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898章 身世之迷 上


    →第898章身世之迷(上)

    叶无天摆出一副盐油不进,一点也不肯作出任何让步,对此,于家父子很无奈,时间不等人,像于泰涛这种情况,自然是越早治越好,存活的机会就越大。

    想让天红颜集团恢复销售,并不如表面那么简单,他们就怕等到那一天,黄花菜都要凉了。

    于家父子在朱家呆了一个多小时后才无奈的离去,临走前,叶无天还要对他们说上一句:“你们也可以找找别的医生,或许成本不用这么高,却也同样能收到效果。”

    能找到医术厉害且又能对于泰涛的病有能力的,他们一早就找了,不用别人说,他们早就已经在找,只不过这种病现在别说在国内,哪怕在整个世界都还是个医术难题,那样的医生上哪去找?恐怕除了叶无天之外再找不出第二个。

    叶无天到底能不能成功治好于泰涛,这还是个迷,不过以叶无天的邪气,或许他真有办法,在医术方面,这小子的确挺厉害。

    “老爷子,你是在怪我开出的条件太苛刻吗?”于家父子离开后,叶无天将目光瞄向老人家。

    “谈不上苛刻,只是有些让他们为难,你的条件不容易。”老人笑。

    叶无天说道:“我知不容易,官大一级压死人,这点我很清楚,可是老爷子,你也应该清楚,于泰涛的问题也不容易,比起我的问题,他的问题更严重,但凡他们要有一丁点办法,都不会这样,明知被我故意为难,他们也还要硬着头皮三番四次过来求我。”

    老人家不知该说什么好,不得不承认,叶无天的话是很有道理,可认真一想,更像是歪理。

    “于泰涛的病你有几成把握?”老人家问。

    叶无天想了想,答道:“现在动手,五成以上,或许会更高,三个月后再动手,三成。”

    老人家神色一动,无疑,他被叶无天的话给震撼到。

    瞧叶无天说话时如此自信,不像是在开玩笑。

    中午,让叶无天没想到是,马锋来了,向朱老爷子问好后,马锋对叶无天说道:“叶少,我想请你去一趟家里,可以赏个脸吗?”

    叶无天面无表情坐在那,马锋从进来到现在,他愣是连皮眼都没朝马锋夹一下,对马家的人实在不感冒。

    放下茶杯后,叶无天说:“马少,真不好意思,实在腾不出时间,还得急着赶回东城,公司还有大堆事情等着我去处理,下次吧,谢谢马少的盛情邀请。”

    马锋脸色微微一变,很快又正常,“误不了叶少你太多时间,还望叶少能陪我走一趟,先谢了。”

    “真没空,马少你请回吧。”叶无天再次拒绝,放下茶杯后,对朱老爷子说道:“老爷子,我东城还点急事,下次再来看看您老人家。”

    朱老爷子暗中苦笑,这小子,是要把他放到火上烤,他同意让他走,马锋还在这里呢,马家那位会怎么想?认为自己不帮忙?

    “小叶,有时间就跟小锋过去一趟吧。”

    “呵呵,老爷子,真没空,要是有时间,我一定会跟马少过去一趟,我跟马家又不是什么仇人,何况马老爷子位高权重,多少人想巴结都巴结不到,马家能看得起我,那是我的荣幸,我又怎会拒绝?傻子才会拒绝,你们说是不是?面对马家的邀请还会拒绝,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脑子被驴踢过。”

    众人听着叶无天说话,表面上,叶无天那是在赞马家,可细细听起来,似乎又不是那么一回事,听起来更像是讽剌。

    “马少,我真的没时间,你回去替我转告马老,说我真的没时间,公司发生这么多事,下面又那么多人要吃饭,我得尽快解决问题,否则纵使我有金山银行也没用,也只能坐吃山空。”

    “叶少,实不相瞒,是正爷爷让我来请你过去,你看,是不是腾出那么一点时间?公司的事情是很重要,也应该不会差那么一点时间,最多误你一个小时,到时我让人送你去机场,你看怎样?”马锋压着怒火问道,若不是朱老爷子在,他马锋一早就大骂。

    叶无天摇头:“呵呵,谢谢好意,免了吧。”

    “叶少,你对我马家有意见?”马锋终于忍不住,堂堂京城第一大少,出了名的嚣张跋扈,何曾将谁放在眼中?如今放下面子来请叶无天,哪知他叶无天还不给面子,这点让马锋很难于接受。

    “马少何出此言?这副表情,又是想听到我怎样的回答?”

