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863章 暴风雨前的宁静

  
      常肖媚很想将叶无天的脑袋破开来看看,看看这家伙到底是怎样想的,事到如今,还有心情开玩笑?
  
      “你倒是挺有自信。”常肖媚问,“真不明白你的自信来自哪里。”
  
      “嘿嘿,你担心我吗?媳妇,你担不担心我?”叶无天话锋一转,坏笑着问。
  
      常肖媚突然想一脚踹过去,还笑?不知为何,她很讨厌他这样的坏笑,毫没正经,简直欠扁。
  
      “你不能正经点?”常肖媚狠狠一瞪眼,拿叶无天一点办法都没有。
  
      “我很正经。”叶无天说道:“你认为我不正经?”
  
      “说说你的想法,你的自信来自哪里?”
  
      “山人自有妙计。”叶无天继续卖他的关子。
  
      常肖媚心里的那个气啊,问了半天愣是一点都没问出来。
  
      “懒得理你。”气不过的常肖媚骂道。
  
      “有没有人追你?媳妇,你似乎忘了吧?当初你答应过我什么?”叶无天问。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情说那些事?”
  
      叶无天不以为意:“就是因为我知现在是什么时候,才会这样问,都快要死的人了,你就不能满足我这么一点小小要求?”
  
      常肖媚没再反驳,情绪跟着失落起来,是啊!叶无天这次很有可能会死,闯下那么大的祸,谁能保住他?
  
      “现在才知道后悔?迟不迟?”常肖媚冷声问:“一怒为红颜的后果不好受吧?”
  
      “谁说我后悔?我叶无天做的事情什么时候会后悔?真是的,我是那种人吗?”
  
      “死到临头你还不知错?值得吗?你们男人不是句话叫做天下何处无芳草?为了一个女人而搞到如今这步,你不后悔?”
  
      “有什么好后悔?事情是我做的,我认了,若能重来,我还是会那样做,并且更猛,下手更狠。”
  
      常肖媚直翻白眼,知自己刚才所说的都白搭,叶无天压根就没听进去,鸡同鸭讲,又怎样讲?如何说得通?
  
      “别为我担心,你还要为我生好多好多娃,这个心愿没达成,我怎么可以死?”
  
      脸一红的常肖媚也不知哪来火气,说道:“只要你不死,我答应你。”
  
      听得双眼发亮的叶无天顿时来了兴趣:“答应什么?是不是答应帮我生娃?这可是你说的,不许后悔。”
  
      “滚!我可没那样说。”
  
      “嘿嘿,那就是做我女朋友?这个没错吧?”
  
      “净考虑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我建议你还是好好想想怎样能让你自己不死吧,杀那么多人,你当真以为人家是蚂蚁?杀一些没事?就你这情况,不死你也得坐一辈子的牢,到时我看你怎么笑。”
  
      叶无天笑意很浓,并没解释什么,瞧他那样根本不想作任何解释。
  
      强大的自信让常肖媚稍稍放心些,没人会想死,特别叶无天这种人,有钱有女人,脑袋被驴踢过才想死。
  
      尽管她很想知叶无天的办法是什么,问题他不说,她也只能郁闷,只能无奈!
  
      “叶无天,你还有什么要交待的吗?”门外,刘秋松背着双手走进来。
  
      “该说的我都说了,不该说的也没啥好说,刘副局,你按程序办吧。”叶无天换了副表情,他对这个刘秋松可没什么好印象。
  
      “这个你放心,我一定会按程序办,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不会放走一个坏人。”
  
      叶无天听得眉头紧皱,这话怎么那么熟识?好像电视里都这么演的,没想到现实生活也如此。
  
      多么富丽堂皇且充满正义感的一句话,可是叶无天不相信,这刘秋松可不是什么好东西,那句话自他嘴里,多半要变味。
  
      “很好,我相信刘副局。”叶无天说道,没人知他这句话的意思。
  
      对话间,徐远华也走了进来,与刘秋松打过招呼后,他说道:“杨浪子想见叶无天。”
  
      “什么事?”刘秋松问。
  
      摇摇头的徐远华说:“不知道,估计是因为身体原因。”
  
      “不见,我不见,徐局,你千万别把他带来,我现在是个罪人,当然,他杨浪子也好不到哪去,同样是个罪人,他不适合来见我。”叶无天直接拒绝。
  
      “你对他下毒?”刘秋松想了想,问。
  
      “刘副局,我不喜欢你这句话,什么叫我对他下毒?把我当成什么人?想证明我对他下毒,拿出证据。”叶大爷比警察还要警察,动不动就证据。
  
      “有没有下毒,我们会查出来。”
  
      “好,你们去查,欢迎你们去查。”
  
      “哼!敬酒不吃吃罚酒。”刘秋松甩袖而去。
  
      “老弟,你又何必呢?”徐远华不知叶无天为何总是要把自己扮演成仙人掌,那样做对他有什么好处?
  
