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920章 谁输谁赢

  
      下一瞬间,两声尖叫响起,声音响透半边天,这两声尖叫,即使悍马本身的隔音效果不错,也还是吓着车外面不少人,将附近几对小情侣吓跑。
  
      两声尖叫,都是痛的,常肖媚是痛的,下面的叶大爷也是痛的,痛得他差点没出眼泪,靠!能这么坐下来么?都不知有没有断。
  
      就算没断,估计也已经破了皮,痛,真他妈痛。
  
      比起叶无天,常肖媚也痛得不轻,痛得直抽凉气,额头上冒出汗水,她是第一次,哪知会这么痛?
  
      吃痛之下常肖媚趴在叶无天身上一动不敢动,稍稍一动都觉得下面快要撕裂般。
  
      两人四目相对,叶无天苦笑着问:“后悔吗?”
  
      常肖媚神色复杂,有挣扎,还有迷惑,或许连她自己都不知到底是对还是不对。
  
      无论对不对,如今都无法回头。
  
      两人没说话,也不敢动,一动就痛,气氛很尴尬,都不知说什么好,这一痛,常肖媚的酒也完全醒了,对自己的疯狂感到不解,只是现在想后悔已经迟了,不可能再后悔,也没办法再后悔。
  
      几分钟过后,两人都没那么痛,常肖媚低着头,不敢与叶无天的灼热目光相对视。
  
      “常大警官,你现在把我这样了,我告诉你,你要对我负责。”叶无天委屈不已说道。
  
      常肖媚听得又气又恼,对他负责?他还能再无赖点吗?
  
      叶无天又嘿嘿笑道:“当然,我这人很大度的,让我来对你负责也可以。”说话时,叶无天已经开始主动出击,双手攀上那两座让天下男人都向往与痴迷的山峰,让它们在他手上变形。
  
      常肖媚并没将某人那两只可恨的手推开,都已经这样,她再矫情就显得有些不上道,显得做作。
  
      刚开始还能忍得住不哼,后来,常大警官发现越来越痒,也越来越舒服,她想哼,想大声喊,最主要是还想某人动动。
  
      当然,她不好意思主动开口,刚才是借着酒胆,如今酒已醒,胆子也开始变小。
  
      “要我动吗?”叶无天问,这厮明摆着不安好心,故意想取笑常肖媚。
  
      常大警官被嘲笑得不行,小脑袋低下,恨得牙痒痒。
  
      “那个,媳妇,你下次能不能轻一点?刚才真的好痛。”
  
      常肖媚开始考虑要不要张口咬死这混蛋,太不像话,做人怎可如此无耻?
  
      某人仿佛没发现常大警官的愤怒,接着又道:“嘿嘿,现在你真成为我媳妇了,你幸福吗?”
  
      常肖媚被羞得不轻,无法反驳叶无天问题,刚才的冲动,现在的后悔,所有一切都已经迟了!
  
      “你倒是表个态啊,要不要我动?还是说我只要这样坐着就行?”叶无天又问,哪壶不开提哪壶。
  
      “爱动不动。”常肖媚终于忍不住的朝着叶无天吼了句,随后又还觉得不痛快,于是张口就朝叶无天肩膀咬去。
  
      于是,可怜的叶大爷再次惨叫,这次同样有血有泪。
  
      常肖媚这一咬可差点要了叶无天老命,这暴力妞真朝死里咬,瞧她那样像是想从叶无天身上咬下一块肉方才甘心。
  
      咬完人后,常肖媚感觉到嘴里有腥气,手一摸,全是血。
  
      常大警官非但没后悔,反有一种报复的快感,现在才算是扯平,才算是两清。
  
      “你真敢咬。”叶无天见自己肩膀被咬破,不由恼怒起来,双手扶住常肖媚的腰部往上一提,然后再狠狠向下一拉。
  
      被突然袭击,常肖媚小嘴张成o字,刚才那一顶,除了痛之外,还让她感觉到小魂都飞了,那种如电击般的舒服让她无法用语言去形容,而且也是她以前所没有尝试过的舒服与快感。
  
      “你敢谋杀亲夫?看我不收拾你。”叶无天咬着牙恶狠狠道。
  
      “谁怕谁?来就来。”常肖媚的性子被激起,大有跟叶无天斗到底的意思。
  
      叶无天微微一愣,不过很快就回神过来,对着常肖媚的小嘴就吻下去,而后者也没有拒绝,更没有推开叶无天,同样用以牙还牙的方式朝叶无天吻过去。
  
      激烈的战斗正式开始,两人在江边撕杀得天昏地暗,二人展开了拉锯战,你方战罢我登场。
  
      喘气息,嘶叫声不断响起,二人都进入了忘我境界,完全忘了他们身在何处,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征服对方!
  
