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921章 相逼


    叶无天与常肖媚一同掉河里的事情不知被哪个好事的王八蛋传出去,传到最后,更是完全变味,说二人因为私奔而投河自尽。

    听到外面那些人的闲言闲语,叶无天有种想撞墙的冲动,麻痹的,私奔?这个词适用于他身上?那些人是猪脑么?他身边已有那么多红颜知己,还用得着私奔?

    “爷,你倒是告诉我,你们是不是私奔?”司徒薇娇声问道,这个问题被她追问整个下午,奈何叶无天就是不回答她。

    叶无天狠狠一瞪司徒薇:“你想我怎样回答?”

    “四少奶什么时候找回来?我做小的已经有一段时间,你可不能老让我做小的,那样对我不公平。”司徒薇答非所问。

    无语的叶大爷很想将司徒薇的小脑袋瓜子破开来看看,看看她的脑袋到底是怎样长的,怎么那么让人不可思议?巴不得自己男人去找别的女人,而这样做的理由就是不想自己再做小。

    靠!女人心海底针,这话他妈有一定道理。

    “爷,你就告诉我呗,到底跟那位常警官有没有鬼?”

    “我说没有,你会相信吗?”叶无天反问。

    司徒薇犹豫一会,然后摇摇头,表示处自己不会相信。

    明知司徒薇在挤兑他,叶大爷还是被气得不轻,这女人,实在太可恨。

    “既然这样,我又何须还再作解释?说了你也不会相信。”

    “那你告诉我,你俩怎会掉到水里?别告诉我这是因为你驾车技术不行,据我所知,当时你的车子已经停在那里好久,有路人还说车里传出阵阵尖叫声,这是真的吗?”

    “你说呢?”

    “我认为是真的,无风不起浪,还有人看到常队长走路时很怪异,爷,别告诉我这是你们在打架。”

    叶无天直翻白眼,无力问道:“你到底还是不是女人?”

    司徒薇咯咯娇笑着,双手在她胸前的丰满一托,“我是不是女人,你应该很清楚。”

    无招可施的叶无天彻底投降,准备扯开话题,哪知司徒薇则并没打算放过他的意思,“最后一个问题,我怕爷你也无法解释清楚,车里面那些血是怎么回事?你们受伤时所留下?”

    叶无天被问住,这个问题,他的确是无法回答,也不知该怎样回答,那些血是怎么回事,他很清楚,只是,他能说吗?

    “妖精,你怎么不去做私家侦探?在公司里做真是浪费你这个人才。”叶无天恨得咬牙切齿,一把冲到司徒薇面前,伸手就是啪啪啪的几下对着她性感粉臀一阵狂抽。

    “记住,我没你想得那么坏,我是好人,大大的好人。”叶无天狡辩着,连他自己都发一,说话时有着一种无力感与心虚。

    被打的司徒薇一脸委屈,“你以为只有我才这么想的?大少奶也这样想。”

    叶无天狂汗,看来他的人品在这些人眼中已经不值钱,无论他做任何事情,她们都不再相信他。

    “爷,只有你才认为自己演技了得,在我们看来,你那演技实在不怎样,距离小金人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平时我们只是不屑去说你。”

    叶无天哑了,他的演技真就那么差劲?不至于吧?起码他自己的自我感觉良好,不至于那么差劲。

    “你要去哪?”司徒薇没想到叶无天二话不说就离开。

    “欧阳家。”

    司徒薇说:“我陪你去。”

    追上前的司徒薇搂着叶无天胳膊大摇大摆走出公司,无视公司里那些人的异样目光,她早已习惯,也不在乎。

    正室与侧房的斗争,在叶无天这里,在天欣红颜集团是从来不会发生,绝大部份人除了羡慕叶无天拥有倾城丸等配方之外,更多的是羡慕叶无天的泡妞手段。

    一个男人,能同时泡几个女人,这不算什么本事,让人折服的是他叶无天所泡的几个红颜知己非但一个个倾城绝色,每一个都来历不凡,无论是欧阳幸月,还是司徒薇,哪一个简单?哪一个都不简单,如此优秀的女人,却可宁愿做他叶无天的侧房。

    去到欧阳家时,正巧见欧阳幸月在家门口的一个木棚之下的椅子上坐着,不知在想什么,想得非常入神。

    见叶无天二人走来,欧阳幸月将思绪拉回来。

    “二少奶,你要休息好点,精神不好很容易老,到时你可千万别让我比下去。”司徒薇松开叶无天手臂,走到欧阳幸月旁边坐下。

    欧阳幸月淡淡道:“你就想过来跟我说这些吗?”

