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893章 敛财手段 中


    第893章敛财手段(中)

    叶无天辞去东城人民医院及几大医院的顾问一职,同时,天欣红颜集团的官网上还发出一条通告,原本准备筹建的医疗基地也开始停工。

    这又是一条重磅消息,医疗基地早就已经动工,已经开始建设中,这个时候宣布停工?这是怎么一回事?

    谁都知道这个时候停工,损失可不是一点半点,叶无天不知道?

    毫不怀疑,叶无天肯定知道,那么在这种情况之下还是执意要停工,他叶无天到底有什么想法?

    连续两件大事无一不挑起人们的神经,叶无天再次成为世人的焦点。

    叶无天甩手不干,已经不单止是他一个人的事情,还关系到千千万万人的事情,甚至往大的说,还关系到国家,众所周知,如今聚集在东城的各种患者全部都是冲着叶无天而来,他这个主要人物甩手不干,岂不等于无视众多人的生命?

    最先闹起来的是那些患者,当他们知道并且已经确认叶无天辞去顾问一职后,第一反应就是闹,就是讨说法,他们开始向医院,向政府提出抗议。

    那么多患者,其中很多是国外的患者,那么多人聚集在一起闹事,可想而知后果有多严重。

    作为当事人,叶无天并不知道这些,不知东城发生过什么事,自从天欣红颜集团那则通告发出去后,那家伙就不知所踪,就连程可欣她们也跟着集体消失。

    找不到人,电话又打不通,王林这个东城一哥几乎快要疯掉,患者堵政府大门的事情重演,作为东城一把手,他有着无法推掉的责任,上面的板子打下来,他得第一个承受着。

    “小思,你也找不到他吗?”无奈之下的王林只能求助于女儿,希望女儿能帮到他找到叶无天。

    王帆思摇头:“爸,我也找不到,他电话关机,我没办法。”

    “他应该还有私人电话吧?你也不知道?”不甘心的王林问。

    哭笑不得的王帆思答道:“我又不是他什么人,哪会知他的私人号码?更何况据我所知,那家伙不可能还有什么私人号码。”

    “这可怎么办?到底去哪了?”王林愁白了头,找不到叶无天,找不到解决的办法,他真会被上面打板子。

    “找到他也没用,他决定的事情,谁也别想让他改变主意。”王帆思太了解那家伙,就是一头驴,“爸,你还是好好想个办法安慰那些患者吧。”

    “能想办法我早就想了,还用等到现在?”王林沮丧道,别人做书记,他做书记,怎么他这个书记就做得如此艰难?

    找叶无天的不止王林一个,很多人都在找他,却没一个人能找得到他。

    “二十一点,我又赢了。”公海赌船上,叶无天笑呵呵的甩出牌,一脸得意的笑看着三女。

    三女都一脸的无奈,叶无天已经连续开了几把二十一点,怕是世界赌神也不过如此吧?

    一脸郁闷的程可欣打量着台面上的牌,她以为自己这把能赢,皆因她是二十点,如此大的牌面,赢面很大,哪知叶无天还是像中邪似的又再次开出一把二十一点。

    “你没作弊吧?”程可欣问。

    叶无天狂汗,他骗谁也不能骗她们。

    刚想开口解释,却被司徒薇给抢先一步,只见她也同样带着疑惑,“对,大少奶问得对,爷,你有没有作弊?”

    这一刹,叶无天有种想撞墙的冲动,难道他的人品就这么差劲?不应该吧?他一向都认为自己不错,为毛这些女人都不相信他?

    没有回答,而是看向欧阳幸月,“你呢?也在怀疑?”

    这个问题,叶无天已经不用再问也知道,欧阳幸月脸上的表情已经很好说明一切,她就是在怀疑。

    “如果说我没有作弊,想必你们一定不相信,可是我还是要告诉你们,我真的没有作弊,不管你相不相信。”

    “想让我们相信,就得拿出证据。”司徒薇唯恐天下不乱,添了这么一句话。

    “好吧,下面几局为了表示我的清白,我不动牌,你们替我开牌,这样总行了吧?”

    三女快速望了眼,都彼此心照不宣的表示同意,对此,叶无天很无奈。

    荷官将牌发完后,叶无天果然如他所方那样,离得远远的,将他那份牌交由程可欣开。

    “又是二十一点?”当程可欣将牌开了后,她简直难于置信的大喊一句,叶无天那份牌又是二十一点。

    看着那份牌,三女都不知说什么,无语到极点,刚才怀疑叶无天作弊,还有很好的理由,现在,理由又是什么?

