多枪指着叶无天,如果叶无天还敢乱来,杨浪子希望郑忠仁能下令开枪,可是,他又怕叶无天会突然朝他下手。
  
      长这么大,杨浪子还未像现在这般矛盾过,也从未像现在这般惧怕过一个人。
  
      “站住。”郑忠仁面子有些挂不住,自己已经给足面子,叶无天却不当回事,一点面子都不给他,这是他所无法接受的。
  
      叶无天没停下,仍然一步一步向着杨浪子走去,每走几步,就会有人倒下,没人看清叶无天是怎样出手。
  
      “砰!”
  
      枪声响起,郑忠仁开枪了,子弹从叶无天耳边呼啸而过。
  
      子弹飞过,形成的热浪让叶无天朵耳发热,还有些撕裂般的痛。
  
      叶无天停下来,缓缓转身说道:“郑主任,下一枪别朝这里打。”叶无天指着自己额头:“下一枪要朝我这里打。”
  
      郑忠仁哑然,嘀咕着难道这小子真不怕死?他真的可以一怒为红颜?
  
      叶无天可不理会郑忠仁心里在想什么,说完话后又朝杨浪子而去。
  
      “臭流氓,你闹够没有?”一直没开口的常肖媚大喊:“就算如你所愿又怎样?你又能得到什么?”
  
      叶无天再度停下,“不杀他,我还能活吗?”
  
      这个问题常肖媚回答不了,恐怕没几个人能回答,叶无天惹下这么大的祸,他还能不能活着,怎样回答?又如何回答?
  
      杀了这么多人,别说死一次,十次都不够死。
  
      “回答不了吧?”叶无天自嘲:“既然不杀他也活不下去,我何必不杀了他?至少那样我能更爽。”
  
      又是一个让人无语的问题,不过想想似乎他这些话也有一定道理,再说叶无天也不是什么好人,该死。
  
      “可你这样终归是解决不了问题,不是吗?”常肖媚又说道。
  
      叶无天说道:“那个我不管,杀了他,我自己爽,自己开心,这就够了,其它的我顾不上,我可是个俗人。”
  
      常肖媚气结,拿叶无天一点办法都没有,这种人根本就是盐油不进,听不进任何人的劝告。
  
      如果可以,常肖婿想狠狠抽叶无天几巴掌,将他抽清醒过来。
  
      “媳妇,如果有人这样对你,我也一样会这样。”叶无天大声一句,只是待话说完后,这厮才意识到他根本不能说这样的话,欧阳幸月还在旁边呢,当着她面喊别的女人做媳妇?欧阳幸月会怎样想?
  
      常肖媚羞得想的洞钻,这都什么时候?还有心情开玩笑?混蛋,流氓,色狼,无耻。
  
      害羞之余,常肖媚还不望偷偷瞟欧阳幸月一眼,见人家脸色平静,常肖媚才松口气。
  
      叶无天暗骂自己笨,好不容易才将欧阳幸月感动,现在倒好,自己把好不容易达成的成果毁掉。
  
      想解释几句,回头想想又觉得没那必要,解释有什么用?只会越解释越乱。
  
      叶无天也偷偷看向欧阳幸月,见她并没露出什么不满的神情才稍稍放心,今天的效果肯定是大打折扣,这是不用说。
  
      “欧阳小姐,你要劝劝他,这样解决不了问题。”郑忠仁说道。
  
      欧阳幸月望向叶无天的眼神里多了一丝柔意,“我陪他。”
  
      郑忠仁差点没有抓狂,这个时候他最想的不是抓人回去,而是想直接买两块豆腐一头撞死算了。
  
      男的疯,女的也疯,不愧是一对,物以类聚!
  
      欧阳幸月一向给人的形象都是以智慧型女人,就她现在这行为,无论怎样看,都无法跟智慧挂上勾。
  
      近朱者赤!
  
      想来想去,郑忠仁只想到这点。
  
      叶无天心里暖暖的,欧阳幸月改变很大,她今天能说出来这些话,就已经不简单,也算是改变了。
  
      “郑主任,徐局,你们怎么回事?老半天还不抓人?”杨浪子越来越发现不对劲,一计不成的他又生一计。
  
      郑忠仁与徐远华很有默契的冲到叶无天面前拦住,他们那意思大有像是在对叶无天说,你要杀杨浪子,杀了我们再说,从我们的尸体踩过去。
  
      被两人拦住,叶无天停下来,“两位,何必呢?”
  
      “职责所在。”郑忠仁回答。
  
      “好吧。”叶无天耸耸肩,“既然这样,我也不为难你们。”
  
      叶无天这话让很多人都心一松,特别是杨浪子。
  
      “杨浪子,别太高兴,我他不动,并不表示我不杀你。”
  
      好不容易松口气的郑忠仁闻言再次紧张不已,心道还来?他叶无天到底想怎样?要怎样才肯罢休?
  
