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865章 怒火再起

  
      叶无天不知上面都作了什么样的交换,更不知杨氏集团被什么人说服,让他们情愿放过他,尤其是杨浪子,让腾龙帮损失那么大,杨浪子绝对是恨不得叶无天死的人。
  
      宁朋带着宁思绮与叶无天吃了顿饭才离开,某人跑到饭店一口气狂点十多个菜,不顾众人的怪异目光,坐在那开始狼吞虎咽,风卷残云一番后才心满意足的放下筷子后摸摸肚子,打个饱嗝的他叹道:“这才是人吃的饭。”
  
      宁思绮连筷子都没拿起来,人家叶无天就已经吃饱,虽然菜上的菜没被叶无天吃完,宁思绮却已经失去胃口,每道菜都被叶无天翻过,宁大小姐根本没兴趣再吃。
  
      末了,最让宁大小姐抓狂的是,叶无天还要让她请客,她一口都没吃,到头来还要落得个请客的份。
  
      叶无天可不管宁思绮的不满,丝毫不知脸红为何物的某人不但要美人请客,更是还要向美人借两百块钱打车。
  
      以他的身份地位,大可以让人来接,可他没有,非要给别人制造惊喜。
  
      极为不爽的宁思绮递过两百块钱后忽然明悟过来,敢情叶无天的开心是建立在她的痛苦之上。
  
      由始至终,宁朋都没阻止,笑眯眯的看着两个年轻人,看着他们,宁朋会感觉自己变年轻。
  
      “爷爷,你说他到底是什么人?”宁思绮开始投诉,尽管叶无天的身影早已消失。
  
      “呵呵,我觉得挺好,年轻真好。”
  
      宁思绮一翻白眼,知刚才那些话白说,爷爷不会说叶无天。
  
      “小绮,我有时候在想,若是你男朋友是小天,该有多好。”
  
      “爷爷,你真想将我许配给他?别忘了他已经有那么多女人,你想将我往火坑里推?”
  
      “可惜了!”宁朋莫名一句可惜,不知他到底可惜什么,宁思绮也懒得问。
  
      出租车上,叶无天想着呆会程可欣她们见到他应该会很开心吧?
  
      嘿嘿,要的就是个效果!
  
      回到公司,叶无天首先洗了个澡,将那套已经带着浓浓味道的衣服换掉,整理一翻自己的仪容后才向程可欣办公室走去。
  
      推开程可欣的办公室,里面空无一人,连外面的秘书都不知去了哪里。
  
      程可欣不在,如同一盆冷水般淋到叶大爷头上,让他从头冷到脚。
  
      走出程可欣办公室,叶无天按耐住想打电话的念头,准备去楼下欧阳幸月的办公室,可当他去到欧阳幸月办公室时,同样不知所踪,连欧阳幸月也不在,让叶无天好一阵郁闷。
  
      一个个都不在,去了哪里?
  
      抛开心中的念头,叶无天决定去司徒薇办公室看看,他就不信连司徒薇都不在,如果那样,就真的邪门了。
  
      当他推开司徒薇的办公室后,终于知道原来很多事情真有那么邪门,司徒薇也不在办公室。
  
      三女都不在自己办公室,这种事情极少发生,一个个都去了哪里?
  
      走出司徒薇办公室,刚好发现司徒薇的秘书迎面走来,于是连忙快步上去,而对方也看到叶无天。
  
      当她看到叶无天时,第一反应就是自己看错,肯定是看错,叶无天不应该出现在这里,可偏偏叶无天出现在这里。
  
      “人哪去了?”叶无天首先开口。
  
      “真的是你?”秘书有惊讶,也有惊喜人,更多的是不可思议,不敢相信。
  
      叶无天好笑,当然是他,难不成还有别人?
  
      “当然是我,问你话呢,人哪去了?”叶无天又问。
  
      “医院。”
  
      “医院?”叶无天大惊,“发生什么事?”
  
      “不是司徒董事长,是欧阳董,受伤了。”
  
      “说清楚点,知不知什么原因?”心急如焚的叶无天问,这才几天不见,就发生那么多事。
  
      对方被叶无天吓得退后几步,“有人向欧阳董开枪。”
  
      “哪个医院?”
  
      “东城人民医院。”
  
      秘书的话没说完,叶无天就已经转身狂奔,转眼间就消失。
  
      一路狂奔到公司楼下的叶无天没想到会这样,惊喜没给到,惊吓却有了,短短三天内发生这么多事。
  
      驱车冲到医院,正巧遇见常肖媚也在,欧阳幸月不是普通人,她遇袭,很多人都坐不住。
  
      当叶无天出现的一刹,常肖媚同样震惊,同样不敢相信,叶无天怎么出来?
  
      “你怎么出来了?”常肖媚问。
  
      “为幸月的事而来?”叶无天答非所问。
  
      常肖媚微微点头,算是回答了叶无天的问题,然后他静待着叶无天的回答,然而人家叶大爷则根本没有回答的意思。
  
      “她在哪个房间?”
  
