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900章 需要我告诉你吗

  
      →[第1章正文]
  
      第905节第905章:需要我告诉你吗
  
      欧阳政仁不明白叶无天的最终用意,自然对这个问题是无从回答。
  
      “你认为她一个女人能拿得动那种扳手?”叶无天说道:“可以去对一部车动手脚?”
  
      “女人也是人。”这个问题,欧阳政仁也曾想过,同样怀疑过,可如今被叶无天质疑,让他很不爽。
  
      “抛开幸月根本没那力气去对一辆汽车动手脚之外,她同样不可能亲自去做,打个比喻,如果你想去杀一个人,凭你的身份地位,会不会亲自去?”
  
      欧阳政仁再一次被问着,道理他当然也懂,“那你说扳手上的指纹又是怎么回事?别告诉我那只是她不小心弄上。”
  
      “很好,你能提出这个问题,证明你不笨,你先回答我,幸月聪不聪明?”叶无天问。
  
      欧阳政仁又哑掉,幸月当然聪明,甚至可以说是欧阳家难得的人才。
  
      “怎么?回答不上来?很聪明吧?那么聪明的一个人,你认为她会随意将凶手扔在案发现场附近,换成是你,你会随意扔吗?如此随意乱扔,为的就是希望能快点让警察找到吗?”
  
      “一切皆有可能。”欧阳政仁无法回答,只能硬着头皮说:“你想证明她无罪,就得找出更新更有利的证据,我们相信没用,还得警方相信。”
  
      “你放心,我很快就会找到证据。”说到这,叶无天停顿好一会:“我他妈今天就将丑话说在前头,要是让我知道你们哪个王八蛋陷害我家幸月,别怪我手下不留情,老子当即灭了他。”
  
      “先找出证据再说,这年头,贼喊抓贼的事情不少见。”
  
      叶无天冷笑着转身离开,刚走几步的他又突然转头:“哦,对了,忘了告诉你们,我也弄了点欧阳仁根的dna。”
  
      欧阳政仁倒没什么,欧阳贡根却是差点没坐稳,讶异万分的看向叶无天,他感觉叶无天这句话是冲着他说。
  
      欧阳仁根之死引起极大轰动,首先就导至欧阳集团股价大跌,欧阳仁根作为欧阳集团的一个重要股东,他的死自然挑动不少人的神经。
  
      导致股价下跌的还有一个原因,外界很多人都在猜测杀死欧阳仁根的正是欧阳集团董事长,欧阳幸月。
  
      连续两天来,案子没有一点进展,欧阳幸月仍然被留在国安那里,所幸是,她留在那里除了行动受到限制之外,其它倒也没受多大苦。
  
      这两天叶无天过得很窝火,欧阳幸月那里没任何进展,公司的事情同样没有进展,销售许可证仍然被卡着,什么时候才能恢复销售,叶无天不知道。
  
      别看叶大爷表面不急,内心还是挺着急,迟一天销售,意味着少赚很多钱,这是叶无天不想看到,也是所不能容忍的。
  
      正是因为如此,他才对马家相当反感,拖多一天,对马家的反感就增加多一天。
  
      当然,也不是没有好消息,目前为止,已经有超过五十个来自世界各地的各种患者表示想请叶无天帮忙替他们治病,至于价钱问题,可以商量。
  
      “老弟,哈哈,好消息。”门外,一阵爽朗笑声传来:“这回你得请我吃饭。”
  
      在秘书带领之下,郑忠仁出现在叶无天面前。
  
      郑忠仁这个时候来,还笑得那么开心,多半是有什么好消息,“吃饭不是问题,前提是郑主任你的消息能让我高兴。”
  
      “老弟你还是那么现实,想在你手里头占点便宜可不是件易事。”郑忠仁笑道。
  
      叶无天可没心情跟郑忠仁扯,问道:“什么好消息?”
  
      “案子已有线索,初步可以证实跟欧阳幸月没关系。”
  
      叶无天听得双眼一亮:“你的意思是说可以将幸月排除在外?”
  
      “是,怎样?这是个好消息吗?”
  
      “哈哈,还真是个好消息。”郑忠仁这个消息来得太是时候,让郁闷的叶大爷心情瞬间好转。
  
      “该请我吃饭吗?”
  
      “请,当然得请,不请真没天理。”叶无天笑,“你们什么时候可放了她?”
  
      “今天她就可以回来。”
  
      叶无天说道:“也别今天了,现在就去,我跟你一起去,接她出来,然后请你吃饭?”
  
      郑忠仁哭笑不得:“你的意思是见到她人你才肯请我吃饭?”
  
      “呵呵,没那意思,郑主任,你别误会,咱俩认识时间也不短,你应该知我不是那种人。”叶无天厚着老脸说道。
  
      郑忠仁暗自鄙视,别人是不是那种人,他不知道,叶无天绝对就是那种人,这小子完全属无利不早起的家伙,见不到好处,想从他这里占便宜?难!
  
      “暂时还不行,老弟,你也别着急,我们有我们的手续,急不来。”
  
      “我不管,就今天中午。”
  
      “你这不是强人所难吗?”
  
