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929章 不想惹麻烦

  
      叶无天好笑:“我说,您老要有这个空,帮我想想办法吧,怎样才能让我出去?杨浪子的死跟我没关系。”
  
      “你也没有足够证据能证明你不是凶手。”
  
      叶无天来火,大声道:“我怎么没证据?当时有那么多人可以帮我作证,我怎么就没有证据?”
  
      “那些只能证明你有不在场证据。”
  
      “还不够吗?杨浪子死的时候,我不在场,这还不够?”
  
      “严格来说,不够。”
  
      气得吹胡子瞪眼的叶大爷直接就给卓老头一个中指。
  
      “小子,我是来帮你的,请你一定要相信我。”
  
      叶无天不给面子道:“我连自己都不知该相信谁,明明是清白的,现在却这样被你们扣在这里,我得罪谁了?”
  
      当着卓老头的面,叶无天想起宋雨荷对他说过的话,想起小灵将要去执行一项特别危险的任务,叶无天想亲口问卓老头,想质问他是不是国安没人了,非要派这么一个娇滴滴的女人去执行特别任务,可话到嘴边又被他给咽了回去,不适合,他现在问出来,会连累到宋雨荷。
  
      “对某些人不满?”卓老头忽然一句。
  
      叶无天愕然,看来卓老头掌握的东西不少。
  
      “小子,三思啊!”卓老头叹了声。
  
      “你以为我想?你们一个个都不是好人。”
  
      卓老头好笑:“我怎么就不是好人?”
  
      “好人吗?当初一开口就要了几百亿,你这样还能算好人?”想起当初被这老头吃掉几百亿,叶无天就一阵肉痛,奈何他根本没办法,那笔钱他不给也得给。
  
      “好心没好报,早知你这样,当初就该把你全部钱弄走。”卓老头说道:“不过,总得来说还得谢谢你,有了你那笔钱,大大减轻我们的负担。”
  
      叶无天懒得搭理,静静坐在那,分析着自己想要买小岛的事情被发现,看卓老头的意思,他们也摸清他买小岛的真正目的,这不是他想看到,不过也并不是全无好处,刚才卓老头说过,上面都知道,都紧张了!
  
      上面那些人很多都知道,他其实是被逼的,被某些人所逼。
  
      “你那想法,你认为能行得通?”
  
      “事在人为,不是吗?”叶无天回答。
  
      卓老头倒被问住,一时不知该怎样回答,想想,好像还真是那样,这事换成别人,或许无法完成,可是对于叶无天,则是很难说,这小子手上手多很多底牌,任何一个国家都对他虎视眈眈。
  
      “好好考虑一下。”卓老头走到叶无天身边拍拍他肩膀:“你那几位红颜知己的安全你不用担心。”
  
      “我要谢谢你吗?”叶无天抬头问。
  
      卓老头笑骂:“你肯吗?”
  
      叶无天叹了声:“你真是一个聪明的老头,跟你说话真累。”
  
      卓老头哈哈笑:“这是赞我还是损我?”
  
      “刘秋松是怎么回事?那样的人也能身居要职?卓老头,我开始怀疑你的眼光。”
  
      又来了,卓老头哭笑不得,这小子一直都对刘秋松不满,上次就曾说过用钱砸,想要让他将刘秋松调离岗位。
  
      “你还是操心你自己的事吧。”卓老头又是拍拍叶无天肩膀,“马家那位可能下午会到。”
  
      叶无天眉头一挑,疑惑地看向卓老头。
  
      一脸期待的等着卓老头的回答,哪知卓老头根本没说话的意思,而是直接离开。
  
      “我什么时候能走?你们总不能一直这样关着我吧?”叶无天实在不想留在这里,上面是什么意思,他更不想去猜测,累,活在这样的社会真他妈累,明明有不在场证据,却还是不能脱身,对此,叶无天实在不知该说什么。
  
      卓老头同样没回答叶无天的这个问题,很快就消失在叶无天视线中。
  
      郁闷不已的叶无天又是一脚重重踢向桌子,砰的一声。
  
      有件事卓老头没说对,马家那位不是下午来,而是中午就来了,出现在叶无天面前。
  
      叶无天没说什么,只是静静看着对方。
  
      马老头弱了许多,竟用上拐杖,在警卫员的扶助之下走进来,更有意思的是,他身边除了警卫员之外还跟着一位保健医生。
  
      对马老头的前来,叶无天多少感到意外,却又不意外,那么护着杨浪子,如今杨浪子死了,马老头过来怕也只是想问问有关于案子。
  
      叶无天已经不想去追查马老头跟杨浪子之间有什么关系,那些事跟他没半毛钱关系,现在,他唯一想的事就是离开这里。
  
      坐下后的马老头喘气很厉害,旁边的保健医生连忙递上药,“首长,吸几口。”
  
      马老头挥手推开递上来的药,“死不了。”
  
      眼前的马老头让叶无天想起张静,马老头以前并没有哮喘,并且从马老头的脸色看,这老头很不对劲。
  
      越想越来可能,极有可能是太子所为!
  
