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878章 约定


    第878章约定

    狮子头陷入沉思,脸上露出一缕微笑,抬头看着早已灰暗的天空:“时间过得真快,一眨眼几十年就过去了。”

    叶无天默默站在旁边,没打断狮子头的回忆。

    “几十年前,他是我手下的团长,当年我们一起打鬼子,一起参加过无数战斗,一起追女孩,一起喝酒,谈天说地。”说到这,狮子头表情开始往下拉,露出惋惜与无奈:“可惜,过去的终究还是要过去。”

    狮子头在那里讲述着他当年的往事,殊不知叶无天早就已经被惊呆,狮子头与马国生不是亲兄弟,可关系却比亲兄弟还要亲。

    马国生如今是军中第一人,可当年他马国生还是狮子头下面的一个团长,那狮子头当年又是什么职位?少说也是旅长之上。

    叶无天很想知当年到底发生过什么,为何狮子头会被弄到那个大牢?否则凭狮子头的实力,今时今日哪轮得上他马国生?

    可惜了!

    一声叹息的叶无天望向狮子头,他可以心甘情愿的呆在那个大牢里几十年,到底发生什么事?

    叶无天心里如猫抓痒般难受,恨不得马上知这其中发生过什么。

    “你是不是想问当年发生过什么?”狮子头看穿叶无天那点心思。

    叶无天狂点头。

    狮子头叹了声:“现在不是时候,该告诉你的时候自然会告诉你。”

    叶无天无语,差点忍不住上前将这狮子头按在地上狂揍一顿的冲动,当然,要在他打得过狮子头的前提之下,现在冲上去,揍是揍了,却不是他揍别人,而是别人揍他。

    狮子头不说,叶无天也不好意思再问,“师父,谢谢你。”

    “记住,成为我的徒弟,你就得他妈给老子拿出霸气,换在几十年前你敢在老子面前这么窝囊,老子肯定二话不说一枪毙了你。”

    叶大爷心里的那个汗啊!心道狮子头不愧是军人出身,即使被关了几十年,依然霸气十足,一副宁可我负天下人,莫让天下人负我的神态。

    “知道,一定不会让师父你失望。”叶无天打心眼里佩服狮子头,被关在那个地方,却来去自如,对外面所发生的事情了如指掌。

    叶无天意识到,自己有这么一个牛叉的师父,真他妈走狗屎运,除了感谢上天对他好之外,叶大爷已不知该说什么。

    “师父,既然你出来了,就没必要再回去那里,我帮你找一个好的住所,你看怎样?”叶无天说出提议。

    “你有这份心,为师就满足了,几十年,习惯了。”

    “还要回去?”叶无天真不知狮子头是怎么想的,那个大牢有什么好?还有人会主动要求回去,真是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办完事,自然该回去。”

    “师父,你都苦了几十年,为何还要如此坚持?就让徒儿尽尽孝道,不好么?”叶无天真心不想狮子头再回那个牢里,若能将狮子头接出来住,日后有人再敢来找碴,叶无天自己打不赢的情况之下,他直接将狮子头推出来,看看还有谁敢惹,连马老头都不怕,又还会怕谁?

    “你小子,别以为我不知你有何用心。”狮子头笑骂道,笑得很奸诈,

    小心思被看穿,叶无天老脸通红,很是尴尬的嘿嘿笑道:“嘿嘿,师父,我就想尽尽孝心。”

    “行了,为师知道,你不用再说,无论如何,为师都要回去,你不用再劝,这是约定,我必须得回去。”狮子头心意已决。

    “约定?”叶无天疑惑:“什么约定?师父,到底是什么约定?”

    “马国生不死,我不会出来。”

    叶无天一怔,这他娘的是什么约定?两人之间到底发生过什么?从兄弟变成现在这样,中间到底发生过什么事?

    “这个简单,我找人暗中杀了马老头不就行?”叶无天沾沾自喜道,他现在对马老头可没什么好感。

    “胡闹。”狮子头冷训:“我的事不用你理,先管好你自己的事。”

    “我能有什么事?正如师父你所说,该来的还是会来,我坦然面对就是。”

    “坦然面对?”狮子头冷笑,似有不屑,“你能躲得了是枪,能躲得了暗箭吗?”

    叶无天被问得哑掉,无从回答。

    “这次我要不出现,你还能活着吗?你认为你还能从那个大牢里出来?”

    叶无天再次被问住,狮子头这些问他一个也答不上来,想想好像真是那样,没有狮子头的帮助,他这次想从大牢里出来,谈何容易?马老头下了死手想要弄死他,又有谁敢不从?谁敢从中阻拦?