    或许真有运气一说,运气来了,城墙都挡不住。

    见自己又开出二十一点,叶无天心里别提有多得意,“怎样?诸位爱卿可否服输?”

    本是一句玩笑话,待话说出口后,叶无天方知这话不太适合说。

    果然,欧阳幸月她们都闹了个大红脸,恨不得直接一脚将叶无天踹到公海上去,看他还能得意不。

    “我就不信邪,再来一局,这局我就不信还会输。”程可欣说。

    “好,为了让你们能输得心服口服,再来,这次你们要是输了可就别怪我,只能说是你们的运气问题。”叶无天笑道。

    “这把你还能出二十一点,我无话可说。”程可欣示意荷官开始发牌。

    叶无天笑而不语的坐在那,荷官的牌刚刚发完,胡适敲门走进来,小声在叶无天耳边说了几句。

    本还是脸带着笑容的叶无天听完胡适的汇报后便再也笑不出来,没想到竟找到这来了。

    “朱家来人了。”叶无天对三女说道。

    朱龙军的来到,几人也就失去玩牌的兴趣,未见到朱龙军,众人多少也猜到对方的来意。

    身为总参一把手,朱龙军亲自前来,算是给足叶无天面子。

    “我去见见他。”叶无天站起来,“你们几个玩吧。”

    待叶无天离开后,程可欣下意识伸手去翻开叶无天那堆牌,只是当她翻开后,发现又是二十一点。

    “真邪门。”程可欣终于相信运气,连续好几把都是二十一点,那坏蛋运已经不能用好去形容,只希望他在其它方面也能有如此好运气。

    “朱叔,你怎么来了?”叶无天笑着出现在朱龙军面前,“有什么事打个电话给我,让我过去一趟就行。”

    朱龙军差点没骂娘,打电话?你小子的电话能打得通?整天都是关机状态,还好意思说打电话?

    “小叶,心情不错嘛,躲到这里来玩。”

    “呵呵,我现在是闲人一个,闲得慌,就过来玩玩罢了。”

    叶无天虽然笑着,朱龙军还是从中听出叶无天语气里的怨气。

    “我倒是有些佩服你,都这个时候了,你还能坐得住,可真有你的。”朱龙军笑道。

    “瞧朱叔您说的,我也是迫不得已,公司无端端被封,我自然就成为闲人,况且急也没用,我越是急,别人就越是高兴,既然如此,我又何必去急?”

    “一事归一事,好端端的你为何又突然辞掉医院里的顾问?”

    “累了,想好好休息。”叶无天给出这样一个回答。

    朱龙军当然不相信叶无天这话:“累了你可以休息,用得着辞掉?”

    “朱叔,别说那些不开心的话,一场来到,去玩两把?”叶无天扯开话题。

    朱龙军哭笑不得,“你小子是想故意引我犯罪?”

    叶无天一拍脑袋,恍然大悟道:“哦,我忘了你的身份,不过你小小的玩几把,也应该不会有人知道的。”

    “行了,你小子别给我打马虎眼,我只问你现在打算怎样处理。”

    叶无天说道:“没什么怎样处理,就是那样处理,顾问一职我想我不适合做,况且公司被封,我还得想其它办法赚钱养家,自然就没办法继续做顾问那种免费劳工的工作。”

    朱龙军算是听出来了,叶无天主要是因为公司的原因。

    想想也是,换谁遇上这种事都会郁闷。

    朱龙军不知接下来该说什么,红颜集团的事情他也暂时没办法,不知该如何处理。

    “朱叔,我知你一番好意,不过你真的不用多说,我已经决定了,谢谢你的好意。”

    “你们躲到这里来倒没什么,外面已经乱翻天,全因为你。”

    “那只是暂时的。”叶无天说:“这个世界并不会因为少了谁就不转,少了谁都一样转。”

    “老爷子已经去了马家。”朱龙军说出莫名其妙的一句。

    心存感激的叶无天只能说谢谢,朱家父子让他想到几个字,天下为公,相比起某些人,朱家父子才算得上伟大。

    “替我谢谢老爷子,朱叔,不管怎样,我跟小剑永远都是好朋友。”

    朱龙军笑:“你打算怎样处理?一直这样呆着?”

    “不会,再玩几天吧,就当是休假,难得可以出来放松放松。”叶无天回答。

    朱龙军隐隐感觉到,叶无天早已有了计划,只是这小子不说罢了,而且,别看他如此平静自如,凭他的性格,这事绝不可能就这么算。

    天知道他会闹出什么事?想想,朱龙军还真有些害怕,万一事情闹得太大而不好收场,大家都不好收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