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879章 谁能逼我

  
      第879章谁能逼我
  
      “我也没想到咱们会在这里见面。”对方一笑。
  
      “是啊,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叶无天叹道:“现在方知,以前是我小看你了。”
  
      对方却答非所问,将目光瞄向叶无天与常肖媚握着的那双手,“警民一家亲啊要。”
  
      常肖媚小脸瞬间通红,也不知她哪来的力气,用力一挣,小手便从叶无天手里挣扎出来,“别误会,不是你想的那样。”
  
      “呵呵,是不是都没关系,常警官,你用不着解释。”
  
      被对方这么一说,常肖媚脸儿更红,羞得直想找个洞钻进去。
  
      “让我回来,是你的主意吧?”叶无天笑问:“事情好像越来越有意思了。”
  
      “我还没那个能力影响马爷爷。”对方问:“怎么?你还要杀我?”
  
      “你不想杀我吗?”叶无天冷笑着反问。
  
      “有道理,咱们之间多半是无法成为朋友,可惜啊!”
  
      叶无天说道:“我不觉得有什么可惜,有的只高兴,从一开始,我就知我们之间不可能成为朋友。”
  
      对方一笑,“走吧,马爷爷等着。”
  
      叶无天嘲讽的说了句:“马爷爷?喊得真亲密,想必你马爷爷对你不错吧?”
  
      “叶兄弟,论斗嘴,天下间真没几个人是你对手,我也不例外,根本无法与你匹敌。”
  
      “杨浪子,不得不承认,你小命真大。”叶无天做梦也想不到杨浪子与马家的关系这么好。
  
      “多谢叶兄弟手下留情,今天的事情我杨某人一定人铭记于心,将来有机会一定会加倍捧还。”杨浪子说得咬牙切齿,只要有机会,他一定会杀了叶无天。
  
      “好好努力吧,小杨同志,能不能如你所愿,就看你的本事了。”叶无天冷笑:“话说我现在很好奇,你的腾龙帮与杨氏集团弄成现在这样,你打算怎么办?又通过什么法子去解救当前的危机?”
  
      杨浪子脸色一变,腾龙帮与杨氏集团能有今天,全是叶无天所赐,这个仇,必须要报,否则天理难容。
  
      “好说,很快你就会知道。”杨浪子说完便不再说话,知再说下去只会更被叶无天气。
  
      论斗嘴,真没几个人是叶无天的对手!
  
      “来了,坐吧。”在杨浪子的带领之下,叶无天再次见到马老头,而此时马锋也站在马老头身边。
  
      叶无天倒也没有客气,直接就在马老头对面的沙发上,至于常肖媚,站不是坐也不是,她自然不能像叶无天这般轻松自如,眼前这个老人是谁,她可是非常清楚,恐怕也只有叶无天才敢如此在老人面前神情自如的坐着吧?她就不敢。
  
      “小姑娘,你也坐吧。”马老头看向常肖媚。
  
      常肖媚脸儿红红的应了句,长这么大还第一次被喊小姑娘,多少有些不适应,不过她也不敢说什么。“谢谢首长。”
  
      马老头微微一笑:“男朋友?”
  
      刚坐下的常肖媚顿时又被闹得脸红耳赤,“不,不是。”
  
      “呵呵,用不着害羞,没人会笑你。”
  
      常肖媚后悔了,她根本不该来,刚才怎么就没想到?跟着叶无天过来,闹得被人家取笑。
  
      叶无天倒不着急,甚至还有些乐,马老头问常肖媚,等于是逼她承认。
  
      “叶少,我记得你有女朋友,分了吗?”马锋突然问。
  
      叶无天又哪会不知马锋的用意?这王八蛋明摆着就是想提醒常肖媚,他是有男朋友的,你常肖媚就别做梦了。
  
      “好了好了,说正事吧,小子,你恨我吗?”马老头打断话题。
  
      “你想听真话还是假话?”叶无天挺难受的,自问没什么对不起马老头的事,还惹来这样的待遇,让叶无天心里极不平衡。
  
      “当然是真话,都把你喊到这来,没人想听你的假话。”
  
      叶无天闻言耸耸肩:“好吧,那我就告诉你,恨。”
  
      马老头笑,似乎早猜到叶无天的回答,“恨是应该的。”
  
      “老爷子你喊我回来就为了这些?若没什么事,我想我没必要继续呆下去。”叶无天对马老头很陌生,眼前这个马老头已不是他所认识的马老头。
  
      “再聊几句吧。”马老头并不打算放叶无天走。
  
      “为杨浪子?”叶无天瞟了杨浪子一眼,多少猜到马老头的用意,或许他被马老头扔到大牢里,也都是为了杨浪子。
  
      一直不知道,杨浪子的背景这么深。
  
      马老头并没否认,“你是聪明人,想必应该知我要讲什么。”
  
      “有件事我很好奇,老爷子跟杨浪子是什么关系?”这个问题,叶无天最终还是忍不住的问出来。
  
      “这个你必要知道。”马老头开口,并不打算告诉叶无天。
  
      “好,既然老爷子你不想说,我也不勉强。”叶无天话锋一转:“那我再问另外一个问题,老爷子,如果我没记错,我曾救过你吧?往小的说,出手帮了你,往大的说,我是你的救命恩人,没错吗?”
  
