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890章 叶大爷的后悔

  
      第890章叶大爷的后悔
  
      张静被抽得倒抽凉气,叶无天一口气抽了好几下,每下都让她吃尽苦头,虽然她看不到自己粉臀后面的情况,可是她很清楚,情况绝对不会好到哪去。
  
      看着张静香臀上的条条伤痕,叶无天心中的郁闷才稍稍好些。“三八,叫吧,有本事你就叫吧,你越得越大声,本少爷我越高兴。”
  
      “我发誓,你一定会后悔,一定。”这名话几乎是从张静牙缝里嘣出来,极力忍住痛楚的她从未像现在这样想杀人。
  
      “嘿嘿,等有那么一天再说。”叶无天轻轻抚摸着张静的伤口,这厮不像将那些当成伤口,更像当成艺术品。“痛吗?你可以叫的,也有权利叫,快点叫吧。”
  
      “你想怎样?”张静咬牙切齿:“有种你就杀了我,如此污辱一个女人,你算什么英雄?”
  
      叶无天大笑,这女人也开始懂得用激将法,真有意思,“三八,没人告诉你,我从没承认自己是英雄,我是小人,无耻的小人。”
  
      张静瞬间哑然,久久说不出半句话,遇上如此无耻的男人,她还能说什么?又该说什么?正如人家所言,从一开始就没承认自己是什么君子。
  
      “有种你就杀了我。”张静冷冷说:“我不死,死的将会是你。”
  
      叶无天直接无视张静的后半句,“杀你?你知我不会,辣手摧花的事我又怎会做得出?那不是我的风格。”
  
      张静很想将叶无天的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一遍,这个世界怕是没人比他更加无耻,他不会辣手摧花?那他现在做的是什么?这样对待她,还不敢辣手摧花?
  
      “我不会杀你,你会活得很好,当然,我会稍稍限制你的自由,仅此。”
  
      “你要软禁我?”张静大惊,她可不想发生那种事。
  
      “知什么叫圈养吗?你很快就会知道。”
  
      “太子知我来这里,我失踪了,你认为你能安全?”
  
      叶无天说道:“太子吗?太子算个毛,老子从未将他放在眼中,让他来好了,等老子摆平那些屑小,就会去找太子,让他等着,老子活撕了他。”
  
      “怎样你才肯放走我?”硬的不行就软的来,张静知道她现在根本没有选择的权利。
  
      叶无天伸手重重在那两座山峰上捏了把,一脸荡笑,“弹性不错,要不你陪我一个晚上,我明天放你走好不好?”
  
      张静忍住怒意:“你要关我可以,把衣服还给我。”
  
      叶无天笑着摇头:“不行,绝对不行,衣服绝对不能还给你,万一你穿上衣服走了可怎么办?到时我上哪找去?”
  
      “我是女人,你能不能别用这种方式对待我?”
  
      “很委屈吗?”
  
      “你……”
  
      叶无天想出这种办法也是没办法,张静是个人才,可惜这小皮娘总是跟他作对,这让叶大爷很恼火,又不能杀她,或者说舍不得杀了她,所以叶大爷也只能退而求其次,希望能用这种圈养的方式征服张静,当初他就是用这种方式征服了血樱,如今旧计重施,当然,对象变得不一样,也希望能有用。
  
      “跟了我吧,只要你答应,马上放开你。”
  
      “做梦。”张静满是不屑与鄙视,“姓叶的,你真该死。”
  
      耸耸肩的叶无天一脸无奈:“好吧,路是你自己选,怎样走是你的事。”
  
      替张静松开绳子,其间自然又是免不了占便宜。
  
      “三八,什么时候想通了,你就什么时候告诉我。”
  
      恢复自由的张静见自己弱得连站的力气都没有,当下就知是怎么回事,不用问也知被叶无天下药。
  
      “别用那种眼光看着我,你知我不会害怕,更不会在乎。”
  
      “你对我下药?”心中已猜到大概,张静却还是要忍不住问。
  
      “废话,不对你下药,能关得住你?”叶无天在想,他要不要也像对待血樱那样对待张静?买一大堆性感内衣回来让她穿。
  
      这个念头很快就被叶无天给打消,张静与血樱之间还是有一定差距,两个女人性格不一样。
  
      离开后,叶无天回到公司,刚走到公司大门口,叶无天见大门口处站着很多人。
  
      “爷,你可算是来了。”司徒薇一看见叶无天,就无视旁人走到叶无天面前拉着叶无天手臂。
  
      “什么事?这些是什么人?”叶无天指着那些人问司徒薇。
  
      “找麻烦的。”司徒薇小声说:“某些人派来找公司的麻烦,盯着我们公司产品不放。”
  
      冷漠的扫视那些人一眼:“利益害死人,说来说去,都是因为利益。”
  
      “他们要进去看我们的生产场所,快点想想办法吧。”司徒薇是没法了。
  
      “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他们进去。”这是叶无天的底线,万一让这些人进去,后果会怎样,他不清楚,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后果必将很严重。
  
      司徒薇苦笑:“这回怕是拦不住,他们有军部的文件。”
  
      叶无天愕然,军部同意?
  