      假若真是太子,那太子的实力也够厉害,连马老头这样的人物都可以暗算。
  
      马老头没有用药,让跟随的保健医生焦急无比,“首长,你一定得用药。”
  
      “你再说话老子毙了你。”马老头咆哮如雷,吼得保健医生不敢再吭声。
  
      大动肝火后的马老头喘得更夸张,整张老脸通红,情况很吓人,随时都有喘不过气来的可能。
  
      叶无天只是冷眼坐在那,对马老头,除了失望之外,还有一种无法言喻的心情。
  
      “首长。”警卫员也看不下去,小声劝道。
  
      不以为意的马老头继续坐着,刚想开口,哪知大脑瞬间像失去知觉般,一片空白,记不起自己想要说什么,一片浑沌。
  
      叶无天见状不由暗道无奈,自己怕是不能再坐视不理,万一马老头死在这里,倒霉的他怕是又要多背负一条罪名。
  
      想到这,叶无天突然出手,动作快如闪电般朝马老头胸前袭去。
  
      叶无天的动作快,马老头身边的警卫员反应也不怕,待叶无天拳头到马老头胸前时,警卫员的拳头同样已经到叶无天胸前。
  
      同时,马老头的警卫员除了攻击叶无天之外,还做了一样事情,直接用他的身体去挡叶无天的拳头,可惜毕竟时间有限。
  
      高手!
  
      叶无天暗自说,对方是个高手,换成谁都无法做到,毫不怀疑,对方非但身手高强,还战斗经验丰富,可以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做出反应,这种人绝对是高手。
  
      眼看着拳头袭来,叶无天无奈,咬牙继续,拳头到了马老头胸前后化拳为掌,直接用寸劲打在马老头胸前。
  
      结果是,叶无天也硬生生受了警卫员一拳。
  
      承受警卫员的一拳后,叶无天感觉自己快要被撕裂,喉咙一甜,当场喷出一口血箭。
  
      一招成功,警卫员准备再朝叶无天进行攻击。
  
      叶无天避开警卫员的一招,同时运起轩辕真气,准备硬碰硬地将警卫员放倒。
  
      “住手。”马老头喝令。
  
      警卫员停下来,目光却仍然如狼般紧盯着叶无天,作好了随时攻击的准备。
  
      叶无天终于有时候喘气口,伸手抹掉嘴角上的血,刚才那一拳让他伤不轻,不敢大意的叶无天马上原地坐下,开始用轩辕真气疗伤。
  
      “他是帮我。”马老头又说了句。
  
      警卫员闻言讶异,以为自己听错。
  
      “舒服!真舒服。”马老头仰头长吐口气,“这才是我想要的生活。”马老头现在才感觉到身体是完全属于他自己。
  
      警卫员这才明白,他打错人,人家叶无天刚才只是想帮首长治疗哮喘,而自己却让他受伤,想到这,警卫员一脸内疚!
  
      经过近半个小时的调息后,内伤方才好大半,这个时候要有他那些药还在身上,立马就可以马上康复。
  
      睁开眼后,叶无天低头看了自己身上的衣服一眼,衣服上尽是血迹,模样狼狈不堪!
  
      “对不起。”马老头的警卫员开口道。
  
      叶无天摆摆手,“职责所在。”
  
      “小子,被你打完一掌后,我很舒服。”自己的身体自己知道,马老头说道,别的不说,这小子的医术的确是天下无双。
  
      “我只是不想惹麻烦。”叶无天莫名其妙的说一句。
  
      “你恨我?”马老头问。
  
      叶无天回答:“谈不上恨,各有想法罢了。”
  
      “叶先生,请问首长的哮喘是什么原因造成?我们试过许多方法,都不能凑效。”马老头的保健医生问,希望叶无天能指点一二。
  
      叶无天看向对方:“那是你们的职责,我不方便说,更何况我现在情况特殊,抱歉!”
  
      对方还想再问,首长的病情可能只有叶无天才有办法,京城里的名医全都已经看过,没一个凑效,作为首长的保健医生,他着急。
  
      “老爷子你是为杨浪子而来?如果那样,我现在可以回答你,想证明我是幕后凶手,拿出证据来。”
  
      马老头似陷入痛苦之中,“我希望不是你。”
  
      “该说的我都说完了,老爷子没事请离开吧,我想咱们之间没什么好谈的。”
  
      马老头一怔,叶无天在赶他走?想他自己的身份何等特别?别人巴不得可以跟他聊几句,像叶无天这样急着想赶他走的,绝无仅有。
  
      “死因很快就会明白,是不是你,医生会告诉我。”