    “好好想想。”狮子头拍拍叶无天肩膀,“真想孝敬我,就给我送几箱好酒过来,为师知你不差那几个钱。”

    叶无天都没来及回答,狮子头就已经离开,无奈之下的叶无天唯有冲着狮子头的背影大声喊:“师父,你放心,徒弟都明白了。”

    连番受到狮子头的提点,让叶无天豁然开朗起来,霸气,狮子头在提醒他,为人处事方面,他还不够霸气,杀伐!

    “谁在那?出来。”叶无天扭头看向右侧,那里有异响。

    常肖媚从一颗大树后面走出来,“臭流氓,你没事?”

    哭笑不得的叶无天笑问:“媳妇?你想我死?”

    常肖媚闹了个大红脸,“死了更好,省得气人。”

    叶无天哈哈笑着朝常肖媚走过去,“媳妇,你知我最喜欢你哪一点吗?”

    “用得着你喜欢?滚一边去。”脸红耳赤的常肖媚嗔骂道。

    叶无天笑而不答,心里却有着莫名的感动,母暴龙愣是跟着他跑来这里,闯军营,那可是死罪。

    平日里这母暴龙总骂他,或这或那的看他不爽,内心里却还是关心他,只不过她所关心的方式多少有些不同罢了。

    “我最喜欢就是你这种口是心非的关心方式,挺别致,很有意思。”叶无天笑道。

    “谁,谁关心你?不要脸,别把自己说得跟圣人似的,谁关心你?能不能别往自己脸上贴金?”

    叶无天也懒得跟对方争辩,“媳妇,我想吻你。”

    常肖媚被吓得不轻,蹭蹭的往后退,心里不妙的她意识到自己必须退后,可惜还是迟了,刚说完话的叶无天一个箭步冲上去抱着常肖媚,对着她那张性感小嘴就是吻了下去。

    当被吻后,常肖媚整个人都傻了,眸子瞪得大大的,像是难于相信眼前,难于相信她被吻了。

    不管她信不信,她都被吻了,被叶无天强吻,这是的铁一般的事实。

    叶无天暗中大乐,找准机会将舌头伸过去,寻找着常大队长那条小粉舌。

    如此缕着常肖媚,还吻着她,闻着由她身上传来的香气,叶无天有种前所未有的满足,这感觉,真好。

    嘴没闲着,手同样没闲着,叶无天上下齐攻,从常肖媚的臀部,腰部,甚至再往上,直接来个十八摸。

    “啊!”摸得正爽的叶无天忽然一痛,丝丝腥气袭来,他被咬了。

    常肖媚这一咬可是咬得相当大力,毫不留情。

    突然被咬,叶无天更是来劲,非但没松开,反倒更加变本加利。

    吻着吻着,常肖媚的反抗越来越弱,从开始的挣扎到后面的锤打。

    直到旁边脚步声响起,吻得投入的叶无天才依依不舍的停下,极为不满的瞪了来人一眼,怪对方打扰他的好事。

    “别打,没看到有外人吗?”叶无天握住常肖媚右手,“让别人看到,成何体统?”

    “混蛋,我杀了你。”满副委屈的常肖媚只有一个念头,杀了叶无天这斩千刀的。

    叶无天毫不在意,伸出舌头舔舔受伤的嘴唇,“媳妇,下次你能不能轻点?真的好痛,破相了,像我这么帅的人,弄得破相,传出去多丢脸,让我怎么见人。”

    常肖媚忍不住,破涕为笑,“痛不死你,混蛋。”

    无端端被叶无天占便宜,常肖媚浑身不是滋味,想将叶无天###成一团后直接踢到外太空去。

    “别闹,有人在呢。”叶无天说:“最多我等会让你吻回来就是。”

    听到这话,常肖媚更气,伸手就想拔枪,对待这种流氓,只有毙了他才最实在。

    “别闹了。”叶无天见常肖媚要动真格,也不敢过于激怒于她,“我们之间的账等会再算,最多呆会我吃亏些。”

    “叶先生,老首长有请。”来人终于开口。

    “呵呵,师父说得对,该来的始终还是会来。”叶无天冷笑:“媳妇,你先回去吧。”

    叶无天倒想知马老头还找他做什么,还要将他扔到大牢吗?最好别那样,人的忍耐性都是有限的。

    “我陪你一起去。”常肖媚脱口而出说道,说完这话后她又不免开始脸红起来,她这是怎么了?为何要跟他进去?

    “好。”叶无天伸手握住常肖媚的手,后者想挣扎开来,哪知叶无天非但不放,反而握得更紧,“亲都亲了,握着手又有什么关系?”

    常肖媚心里的那个气啊,一再告诉自己,要忍,正事要紧,不能跟这混蛋一般见识。

    再次踏进军区大门,叶无天被一个人拦下,看到对方时,叶无天先是一愣,继而笑了起来,而对方也同样笑起来。

    “人生何处不相逢,真没想到咱们会在这里见面。”叶无天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