      常肖媚伸手一指:“前面。”
  
      顺着常肖媚的目光看过去,已经知道欧阳幸月在哪,此时,欧阳幸月的病房外面既有警察守着,也有欧阳幸月自己的人守着。
  
      “你还没告诉我,你怎么出来了?”这事让常肖媚很好奇,实在不应该,怎么出来了?闯下那么大的祸,杀了那么多人,他叶无天最后要还能活着坐一辈子牢,就已经算是非常走运,现在倒好,非但没死,还大摇大摆的走出来。
  
      常肖媚怀疑叶无天是偷偷跑出来,也只有这个解释才能行得通。
  
      “怎么?不想我出来?”叶无天知常肖媚为何而惊讶,“别问我,老实说我也不知自己怎么就出来了,仍然像做梦一样。
  
      常肖媚还有很多问题想问,叶无天则不给她机会,人早就朝欧阳幸月那边跑。
  
      推开病房,叶无天第一眼就见到欧阳幸月躺在床上,右小腿缠着厚厚的纱布,而程可欣与司徒薇则是站在旁边。
  
      叶无天的进来并没让三女有多惊讶,此时他也顾不上她们惊不惊讶,分别朝她们打了招呼后直接走到欧阳幸月面前,“医生怎么说?”
  
      “伤到筋骨,子弹已取出。”欧阳幸月说道。
  
      “谁做的?”自己这才离开三天,就发生这么大的事,叶无天无法接受。
  
      “腾龙帮。”回答问题的是的司徒薇。
  
      “腾龙帮?又是他们?”叶无天想不明白腾龙帮为保要对付欧阳幸月。
  
      这次出来,叶无天必须要做的其中一件事就是交出解药给杨浪子,然后停止泄漏杨氏集团的一切商业秘密,同时必须对杨氏集团进行赔偿,满足了以上条件,叶无天才能走出来。
  
      现在看来自己得改变主意。
  
      “别乱来,休息一段时间就会好。”欧阳幸月见叶无天脸色不善,知他肯定动怒。
  
      “我先帮你疗伤。”叶无天并没马上答应,轻轻拆开欧阳幸月右腿上的纱布扔掉,同时想摸出药粉给欧阳幸月上药,哪知当他摸向腰间时,才想起没带在身上。
  
      叶无天运起轩辕真气握住欧阳幸月右腿,开始用真气替她疗伤。
  
      欧阳幸月很快就感觉到痒,那种异痒犹如蚂蚁咬,差点忍不住伸手去抓。
  
      两三分钟后,伤口表面涌出一些黑色的血,大量的往外涌。
  
      待那些黑色的血流出后,欧阳幸月除了感到痒之外,还感到有一股热流在她身体内流窜,主要在右腿,如同一条条灵蛇般游动。
  
      旁边,司徒薇与欧阳幸月都好奇,也知叶无天是用内力在救人,这一幕太荒唐,就像古代里的大侠一样,可以用内力逼毒。
  
      听起来就不可思议!
  
      渐渐的,伤口的肉也在在慢慢变红,叶无天看已经差不多,就停下来,对这个效果还是挺满意,欧阳幸月的伤口恢复得不错。
  
      喊来护士替欧阳幸月重新包扎上,待护士完成工作后,叶无天将对方打发走。
  
      “说说当时的情况。”叶无天这话是看着欧阳幸月所说。
  
      “刚从家里出来,然后中枪。”欧阳幸月轻描淡写的讲述完。
  
      叶无天的那个汗啊,这算什么讲述?如此简短明了,倒真是像足她的性格。
  
      “刚才你们说是腾龙帮的人,有什么证据?”
  
      “那个枪手已经抓到。”司徒薇回答。
  
      有这句话就足够,相信司徒薇她们是从凶手嘴里问出有用线索。
  
      “凶手在哪?”
  
      “被警方带走,后来又被国安带走,现在不知所踪。”
  
      听到司徒薇的话后,叶无天非但不怒,反而想笑,他不用再问也知道,那个凶手肯定被某些人放了。
  
      “手上还有多少杨氏集团的东西?”叶无天问。
  
      “你想做什么?”程可欣聪明,猜测到叶无天的用意:“还要继续?”
  
      “嗯,全部放出去。”欧阳幸月的伤势让叶无天来火,原本就不想跟杨浪子和解,现在更是让他找到借口。
  
      “不好吧?你怎么办?”
  
      “不用担心,我不会有事。”
  
      “我们手上倒是还有,而且也能足以让杨氏集团的退出历史舞台,这样做会不会逼得对方狗急跳墙?”司徒薇问。
  
      叶无天冷笑:“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就怕他们不急。”杨浪子不除,始终都是个隐患,必须得除掉。
  
      交待一番后,叶无天独自一人离开,原本被叶无天指派暗中保护着三女人的血樱则继续呆在欧阳幸月身边。
  
      “是不是太疯狂?”叶无天离开后,欧阳幸月问。
  
      “叶大爷一向都很疯狂,他决定的事,谁能让他改变主意?反正我没这个能力。”
  
      “无法改变他的主意,就尽力帮助他,用最快最狠的方法将敌人彻底打沉,只有这样咱们才能安全。”
  
      司徒薇与欧阳幸月纷纷相视一眼,程可欣的变化很大,换作以前,她绝对说不出这些话。
  
      一个多小时后,叶无天出现在腾龙帮总部,而他身旁多了一个跟尾虫,常肖媚也跟来了,“警告你,别乱来。”
  
      叶无天站在大门口,他冷漠的看着这幢大楼,知道是该决一胜负的时候:“放心,我不会乱来,再怎样也得给你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