      “通通给我站住。”没时间惊讶,叶无天冲到那些人面前大声一吼,真若像司徒薇所说那样,这些人有军部的文件,想拦住他们怕是很难。
  
      叶无天此时的脸色很难看,军部这两个字让他想到马家,这事跟马家有关系吗?
  
      “公司是我的,没有我的允许,谁也别想进去,我不管你们是谁,哪里来的就从哪回去。”
  
      “请让开,妨碍我们执行公务,那是死罪,叶无天,你想死吗?”一个肤色极黑的男人沉着声问。
  
      叶无天毫无惧意,“你想朝我开枪吗?想借机除掉我?”
  
      “给老子听着,谁敢违抗命令,格杀。”黑脸大吼。
  
      司徒薇脸色大变,急忙上前到叶无天面前,“爷,别乱来。”
  
      叶无天很气,颤抖着的身躯在告诉着别人,他很生气,也很愤怒。
  
      气氛紧张到冰点,互不相让,叶无天会退让到一边吗?
  
      欧阳幸月此时从公司里面走出来,朝司徒薇打了个眼色。
  
      司徒薇小声在叶无天耳边说了几句,“爷,没必要。”
  
      叶无天伸手指着黑面,“你有种,他妈给老子记住,有朝一日,老子会将你打成猪头。”
  
      “你敢威胁我?”黑脸仿佛很意外,从没人敢如此威胁他。
  
      叶无天退后几步,不再理会黑脸,沉着张脸站在那掏出电话,运指如飞的拨通电话,待电话通后,叶无天直接进入主题,将眼前的事情大概说了遍,然后问:“老爷子,我需要知道是谁下的命令。”
  
      远在京城的朱老爷子沉默了,叶无天这个电话多少有些让他感到意外,如此直接的提问,哪怕隔着电话,朱老爷子也能感受到叶无天的怒意。
  
      “只是普通的检查吧,别放在心上。”
  
      叶无天并没想听这些话:“老爷子,你认为我怎样?”
  
      电话那边的朱老爷子又是一阵沉默,再次被问住,这小子怎样?指哪一方面?
  
      “老爷子,我需要你实话相告。”叶无天再一次发问,他从未像现在这般用这种语气跟朱老爷子说过话,这是第一次。
  
      “小叶,冲动解决不了问题。”
  
      听到这话,叶无天的火气更大,“冲动?我都让人骑到头上来了,还让我别冲动?现在要进去我的生产车间看,下次呢?可能会直接让我交出配方,还让我怎样忍?我又怎还能忍得住?”
  
      叶无天越说越大声,忘了此刻正在跟谁说话。
  
      一阵怒吼过后,叶无天慢慢平复心情,颇有些心灰意冷道:“老爷子,实不相瞒,我很失望,权力成为某些人手中的玩意,一把利剑,真的很失望。”
  
      说出这句后,叶无天不想再说话,直接挂断电话,连一声再见都没说,朱老爷子死活不肯告诉他,说来对方来头很大,何况,动不动就能让军部发下这种命令,又还有谁?
  
      从未失望过的叶无天如今终于失望,后悔,救了那样一个,值得吗?答案是肯定的,不值!
  
      “你们处理吧。”有种无力感的叶无天不想再呆,对司徒薇说了这么一句后便离开。
  
      司徒薇想挽留下叶无天,话到嘴边,又咽回去,她能看得出来,这次叶无天很失望,也很无奈。
  
      京城,朱老爷子直到电话传来嘟嘟之声后才放下电话,脸色并不好看,接到叶无天的电话,儿子朱龙军也正坐在旁边。
  
      “过了!”
  
      朱老爷子久久才叹道。
  
      坐在旁边的朱龙军知父亲说什么,“那小子怎么说?”
  
      “失望。”朱老爷子说:“以他的聪明,怕是一早就猜到谁要对付他。”
  
      朱龙军点点头,想必叶无天应该能猜出来,这次的事,是有些过了,那人实在不该这样做,再怎样,叶无天也曾帮过他,何况天欣红颜集团对国家贡献那么大,到头来却落得这么一个下场,让人寒心也是能理解,换谁都会寒心。
  
      “你去一趟东城,跟那小子谈谈。”朱老爷子想了一会,说道:“尽量多点开解他,别让他闹情绪。”
  
      “我怕我劝了他也没用,红颜集团的产品不能销售,我也无法劝他。”朱龙军苦笑,他多少有意识,这一趟怕是要白行。
  
      “无论有没有效果,都要过去一趟,我去一趟马家。”朱老爷子接着又交待:“记住,一定要尽力解决此事。”
  
      “爸,你是担心那小子会乱来?”朱老军问。
  
      “天底下就没什么事是那小子不敢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