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928章 级别越来越高


    见叶无天闭而不答,国安总局派来的人同时也是叶无天的老熟人,刘秋松倒也不着急,直接让人搬来音响设备,将那两个问题录进设备里,然后拧开设备,就这样一直询问着叶无天。

    还别说,叶无天被这种方式问得烦不胜烦,来来去去都是那句,换谁也无法承受得了。

    叶无天不知听了多少遍,反正他已经听得头皮发麻,已经忍到失控边缘,刘秋松这老混蛋一直对叶无天没啥好感,如今有机会,他岂会错过?

    就在叶无天准备动手砸音响设备时,房门被打开,来人是朱剑。

    不管是谁,只要能让那该死的调备停掉,叶无天就很满意。

    “兄弟,没想到你是第一个来,”叶无天笑着道。

    朱剑脸上透着一丝担忧,“叶少,你没事吧?”

    耸耸肩的叶无天摇头:“没事,小事。”

    朱剑嘴唇微动,似在犹豫什么,叶无天见状主动问:“带着任务来?”

    “杨浪子的事跟你有没有关系?”朱剑最终还是问出。

    叶无天笑:“这个问题,我已经回答好多次,都麻木了,不过我倒是可以多回答你一次,想证明我是凶手,就得拿出证据。”

    朱剑明显神情一松,“那就好,那就好。”

    叶无天不用问,也知是朱老爷子让朱剑来,也恐怕只有朱老爷子才会如此关心他,对此,叶无天心怀感激。

    “情况对你不太利,你要有心理准备。”

    “清者自亲。”叶无天说:“我已经有所准备,放心吧,我是清白的,当然,除了打人之外。”

    朱剑与叶无天谈了几个问题后就匆匆离开,现在不是聊天的时候。

    叶无天看了房间四周一眼,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他也不知道。

    朱剑刚离开不久,房间的门被再一次打开,这次,叶无天没有转身。

    刘秋松坐在叶无天对面,郑忠仁则是坐在刘秋松旁边,两人都板着张脸,比起刘秋松,郑忠仁则多了丝担忧。

    “怎么?还不肯说吗?”刘秋松坐下后问。

    叶无天反问:“你想我说什么?亲口听我告诉你,是我杀杨浪子?我说哥们,你没事吧?没做的事情你会承认?”

    刘秋松仿佛早知叶无天会这样回答,也不见怪,“耗下去没意思,真相总会有大白的一天,你说是吗?”

    叶无天点对:“说得没错,你废话大半天,也就这句话说得最对,真相总会有水落石出的一天,不过我就想问,如果真等到那一天,你们发现不是我,会怎样?会不会向我道歉?”

    “是不是你,我们会查清楚,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好好跟我们合作。”

    “我现在还不算合作?你问什么我答什么,当然,前提是我们做过的事情,没做过的我不会回答。”

    刘秋松冷笑:“很好,那你就一直耗着吧,叶无天,希望你不会让我失望。”

    “刘秋松,你一直都不爽我吧?是不是巴不得我进大牢?瞧你那样,好像我上辈子杀了你全家似的。”

    “严肃点,叶无天,这里是国安,不是你家。”刘秋松用力一拍桌子。神情暴怒。

    叶无天瞟了刘秋松一眼:“我很严肃,换成是我家,早就睡了,还会坐在这里跟你废话?”

    “你信不信就凭你现在这样,我就能定你罪?”

    坐在椅子上的叶无天突然身体一缩,“哇,我好害怕。”

    郑忠仁老脸通红,似想笑,却又不敢笑,脸红,是憋得辛苦,不是气的,而是乐的,乐得想笑,叶无天这小子够逗的,真没看出来他还有演喜剧的天分。

    刘秋松怒极,想再拍桌子时,房门又被推开,刘秋松还想骂人,骂哪个不长眼的家伙如此不识相,但当看清来人是,又硬生生将话咽回去,笑话,他敢骂自己顶头上司吗?虽只有一级差别,可局长在局里是绝对的权威。

    “局长。”刘秋松喊了句。

    叶无天回头,见又是老熟人是,不由笑:“卓老头,咱们又见面了。”

    郑忠仁暗自苦笑,敢喊卓局长为老头的人,怕且也只有叶无天一个。

    卓局长坐到叶无天对面:“你小子倒是一点也不让人省心,走到哪里都有偿的你的身影。”

    “我怎么感觉你老话里有话?首先,我要告诉你,我是良民,不管你信与不信,我都是良民。”

    “我相信你是良民。”卓局长说。

    这下,叶大爷非但难于置信,还有些别扭,摸不清对方的用意,他承认他是好人?靠!卓老头可不是什么善类。

    “怎么?不适应?”卓老头问。

    叶无天很老实地说道:“是很不适应。”

    “所以,我也很不适应你总一口一个自吹自己是好人,好人不是吹出来的。”

    苦笑不已的叶无天问:“您老今天就是来教训我?”