    马锋说道:“没别的意思,就想知你是否对我马家有意见。”

    “我不认同马少你这种说法,照你的意思,但凡是你邀请,对方不去你家的人,那都是对你马家有意见?我换一种说法,是不是说只要你马大少看上的女人,人家若是不对你以身相许,不肯嫁给你,人家就看不起你马少?看不起你马家?就是对你马家有意见?”叶无天连续几个反问:“话不能这样说的,也说不通,你马家是权力很大,只是马家权力再大,就想以权压人?”

    这是一顶大帽子,让马锋不知该怎样回答,他再嚣张也不敢承认马家以权压人,脑子又没生锈,当然不可能承认。

    “言重了,马家从来都没想过以权压人,叶少,你别误导别人。”马锋表面上很平静,内心却早已抓狂。

    “既然如此,那就是了,马少你又何必苦苦相逼?你请不请我去是一回去,我去不去又是一回事,有道理吗?”

    马锋被驳得哑口无言,他再出言,那就行不通。

    坐在旁边的朱老爷子暗乐,这小子挖个坑让马锋跳下去,让马锋不跳也得跳,进退两难。

    “好吧,叶少心意已决,我也不好再说什么。”马锋最终还是放弃,有朱老爷子在,他不敢过于放肆,再说下去,还不知叶无天会用什么大帽子盖下去。

    马锋离开了,叶无天第二次拒绝马家的邀请,昨天拒绝老太太的邀请,现在又拒绝马锋的邀请。

    某种意义上说,马家可算是给足叶无天面子,可惜叶大爷就是不鸟马家。

    马锋离开后,叶无天也在被朱剑送到机场。

    直到飞机徐徐升空,叶无天才松口气,京城,他真不喜欢这里,不想在这里见到某些人。

    马锋回家后将与叶无天之间的谈话全部说了遍,当然不忘记添油加醋的数落着叶无天的。

    “看来小神医对马家成见很深。”老太太说道。

    沙发上的马老头一直都是闭着眼,直到老太太说话,他才缓缓睁开眼,动动嘴唇的他还没开口说话就咳嗽几声。

    几声咳嗽过后,马老头那张老脸瞬间通红,很是吓人。

    马家的医护人员见状立即跑到马老头身后轻轻拍打着马老头背部,帮他顺顺气,同时送上氧气罩。

    马老头挥挥手,拨开递上来的氧气罩。

    “爷爷,你还是吸几口吧。”马锋一脸担忧,爷爷可千万不能有事。

    马老头不以为意道:“我有什么事?人老了,这点小问题算什么?”

    老太太劝道:“你这死老头,小锋关心你怎么了?你以为你还年轻?可以什么都不放在眼里?你不再年轻了。”

    “是啊,爷爷,你的哮喘不能大意,必须得尽快解决。”马锋说道。

    “保健医生不是正在处理吗?”马老头说道。

    “他们没什么特效方法。”马锋丝毫不顾旁边的几个保键医生心里感受,该怎样说还是怎样说。

    “若是小神医在,你这死老头的情况就应该不算太严重。”老太太似乎在惋惜,在无奈。

    马老头看向马锋:“他真是这样说?”

    “嗯。”马锋点头:“我看他对我们马家有很大仇恨。”

    马老头陷入沉默,不知他在想什么。

    叶无天并不知马家正在讨论着他,当飞机降落到东城后,人未走出机场,刚刚开机的电话就响了,欧阳家发生大事,欧阳仁根死了。

    欧阳仁根的死对于欧阳家而言无疑是场大地震,原本,欧阳仁根之死与叶无天完全没半毛钱关系,可现在问题时,欧阳幸月被卷入到这场风波当中,有证据说明她是杀人凶手。

    走出机场后,叶无天赶去国安,并且通过关系见到欧阳幸月,坐在拘留室的她虽然平静,但那红肿的双眼却无疑告诉别人,她哭过。

    认识她这么久,从未她哭过,今天完全是第一次,她竟然哭了,虽不是那种大哭大闹,却也够新奇。

    叶无天握着欧阳幸月小手,柔声问:“怎么了?发生什么事?”

    欧阳幸月不说话,轻轻拉过叶无天,然后抱着他的腰。

    叶大爷有些愣,这又是第一次,欧阳幸月何曾如此主动过?到底是怎么了?

    轻轻搂着欧阳幸月脑袋,叶无天并没马上问,而是准备让欧阳幸月心情平复后再问。

    两人都沉默不语,良久,欧阳幸月才道,“我没杀人。”

    “我相信你,相信你不会杀人,我来并不是要责问你,只是想帮你找出新证据,证明你无罪。”叶无天绝对相信欧阳幸月,哪怕真是她所杀,也必定有她的理由,他还是会站在她这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