      “刘秋松一直对我不爽,只要有机会,他会毫不留情,既然如此,我会对他客气?”叶无天说道。
  
      “你现在打算怎么办?有什么需要我帮忙吗?”徐远华说:“事情已经传开,你恐怕会很麻烦。”
  
      “呵呵,从我开始动手那一刻起,我就已经意料到。”顿了顿,叶无天接着说:“杨浪子也不好受吧?”
  
      “何止不好受?杨氏集团短短半天内股价暴跌百分之三十,目前还在下跌,不知什么时候才是个尽头。”徐远华说道。
  
      “太慢了,要还能再快点更好。”叶无天不满意这个速度。
  
      徐远华狂晕,都这样了,他还不满意?再这样下去,杨氏集团用不了多久就会完蛋。
  
      针对杨氏集团的计划并没停止,反而更加变本加利,每隔一段时间,杨氏集团的商业秘密就会被曝出。
  
      “二少奶,咱们要再加把劲才行。”红颜集团里,司徒薇出现在欧阳幸月办公室。
  
      “你去告诉杨氏集团,不想破产,最好还是合作点。”无论是欧阳幸月还是司徒薇,都知道想要将叶无天从里面捞出来,杨家是关键,当然,她们也知机会不大,可是只要有一丝希望,她们就要去试,尤其是欧阳幸月,叶无天是为她才搞成这样,无论如何,叶无天不能有事。
  
      “好,我回头就去告诉他们。”司徒薇点头,从欧阳幸月办公室出去后,她马不停蹄的跑到她三叔那。
  
      “三叔,你们的动作是不是再加快点?现在是好机会。”
  
      司徒楚笑着点燃手中的雪茄:“我知道,放心吧,这次一定要要让杨浪子元气大伤。”
  
      “他伤不伤我无所谓,我只要我家大爷安全出来。”
  
      司徒楚吐出一口烟:“这次怕是很难,小薇,你得有心理准备。”
  
      “你是说他会死?”
  
      “他惹的事太大了,不是吗?”司徒楚反问。
  
      司徒薇说道:“那说明你不了解他,没把握的事情他不会做。”
  
      “哦,你有信心他能出来?”
  
      “一定,用千古奇才去形容他也不为过,那样的人,怎可能会这么快死?”
  
      “呵呵,你倒是挺有信心的。”司徒楚笑:“不过小薇,这对你来说也是个机会,他死了,你手中的减肥丸就真正属于你,配方你也知道,你想过吗?”
  
      司徒薇一怔,一下子未能反应过来,不明白她三叔的意思。
  
      “有没有考虑离开他?”司徒楚一不做二不休,反正都将话挑明到这个份上,也就没必要再藏着,“现在是个机会。”
  
      “你觉得可能吗?”
  
      “有什么不可能?别忘了,你跟着他不会有好结果,他除了可以给你财富之外,还能给你什么?他身边的女人不止你一个。”
  
      “我很满意现在的生活,这事你以后不要再说。”
  
      “傻丫头,你怎么就不明白?你还年轻,以后可以找到更好的男人,至少是一个你专属的男人。”
  
      “三叔,我喜欢他了,喜欢我家大爷,在我眼中,他是全世界最优秀的男人,你说,那样一个男人,我还能忘了他吗?”
  
      “你来真的?”司徒楚以为自己听错。
  
      “一直都很真。”
  
      司徒楚有些吃味:“有多优秀?比我还优秀?”
  
      “你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好吧,还是算了,我不想听。”司徒苦笑,知从司徒薇嘴里说出来的话必定不是什么好话。
  
      “我相信他一定会出来,一定。”
  
      “随你便,好好想想三叔刚才的话。”
  
      “我知自己在做什么。”司徒薇并不想讨论这事,“现在你要做的就是收拾腾龙帮,我要杨浪子内忧外患。”
  
      “不管怎样,三叔支持你,是时候松松筋骨了。”
  
      欧阳幸月出现在程可欣办公室,开口的第一句就是对程可欣说对不起,她觉得自己有必要过来说一句对不起。
  
      “用不着,他去救你,那才是他,他若不去,我会对他很失望。”
  
      欧阳幸月心中有种莫名的感动,看了程可欣好一会,久久才道:“谢谢!”
  
      “还是想着怎样救人吧。”程可欣说道。
  
      两女聊着天,外面,对于叶无天一案却有着极大的反响,其中京内几个家族都坐不住,于家是其中一家。
  
      于泰涛的命还要叶无天帮助,因此站在于家的立场上,他们并不想看到叶无天出事。
  
      “爸,咱们得帮帮他。”于泰涛比谁都心急,他所有希望都放到叶无天身上。
  
      “情况有些复杂,想那小子死的人不少,没有弄清楚之前,不能乱来。”于正宇是条老狐狸,他一下子看出事情的复杂,别看现在风平浪静,一旦爆发,威力惊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