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877章 铁胆

  
      第877章铁胆
  
      常肖媚站在那里走不是站也不是,她自然知闯军营是什么罪,正是如此,才左右为难,不知接下来该怎么办。
  
      忽然间,常肖媚开始担心叶无天,那臭流氓如此闯进去,还能平安无事吗?里面的军人随时都有可以开枪将他跟他那个师父打死。
  
      犹豫半天,常肖媚最终还是不敢跟上去,站在原地的她拿出电话一个接一个的拨打出去,希望能帮到叶无天。
  
      叶无天师徒二人刚踏进军营大门,就被数十支枪指着,让二人不敢轻举妄动。
  
      “你们是什么人?”一个大校从人群中走出,机警地盯着叶无天二人。
  
      “让马国生出来。”狮子头脸色平静,即使被这么多枪指着,他也毫不所动,似乎根本没将这些枪放在眼中。
  
      叶无天总算发现,跟师父比起来,胆量还差好远一些距离。
  
      “你们找老首长做什么?”听到马国生的名字,大校顿时紧张起来:“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老首长的来到,很少人知道,这两个外人又会怎么知道?今天来军营的目的又是什么?
  
      大校越想越害怕,想到最后更是几乎不敢想下去,怕这两人是来剌杀老首长。
  
      “来人,把他们绑起来。”大校当机立断,先不管对方是什么来头,敢闯军营,已经犯下罪,单凭这条,足于将他们绑起来,更何况对方提到老首长的名字,还语气不善,绝非老首长的朋友。
  
      “砰砰砰!”狮子头冷哼一声,下一瞬间,不断有士兵倒地。
  
      叶无天心知今天不可能当无事,闹大了,希望狮子头真能担得住,不然就他妈好笑了。
  
      “还有谁要来绑我?”狮子头霸气十足,站在那里一吼,宛如战神,倒真将四周的士兵吼住,一时间没人敢冲上来。
  
      “你们敢反抗?”回神过来的大校冷喝,“开枪,给我开枪。”
  
      “住手。”大校的命令刚发出,他身后响起一道威严无比的声音。
  
      大校顺着声音望去,却瞬间倒吸了口凉气,刚才的霸气也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连忙朝来人警了个军礼:“老首长。”
  
      来者正是马国生,他对那大校挥挥手,示意对方退到一边,然后马国生看向狮子头。
  
      马国生看看着狮子头,而狮子头也看着马国生,两人四目相对,谁也没开口的意思,甚至谁也没打算开口。
  
      “大哥,好久不见。”终于,马国生率先开口,可他这一句大哥却立马将在场的人全部雷翻,尤其是马锋与叶无天,两人更是不敢相信。
  
      狮子头是马国生的大哥?靠!这都他妈什么跟什么?
  
      叶无天感觉有些乱套,难怪狮子头敢如此嚣张,说有什么事他担心,有了这层关系,他还真敢那样做。
  
      狮子头哼了声,似乎不怎么买马国生的账。
  
      这又是怎么回事?不应该啊,狮子头倘若真是马国生大哥,他又怎会呆在那不见天日的牢里?马国生的身份地位,狮子头想要什么不行?又何需被关在那个不见阳光的大牢里?
  
      肯定不是如表面那么简单!
  
      “大哥,你什么时候出来?”马国生上前两步:“怎么不告我一声,我好去接你。”
  
      狮子头仍冷着张脸,丝毫没将马国生的讨好放在眼中,反而指着叶无天问马国生,“认识他吗?”
  
      马国生不知狮子头此举有何用意,却也点头,“认识。”
  
      “那你知他是谁吗?”狮子头又问。
  
      这下,马国生开始疑惑,大哥语气不善,想必多半跟叶无天有关系,可两人是什么关系?
  
      “他是我徒弟,老子的徒弟。”狮子头霸气十足说道。
  
      听到这,马国生开始慢慢明白过来,闹了半天,狮子头是打算来兴师问罪,因此也能理解为何一出现就脸面不善。
  
      “马国生,这么多年,你怕是把我给忘了吧?你位高权重,觉得我不重要?可以直接省略我?”狮子头问道。
  
      马国生笑:“大哥,你说哪去了?我这条命都是大哥你救的,当然记得大哥你。”
  
      “真的记得吗?”
  
      “当然。”
  
      狮子头又是一声冷哼,看着叶无天,“小子,知道是谁把你扔到那大牢里吗?”
  
      正惊讶不已的叶无天冷不防听到狮子头这话,马上看向马国生,再笨的人这会也应该明白过来,知狮子头所指是谁。
  
      猜了无数遍,从杨浪子到于家,甚至欧阳政仁他们等等,唯独没想到怀疑马国生,当然,他也想过马锋,与马锋之间的仇恨也有点深,只是马锋似乎应该没那么大的能量。
  
      为什么会是马国生,挤破脑袋也不想不到竟然会是马国生,再怎样,自己还对他有救命之恩,可偏偏是马国生。
  
      怎么会这样?叶无天难于置信,马国生竟会想弄死他,哪怕是马锋,叶无天也会好受点,怎可能马国生?
  