      “左边第三边肋骨痛吗?”叶无天对杨浪子道:“轻轻按一按试试?”
  
      杨浪子神情一紧,最怕的就是叶无天这招。
  
      “你真以为上次只是吓吓你?”叶无天吉嘲讽的说:“从小到大,我都是个诚实的孩子,不会说慌。”
  
      “你对我下毒?”
  
      “别乱说,我什么时候对你下毒?有证据吗?”
  
      “你……”杨浪子是拿不出证据,对叶无天的下毒手段,有几个人能找得到证据?
  
      “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杨浪子咆哮如雷,“交出解药。”
  
      “郑主任,事我回去吧。”叶无天说。
  
      杨浪子大吼:“不准走,叶无天,你必须交出解药。”
  
      “白痴。”
  
      “杨浪子,请你也跟我们回去一趟。”郑忠仁面无表情说道。
  
      外面,一辆又一辆的大巴车将腾龙帮这些人带回去,同时警方对腾龙帮总部大厦进行重重封锁,不让今天的事情泄漏半分出去。
  
      发生这么大事,郑忠仁已经他不敢作主,第一时间将东城的事情上报上去。
  
      东城政府方面,当王林这个东城一哥接到徐远华的汇报后,整个人愣是没站稳,身子一软,从沙发上摔倒在地,脑子一片空白。
  
      事太大了,大到他这个东城一哥根本无法承担,弄不好,他随时都有可能会掉帽子,这哪是开玩笑?简直要他命。
  
      幸好,事情很快有了转机,案子交由国安负责,东城警方协助国安破案。
  
      作为这次事件的负责人,刘秋松坐在办公室里轻轻敲打着桌面,很有节奏感。
  
      刘秋松不明白上头为何会让他来处理这次的案子,很多人都知他跟叶无天不和,让他来处理这个案子,上面的意图是什么?刘秋松想了很多。
  
      不简单啊!
  
      叶无天惹出这么大事,想安全脱身几乎不可能,这样都还能无事,要法律来有何用?
  
      “刘局,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郑忠仁问道,心里替叶无天担心,那小子真是无法无天,搞出这么大事,这回怕是神仙也无法帮他。
  
      “杨浪子那边怎样?”刘秋松问。
  
      “一直吵着要见叶无天。”郑忠仁多少知刘秋松与叶无天之间的过节,相信上面也清楚,在这种情况下上面还要派他下来,更是让郑忠仁感到担心。
  
      站在朋友的立场上,郑忠仁一万个不想叶无天有事,虽然那小子挺操蛋,对朋友还算不错。
  
      徐远华的办公室里,常肖媚同样讨论着这个问题,“徐局,难道真没办法吗?”
  
      “唉!小媚,其实我何尝不想帮他一把?只不过这事已经完全超出我们的能力范围,想帮也是无能为力。”徐远华自认为帮不到叶无天,这事闹得太大,没人能帮他。
  
      常肖媚又怎会不知?一百零八条人命,杀了这么多人,叶无天若是一点事都没有,那才是怪事,才不正常。
  
      到底该怎么办?要怎样才能帮到他?
  
      常肖媚恨得牙痒痒的,却很担心叶无天的安全,弄不好,叶无天会死。
  
      平日里恨叶无天恨得要死,巴不得将他拉入大牢,现在一旦叶无天陷入危机,她又开心不起来,没有想象中开心。
  
      “一定会有办法的,一定会有办法。”常肖媚喃喃着说。
  
      “除非有奇迹出现。”徐远华看出常肖媚的紧张,他太了解常肖媚,这丫头表面上恨叶无天,实则内心不是那么回事。
  
      命运弄人,若是叶无天没那么多红颜知己,他与常肖媚倒真是很好的一对,可惜了!那小子根本就是花心王。
  
      常肖媚离开徐远华办公室,几分钟后,她出现在叶无天面前,如今的叶大爷被特殊对待着,普通的拘留室无法满足他。
  
      现在的情况是,常肖媚想见叶无天一下,都要经过重重关卡才能见到他。
  
      “媳妇,想我了吧?”叶无天仍是那副吊儿郎当的表情,丝毫不为他自己担心。
  
      常肖媚说道:“你就一点也不担心?”
  
      “有什么好担心?都发生了,安心对待就是,该怎样来还是会怎样来,担心也没用。”
  
      “你倒挺想得开,闯下这么大祸,你知后果是什么吗?”
  
      叶无天想了会,说:“最大后果也就是死。”
  
      “你不怕死?”
  
      “怕。”
  
      “怕你还要这样?报仇有很多方法,非要用这种?”
  
      “很简单,因为我不会死。”叶无天透着一股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