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899章 身世之迷 下

  
      →[第1章正文]
  
      第904节第904章:身世之迷(下)
  
      “我有可能不是他的亲生。”欧阳幸月又是一句。
  
      “嗯。”刚开始没在意的叶无天过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顿时大惊:“你说什么?”
  
      欧阳幸月的话无疑像晴天霹雳,来得太突然,让叶无天不得不惊讶,“你说真的?”
  
      盯着欧阳幸月看了老半天,见她也不像是开玩笑的意思,这更是让叶无天疑惑,又有谁会拿这种事情来开玩笑?更别说在现在这个时候,更是不可能。
  
      “你觉得我像开玩笑?”
  
      被欧阳幸月如此反问,叶无天忍不住老脸一红,“说清楚点,怎么回事?”
  
      欧阳幸月花了几分钟时间将事情大概说了一遍,而这次叶无天听得很认真,并没打断欧阳幸月的讲述。
  
      “你的意思是你很有可能不是欧阳贡根所生?”叶无天问:“可以证实吗?”
  
      如果欧阳幸月不是欧阳贡根的亲生女儿,那就能解释为何欧阳贡根会对她如此不好,从来没拿她当成亲生女儿看待。
  
      “暂时没实质性的证据。”
  
      “那欧阳仁根又怎么回事?”叶无天又问。
  
      “他的车子被人动过手脚,又在事故现场找出一把带有我的指模的扳手。”
  
      “呵呵,这种陷害手段,谁能想得出来?不过,无可否认是,这种阴谋虽然不怎样,却屡试不爽,往往越是简单就越是能成功。
  
      “别担心,有我呢,我会保护你。”叶大爷说着还要摆出一个超人的姿势。
  
      欧阳幸月瞬间被逗笑,伤感也消失几分,欧阳仁根毕竟是她的亲人,心里多少有些难过。
  
      安慰欧阳幸月一会后,叶无天强行送上他的热吻,不管欧阳幸月怎样反对,这厮就是不放过。
  
      用叶大爷的话说,本大爷的热吻不是每个人都能有这个荣幸尝试到。
  
      “郑主任,这案子你们得加把劲,我的女人可在里面,你们千万别让她受到委屈,不然我会发狂的。”
  
      郑忠仁哭笑不得,这小子什么意思?玩威胁?傻子也能听出来叶无天话里带着淡淡的威胁。
  
      “老弟,你放心,我决不会冤枉一个好人,更不会放过一个坏人。”郑忠仁笑道。
  
      “这就好,希望你们能快点破案。”
  
      郑忠仁拉住准备离开的叶无天,左右瞟了眼,见四周没什么人时,他小声在叶无天耳边问:“老弟,你到底有几个好妹妹?”
  
      叶无天一怔,戏谑地问道:“怎么关心起这事?你有妹妹?”
  
      “去去,一边去,有妹妹也不能介绍给你,那不是把我妹妹往火坑里推吗?”
  
      听得直翻白眼的叶无天好笑:“那你是什么意思?”
  
      “嘿嘿,没什么意思,作为男人,只是对你的实力表示羡慕。”
  
      “想拜我为师?”叶无天当场拒绝:“不好意思,本人不收徒,而且你也不符合我收徒弟的标准,长得既不帅又没钱,你说人家图什么?”
  
      郑忠仁被叶无天给呛得不轻,咬牙切齿的他想咬死叶无天,长得不帅又没钱?这不是废话吗?他若长得帅又有钱,还用得着请教他叶无天?
  
      狠狠戏谑郑忠仁一番后,叶无天得意无比的哼着小调离开。
  
      欧阳家,此时除欧阳仁根与欧阳幸月之外,所有欧阳家的直系成员都在这里,每个人脸上都挂着一层淡淡的愁容。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她不会客气。”欧阳政仁怒极,浑身不住的颤抖着,握成拳的右手不断拍打着桌面,发出砰砰响声。
  
      坐在旁边的欧阳贡根,一脸惭愧之意:“大哥,对不起,是我教女无方。”
  
      “这事你是事错,而且错得离说,那是我们兄弟,我们亲兄弟,平时我们吵吵闹闹也正常,现在杀人了,怎么办?你说怎么办?”欧阳政仁越说越激动,情绪失控。
  
      欧阳贡根低着头,宛如做了错事的小孩子。
  
      “爸,这种人一定要让她付出代价。”欧阳豪乘机提议。
  
      “我们是兄弟啊!百年之后,你让我们有什么颜面下去见列祖列宗?”欧阳政仁痛心疾首,眼角处闪着几滴泪珠。
  
      “你还来做什么?滚开,这里不欢迎你。”门口处,欧阳杰大吼,而他的吼声也吸引厅内其它人的注意。
  
      欧阳政仁几人顺着目光看过去,只见叶无天从外面走进来。
  
      见叶无天进来,欧阳政仁等人也站起来,“你来做什么?这里不欢迎你。”
  
      叶无天没搭理欧阳杰,望向欧阳政仁:“我是来搞清楚事情原因,不是来跟你们吵架。”
  
      “让你滚,你听不到?”欧阳杰见叶无天将他当成透明,更是气,再次怒吼。
  
      欧阳杰的嚣张让叶无天忍无可忍,抬腿就是一腿,直接将欧阳杰踹倒在地。
  
      “记住,我不理你,并不表示我可以忍你。”踹完人后,叶无天还不忘训上几句。
  
      被踹倒在地的欧阳杰过了好一阵才忍痛站起来,颜面大失的他自然不会罢休,这里可是欧阳家,是他欧阳杰的主场,岂能忍受得了这种待遇?不找回场子,让他以后还怎么混?
  
