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880章 战

  
      叶无天的话越来越狂,越来越嚣张,越来越不将人放在眼,需知站在他对面的人可不是什么普通人。
  
      常肖媚不知为何竟有些崇拜某人,敢这样对老人说话,那是需要何等的气魄?一般人哪敢这样说?即使再借他一个胆,恐怕也不敢那样做。
  
      普通人站在老人面前都会紧张,开国元老,身份何等重要?那是国家的财富,民族的英雄,岂能随意让人讽刺?
  
      “大胆,叶无天,你以为你是谁?敢这样说话?”杨浪子怒吼。
  
      叶无天见状怒火更盛,指着杨浪子问:“你是谁?你他妈是谁?这里何时轮到你来说话?你姓什么?也姓马吗?皇帝不急太监急?”
  
      叶无天语气极重,丝毫不打算给杨浪子面子的意思,“哪来的疯狗乱叫?”
  
      “你。”
  
      杨浪子气得额头青筋高高凸起,他想活撕了叶无天,主动开口,无非想博得马爷爷的欢心,却没想到叶无天如此狂,如此嚣张,一开口就将他气得够呛。
  
      “我什么?说错你?你他妈真把自己当个人物?老爷子都没说什么,你倒像个跳梁小丑一样跳出来说三道四,可真有你。”
  
      马老头哭笑不得,叶无天这小子的牙尖嘴利真让人不敢小视,被这小子用话一顶,别人再说,那就成为跳栋小丑。
  
      “老爷子,我话已说完,请问,我现在可以走了吗?”叶无天已不想呆下去,累,让他感觉特别累。
  
      “让你的人停手吧。”马老头说完挥挥手,示意叶无天可以离开。
  
      叶无天自嘲的笑了几声,他还是高估了自己,或者说还是低估了杨浪子,马老头还是要保杨浪子。
  
      自己从一开始就不该还抱着期望!
  
      杨浪子露出得意笑容,那是胜利的笑容,一闪而逝。
  
      看见杨浪子所露出的笑容,叶无天的心里就不由来气,“你得意个屁?也不看看杨氏集团现在都成为什么样子?就算现在收手,你怕是也损失不少吧?还有你那腾龙帮,都这样了,亏你还能笑得出来,靠!杨浪子,老子不得不承认,你这种IQ精神真不错,挺懂得自我安慰。”
  
      下一瞬间,杨浪子脸色全黑,好不容易有的胜利感也瞬间消失。
  
      “媳妇,咱们走吧,没劲。”叶无天伸手握住常肖媚的手离开。
  
      脸红红的常肖媚想开口骂人,又发现似乎场合不太对,当下又将所有不满咽回去,任由着叶无天拉她小手。
  
      走出军区大门,很是郁闷的叶无天仰头一声大吼,“啊!”
  
      常肖媚没骂人,她能感受到臭流氓的郁闷,对他,多了丝同情。
  
      “媳妇,今天这事教会我们,人心隔肚皮啊!你以后也别太随意去相信别人。”
  
      “你是你,我是我,别把我扯在一起谈。”
  
      叶无天苦笑:“你就不能安慰安慰我?没看见我受伤吗?”
  
      “那是你的事,跟我有什么关系?”
  
      “杨浪子,呵呵,真看不出来,能量够大,把马老头都拉出来,越来越有意思了,马老头才是他杨浪子最后的底牌吧?”
  
      “你也用不着这样,是你期望太高,你曾出手帮过老首长,并不意味人家就一定要帮你。”常肖媚说道。
  
      叶无天叹了句:“是啊,说得对,这个世界根本没有谁欠谁,是我期望着过高了。”
  
      原来,叶无天并没期望马老头会帮他,但也绝没想到马老头会害他,人心啊!
  
      “你后悔了?”常肖媚问:“后悔帮过他?”
  
      叶无天摇头:“不,我做事从不后悔,若事情再重演一次,我还是会那样做,马老头对国家具有着极其重要的意义。”
  
      常肖媚瞬间将叶无天提高一个层次,只有心胸宽广的人才能做到。
  
      “是不是很崇拜我?嘿嘿,想崇拜就崇拜吧,没办法的,像我如此优秀的人,自然是要被世人崇拜的。”叶无天臭美着说道。
  
      “小神医。”叶无天正调戏着常大警官,老太太却从对面过来,坐在轮椅上的她被一个年轻女人推着,身后还跟着几个警卫员。
  
      看到老妇人,叶无天收起笑容,“老奶奶。”
  
      老妇人打量着常肖媚,“女朋友?”
  
