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870章 闯大祸了


    欺负酒精的后果永远只有一个,反过来被酒精虐,叶无天就是最好的例子,刚开始不将两瓶酒当回事,没有运用轩辕真气化解酒精。

    有几分醉意的叶无天对四周的景物环境半知半糊涂,很快就失去了知觉,断片了!

    叶无天做了一个梦,一个好长的梦,梦里面,他见到许影,还有她带着嘲讽的笑容,似乎在嘲笑他不知好歹,将凤仙子当成他的女人,到头来自然是被凤仙子伤害。

    面对许影的嘲讽,叶无天也不知哪根筋没搭对,莫名的怒火涌出,一把将站在他面前的许影按倒在地,用男人最为粗暴的方式教训着许影。

    本来不打算碰许影,梦里面的叶无天忍不住,只想将所有怒意都发泄出来,早已忘了自己曾经的话。

    许影拼命挣扎,拼命反抗,想从叶无天怀中挣扎开来,奈何她毕竟是个女子,任她怎样挣扎都没用,就是无法从中挣扎开来。

    许影越是挣扎,叶无天就越是兴奋,那种征服的快感就更加强烈,随之所用的力道也更加大。

    这个梦好长,也好完整,梦中的一点一滴他都能记住,两世为人,他都没试过做过如此外详细的梦。

    睁开眼,摇晃着胀痛的脑袋,叶无天苦笑几声,透过窗户,外面的天色已经漆黑一片,估计已经是深夜。

    口渴的他想起来找水喝,拉开被子后,他却傻了,坐在床上半响回不过神来,原来他这会浑身上下都赤条条的,而最剌目的是,白色被单下面竟有几朵耀眼的红花。

    日!不是做梦。

    再傻,也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只是,女主角又是谁?许影?不可能,真要是许影,她又怎么还会出血?虽然现在医学进步,那层薄膜可以补,问题是许影有那必要吗?

    叶无天很快就否定这一猜测,不可能是许影,但不是许影又是谁?

    绞尽脑汁的回想着醉时所发生的事,努力回想好久,都回想不起醉前的事。

    等等!他好像记起一点,喝了两瓶酒后从酒吧里出来,然后遇上一个人。

    想到那个人,叶无天浑身冒冷汗,一个劲的告诉自己,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不可能是她。

    叶无天不愿意去承认,他都不敢去想,头皮发麻的他多少猜测到一些,多半是将许诗诗当成许影。

    靠!这他妈到底怎么回事?忽然间,叶无天有种想要抓狂的冲动,太他妈不可以思议,上天为毛要这样整他?

    苦笑着将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抛出去,叶无天还是从床上下来,喝了口水后转身走向浴室,心里却在想,万一真是许诗诗,那该怎么办?

    不好办啊!

    与许影已经那样,再与许诗诗那样,可怎么办才好?

    叶无天不知道,倘若真是那样,估计够他喝一壶的。

    难怪当时许影会挣扎,要真的是许影,他应该不会挣扎。

    人未到走到浴室,见浴室里有灯光,此外还有细细的流水声,叶无天站立在门外,鼓不起勇气走进去,生怕见到自己不想见的场面。

    浴室里面的流水声不停,此外却没任何动静,叶无天不敢进去,同时也担心里面的人发生什么不测,比如自杀什么的。

    越想越害怕,叶无天咬了咬牙,死就死了,进去再说,他刚才将人家那样了,万一小丫头想不开而死在里面可如何是好?

    来不及多想,叶无天推门走进去,待门被推开后,只见许诗诗卷缩的身躯蹲在地上,双手抱着胸,脸上苍白,眼神里流露出绝望神色。

    果然是她!

    最不愿意看到的一幕偏偏还是被自己猜中,这一刹,叶无天不知该说什么好,老天跟他开的这个玩笑太大。

    叶无天站在门口,全然忘了自己正赤条条的,脑子一团浆糊,寻思着接下来该怎么办。

    蹲缩在地上的许诗诗缓缓抬头,见叶无天站在门口,还是用这么姿态站在那时,她那张苍白的小脸升起几缕红霞。

    禽兽!

    叶无天暗骂自己,这下闯大祸了,该怎么办?接下来该怎么办?

    如果能时光倒流多好,可惜,一切都只是他的空想。

    “诗诗。”叶无天硬着头皮喊了句,随后突然发现自己这模样极为不雅,有耍流氓的嫌疑。

    急急忙忙转身跑出去将衣服穿上。

    “诗诗,对不起,我知现在说什么都没用。”叶无天说,除了道歉,他真不知还该说什么,这个时候似乎说什么都没用,所有该发生与不该发生都已经发生,道歉有用吗?

