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873章 叶大爷的愤怒


    第873章叶大爷的愤怒

    叶无天越说越气不过,虎毒不食子,欧阳幸月属非他欧阳政仁的亲生儿女,却好歹也是亲人,血浓于水,欧阳政仁父子却是见死不救,这让叶无天很看不习惯,做人狠毒到如此田地,跟牲口有什么区别?

    欧阳政仁父子被讽剌得老脸青红不已,浑身不自在,叶无天这张嘴可是出了名的毒,得理不饶人,栽在他手上,他又岂会知人客气二字怎样写?

    “你……你胡说,没有的事,叶无天,你别血口喷人。”欧阳政仁颤抖着身体。

    叶无天今天也不知怎么的,突然涌出莫名的怒火,换作平常,他不会如此冲动,可是现在,他却不想忍,。

    一个箭步冲上去,对着欧阳政仁肚子就是一脚,踹得欧阳政仁连连退后,脚下跄踉的他狠狈不甚的坐倒在地。

    这一腿让欧阳政仁吃尽苦头,叶无天含怒而踹,自然不会跟欧阳政仁客气。

    想到自己被凤仙子误会,与马家的翻脸,与杨浪子之间的点点滴滴,叶无天觉得自己要爆了,憋得难受,偏欧阳政仁还跑来装疯卖傻。

    在叶无天心中,像欧阳政仁这种人,打了就打了,没什么好值得同情。

    叶无天的突然动手让无论是欧阳幸月还是欧阳豪父子都感到意外,怎么一声不吭就动手?

    电光火石之间就将欧阳政仁踹倒,然而叶无天并没有打算罢休,再次冲上去狂踹欧阳政仁几脚,“老子他妈踹死你。”

    欧阳豪终于回神,冲到叶无天面前想将叶无天推开,只是他根本不是叶无天的对手,一个照面不到,连他自己都被叶无天放倒在地。

    “欧阳豪,老子想收拾你好久,今天他妈主动送上门来,就别怪我。”叶无天同样踹了欧阳豪几脚。

    叶大爷仿佛要将所有怨气都发泄出来,当初欧阳豪想跟他争程可欣,让叶大爷担心好一阵,今天这厮明摆着是公报私仇,他动手打人,根本没有任何充足的理由。

    “住手,姓叶的,你有什么资格打我?”连续被踹几脚的欧阳豪气坏,无端端被打,让他难于接受,堂堂欧阳家的人,这样被打,换谁也接受不了。

    “老子打的就是你,怎么着?还打他不服气?不服气又怎样?打你又怎样?你他妈能把我怎么着?”

    为了出气,叶无天还专门朝欧阳豪脸上踹了一脚,将欧阳豪踹得鼻青脸肿。

    “叶无天,今天这事没完。”从痛苦中清醒过来的欧阳政仁咬牙大吼,费力想要爬起,奈何腹部传来的痛楚却是让他无法爬起。

    “草,没完?老子还他妈跟你没完。”说完,叶大爷又是一脚,下一瞬间,欧阳政仁惨叫声响起。

    有意思的是,病床上的欧阳幸月一声不吭,她这表情在外人看来等于是默认叶无天的行为。

    叶无天接着又是对欧阳父子好一阵猛踹才收手,从没想过要打欧阳豪父子,可现在打了,叶无天则也毫不后悔,打了就打了,打这种人,跟踩一只蚂蚁没什么区别,虽然欧阳政仁的身份地位远远不是蚂蚁所能比。

    打完人后,叶无天心情格外舒畅,指着地上的欧阳政仁父子问道:“知为什么打你们吗?”

    早已被打得鼻青脸肿的欧阳政仁父子满是怒火,“幸月,你就没什么要说?”

    欧阳幸月不为所动,似乎眼前这事跟她没关系。

    “你他妈喊谁都没用,老子想揍你们两个王八蛋好久,天王老子都帮不了你们这种禽兽不如的人渣,连自己人都不救,可真有你们的。”用叶无天的话说,早就知欧阳政仁父子坏,只是没想到他们会这么坏,这种禽兽,挖开他们的心,怕都是黑色的。

    “你胡说,有什么证据?”欧阳幸月爬起来:“叶无天,今天你最好给我一个交待,不然这事我跟你没完。”

    “怎么着?你们也想打我?要不我也让你们打一顿?”叶无天的语气里满是鄙视与不屑。

    欧阳豪爬起来后,第一件事不是报警,而是喊保镖,十多个保镖推门而入,脸肿得如猪头的欧阳豪哪还顾得这么多?指着叶无天对他那些保镖吼:“还愣着干什么?给我打,死了我负责。”

