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888章 这次不是演戏

  
      “快闪开。”抬头的墨镜青年也发现那几个杀气腾腾的青年,直觉告诉他,危险。
  
      迎面而来的陈姓男子三人满是愤怒与不屑,还要演?还没演够?演了这么老半天,还不累吗?
  
      这次无论如何都不会再相信,被人当成猴子般耍了半天,这个罪他们受够了。
  
      墨镜青年目测着与陈姓男子三人的距离,对方没理由听不到他所说的话,“危险,快点躲起来。”
  
      回答墨镜青年是几声充满嘲讽的冷笑。
  
      双方距离越来越近,墨镜青年见状不由焦急万分,他需要的东西仍未到手,对方不能死。
  
      想到这,直接摘下墨镜往车里一扔,动作极快的朝陈姓男子冲过去。
  
      此时,那几个男青年也开始加快脚步朝陈姓男子走过去,并且几人都在伸手进去后腰,不一会儿,几个青年手上都多了把刀,在光线的照耀之下,刀身散发着寒光,像是在告诉别人它的锋利。
  
      陈姓男子三人并没在意,面对墨镜青年的提示,示但不急不避,反而还脸露冷笑,鄙视着墨镜男子,一次犯错被骗,情有可原,第二次错在同一件事上,那就是蠢,就无法原谅,他们蠢吗?他们当然不会觉得自己蠢,所以,他们认为自己是绝对不会再上当受骗。
  
      “砍了他们。”对方一个年轻黄毛说道,神情十分嚣张,当起那散发着寒光的刀朝陈姓男子三人吼。
  
      “行了,用不着再演戏,收起你们那套,我们不会再上当受骗。”陈姓男子并不惧怕,面对大砍刀,非但没有害怕,反而还不屑。
  
      黄毛青年被唬住,举着刀的他带着好奇与疑惑:“你不怕?”
  
      “怕?”陈姓男子冷笑,“换在成刚才,我们会害怕,还会很害怕,现在?你们的戏演完了。”
  
      “草,老子演什么戏?”黄毛青年被问得莫名其妙,根本不知对方的话是什么意思。“你是说老子拿的刀是假的?”
  
      “你们的刀是真是假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请你们现在马上走开,别挡着我们的去路,还有,我要告诉你们,不是所有都能任由你们玩弄?不是所有人都是傻子。”
  
      黄毛青年几个越听越疑惑,暗道这家伙该不会是疯子吧?被吓傻?都没开始砍呢,就已经被吓傻?胆子也太小了点吧?
  
      “大哥,怎么办?”黄毛身边一个小弟问。
  
      黄毛转身就给了他那个小弟一巴掌:“什么怎么办?当然砍啊,难道还要请他们吃宵夜不行?给老子上,早砍早收工。”
  
      “是,大哥。”被打的那个混混不敢有丝毫不满,扬起手的大砍刀向陈姓男子冲过去。
  
      “站住,你们几个还没玩够?真以为我们好欺负?识相的就快点滚。”陈姓男子大骂。
  
      “我滚你妈。”刚才被打的那个混混迎着刀就朝陈姓男子砍过去,“敢骂老子滚?老子宰了你这王八蛋。”
  
      一刀下去,鲜血四溅,皮开肉裂,这一刀本是砍向陈姓男子的腹部,哪知陈姓男子见刀砍过来,他下意识的伸手一挡,刀砍他的手臂。
  
      “啊!你们真砍。”陈姓男子不敢相信,难于置信的看着自己手臂上的伤口,直到现在他都不敢相信,自己受伤了。
  
      “不砍?老子还请你吃饭不行?”言罢,混混再次扬起手准备动手。”
  
      陈姓男子三人见对方不像是开玩笑,哪还敢再站着不动?顿时鸟兽四散,纷纷避开混混的刀。
  
      “你们不是叶无天请来的?”避开那一刀后,陈姓男子忍着痛楚问道。
  
      “叶无天是谁?老子不认识。”混混答了句:“你们他妈识相的就最好乖乖站着别动,刀剑无眼,我大哥说了,只要把你们砍成重伤就行,如果你们再闪来闪去,那就别怪老子手下不留情。”
  
      确认这些混混不是叶无天请来演戏的人之后,陈姓男子终于意识到这些人很有可能是杨浪子的人。
  
      联想到杨浪子刚才那个电话,陈姓男子三人都是脸色大变,难道真是杨总派人来杀他们?
  
      想到杨浪子,这三人都忍不住产生恐惧,头一回意识到原来死亡离他们是如此之近,怎么办?
  
      “杨董在哪?我们要见他。”陈姓男子问黄毛。
  
      黄毛青年再次被问着,“什么杨董?老子不是什么杨董,你他妈现给老子听清楚,你大爷我名字叫王杰,人称杰哥,不是什么狗屁杨董。”黄毛青年接着又道:“还有,我他妈告诉你们,今天你们只有两个选择,要么死,要么伤,随你们自己选。”
  
      “杰哥,我们两个都不想选,我们有钱,只要你肯放过我们,我们可以给你钱。”
  
      “靠,你们把我们当成什么?钱可以代表一切吗?出来混,我们也是要讲职业道德的,不是随便给点钱就能行,传出去,杰哥我以后还怎么混?”
  