    许诗诗没动,仍然猫着身在那,晶莹的泪水像断了线的风筝掉落,这一刹,叶无天有种莫名心痛,很想过去将她紧抱在怀里。

    “诗诗,我可以进来吗?”叶无天问。

    许诗诗仍旧不搭理,直接将叶无天当成空气,只会默默蹲在那里流泪。

    叶无天见状只能自作主张,浴霸里的水流着,却并不是淋到许诗诗身上,再这么下去,叶无天怕许诗诗会冷。

    “出去。”许诗诗终于开口,声音冷得像冰。

    叶无天并没出去,反拿下浴霸调好水温后将温水淋到许诗诗背部,“我不知该说什么,做出这种事,是我不对,不管你相信还不相信,我其实并不想害伤你,你恨我是应该的,可是,就算你想杀人,也不能感冒,不用如此折磨自己。”

    许诗诗的泪水流得更猛,直让人看得心痛。

    叶无天用温水替许诗诗淋了好一会,关掉水后拿过浴巾替她抹水。

    “啪!”

    许诗诗突然给了叶无天一巴掌,而叶无天并没有避开,硬生生受了这么一巴掌,对此,许诗寺颇为意外。

    “你把我当什么?你怎么以可以这样对我?”许诗诗情绪失控。

    叶无天继续替许诗诗抹着水,然后不顾许诗诗的反对,直接一把抱起许诗诗往外走,小心将她放到床上,盖好被子,举止轻柔。

    “为什么?”许诗诗大吼,“伸手又是一巴掌。”全然不顾自身走光。

    “如果这样能让你好受点,尽情打吧。”叶无天伸手摸着脸,感觉不到痛。

    “你不能这样对我,不能。”许诗诗伤心欲绝:“我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诗诗,事情已经发生,我也不想这样,当然,要怪只能怪我,你认为该怎么办?只要我能到,一定会按你说的去做。”叶无天知自己现在就是个罪人,根本没有讨价还价的资格。

    一直以来,叶无天都很想做一个浪子,做一个挥挥手不带走任何云彩的浪子,可惜,他做不到,任凭他再怎么努力都做不到,太在乎身边人的看法。

    许诗诗痛苦的摇着头,她也不知该怎么办,曾经不止一次出言调戏过叶无天,可那也只是表面做做罢了,骨子里的她还是很保守。

    “让我一个人静静。”许诗诗说。

    叶无天轻轻点头,“可以,不过你得答应我,千万不能做傻事,不然我不走。”

    “你能看得了多久?一个小时?还是一天?”许诗诗问道:“你放心,我没那么脆弱。”

    最终,叶无天离开了,走出门外的他轻轻将门带上后离开旅馆。

    “靠!”叶无天再次忍不住暴了句粗口,借此发泄心中的郁闷,这他妈怎么回事?好端端的为何会发生这种事?

    刚走出旅馆,一辆黑色商务车出现在叶无天面前,不待车子完全停下,郑忠仁的脸孔就已经钻出来,“上车。”

    叶无天站着没动,“有事?”

    “有人想见你。”

    “没兴趣。”这个时候,叶无天谁都不想见,更何况心知郑忠仁这个时候来,肯定没什么好事。

    “老弟,你必须去,马家那位来了。”

    “马家?马老头?他来东城?”叶无天很是意外,马老头怎会突然来东城?要知像马老头那种人,去任何地方都不是随便就去的。

    “情况有些复杂,还是上车再说吧,马老想要低调些,才没让军方的人来接你。”郑忠仁解释道。

    “还低调个毛,他都来东城了,又怎么低调?扯蛋。”叶无天忍不住一阵鄙视,都亲自来了,还想低调?

    叶无天更好奇的是马老头此趟前来的目的,是为了马锋?还是杨浪子?

    想了想,最终还是钻进车内,叶无天知道,自己不去见马老头是不行的。

    郑忠仁直接将叶无天带到东城军区,经过层层检查后,车子停在一幢小洋楼面前。

    打开车门,叶无天见到马锋从房子里面走来,而他推着轮椅上的老太太走出来,这阵势,有些大。

    “老奶奶,你什么时候来东城?”叶无天走过去,马家上下,叶无天只对这个老妇人稍有好感。

    老妇人呵呵笑:“小神医,不好意思,打扰你了。”

    叶无天暗自苦笑,这老妇人也是人精了,想想也是,能成为马老头的妻子,肯定不简单,老妇人似乎摸准他的脉门,知他吃软不吃硬,每次见面,总是用她这套方法,屡试不爽。

    “不会不会,老奶奶你能来,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小锋,见了面怎么不打声招呼?”老妇人稍稍回头对马锋说道。

    “不用了,都认识,不用客气。”叶无天阻止,对马锋,实在不想作什么交谈。

Ps:书友们,我是大肚鱼,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