    “出去!”欧阳幸月终于开口,不过开口没好话,她这话不是跟叶无天说,也不是跟欧阳豪说,而是跟你那些那些保镖说。

    “听不到我的话吗?全部给我出去。”欧阳幸月声音冰冷,但此时散发着一股不怒自威,一时间,冲进来的那些保镖还真被吓住。

    “不用听她的,打人。”欧阳豪已经疯了,此时怕是牛都拉不回头,莫名被叶无天打,这口恶气欧阳豪无论如何都咽不下,一心想找回场子。

    那些保镖左右为难,进不是,退也不是。

    “最后一次,出去。”欧阳幸月说,这一次,她更大声。

    冲进来的保镖面面相视,最后为首的那个带头转身离开,直接无视欧阳豪的命令。

    叶无天乐了,如此场面着实少见,欧阳豪的保镖竟然不听欧阳豪的指挥,这他妈太有意思。

    由此可见,欧阳豪做人方面是多少么的失败,如此一个人,将他放到重要位置,怕也是烂泥扶不上壁。

    “欧阳幸月,你想干什么?”欧阳豪冲到欧阳幸月面前,手指几乎指到欧阳幸月额头。

    “退开。”欧阳幸月一吼,“你再不退开,后果自负。”

    唯恐天下不乱的叶无天添了句:“欧阳豪,好歹你也是留学生,难道这你还不知道?我家幸月明摆着在帮我。”

    欧阳豪被这句话气得够呛,咬牙切齿的他很想冲上去跟叶无天拼命,最后还是忍住,冲上去的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被叶无天痛打。

    “大伯,你让我很失望。”欧阳幸月说道。

    心虚的欧阳政仁硬着头皮说:“幸月,你失望什么?我才失望,看着我被人打,你竟然不帮忙,咱们是亲人,你怎么可以如此冷血。”

    “亲人?”欧阳幸月满是嘲讽,“原来你还知我们是亲人,还是知冷血,大伯,我被人威胁,你明知这事,也不帮忙,我们还是亲人吗?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这些年,我欧阳幸月有哪点对不住你们?为公司,为欧阳家付出那么多,你们看不到吗?对待家族之事上,我何曾有点半私心?属于你们的分红更是一分都没少给你们,我欠你们什么?什么都不欠,为何你们要这样对我?”

    欧阳幸月越说越大声,说到最后更几乎失控,这事让她很难接受,大伯明知她被人抓走却不肯帮忙,这算什么?帮凶!大伯跟帮凶有什么区别?

    以前也跟这些人不和,可毕竟是在家族,在公司内部斗斗罢了,欧阳幸月一直都没怎么在意,她始终抱着一个信念,始终都是一家人,如果爷爷在,他是不会愿意看到欧阳家散掉,所以她才一直苦苦忍着。

    现在,她发现错了,错得离谱,大伯他们以前没将她当成一家人,现在也没有,而且,他们是冷血的,见死不救这种事情都敢做出来。

    这一刹,欧阳幸月彻底失望,甚至是绝望!

    “幸月,我们真不知道,你别听信他人的一面之词。”欧阳政仁说话时却是看着叶无天,那意思是再明显不过。

    “大伯,你们退出董事局吧,可以继续分红,也可以一次性将股份卖给公司。”欧阳幸月作出决定,对她而言一个艰难的决定。

    “不行。”欧阳政仁顾不上痛,“幸月,你没权力那样做。”

    “我会说服董事局。”

    “我不同意。”

    欧阳幸月没说话,她那表情已经说明一切,这事她已经决定,不会再改变。

    “爸,我说过咱们不用客气,看到了吗?人家开始动手了。”欧阳豪上前,语气里除了鄙视还是鄙视,认为欧阳幸月在打欧阳集团的主意,想将公司占为己有。

    叶无天见状,当下冲到欧阳豪面前挥腿就是一脚,这厮一边踢一边骂:“麻痹的,让你贱,让你说,让你说。”

    “老公,你做什么?”叶无天打得正过瘾,程可欣从门外走进,见叶无天狂踢欧阳豪,这场面让她回不过神来,这是演哪一出?两人不对路,这是很久以前就众所周知,但像今天这样上演全武行,倒是第一发生。

    将叶无天拉开后,程可欣又上前将欧阳豪扶起,“师兄,你没事吧?”

    欧阳豪老脸通红,今天算是丢脸丢大,还要被程可欣看到,此时此刻,欧阳豪想杀人。

    程可欣白了叶无天一眼,以为叶无天是因为她才打人。

    “嘿嘿,宝贝,你这样看着我做什么?是不是发现我又变帅?”叶无天脸皮极厚,对程可欣那记卫生眼的用意相当清楚。

    医生与护士很快就来到,这里刚好是医院,倒也方便,医生替欧阳政仁父子进行包扎。

    除了医生之外,警察也来了,来人还是叶无天的老熟人。

    “跟我走一趟吧。”常肖媚开口。

    “这种小事你也会来?”叶无天好笑,打个人,常肖媚就来了,难道现在的警察都这么清闲?

    “小事?欧阳政仁是什么人?你打了他还算小事?”常肖媚哭笑不得。

    “他是大人物吗?我怎么不知道?”

    “叶无天。”此时,门外,又有几个劲装大汉走进来,“你被捕了。”说话的同时,对方几个也拿出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