      也不知过了多久,两人都累得不轻,再加上车内的空间有限,种种**让两人无法彻底放开,尤其是叶无天,更是无法施展他的所有实力。
  
      就算这样,也让常肖媚吃尽苦头,可她依然咬牙忍着,无论如何就是不主动开口认输,不求饶。
  
      早已大汗淋漓的两人暂停下来,彼此望着对方,彼此都不服输。
  
      叶无天真些佩服常肖媚的战斗力,如此凶猛,一般人真不是她对手。
  
      “你不是男人。”早已累得连呼吸都觉得累的常肖媚说道。
  
      叶无天也累,却还咧着嘴笑:“你不是女人。”
  
      “现在你满意了吗?”常肖媚冷冷问。
  
      叶无天点头:“满意,相当满意,媳妇,从现在起,你就是我的人了,记住以后不能再沾花惹草,不然小心我家法伺候。”
  
      常肖媚听得气不打一处来,“谁是你媳妇?别不要脸。”
  
      叶无天好笑:“怎么?还不服?你男人我刚才的勇猛还没将你征服?”
  
      “征服?”常肖媚不屑,目光鄙夷地低头朝某处看了眼:“就你那条小蚯蚓还想征服别人?”
  
      叶无天受剌激了,受到极大的剌激,小蚯蚓?这女人敢说他的是小蚯蚓?叶大爷对自家小兄弟虽不敢自认天下第一强壮,却也绝对不可能是什么小蚯蚓。
  
      士可杀不可辱!堂堂男子汉,绝对不允许别人如此看轻他。
  
      “小蚯蚓?很好。”叶无天咬牙切齿道:“那我就让你见识见识我家小蚯蚓的厉害,你可千万别求饶。”
  
      常肖媚没回答,叶无天见状以为是她被吓住,不由有些得意,心道你现在总算知道本大爷的厉害不,看你还敢不敢像刚才那样嚣张。
  
      “你没觉得车子在动?”常肖媚问。
  
      叶无天一怔,下意识的扭头看向车窗外,这一看可把他给吓得不轻,果然,车窗外的景物都在移动。
  
      这一发现让他没心情再笑,车子明明停下,怎么还会移动?
  
      来不及多想,叶无天的第一反应就是伸手拉手刹,只是,说时迟那时快,即便叶无天拉手刹的速度已经很快,却还是慢了半拍。
  
      “砰!”
  
      巨声响起,坐在车里面的二人都被震得没坐稳,狼狈不堪的二人这个时候早已没了谁要征服谁的念头,只想着快点摆平眼前这事,两人都恐怕会掉水里。
  
      见车头已经悬空,两人都快速往后排坐位冲挤过去,希望能稳住车子,可惜,他们努力都是徒劳无功,无法稳住车子,最后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车子掉落到水里,而他们两人成为一对落水鸳鸯。
  
      “快开车门。”常肖媚说道,郁闷坏的她都不知是怎么回事,好端端的,车子怎会掉到河里?
  
      不用常肖媚说,叶无天就已经将车窗玻璃窗按下,这可是防弹玻璃,等到车子完全沉入水后,想打开窗怕是很难的一件事。
  
      百忙之中的叶无天还不忘拉起裤子,用生平最快的速度将皮带系好。
  
      两人费了好大劲才从车窗爬出去,浮出水面的二人彼此对视看一眼,两人都不知该说什么好。
  
      车子掉进河里的场面还是引起很多人的注意,有好心人第一时间选择报警,同时附近一些人还自行组织起来参与到在帮忙之中,希望能将人从车内救出来。
  
      **来得很快,叶无天两人刚刚爬上岸,**就来了,得知其中一个落水之人竟是常肖媚时,几个前来的**都满脸好奇,常队长二人无端端怎会掉落到水里?她与这男人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
  
      诸多猜测,但并没有一个实质性的答案,心里再好奇,也不敢问,他们可不想挨骂。
  
      叶无天也挺郁闷的,本来心情还不错,可现在怎么也开心不起来,车子还在水里,即使捞上来,怕是也需要不少钱去修。
  
      更为重要是,他与常肖媚之间的征服比赛都还没结束,比到现在,谁赢谁输?以常肖媚的性格,她当然不会认输,至于他么,同样不可能认输,在他叶无天心中就没有认输这个词。
  
      “你先走吧,我来处理。”叶无天对常肖媚说道。
  
      常肖媚根本不鸟叶大爷,对她的几位同僚交待几句后就独自离开,对此,叶大爷一脸无奈,靠!这女人翻脸跟翻书似的,两人刚刚还做过那种超友谊的事情,现在马上就板着脸?
  
      难道她也是因为比赛没分出胜负,所以才这样吗?不解。
  
      常肖媚的几个同僚都偷偷打量着常肖媚的离去,他们发现常队长走路的姿势好像不太对劲,怎么一拐一拐的?还有,常队长身上散发出阵阵酒味,两人之间刚才到底发生过什么?打架?还是说发生过一些比打架更加剌激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