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896章 形势微妙


    叶无天已经是一条心走到底,谁也无法将他拉回头,任朱老爷子怎样说,这小子愣是不答应,属牛的。

    晚饭是在朱家吃的,朱剑也特意从外面赶回来,走到叶无天面前的他什么话都没说,只是抡起拳头给了叶无天手臂一拳,一切尽在不言。

    吃完晚饭后,朱老爷子让朱剑招呼叶无天,他自己则是回去书房,虽然退下来,每天也还有很多工作等着他去处理。

    “叶少,我爷爷那里怎么说?”朱老爷子离开后,朱剑那小子就像换了个人,比起刚才要活泼不少。

    “没怎么说,只是让我耐心等候。”

    朱剑骂了句,替叶无天感到不平:“那些家伙真不是东西,跟土匪有什么区别?”

    “算了,别提那些人,没意思,走吧,找个地方玩玩。”叶无天不想再提那些事,没劲。

    “行,我来安排。”朱剑点头,带着叶无天去到一个会所,坐下后,朱剑又打给张少他们。

    “什么?没空?我说你们都他妈怎么回事?用得着你们的时候你们就说没空?”电话里,朱剑大骂。

    叶无天微微皱眉,朱剑已经连续打了好几个电话,结果是无论张少还是刘少,都说没空。

    “那两个小子怎么回事?”挂断电话的朱剑喃喃自语,“叶少,你也别往心里去,可能他们真没空。”

    叶无天神情冷静,微微笑着道:“呵呵,没事。”

    朱剑再打给李少,倒好,对方没拒绝,只是电话关机了。

    叶无天拿起杯子轻呡一口,日久见人心,路遥知马力,这就是人心,就是生活,就是残酷的现实。

    每个人都有选择的权利,这不怪他们,更不怪任何人,这点,叶无天认为自己还算大方。

    听力过人的叶无天刚才将朱剑与张少他们通话时内容全部听进去,电话那边的张少他们吱吱唔唔,那很说明问题。

    他现在这状况,张少他们作出那样的选择。

    “来吧,咱们两个人喝。”叶无天说道。

    朱剑也拿起酒与叶无天碰了碰,“永远是兄弟。”

    叶无天知朱剑的意思,“我知道。”

    “要找几个妞过来吗?”喝完一杯后,朱剑问。

    “不用,没心情。”叶无天摇头。

    朱剑笑:“也对,还是不要了,免得被你小姨子见到,到时我可不好交待。”

    “我小姨子?你小子喝醉了?”

    朱剑说道:“我没醉,更不会认错人,许诗诗不是你小姨子吗?”

    “你见到许诗诗?”叶无天直接忽略掉后半句。

    “经常见她来喝酒,昨天还在这里遇上她,似乎心情不太好。”

    叶无天心一震,许诗诗会来这里?那她现在还会来吗?想到这,不由四处张望一下,可惜没发现她的身影。

    曾经好几次都想打电话给她,始终都鼓不起勇气。

    “叶少,你可真猛,搞出这么大动静,尤其关于你收费的事情,闹得轰轰烈烈,光听听都让人激动。”

    叶无天笑说:“很多人都说我是掉钱眼里吧?”

    朱剑笑了起来,“这已经算是好听的了,还有更难听的,你要不要听听?”

    苦笑不已的叶无天摇头:“还是算了,听了只会让自己更生气。”

    “我很好奇,你认为会不会有人找你看病?那么贵,人家有钱也一定会给。”朱剑很好奇,懂医术的人并不止叶无天一个,世界上有千千万的医生,哪怕医术精湛的医生也不在少数,可是像叶无天这样敢狮子大开口的人却绝对只有一个。

    “当然有,现在已经有几十个世界各地的患者表示要请我替他们看病。”

    “还真的有?”朱剑瞪大着眼:“靠!那样下去你还开什么公司?光是这项收入就能让你踏入世界超级富豪的行列。”

    一个最少就一亿美金,有些还不止,一年下来,得赚多少钱?绝对是个天数字,想到这,朱剑不免眼红叶无天,太他妈不可思议。

    “要不你也跟我学医?”叶无天笑问。“凭你的聪明加上我的水平,也用不了多久,只需十多年就行,就能让你成为一代名医。”

    朱剑听到需要十多年苦学才能成为一代名医,顿时让他的心情跌到谷底,如此长时间,他无法接受。

    “还是算了,名医我不敢想,现在我已很满足,可以跟你这个名医成为朋友,也是件值得开心的事。”

    两人相视一望,然后纷纷哈哈大笑起来。

    “别的不说,祝你马到功成,旗开得胜。”朱剑举起酒杯。

    喝完酒后,朱剑又问:“叶少,你还有什么计划没有?除了打算替人看病之外,我怎么感觉你还有别的计划?”