      “来人,给我打,打死算我的。”欧阳杰如同条狂狗般,此时此刻他只有一个念头,将叶无天打趴。
  
      欧阳杰声音刚落,一把锋利无比的武士刀便挂在欧阳杰脖子上,如此突如其来的变化让很多人都反应不过来,一个个愣在原地。
  
      吓得最凶的非欧阳杰不可,冰冷的武士刀与他脖子上的肌肤如此近距离接触,散发着寒光,似在告诉别人它的锋利。
  
      如此被武士刀挂着脖子,让原本还很嚣张的欧阳杰愣是连个屁都不敢放,呆呆的不敢动。
  
      “叶无天,你想干什么?”欧阳政仁反应过来,立马冲上去想要拉开血樱,被刀挂着的那个可是他儿子。
  
      刚踩出一步,那本武士刀就朝欧阳政仁一晃,吓得欧阳政仁不敢乱来。
  
      “我不想惹事,今天来只是想告诉你们,欧阳仁根的死跟幸月没关系。”叶无天说道:“另外,我还有一件事要麻烦欧阳贡根,请他剪些头发给我。”
  
      欧阳贡根问道:“你要我的头发做什么?”
  
      这个问题同样吸引住其它人,包括欧阳政仁在内,暂时忘了他儿子还被别人威胁着,只是对叶无天的问题感到好奇。
  
      “一直以来,我都非常好奇,幸月到底是不是你的女儿。”叶无天说道。
  
      都已经说得这么明白,众人若是再不明白,那就太笨了些,叶无天怀疑欧阳幸月不是欧阳贡根的亲生女儿。
  
      脸色大变的欧阳贡根脸红耳赤:“你胡说什么?她怎么可能不是我女儿?”
  
      叶无天笑道:“是不是你女儿,不是你说了算,也不是我说了算,这个问题,我会想办法去求证。”
  
      “胡闹,叶无天,你别太得寸进尺,现在是什么时候?我欧阳家没空陪你疯。”
  
      “怕了?你心虚?”
  
      “我心虚什么?”
  
      “不心虚你又担心什么?我怎么从你脸上看到担忧?”
  
      欧阳贡根冷笑:“叶无天,你好手段,这个时候跑来闹事,存心是要给我们欧阳家添乱是不是?”
  
      “行了,你别说了,再说也没用,我决定要做的事情没人可以改变。”
  
      “省省心吧,我是不会答应你,没空跟你疯。”
  
      叶无天不在意,只是微微一笑。
  
      欧阳贡根正待奇怪叶无天这个时候还能笑得出来,见对方那淡定的表情,欧阳贡根心里没来由的一紧,下意识退后两步。
  
      忽然,欧阳贡根只觉眼前一花,中间还伴随着一阵凉意从头顶掠过。
  
      此刻的欧阳贡根感觉死亡离他是如此之近,下意识的闭上眼睛。
  
      寒气过后好一会,欧阳贡根仍然发现自己还能呼吸,便连忙打开眼睛,见自己仍活着,不由喜出望外,没死,他竟然没死。
  
      抬头看向叶无天,他手上多了个透明拉边袋,而袋子时面则装着一缕毛发。
  
      欧阳贡根伸手一摸,明白刚才凉气为何会产生。
  
      他都不敢想象下去,万一刚才那刀再砍低一公分,结果又会怎样?怕是削的不是他的头发,而是他的这颗脑袋。
  
      越想越害怕,欧阳贡根幸庆这女人的刀法好。
  
      “第一件事摆平。”收起那个透明胶袋的叶无天说道:“欧阳政仁,我不喜欢你,麻烦你用你的脑子好好想想,幸月杀欧阳仁根,对她有什么好处?她已经是欧阳集团董事长,还有谁能拿她怎样?她为什么要杀人?”
  
      “这个谁知道?只有她自己才知道,很可能是她的什么见不得人事情被仁根发现,所以才想着要杀人灭口。”
  
      叶无天冷笑,真想冲上去抽欧阳政仁几巴掌,麻痹的,就这点脑子吗?真他妈无语,好歹也是大家族的人,他就不能聪明一点?
  
      当然,,叶无天也知道,即便是大家族出来的人也没谁规定说人家就一定要聪明,人家也是可以笨笨的,欧阳政仁就是个很好的例子。
  
      “回答你的问题之前,你先回答我一个问题,幸月她是女人还是男人?”叶无天问,流露出鄙夷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