      说到最后,叶无天声音提高几个分贝,含怒而发,“老爷子,无论怎样,我都救了你一命,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可你呢?又怎样对我?说句你不太喜欢听的话,早知这样,我宁愿去救条狗也不会救你。”
  
      此话一出,在场的人全都倒抽凉气,都不禁为叶无天捏把汗,尤其是常肖媚,当下悄悄的拉了拉叶无天,示意他别乱说话,公然把老首长比喻成狗?叶无天这是什么胆量?他的胆量还能再大一点么?
  
      “叶无天,你胡说什么?”第一个跳出来的不是马锋,而是杨浪子:“你敢骂马爷爷是狗?混账东西。”
  
      叶无天冷漠的看着杨浪子,他明显看到杨浪子眼神里所闪过的那一丝快意与兴奋,在他杨浪子心中,自己与马老头闹得越僵,杨浪子就越高兴。
  
      “我只是比喻,听不懂吗?杨浪子,你他妈是什么居心?瞧你那小样,巴不得我跟老爷子闹翻吧?巴不得借老爷子的手除掉我吧?瞧你那点出息。”
  
      杨浪子被质问得脸红耳赤,“你胡说,叶无天,你以为人人都像你这样小人?”
  
      叶无天倒也不为意:“我是真小人,而你就是伪君子,敢做不敢认,杨浪子,作为男人,我真替你感到丢脸,你简直是丢尽我们男同胞的脸,费尽心思把马家这层关系搬出来,不就为了想对付我吗?为何现在又不敢承认?”
  
      对这样的人,叶无天除了鄙夷还是鄙夷,压根就看不起这种人。
  
      费这么大周章,不就是想让马老头出手对付他吗?还不好意思承认?靠!
  
      “叶无天,你知你刚才在说什么吗?”马锋沉着张脸,散发出腾腾杀气,对叶无天刚才那番话极为不满。
  
      “老爷子,我只在乎你的意思,你呢?也像他们一样吗?”叶无天直接忽略掉马锋,只是将目光看向马老头。
  
      马老头久久才道:“你是第一个敢这样在我面前说话的人。”
  
      看得出来,马老头心里也是极为不爽的,叶无天嘴上说这只是个比喻,可实际呢?他叶无天也只是比喻吗?
  
      “呵呵,老爷子,你言重了,现在不是旧社会,虽然你位高权重,我也有我说话的权利,,不用杀头吧?”
  
      “好吧,废话说完了,老爷子,你也别往心里去,当初医好你,我也从未想过要从你们马家这里得到什么,以前没有,现在也没有,以后同样不会有,所以老爷子你请放心,那事就此抹过吧。”叶无天很大方的挥挥手,“以后你不欠我的,我也不欠你的。”
  
      马老头的嘴角微微抽搐着,叶无天这是要跟马家扯清关系。
  
      “现在说正事吧,老爷子你喊我回来有什么事?如果为我师父的事情,那我只能爱莫能助,对他的事我知道得甚少,你问错人。”
  
      “小杨那边的事适而可止吧,再闹下去对谁都没好处。”马老头说道。
  
      “老爷子你这是要命令我?”叶无天笑问。
  
      常肖媚替叶无天着急,拉了拉叶无天的衣服,小声说道:“你做什么?”
  
      叶无天只是对常肖媚微微一笑,这母暴龙典型的口硬心软,别看她平时挺凶,可还是很关心他。
  
      “放心,我知自己在做什么。”
  
      常肖媚还想再劝,希望叶无天能冷静些,这样下去,对他没好处,眼前这位老人不是普通人物,随便脚跺一跺都会震三震的大人物,哪能随便挤兑他?
  
      “你希望我对你采取强硬手段?”马老头越来越不快,叶无天的一次又一次质疑让马老头越来越不爽,从没人敢像叶无天这样不断质疑他。
  
      “呵呵,不是我希不希望的问题,是你老爷子想不想的问题,你有人有权,对我这种小平民百姓做点什么,比如像不久那样直接将我扔到大牢里去。”
  
      常肖媚再次拉拉叶无天衣角,这臭流氓就这性子,性子硬得跟什么似的,惹火他,谁的面子都敢不给。
  
      “啪!”叶无天突然用力一拍桌子,“老爷子,今天大家都在,我就把话放在这,我告诉你们,没人可以逼我做我不想做的事情,包括老爷子你也不行。”
  
      常肖媚焦急的同时,她又发现某人这个时候好像有点小小帅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