    叶无天暗自好笑,计划他当然有,只是现在不适合说出来,八字都没一撇,省着说出来吓人。

    “我还能有什么计划?过一天算一天。”

    朱剑没说话,却将目光移向叶无天背后,一小会儿朝叶无天示意,“来了。”

    叶无天回头,果然,见到了许诗诗,已有几分醉意,走路显得轻浮不定,嫩白的小脸上红扑扑的,想必喝了不少。

    “要跟她打声招呼吗?问问她怎么回事,一个女孩家跑过来买醉。”

    朱剑这话让叶无天心一痛,小丫头还没能从那件事出来?

    “许小姐,你醉了,我扶你。”一个长得油头粉脸的公子哥走到许诗诗面前,伸手就想去扶她。

    许诗诗厌恶的挥挥手,“不用。”

    油头粉脸的公子哥并没放弃,更没离开,再次伸手准备去拉许诗诗。

    “那小子姓王,老头子是一个部长。”朱剑小声对叶无天解释:“听说这小子喜欢上你家这小姨子,叶少,千万别让你小姨子落到这小子手上,不是个好鸟。”

    叶无天没听完朱剑的说话,皆因他这会已经站起来朝许诗诗走过去,“她让你滚开,你听不懂人话?”

    油头粉脸的公子哥正准备采取下一步行动,哪知冷不防旁边响起一道冷喝声,让他大为不爽,抬头顺着声音望去。

    兴许是喝了点酒的原因,又兴许是因为面子上过不去,对方同样还以颜色的朝叶无天吼:“你是谁?在这乱吼乱叫,你他妈算什么东西?”

    许诗诗看见了叶无天的到来,她站在那里好久,估计没想到会在这里遇上叶无天。

    “滚!”叶无天快看了许诗诗一眼,然后重新将目光盯住那位公子哥,“我数到三,马上滚。”

    对方闻言顿时来火,刚想冲上去抽叶无天耳光,哪知下一瞬间他却感到脸颊一痛,非但没成功抽到叶无天的耳光,反倒被叶无天给打了。

    抽完一巴掌后,叶无天并不解气,再次上前揪住对方胸前的衣服,直接左右开弓,啪啪啪的连续抽了对方十多下,直将对方打成猪头,几颗牙齿也掉落到地上。

    被连续抽了十多巴后,对方连站都站不稳,待叶无天放开他后,顿时脚步踉跄的摔倒在地,如今他能看到的全都是星星。

    “给老子记住,以后再敢骚扰她,别他妈怪我不客气。”打完人后,叶无天心情好不少。

    那位被打的公子哥是敢怒不敢言,遇上比他还狠,打架的实力又不如别人,他也只能憋着,只能忍着。

    “诗诗。”叶无天有千言万语想要开口对许诗诗说,话到嘴边却又无从开口,这个时候的叶无天想给自己一巴掌。

    许诗诗似痛苦的挣扎着,刚才还红扑扑小脸这会却变得苍白不已,很是吓人。

    “你还好吗?”叶无天又问。

    “你怎知我在这?来关心我么?用不着,我很好,用不着你关心。”

    叶无天苦笑,许诗诗这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冷让叶无天很不习惯,想当初,第一次见她时,她还会出言调戏他,现在,两人见面却无话可说。

    “只是刚巧遇上。”叶无天回答。

    听到这话的许诗诗脸色更难看,转身就走,也不知她是什么意思。

    叶无天见状连忙伸手拉住许诗诗,心想自己应该并没说错什么,她怎么一声不吭就离开?难道还很恨他?

    想想,她恨他也是应该的,她是做了禽兽不如的事情,是对不起她,被恨也是活该。

    “放开我。”许诗诗回头,冷冰冰的瞪着叶无天。

    “诗诗,我们就不能坐下来好好谈谈吗?”叶无天并不希望继续与许诗诗保持这种关系,哪怕做不成那种关系,也希望能与她做朋友。

    做了那么多对不起她的事,叶无天不敢期望许诗诗会原谅他,直到现在,当初床单上那几朵耀眼的梅花仍然深记在脑海。

    “没什么好谈,你是你,我是我。”抛下这句话后,许诗诗就用力抛开叶无天而独自离去,走得很决绝。

    叶无天没再追上去,只是苦笑着看许诗诗离开。

    “情况不对,叶少,你跟她之间不会有奸情吧?都说小姨子是姐夫的半边屁股,嘿嘿。”身后,朱剑笑着走上来。

    “你以为个个都像你一样?邪恶,我怎就认识你这种朋友?”

    朱剑哈哈大笑,丝毫没将叶无天的挖苦与无奈放在心上。

    叶无天掏出响起的手机,看到来电显示时,他挑起眉头,犹豫小会后还是接通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