    “告诉你两个消息。”

    叶无天想:“我估计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吧?”

    卓老头双眼暴射出一阵精光,“聪明。”

    “用不着赞我,电视上都是这么演的。”

    卓老头呵呵笑着:“先说坏消息吧,这个案子,你恐怕要负一大部份责任。”

    “为什么?又凭什么?”叶无天极为不爽。

    “因为杨浪子是在医院里死的,小子,可别忘了是谁打伤他,人家又何会进医院。”

    “你这是欲加之罪,我说再多也没用。”

    卓老头吐出一句话差点没把叶无天给气死:“没办法,你只能自认倒霉。”

    叶无天差点没爆粗口,“卓老头,别忘了你的身份,你们不是无赖。”

    “很多事情也不是我能说了算。”

    叶无天有种无力感,“那好吧,好消息是什么?”人家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叶无天也实在懒得说什么。

    “好消息就是从目前证据看,还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据你跟这个案子有关。”

    “本来就跟我没关系。”叶无天乐了,这个总算是好消息:“等等,既然跟我没关,刚才那个坏消息似乎就不该再强加在我身上吧?”

    “只是暂时没有。”

    叶无天并不笨,明白卓老头的话:“那就是说我还不能离开这里?”

    “估计是那样。”

    “靠!”这次,叶大爷终于忍不住暴粗,“你们怎么就不想想,我杀杨浪子,对我有什么好处?我要杀他,至少有一百种方法可行,为什么我要选择这种方式?”

    “这也是很多人都想不通的地方。”

    叶无天没解释,而是继续说道:“杨浪子一死,我损失也不少,想必你也清楚,我现在是杨氏集团的大股东,公司股价下跌,对我没任何好处。”

    “这同样是让人想不通的地方。”

    又是这句,叶无天恨得不轻,考虑着要不要冲上去跟这老头玩命,太他妈气人。

    话不投机半句多,叶无天干脆不说话,直接闭目养神,再说下去,卓老头极有可能又是一句,这同样是让人想不通的地方。

    叶大爷今天对于那种重复的话已经极度反感,不想再听。

    卓老头好笑,这小子竟耍起小性子来,扭头对郑忠仁二人说道:“你们出去一下。”

    刘秋松愕然,没想到局长会让他出去。

    局长发令,纵使心中万般不舍,也只能站起来乖乖地离开。

    房间里面很快就只乘两人,闭目的叶无天知道,卓老头肯定有话要跟他说。

    “没别人了,睁开眼吧,别在那装。”

    叶无天不好意思再闭着眼,笑道:“您老有什么话要跟我说?”

    “小岛的事情怎么回事?”

    叶无天一怔:“这事你怎么知道?”

    “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

    叶无天已经不知该说什么好,这些人的消息实在太灵通,不过叶无天随即又想到,小灵跟宋雨荷也属国安的人,她们都知道,卓老头没理由不知。

    直觉告诉叶无天,或许这才是卓老头过来的主要目的!

    “告诉我你内心想法。”卓老头问。

    “没什么想法不想法,非要我说一个理由,我只能告诉你,我钱多得慌,想办法花点钱罢了,就好像其它人买飞机买游艇。”

    卓老头说:“小子,这可是你不够地道,我大老远的跑来,可不是想听你说这些。”

    “好吧,那你想听什么?”叶无天知道,对方所掌握的线索肯定不止这么点,至于掌握多少,叶无天也说不准,首先要做的就是摸摸他的底。

    “你告诉我什么,我就听什么。”卓老头人老成精,绝不主动开口。

    “其实真没什么说。”叶无天说:“无非就是那点事。”

    “还是不老实。”卓老头笑道:“真就这样吗?”

    “不然还能怎么样?”叶无天反问,弄清楚卓老头的用意之下,叶无天不太要将自己的内心想法说出来。

    卓老头用手指朝上面指了指:“都知道了。”

    叶无天并不觉得吃惊,卓老头都知道,上面知道又有什么不可以?但是知道又怎样?这是他自己的事情,跟别人没任何关系。

    “我只是买个小岛而已,至于这么夸张吗?我说你们是不是全部都闲得慌?净搞一些不靠谱的事情。”

    卓老头笑骂:“你那是小事吗?别以为我不知你小子心里在想什么,天下没有真正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