      叶无天好笑,怎么这年头的老人家都这么八卦?一见面就问是不是男朋友,让人无语。
  
      常肖媚自然被这话给闹了个大红脸,将所有的错过都推到叶无天身上,造成这个误会,皆因叶无天占她便宜。
  
      常大警官似乎忘了是她主动跟着叶无天过去,所以也是她自己给别人造成的误会,现在却还要怪别人。
  
      “老奶奶,你进去吧,我也该走了。”叶无天并不想与老妇人交谈,说得越多,只会让他心里越乱,没意思。
  
      “对不起。”示意推车之人将轮椅推到叶无天前面后,老妇人伸出手握着叶无天右手,轻轻拍拍叶无天手背。
  
      又来这一招!每次都这样,老妇人跟马老头两人总是分工合作,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
  
      缩回手,叶无天平复自己的心情:“老奶奶,都过去了。”
  
      “好好保重自己,我这老太婆知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也不知该怎样给你解释。”
  
      “用不着解释,说得再多,也不如自己看,老奶奶,先走了,再见。”叶无天拉着常肖媚的手绕过老妇人。
  
      “小神医,有时眼见不一定为实。”老妇人冲着叶无天背影喊道。
  
      “你还不放手?”直到走了很远,常肖媚才道。
  
      “呃!再握握,小手挺嫩的,媳妇,不如你以后别拿枪了,还是拿笔吧,一个女孩家动别动不动就拿枪,怪吓人的。”叶无天厚着脸皮笑。
  
      常肖媚气嘟嘟问:“真想让我做你媳妇?”
  
      “嘿嘿,你这不是废话吗?当然是真的,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好,你把她们甩了,我马上跟你,马上做你的女人,任由怎么处置。”常肖媚一发狠,说出这么一句。
  
      叶无天咽了口唾沫,乖乖,常肖媚也能说出如此强悍的话来,着实出乎意料,只不过,她这番话虽然很具有诱惑性,叶无天却不能答应的。
  
      “怎么?不敢吗?”常肖媚仿佛终于找到理由去收拾叶无天,穷追不舍的问着叶无天。
  
      “不是不敢,是没这个必要,媳妇,在你心,我是个花心的人,可我却不这么认为,我其实也是个很专一的人。”
  
      “你的意思是鱼与熊掌都要?”常肖媚语气不善问,如此厚脸皮的家伙,他着实是第一次见到。
  
      叶无天弱弱问:“可以吗?”
  
      虽然明知叶无天不会答应,常肖媚还是气得不轻,瞪着叶无天狠狠问:“你说呢?”
  
      “好吧,我知你不同意,那咱们换个话题吧,这事以后再想办法解决。”
  
      常肖媚见状也不好再说什么,冷哼一声,表示她极为不满。
  
      叶无天佯装听不到,反正是他是不会放弃欧阳幸月她们,傻子才会那样做,他是傻子吗?当然不是。
  
      二人一直回到市区都无话,将叶无天送回到天欣红颜集团大门口后,不待叶大爷关紧车门,常肖媚便一踩油门,车子呼啸而去。
  
      望着绝尘而去的车子,叶无天苦笑不已,又亲又吻都没用,还是不能摆平那头母暴龙,照这个进度,何时才能摆平她?难道真要将她霸王硬上弓才行?嗯!这是个问题。
  
      叶无天一出现在公司门口,欧阳幸月她们就知道。
  
      “爷,现在什么情况?”司徒薇问,明明被军惩处的人抓走,一个转身间,叶无天又再次出现在众人面前。
  
      “我也不知是什么情况。”叶无天答道,回想起来,他自己都感觉做梦般,被人扔进大牢,然后越狱,杀人,挑衅,每一件事都是惊天地泣鬼神。
  
      “马家那边怎么说?”司徒薇又问。
  
      “杨浪子跟马家关系不一般,马老头此番前来就是为了杨浪子。”直到现在,叶无天才知马老头的来用,不是为了马锋的病,而是为了杨家。
  
      自己是马老头的救命恩人,还比不过杨浪子,说明杨浪子与马家的关系远远不止救命恩人这么简单。
  
      头痛啊!
  
      听完叶无天的讲述,司徒薇与欧阳幸月都同时沉默下来,杨浪子将马家这座大靠山般出来,可见一般,有马家在,任何人想动杨浪子都不是件易事。
  
      “有马家撑腰,的确是件事难事。”欧阳幸月淡淡说道。
  
      司徒薇却看着叶无天:“爷,你的意思呢?”
  
      想起狮子头说过的话,人是谁非,人强人弱,都应该要有一个结果。
  
      脑子里像放电影一样浮现起狮子头的那些话,叶无天顿时豪气万丈,双手握拳,“战。”
  
      “有马家撑腰又怎样?就算有天王老子替他撑腰,我也要跟他斗上一斗,他不死,我们死。”叶无天接着说道,心里则想着,再差劲,狮子头还在呢,马老头肯定会给狮子头几分薄面,从今天双方碰面情况来看,狮子头并不怕马老头。
  
      叶无天在赌!能不能赢,他不知道,他只记住一句话,人生如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