      叶无天已从大班椅上站起来,绕过办公桌走到郑忠仁面前,伸手接着郑忠仁就往办公室门外走去:“什么为难不为难的?都是自己人,说那些话多见外。”
  
      郑忠仁心里的那个汗啊!论脸皮厚,普天之下怕是找不出几个人像这家伙一样,真够可以的。
  
      叶无天不由分说拉着郑忠仁就往楼下走去,动作行为十分亲密,让郑忠仁很不习惯,想他叶无天何时曾对他如此客气过?如今这样,真有些不习惯。
  
      二人刚走到公司大门口,就见杨浪子的车停在公司大门口。
  
      见到杨浪子,叶无天立马拉下笑容,阴阳怪气的说道:“哟,这不是杨浪子吗?怎么跑到这里来了?你没跑错地方吧?”
  
      杨浪子看了郑忠仁一眼,对叶无天说道:“叶兄弟,有空吗?我想跟你谈谈。”
  
      “没空。”叶无天拒绝。
  
      “占不了你多少时间。”
  
      “说了没空,你听不懂?”叶无天说道:“你不该来我这里,应该去你马爷爷那里。”
  
      杨浪子脸一红,岂会听不出叶无天的讽剌?不过,他忍了。
  
      “你们聊,咱们稍后再联系。”郑忠仁说完不待叶无天同不同意,直接走人,直觉告诉他,早走早好。
  
      叶无天没阻拦,待郑忠仁离开后,他说道:“杨浪子,这些天你应该钻在研究室才对,怎会有空跑出来找我聊天?”
  
      杨浪子说道:“我不知你是什么意思。”
  
      “呵呵,大家都是聪明人,装糊涂就不好了,你马爷爷不惜毁掉他自己的名声地位从这里拿走那么多东西给你,你就没好好研究?别告诉我你什么都不知道。”
  
      杨浪子虽然表情如常,眼神却并不太敢与叶无天对视,他心虚了。
  
      看到这些,叶无天就更加确定杨浪子知道此事,一个演技再精湛,眼神也是骗不了人。
  
      被拿走的那些东西果真就落在杨浪子手中,从一开始,叶无天就怀疑杨浪子,现在看来自己的怀疑并没错。
  
      “叶兄弟,我不知你在说什么,什么材料。”
  
      叶无天最看不起的就是这种人,什么玩意?敢做不敢认?
  
      杨浪子承不承认,那是他的事,再怎么解释都不重要,叶无天也不会相信。
  
      “收起你那套吧,今天跑到我这来,是研究没什么结果吗?要不我直接告诉你配方?”
  
      面对叶无天的咄咄逼人,杨浪子根本没办法反驳,而且他也知道,自己就算再说什么,叶无天也听不进去。
  
      “说吧,需要我告诉你配方吗?没有配方,你们不可能研究出来,我的东西岂会那么容易被仿冒?”
  
      “叶兄弟,你误会了,我没那个意思。”
  
      “行了,你少来那套,快点说吧,需不需要我的配方?或者我重新让你进去一趟生产车间也行,随你选择。”
  
      “不出声?那我就当你不需要了,对不起,失陪了。”既然是仇人,又何必给对方脸色?
  
      “真看不出来,你讽剌别人的功力如此深厚。”张静不知从哪个角落里钻出来。
  
      叶无天瞟了对方一眼:“三八,你难道不知道,老子的床上功力更深,你没领教过?”
  
      张静咯咯娇笑起来,笑得花枝乱颤,“老实说,以前真没怎么体会到。”
  
      叶无天差点没被气趴下,没体会到?她什么意思?难道说他银样蜡头枪?中看不中用?靠!士可杀不可辱,堂堂男子汉,被一个女人家如此看不起,成何体统?
  
      “你想再试试?”叶无天极为不服,被一个女人质疑那方面不行,那无疑是踩到男人的底线,这是绝不允许的。
  
      “你敢吗?我浑身上下都是毒,你要知道,如果你敢,我是不会在意的。”张静话里尽是挑衅。
  
      叶无天一阵沮丧,他还真敢不敢,上次中毒的事情都让他记忆犹新,现在摸不清张静到底有没下毒之前,他又哪敢乱来?小命只有一条,小弟弟同样只有一条,没有更多小弟弟来浪费。
  
      “你来做什么?我没心情跟你闹。”
  
      “来看看你怎么赚钱。”张静说道:“你还别说,你所提出的那个想法挺不错,最少一亿美金,这样下去,很容易会发财。”
  
      叶无天不屑道:“你也可以那样做。”
  
      “我对钱没什么兴趣。”
  
      叶无天好奇了,“那你对什么有兴趣?”
  
      “我对你有兴趣。”张静仿佛意识到自己说错,于是又接着道:“别误会,我只是对你怎样赚钱有兴趣。”
  
      叶无天夸张的拍拍胸口:“吓死我了,还以为你喜欢上我,要知道我是不可能喜欢上你的。”
  
      “找死。”一言不合的张静突然动手,几粒药丸朝叶无天急速弹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