      “五百万。”与陈姓男子同行的另外一个说道:“只要你放了我们,我们可以给你五百万。”
  
      黄毛青年一怔,这个价格出乎他的意料之外,眼神里流露出贪婪之色,“这个价就想让我低头?小子,你有种,拿区区五百万来污辱我?”
  
      “一千万,只要你放了我们,马上给你一千万。”
  
      这下,黄毛青年几个再也淡定不下来,一千万对他们来说绝对是一笔巨款,他们没理由不动心。
  
      “你说真的?”黄毛青年似乎不敢相信,他怕这只是个梦,随便就能拿到一千万,这种诱惑,他自认无法抵挡得了。
  
      “千真万确。”陈姓男子回答。
  
      黄毛青年犹豫一会,说道:“好,我答应你,不过价钱得改一改,两千万。”
  
      “滚!”
  
      身后,冷吼传来,让黄毛青年几个纷纷转身。
  
      “我再说一次,马上滚。”来人自然是叶无天,摘下墨镜的他沉着张脸怒瞪着几个混混。
  
      叶无天的出现让陈姓男子三人暗自松口气,叶无天来了就好,至少他们的安全可以保障。
  
      “你他妈敢让老子滚?”黄毛青年又哪会走?“敢这样对老子说话的人,你是第一个。”
  
      “找死。”叶无天懒得跟对方废话,直接手一扬,下一瞬间,黄毛青年几个扑通扑通的摔倒在地。
  
      几个混混的倒地让陈姓男子三人眼睛大亮,叶无天这一手彻底的征服他们,就这么随手一扬就将敌人解决掉,这种实力,难怪杨浪子也对叶无天毫无办法。
  
      叶无天有这种实力,想保护几个人应该不是件难事。
  
      摔倒在地的黄毛青年也终于意识到他们是踢到铁板,眼前这人根本就不是他们所能惹得起。
  
      “叶董,帮帮我们。”陈姓男子走到叶无天面前。
  
      叶无天不答反道:“三位,你们想必也看到,杨浪子开始忍不住,万一你们落到他手里,后果是什么,你们知道吗?到时可就别怪我没提醒你们。”
  
      即便不用叶无天的提醒,陈姓男子三人都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只要你能帮我们,能保证我们的安全,按你的条件。”陈姓男子三人都知道,没有叶无天的帮忙,他们怕是凶多吉少。
  
      “好说好说。快去办你们应该办的事,再拖下去,我可不敢保证杨浪子会出什么招,你们要记住一点,生命其实很脆弱,经不起折腾。”
  
      又是一句恐吓,陈姓男子三人明知叶无天这是恐吓,他们偏又没办法。
  
      三人很快就离开,叶无天的意思已经很明白,只有他们将手里的股份完全转给他时,他才会保护他们三个。
  
      “大哥,我们错了,放我们一马吧。”黄毛青年见叶无天朝他走去,紧张的他脱口而出,作为一名混混,他还是很有混混的觉悟,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跑,欺软怕硬是他们的强项。
  
      叶无天抬起右脚踩到黄毛青年脸上,“杰哥是吗?”
  
      对方想要挣扎,想要避开鞋底,“不敢,大哥你喊我小杰就行。”
  
      “你主子是谁?别告诉我这是你自己想要来的。”
  
      “大哥,能不能先拿开你的脚?”黄毛青年别提有多郁闷,任谁也不想自己被一只鞋底踩着。
  
      “怎么?臭吗?我的鞋底是臭的?”
  
      “不臭,大哥的鞋底又怎么会臭?”黄毛青年倒也聪明,不敢得罪叶无天。
  
      叶无天好笑:“既然不臭,那你为什么要让我离开?你倒是给我说说看什么原因。”
  
      黄毛青年苦不堪言,让他打打杀杀,他很在行,让他凭口才告诉人家什么理由,这个他真不在行。
  
      “怎么?说不出来?”
  
      “大哥,我错了,我真的错了,请你大人有大量,放过我吧,我保证,以后再也不敢。”
  
      “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我今天心情不太好,快点告诉我,谁让你们过来?”
  
      “我真不知道,大哥,像我这种小混混怎么知那么多事?就算大哥你杀了我,我也不知那些事。”
  
      “嗯,你这话倒是提醒我,杀了你们,可以给你们主子一人警告。”
  
      黄毛青年恨不得给自己一个耳光,无端端的提起这事做什么?这不是找罪受?
  
      “叶无天,你就只会欺负他们这些人?欺负他们能让你很快乐?”叶无天身后响起声音。
  
      闻言的叶无天回头一看,顿时愣住:“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