      “老爷子,真的是你吗?”叶无天难于置信的问道,直到现在,他内心还有个声音在告诉自己,不可能,肯定不是真的,不可能是马老头,抛开他曾经救过马老头一命不说,马老头也应该不是那种人,不是那种喜欢落井下石,喜欢秋后算账之人,毕竟,马老头不是什么简单人物,经过无数血与火的洗礼。
  
      马国生并没回答,看样子也并不打算回答叶无天这个问题。
  
      “回答我。”叶无天开始失去耐性,朝马老头吼。
  
      “大胆,你敢吼老首长。”刷刷地,十多支黑漆漆的枪口指着叶无天。
  
      “哈哈……”叶无天狂笑不止,马老头的沉默就很能说明一切,他的沉默就代表了承认,这一刻,叶无天大笑不止,忽然发现,这个世界变了,人心难测。
  
      “老爷子,真没想到啊!”叶无天话里充满了自嘲,也不知他是在嘲笑自己还是在嘲笑别人。
  
      “看走眼了!”叶无天又是一句。
  
      马国生脸色阴睛不定,开口道:“大哥,你这是何意?”
  
      狮子头沉声道:“马国生,我只是要你记住,他是我徒弟。”
  
      马国生苦笑,他被威胁了,也被警告了,狮子头今天带着叶无天前来,用意是再清楚不过。
  
      “师父,咱们走吧。”身心疲惫的叶无天不想再呆下去,心烦意乱,有种被人出卖的感觉,闹了半天,原来将他扔到大牢里想整死他的人竟会是马国生。
  
      “站住,闯了军营,你还敢走?来人,拿下。”一位站在马国生身边的高级将领发出命令。
  
      本是想离开的叶无天听到对方的话后不知为何怒意上涌,忘了身在何处,憋着的那股气只是让他想发泄,想抓狂。
  
      叶无天突然冲到那个高级将领面前,然后出手啪啪啪的连续打了对方几个巴掌,每一下都毫不留情,此时的叶无天仿佛生了铁胆,忘了他的打的是高级将领。
  
      事情发生得太快,何况马国生又在这里,即使有士兵反应过来,也没人敢开枪,万一误伤老首长,这个责任谁能负得起?
  
      打完对方几巴掌后,叶无天还不罢休,又重重的在对方腹部踹了一脚,直将对方踹到几米开外的地上。
  
      “老子的事何用你这个杂碎来管?”打完人的叶无天目露凶光的大骂。“马老将军,我打你的人了。”
  
      打完人后,叶无天还不甘示弱的看向马国生,这是赤果果的挑战,示威。
  
      出手打人,并不是叶无天的一时冲动,他不后悔做出这事,这一出手,心情舒畅无比。
  
      “好,不愧是我徒弟。”唯独天下不乱的狮子头竟拍起掌来,“小子,你要记住,谁敢欺负你,你就直接冲上去灭了他。”
  
      “大哥,你这又何苦呢?”马国生挥挥手,示意他那些手下放下枪。
  
      狮子头冷哼一声,撕下一片衣角抛向空中,手一挥,布料成为两段,“你我情谊,到此为止。”
  
      马国生脚步踉跄,差点没站稳,幸好旁边的人扶住他,“大哥。”
  
      狮子头挥手阻止了马国生继续说下去,“不必再说,我现在只有一个问题想问,我们可以走吗?”
  
      “可以,当然可以。”马国生点头。
  
      狮子头说道:“小子,我们走。”,
  
      叶无天神情复杂的看了马国生一眼:“老爷子,你保重。”
  
      “老首长,他不能走。”那位好不容易从地上爬起来的高级将领急了,他可是高级将领,无端被打,若不能寻回个公道,以后还怎么见人?还怎么服人?
  
      马国生盯着那位高级奖领,一字不说,直盯得对方浑身发毛,将所有不满都咽回到肚子里去,在老首长面前,他真狂不起来。
  
      叶无天跟随着狮子头走出军营,搞那么大动静,狮子头只为了告诉马国生一句,他是他的徒弟,这是何等霸气?
  
      望着狮子头的背影,叶无天有种莫名感动,谁是谁非,谁好谁坏,一眼便知。
  
      “小子,你记住,人生在世,一定要活得潇洒,用不着在意别人的眼光。”狮子头忽然回头对叶无天说:“霸气,把你刚才的霸气通通发挥出来。”
  
      叶无天暗汗,挺想问狮子头,他几十年都呆在那大牢里,难道这也是他所谓的潇洒?
  
      这番话最终还是没敢问出来,“师父,你与那马老头到底是何关系?他喊你大哥,难道你们是亲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