    “是他说要来看看你,我陪他过来看看。”

    “谢谢!”欧阳幸月说道:“我没事,谢谢关心。”

    “幸月,还有什么需要帮忙吗?”叶无天见欧阳幸月状态不好,很担心她,任谁短时间内发生那么多事,都会人心情不好,这点叶无天倒能理解。

    “没有。”欧阳幸月回答得很直接,即使有什么需要帮忙,她也不会找叶无天。

    “她怎么还没走?”司徒薇看向前方,问欧阳幸月。

    “别问我。”欧阳幸月说。

    带着好奇转身向后看去,叶无天见到许影。

    “爷,她不会是在等你吧?”许影问。

    “别问我。”叶无天学着欧阳幸月的口气回了句,正是因为有许影在,他才刻意离开欧阳家,希望能借此避开许影,哪知她还会在这。

    许影也已看到叶无天几人,迈着小碎步朝几人走来。

    “都在。”来到面前的许影首先开口,“司徒小姐,好久不见。”

    司徒薇微微点头,“许小姐,我以为你早就离开东城,没想到你还在这。”

    许影说道:“怎么?不想见到我?”

    “的确有些不想见你。”司徒薇倒也老实,并没隐瞒着什么。

    “哦,我之前得罪过司徒小姐你?”

    “得罪谈不上,只是有些担心。”

    “担心什么?”许影好奇。

    不但许影好奇,连叶无天也奇不已,甚至仍沉醉于悲痛之中的欧阳幸月也不免竖起耳朵。

    “怕你跟我抢男人。”司徒薇直言。

    叶无天差点没被雷得摔倒在地,这妖精,什么话都敢说。抢男人?

    许影瞟向叶无天,笑道:“再过几天我就要嫁人,司徒小姐你大可以放心。”

    “祝你幸福。”司徒薇笑道。

    “谢谢!”许影淡淡道了句谢谢,转头问叶无天:“你会去吗?”

    叶无天哪想到战火会燃到他身上?他不想出席许影的婚礼,免得尴尬。

    “再说吧。”叶无天回答:“有空我一定会去。”

    许影并没有放过叶无天的意思:“你能这样说,就说明你一定没空,叶先生,真那么忙吗?忙到连出席一个朋友的婚礼都没时间?还是说你怕我打你主意?”

    叶无天暗汗,许影的话太过于直接,尤其当着司徒薇她们面前,他更是不知如何回答。

    “我说过,有空一定会去。”叶无天再一次确认,再一次重新告诉许影,他无法保证一定会去。

    许影眸子里闪过一丝失落,也不再追问,男人一旦狠起心来,相当吓人。

    “他有空。”司徒薇在旁边说道,“许小姐,他那几天都有空,你放心吧,我们去劝他去。”

    司徒薇简直就唯恐天下不乱,这话能说吗?还有,她凭什么替他作主?

    许影看着叶无天,意思像是在说,你女朋友都说你有空,你还好意思再说自己没空?

    叶无天弄不明白司徒薇想做什么,明知他不想去,偏还要让他去,这妖精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纵使有疑问,叶无天也知现在不是时候。

    “你有空吗?”许影问。

    叶无天无奈:“你非要我去吗?我出现在那种场合,你就不会尴尬?”

    “尴尬什么?有什么好尴尬?你还老活着过去?还是你一直对我念念不忘?”

    “你觉得呢?”叶无天反问。

    许影叹了声:“我知那是不可能的事,所以,你怕什么?又担心什么?作为一个朋友,哪怕作为一个普通朋友去参加婚礼,也应该没什么吧?等我结婚后,或许咱们连普通朋友都不可能再做,这么一个小小要求,你都无法满足我吗?曾在咱们曾经相识一场的份上,不过份吧?”

    叶无天搞不懂许影为何要步步逼紧,为何总逼着他去参加她的婚礼,那样对她有什么好处?

    “你不吭声,我就当你答应。”抛下这句话后,许影转身离开,压根不给叶无天拒绝的机会。

    “爷,不是你对人家念念不忘,而是人家对你念念不忘。”司徒薇说道:“二少奶,你说我们要不要防范一下?”

    欧阳幸月自然不会回答司徒薇这种问题,从椅子上站起来的她朝屋里走去,只留下一个背影给叶无天两人。

    “装酷!实则比谁都紧张,装什么酷?大大方方承认不就行了吗?用得着装?”司徒薇不满说道。

    “别净想那些事,有空还是好好的想想工作吧。”叶无天拿司徒薇一点办法都没有。

    “爷,这是在怪我吗?”司徒薇歪着头问。

    “叶无天,我要跟你谈谈。”身后,许诗诗的声音响起,直听得叶无天一阵头皮发麻,该来的还是会来。

    “小辣椒来了,你们聊吧。”司徒薇给了叶无天一个暧昧的眼神后离开,给叶无天腾出空间。

    用司徒妖精的话说,你还不找到四少奶,我这个三少奶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